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鬼吹灯之四昆仑神宫(新版)

  • 定价: ¥28
  • ISBN:753962836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安徽文艺
  • 页数:307页
  • 作者:天下霸唱
  • 立即节省:
  • 2006-12-01 第2版
  • 2011-03-01 第2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完美大结局,灯灭人不散,敬请期待天下霸唱自述《鬼吹灯全解密》。
    “人点烛,鬼吹灯”是传说中的四大盗墓门派之一——摸金派的不传之秘,意为进入古墓中先在东南角点燃一支蜡烛才能开棺,如果蜡烛熄灭,须速速退出,不可取一物。相传这是祖师爷所传的一条活人与死人的契约,千年传承,不得破例。
    故事以一本家传的秘书残卷为引,讲述三位当代摸金校尉,为解开部族消失的千古之谜,利用风水秘术,解读天下大山大川的脉搏,寻找一处处失落在大地深处楼宝殿。毕竟那些龙形虎藏、揭天拔地、倒海翻江的举动,都迥异庸俗,在离奇诡异的地下世界中,历史的神秘面纱正一层层地被揭开……

内容提要

  

    如何解开雮尘珠的秘密?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雪域藏地。香港古董商明叔为了寻找《格萨尔王》中传说的魔国冰川水晶尸,雇请胡八一等三位摸金校尉入藏寻找。
    一行九人进入青藏文明的发源地之一、300多年前神秘消失的古格王国遗址,寻找古格银眼,据说它是藏地的地理座标,可以断定冰川水晶尸就在喀拉米尔,而且许多线索都与雮尘珠暗合。
    在喀拉米尔的龙顶冰川,独眼白狼王率领狼群守护着冰川下的秘密;九层妖塔下埋葬的水晶自在山引发了雪崩;一条隧道直通风蚀湖,这里是白胡老鱼和斑纹鲛的战场,它们到底在争夺什么,是风蚀湖的霸主地位,还是在“戏珠”?翻过湖边的山冈,一座石窟中的城市展现在眼前,城中灯火通明,死气沉沉……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原名张牧野,天津人,想象力非凡的中国网络文学作家,其代表作《鬼吹灯》系列小说风靡华人世界,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以来,在华人中传播极广的小说。天下霸唱的创作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为类型小说打上了深深的中国烙印。
    他的探险小说所关注的,是人在充满未知的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古老的传承,神秘的遗迹,兄弟间的情义,情侣间的默契,生死无常的极限体验,加之幽默精练的文学语言、跌宕起伏的宏大叙事,使他的文字构建出另一处“江湖”。

目录

第一章 死亡收藏者
第二章 冰川水晶尸
第三章 发丘印
第四章 利涉大川
第五章 古格银眼
第六章 悬挂在天空的仙女之潮
第七章 轮转佛窟
第八章 夜探
第九章 B计划
第十章 本能的双眼
第十一章 走进喀拉米尔
第十二章 恐慌
第十三章 雪山金身木乃伊
第十四章 妖奴
第十五章 灵盖的诅咒
第十六章 先发制敌
第十七章 乃穷神冰
第十八章 血饵红花
第十九章 蜕壳龟
第二十章 鱼阵
第二十一章 风蚀湖的王
第二十二章 牛头
第二十三章 X线
第二十四章 真实的恶罗海城
第二十五章 掉落
第二十六章 球虾
第二十七章 击雷山
第二十八章 白色隧道
第二十九章 黑暗的枷锁
第三十章 可以牺牲者
第三十一章 死亡倒计时
第三十二章 生死签
第三十三章 祭品
第三十四章 看不见的故人
第三十五章 血祭
第三十六章 西北偏北
第三十七章 蛇窟
第三十八章 天目
第三十九章 刻魂
第四十章 由眼而生,由眼而亡
第四十一章 布莱梅乐队
第四十二章 还愿
第四十三章 酬金
第四十四章 总路线 总任务
第四十五章 摘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回到北京后,我和Shirley杨分头行事,她负责去找设备对献王的人头进行扫描和剥离;分析十六枚玉环的工作,自然落到了我的头上。这事看似简单,实则根本没有可以着手的地方。这一两天之内,Shirley杨那边就该有结果了,而我想努力也没个方向,只好整天坐等她的消息。
    这天我正坐在院子里乘凉,大金牙风风火火地来找我,一进门见只有我一个人,便问我胖子哪去了。我说他今天一早把皮鞋擦得铮亮,可能是去跳大舞了。这个时间当不当正不正的,你怎么有空过来,潘家园的生意不做了吗?
    大金牙说:“胡爷,这不是想找你商量商量这事吗。今天一早刚开市,就来了一百多雷子,二二百多工商,反正全是穿制服的,见东西就抄,弟兄们不得不撤到山里打游击了。”
    我奇道:“这是怎么回事?上上下下的关节,你们不是都打点好了吗?”
    大金牙说:“甭提了,这阵子来淘东西的洋人越来越多,胡爷你也清楚,咱们那些人摆在明面上倒腾的,有几样真货?有某位比较有影响力的国际友人,让咱们那一哥们儿当洋庄给点了。点给他了一破罐子,说是当年宫里给乾隆爷腌过御用咸菜的,回去之后人家一鉴定,满不是那么回事儿,严重伤害了这位著名国际友人对咱们友好的感情,结果就闹大了,这不就……”
    我对大金牙说:“咱们在那无照经营,确实不是长久之计,不如找个好地点盘个店,也免得整天担惊受怕。”
    大金牙说:“潘家园打野摊儿,主要是信息量大,给买卖双方提供一个大平台。谁也不指着在市面上能赚着钱,都在水底下呢,暗流涌动啊。”
    我又问大金牙瞎子怎么样了,怎么自打回来就没见过他。大金牙说瞎子现在可不是一般牛了,自称是陈抟老祖转世,出门都有拨了奶子接送,专给那些港客算命摸骨,指点迷津什么的。那些人还他妈真就信丫的。
    我跟大金牙边喝茶边侃大山,不知不觉日已近午,正商量着去哪撮饭,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我心想可能是Shirley杨回来了,打开院门,却是个陌生人。来人油头粉面,语气极为客气,自称阿东,说是要找王凯旋王先生。
    我说你不就是找那胖子吗?没在家,晚上再来吧。说着就要关门,阿东却又说找胡八一胡先生也行,我不知来者何意,便先将他请进院内。
    阿东说他是受他老板委托,请我们过去谈谈古玩生意。我最近没心思做生意,但大金牙一听主顾上门了,便撺掇我过去谈一道。我一看大金牙正好随身带着几样玩意儿,反正闲来无事,便答应阿东跟他过去,见见他的老板。
    阿东把车开来,载着我们过去。我心中不免有些奇怪,这个叫做阿东的人,他的老板是怎么知道我们住址的?然而问阿东那位老板是谁之类的问题,他则一律不说。我心想他妈的,肯定又是胖子在外边说的,不过,去谈一道也没什么,没准还能扎点款。
    阿东开车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幽静的四合院前。我跟大金牙一看这院子,顿生羡意,这套宅子可真够讲究的,走到屋内,见檀木架子上陈列着许多古香古色的玩器。我和大金牙也算是识货的人,四周一打量,就知道这的主人非同小可,屋里摆的都是真东西。
    阿东请我们落座,他到后边去请他老板出来。我见阿东一出去,便对大金牙说:“金爷,瞅见没有?珐琅彩芙蓉雉鸡玉壶春瓶、描金紫砂方壶、斗彩高士杯,这可都是宝贝,随便拿出来一样扔到潘家园,都能震倒一大片。跟这屋里的东西比起来,咱们带来的几件东西,实在没脸往外拿呀。”
    大金牙点头道:“是呀,这位什么老板,看这气派不是一般人啊,为什么想跟咱们做生意?咱们这点东西人家肯定瞧不上眼。”
    我突然在屋中发现了一样非常特别的东西,连忙对大金牙说:  “中间摆的那件瓷器,你看是不是有点问题?”
    大金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到那瓷器近前端详起来。那是一只肥大的瓷猫,两只猫眼圆睁着,炯炯而有神采,但是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名窑出来的,做工上也属平平,似乎不太符合这屋内的格调。瓷猫最显眼的,是它的胡须,不知为什么,这只瓷猫竟有十三根胡须,而且是可以插拔活动的,做工最精细的部分都集中在此。大金牙忽然想了什么,扭头对我说:“这是背尸者家里供的那种,十三须花瓷猫。”
    在湘西等地山区,自古有赶尸背尸两种营生。其中“背尸”是类似于盗墓的勾当,背尸的八家中,都会供这样一只瓷猫。每次勾当之前,都要烧一炷香,对十三须花瓷猫磕上几个头,如果这期间,瓷猫的胡须掉落或折断,是夜就绝对不能出门,这是发生灾难的预兆。据说万试万灵,在民间传得神乎其神。现在背尸的勾当早已没人做了,我们曾在潘家园古玩市场见过一次这种东西。
    在京津地区,从明清年间开始,也有外九行的人拜瓷猫。那些小偷儿家里就都供着瓷猫,不过那些都是九须,样式也不相同。“十三须”只有湘西背尸的人家里才有,这种习俗出自哪里,到今时今日,已不可考证了。
    我一见这只“十三须”,立刻便想到:“此间主人,大概其祖上就是湘西巨盗,专干背尸翻窨子的勾当,否则怎么会如此阔绰。”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我急忙对大金牙使个眼色,就当什么都没见到过,静坐着等候。
    请我们来谈生意的这位老板,是位香港人,五十岁出头,又矮又胖,自称明叔,一见到我就跟我大套近乎,说什么以前就跟我做过生意。
    我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以前跟他做过什么生意,后来还是明叔说出来,我才明白,原来我和胖子那第一单蛾身螭纹双劃璧的生意,是同天津一个开古玩店姓韩的少妇做的,她就是明叔包养的情妇。
                          P1-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