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尘埃星球

  • 定价: ¥20
  • ISBN:753543292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页数:188页
  • 作者:落落
  • 立即节省:
  • 2006-11-01 第1版
  • 2008-02-01 第3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落落继《年华是无效信》之后的又一长篇力作,也是第三本单行本。小说讲述了是两个离异家庭的单亲子女、正值花季的少年夏圣轩和夏政颐的成长故事:两家比邻而居既是朋友又如兄弟。但是由于两人父母再度结合,使少年们的心中产生了矛盾和抗拒,两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因为一次不幸的事故,让两个人的少年之间的关系陷入更大的危机……亲情,友情,爱情。如何做出抉择,摆在两个少年面前的是一道难题……

内容提要

    小说讲述了是两个离异家庭的单亲子女、正值花季的少年夏圣轩和夏政颐的成长故事:两家比邻而居既是朋友又如兄弟。但是由于两人父母再度结合,使少年们的心中产生了矛盾和抗拒,两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终章
后记

后记

    【一】
    脑子到现在还嗡嗡响。一首歌连续听72小时真的不会疯也会癫!
    【二】
    《尘埃星球》的副标题也是首歌的名字。动画《星之声》的主题曲名。
    啊我现在好像还是和动漫息息相关。
    啊希望可以把这个良好传统保持下去。
    【三】
    距离上一本长篇小说,也是第一本长篇《年华是无效信》已经过去将近两年了。这么说起来的话虽然我每个月都吐血吐血吐血地在电脑前打字,却原来不是什么高产的人啊!
    那么《尘埃星球》。是第二个长篇。也是第三本单行本。
    他给我的压力也许未必有第一本那么大。就好似之前是在描摹地上的花,而这回是假想天空的星辰,距离改变着不同的看法。
    【四】
    以前提过自己从小曾经立下的最长久志向是“做个天文学家”,大概十岁出头就已经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浪漫心思,感觉在天文馆里听听音乐喝喝咖啡吃吃慕司蛋糕然后朝望远镜里瞄几下宇宙的事,有些美好得让人心跳加速啊。
    后来也知道那些都是“冲动”留下的愚蠢印记。天文学家都很辛苦的!而且数学很好!我这种数学从来没考过40分的人天文什么学家啊!
    所以变成了漫长冲动后的痕迹,如同星球爆炸后经过亿万年而漂浮在宇宙的浮尘。
    【五】
    美少年,校园,诶呀诶呀依然是百年不变的心理支柱。大概真的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把中心围绕着他们旋转,美好温暖,或是伤感无奈,什么都行,只要画面里出现在下午上课前仰卧在草地上的男生,书本盖住脸,右手闲闲地搭在额前。
    或许是曾经在高中时非常印象深刻的镜头。
    或许是高中时一直没有发现的镜头,只在过去之后才从心里慢慢虚构出来。
    【六】
    诶谁让我活到现在还是高中文凭生。
    【七】
    如果可以重来的话,又有多少人会真去选择和当初不同的路呢。Y字形路,走上了左边的那条发现不尽如人意,于是懊恼着希望倘若可以重来。
    会这么想,是因为心里明知道不可能时间倒退吧。
    如果时间真的倒退了,重新站在Y字形路口,这次就一定会往右走吗。根本没有任何提示说那边的风景就会好得多。也许是更差的也说不定。也许是死胡同也说不定。而左边的恰恰相反,已经知道了那条路通往什么地方,虽然没有什么王子或被隐藏的宝藏,风景也谈不上如画的华丽。但能够肯定的是,是平淡无奇的,可以继续活下去走着的路。
    除非是遭受生死之类的巨大浩劫,不然的话我还是那么觉得,大部分人即便获得了可以重新选择的机会,依然会再次踏上之前所抱怨过的那一方。
    不是胆小不胆小的问题,只能说或许我们并非像自己所想的一般,真有这么讨厌现在的生活。
    【八】
    就算一辈子因为经历所限而只能落笔在高中校园,我也不觉得那并就是让人无奈的现实。
    而真正的现实是,前几天还在饭桌上对爸爸妈妈说“我好想再去高中读两年书啊”!!结果被他们用“今天的虾很便宜”和“早上电车很堵”无情地转移了话题。 不过还是很想回高中去看看的。 以前也曾经偷偷溜回原来的母校啊,不过第三次时就让门卫挡在外面说什么也不给进了。背过身的时候有点委屈得想掉眼泪。 我又不是要去偷里面的东西!放我进去又怎么样嘛。没准还会帮你们偷偷补种点绿化咧! 【九】 算啦算啦,门卫也是执行自己的职责罢了。 嗯,回到《尘埃星球》。 其实文章一旦结束就不想再说关于他的其他什么话。毕竟十几万字都说完了,再来马后炮还有能什么意义。类似每个文章都是真诚对待,而写到结局时都憋得要死要活……之类的话,就算我想说,也未必有人真的想听吧。 不过绝对不会在后记里写故事简要的……书是要买回去看的,不是让人站在书店里翻完的TAT。同志们,买书才是正道TAT。 【十】 后记写成这样真的没有关系吗?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吧。 【十一】 当初的《年华是无效信》把我毕生能写得最细腻的心理活动都写完了。而我也知道男生间的想法绝不会像女生似的复杂。所以《尘埃星球》并不准备以心理活动为主打。 但故事总是围绕人和人之间的想法所展开。 【十二】 每次半夜去楼下超市买东西时,走在从小区横贯而过的马路上,总会接连好几次遇见空座的出租车。 几乎每一辆翻着“空车”牌的,都会在看见有人影出现时一个明显的刹车,放缓速度慢慢滑行,司机盯着你一直地热切地看。 “是非常希望我招手的吧。” 但我只是去几米外的超市买一个面包啊。真的很抱歉。 这么晚了还是不能帮到你们。 【十三】 听说出租车司机现在都是两班倒了。爸爸说是两个人各负责半天。那么轮到开夜车的,是不是运气不太好呢? 到处寻找着人影。 所以我总觉得,当明白“这是个无意搭乘的人啊”后,在半夜的街道上重新又加速起来的出租车,背影看起来有点落寞似的。 【十四】 从超市回来时路过小区里的出租车专用停车点。 已经是四点了,可那里还是停泊着一辆桑塔纳,司机还没有睡,坐在里面东张西望的。 走近时,听见了从出租车里传来的音乐。听得更仔细了,好像是广播台。 然后那个司机突然从窗户里探出脑袋来问我“小姑娘,小姑娘,那个地方还有盒饭卖哦?” 【十五】 “相伴到黎明”是很多上海人都听说过的电台节目了吧。 【十六】 在我的感觉里,一天的夜晚是这样的: 电视台节目放送终了时的七色图案,天花板传来楼上邻居掉落东西时特别明显的响声,以及街上亮着空车牌的一辆辆出租车们。 然后在将近五点的时候,清洁工人开始扫起马路。 天要醒了。 【十七】 《尘埃星球》写到最后几话时,每天凌晨都要去便利店里买“午饭”,也就每天都会和马路上缓慢驶过的出租车碰面。大概什么时候曾经心里暗暗地说过“唔,等我写完了以后,一定让你们载我到苏州,让司机师傅好好赚一笔”。 不过真的写完以后只是睡12个小时的觉做梦梦到苏州罢了。 【十八】 几乎没有一天睡觉不做梦。 有时候做起的还是带有极强美剧风格的超级剧情大梦。让原本睡眠时间就很少的我更加疲倦。梦见火山爆发都算是小事,月亮分裂成N个掉到地球也不是新鲜的把戏。有时候醒来只记得做了让人难过的梦,却丝毫想不起来梦见的是什么,当时会觉得很可惜。 每次说到梦,或梦想都会不由自主聊很多。 小时候希望成为的天文学家的梦想没有实现,现在我大概只能算是没有什么知识的爱好者。小时候很多东西都没有保留下来。但还有一些依然留存着。希望写有场景感的,连续的,人和人之间的故事。 好看的。 绝对是简单但其实非常不简单的要求。 【十九】 另一个简单而又不简单的要求是想成为父母的骄傲。 这是我在前一本《年华是无效信》的后记里写的话,当时的口气并不确定。说到底是从小自卑惯了的原因。不过现在真的可以拍着胸口说了“嗯,没错我老爹老妈骄傲得要死”。虽然他们常常把书拿去给亲戚朋友看让我“心很累”。不过换上成熟的面孔想想“诶,父母嘛,就让他们骄傲一下啦”。 你们知道我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多久。 也许你们也不知道,可我自己是最清楚的。 无论是现在老爸来替我打扫卫生,回家累得直哼哼躺在床上不能动,还是老妈把冰淇淋月饼留了一个礼拜就等我出差回来吃,这些我全都记得,然后换成更多的更多匹配得上你们的骄傲,在将来的日子里不断地——我还不想把它们暂停地——献出来。 【二十】 没关系,时间还很长。 那些在我生日时送来24条红裤衩的朋友,或是我那些爱唱K和爱八卦的朋友,或是没见过的不知道是谁在哪里的朋友,你们对我来说,是只比爸爸妈妈低一点点的重要存在。 时间还很长,我们还能分享得更多。 我觉得,还能有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一END—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八】
    换了每天的上学交通线,夏政颐花费在路上的时间比原来多出半小时。被妈妈暂时送到的亲戚家,除了一对夫妇外,就是个年长的姐姐,应该是在读高三的样子。夏政颐每天都只见她关在房间里不出来,连晚饭也是送进房去的,更别提看电视什么的娱乐了。
    应该用"二姨妈"和"二姨夫"来称呼的人,对政颐还算非常客气。因为他每天早上必须六点之前就起床去读书,连着姨妈也不得不起早为他准备早饭。冬天时的早晨,天还近乎全黑,政颐听见厨房里模模糊糊的光亮和声音,掀开被子一条逢望过去,那里的含混的黄色光芒。
    他不是个爱和人亲近的男生,却也在此刻知道什么叫礼貌。吃完饭时,甚至也会一反在家时的习惯,把碗收进厨房,同时不忘对两个长辈说:"我吃好了,姨妈姨夫慢慢吃。"这样一来,原来再怎么没联络的亲戚也对他很是喜爱。
    闲着的时候,年近五十岁的姨妈会说:"我还记得你小时候的事哦。"
    每个大人都爱这样的回顾。一边拣着菜的姨妈也乐于这样。大概是和自己家的女儿长久没有聊天一类的沟通,虽然冬天里的自来水让手冻得通红,可姨妈还是越说越投入了。
    政颐对于她所说的两三岁时的自己毫无印象。从床上一个人爬着掉下来之类的,闹洪灾时被举到碗柜上之类的,小时候不怕生很亲人之类的,都像看别人的故事,即便现在知道了,也感觉不了什么。
    后来还提到了他的父亲。
    做姨妈的不知道这个家庭现在的问题,依然用随意的口气说着:"你四岁的时候生病,结果把错了脉,病是越看越重,你爸爸还急得差点要打那个乡镇医生。"她把菜盛在器具里抖一抖,转头看着钟:"啊,这么晚了,你饿了吧。饭马上就做。"
    政颐回过神来:"……不,我没有。"
    读高三的那位姐姐依然一回家就钻进房间。夏政颐来了之后彼此还没说过几句话。看饭桌上除了自己这么半个外人就是一对老夫妻,政颐心里有点别扭。可把饭盛进屋去的姨妈,脸上并没有什么失意。
    姨夫也很习惯似地看着新闻,不时跟政颐说两句话。
    这只能算是个有点别扭的完整家庭而已。毕竟,他们挂念的人,就在门后,一推进去便能看见。尽管也许会被回敬以"别打搅我啦!"之类撒娇似的抱怨。可在门后,那是有声音的。
    夏政颐被安排睡在小书房里。
    他有点认床,一开始几天睡得并不好。半夜在被子里翻来覆去。有时伸手拉过头上的窗帘。
    清晰的天或繁盛的星星。泄进眼睛来。
    【九】
    零下6到10度的天气。十字路口两辆专门贩卖烤山芋的推车。年纪大的那个生意总比年纪轻的那个好点。大概是人们一点点同情心的体现。雪也不是难得的东西。虽然下得不多,一融化天就更冷。可多少,还是挺期待下雪的。
    夏政颐在外一住就是三个星期。
    回来时,已经是寒假的开始。
    那一天出了太阳。夏圣轩原本在家里睡得迷迷糊糊。接到电话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等到他半阖着眼睛答了半天,才突然清醒过来。
    "……你是……井夜?"
    电话那边显然被他这突然的一问搞得有点不知所措,一个女声片刻才答应道:"嗯……是我。"
    圣轩有些尴尬地揉了揉后脑,朝那边"抱歉你还没睡醒吧"的话赶紧否定道:"不,不,起了。"一边用下巴和右肩夹住话筒穿上衣服。随后旁边有人拿走了电话,圣轩听见谢哲的声音更加吃惊了些,伸在水池里撩毛巾的手停一停。
    "喂,我刚才碰见的她,正好大家都有空,你要不一起出来吗。"
    "……唔。"难怪女生知道自己家的电话号码,肯定是谢哲硬是怂恿她打来的,"上哪?"
    "出来再说吧。半小时后在中心广场等你。"男声在随后又转成一个女声。圣轩听见井夜在那头说:"……那么到时见。"
    "嗯……好的。"
    刚刚走到路口的时候,夏圣轩看见了跟在母亲身后的夏政颐。
    很奇怪。明明是应该先看到政颐妈妈。可着重点却不同。有几秒的片划夏圣轩不知该做什么动作,也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做了什么动作。他停下来,看着一直走到自己面前的母子俩。对方各自提着一个行李赶路,最初都没有发现他。
    "……阿姨……"
    直到圣轩出声,政颐妈妈才抬起头,走在她身后的政颐也看了过来。
    男孩的鼻子和嘴,下半部脸都藏在了灰白条纹的围巾里。
    三周没见。二十几天。
    三周算不算很长的时间,为什么突然夏圣轩感觉政颐长高了。这个意识在政颐和他对视的时候更为强烈,以至于目光不由自主地把政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应该是没有。
    偏浅的头发中心,还是藏着那个白色的发顶螺旋。唯一变的是男孩的头发长了些,软软地延伸下一点,覆着白皙的额头。
    圣轩刚想说什么,政颐母亲已经作了告别的姿势朝他摆摆手,政颐也跟着她走进了巷子。有个穿特殊儿童鞋的小女孩和他们交错而过跑向这边。把整个巷子里踩出了满满的"呱唧呱唧"声。
    在这个声音里,政颐的背影看起来,依然是几年来一如往昔的那个邻居弟弟。
    冬天白寥寥的光。树枝斑驳。
    时间像条走廊。
    P5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