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盗墓笔记(2)

  • 定价: ¥26.8
  • ISBN:978750572330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友谊
  • 页数:264页
  • 作者:南派三叔
  • 立即节省:
  • 2007-04-01 第1版
  • 2007-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部五十年前流传下来的千年古卷,最好看的盗墓小说!
    朋友老痒出狱,给刚从西礁海底墓归来、在家赋闲没有几日的主人公——“我”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诡异的六角铃铛,古老的厍族,巨大的青铜树,遥远的秦岭腹地……“我”不由得跃跃欲试。   接下来,“我”和老痒二人孤身深入到神秘莫测的秦岭探险。但前方等待着他们的又是什么?——各种诡异事物接踵而来,哲罗鲑,黄泉瀑布,尸阵,麒麟竭,烛九阴……   这棵巨大的青铜树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是一棵许愿树,还是一个少数民族的图腾?他们到底能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探险的过程充满了人性的挣扎和努力,可怖的人物与可憎的面孔交织出现。最后,是一个让人瞠目结舌,超乎所有想象都无法猜透,却又似乎是真实可信的结局……   够胆量就看《盗墓笔记2》。

内容提要

  

    五十年前,一群长沙土夫子(盗墓贼)挖到一部战国帛书,残篇中记载了一座奇特的战国古墓的位置,但那群土夫子在地下碰上了诡异事件,几乎全部身亡。
    五十年后,其中一个土夫子的孙子在先人笔记中发现了这个秘密,他纠集了一批经验丰富的盗墓高手前去寻宝。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古墓中竟然有着这么多诡异的事物:七星疑棺、青眼狐尸、九头蛇柏……
    这神秘的墓主人到底是谁,他们到底能不能找到真正的棺椁?为什么墓中还有那么多谜团无法破解?后来发现的海底诡异船墓、秦岭上的万年神木以及崇山峻岭中的天宫雪墓与这座古墓又有着怎样的关系? 它们背后究竟隐藏着哪些千古之谜?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本名徐磊,1982年2月20日出生于浙江嘉善,中国作家,南派投资公司董事长。2007年1月,代表作《盗墓笔记》系列第一本正式出版,九部总销量超过1200万册。2010年,陆续出版了《大漠苍狼》及《怒江之战》。2011年11月21日,南派三叔以1580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第2位。2012年11月29日,《盗墓笔记》系列获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最佳冒险小说奖,并以850万版税荣登“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9位。2014年6月,南派投资联合欢瑞世纪和光线传媒正式启动《盗墓笔记》大计划。

目录

第三卷 秦岭神树
第一章 老痒出狱
第二章 六角铃铛
第三章 跟踪
第四章 继续跟踪
第五章 偷听
第六章 挖掘
第七章 夹子沟
第八章 猴子
第九章 石人
第十章 哲罗鲑
第十一章 人头
第十二章 地下河
第十三章 黄泉的瀑布
第十四章 深潭
第十五章 休息
第十六章 爬
第十七章 尸阵
第十八章 鬼吹灯
第十九章 骨头的故事
第二十章 火龙阵
第二十一章 秦岭神树
第二十二章 继续爬
第二十三章 裂痕
第二十四章 摔死
第二十五章 祭祀
第二十六章 螭蛊
第二十七章 凌空
第二十八章 麒麟竭
第二十九章 逼近
第三十章 老套路
第三十一章 鬼雾
第三十二章 偷袭
第三十三章 和解
第三十四章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第三十五章 失控
第三十六章 坍塌
第三十七章 日记
第三十八章 真像
第三十九章 烛九阴
第四十章 脱出
第三卷 云顶天宫(上)
第一章 新的消息
第二章 二零零七第一炮
第三章 镜儿宫
第四章 多了一个
第五章 最初的谜题
第六章 简单答案
第七章 潘子
第八章 新的团伙
第九章 九龙抬尸
第十章 营山村
第十一章 困境
第十二章 百足龙
第十三章 缝隙(上)
第十四章 缝隙(下)
第十五章 双层壁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句话才短短的几个字,却把我的思绪全部都吸引了过去。
    “鱼在我这里……”
    什么鱼?难道是蛇眉铜鱼?
    从古墓石刻上的图案来看,这种奇怪的铜鱼应该是三条首尾衔接在一起,现在我手里有两条,确实应该还有一条和我手里的配成一套。这句莫名其妙的话的意思,会不会是想暗示,那最后一条鱼在他手里?
    这条信息的发布者,他既然有这张照片,又知道鱼的事情,会不会就是当年失踪人里的其中之一?
    我仔细翻了一遍这张网页,看发布的时间,应该是在两年以前,亏得这个网站没有倒闭,不然这条信息肯定早就消失在互联网上了。信息除了这一句话外,没有任何署名和联系方式。
    我感觉到一种不和谐,既然是寻人,又不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这不白搭吗?
    我变着花样在google里搜索,希望能找到更多的信息,但是搜来搜去就这么一条是和这个有关系的。
    我不由得有些沮丧,不过这已经是很大的发现了,至少可以说明,在两年前,还有人在关注二十年前的事情,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不久,这该死的风暴终于过去了,风暴过去后第二天,就有琼砂轮从文昌的清澜港过来,我们见这里待无可待,就收拾行李准备回去。
    临走的时候我们去军医卫生所找阿宁,她却已经不见了,问那医生,他说几天前有一群外国人顶着风暴突然过来,将她接走了,他以为是我们一起的,而且大风刮断了电话线,他们那一区的一直没修好,所以也没通知我们。
    我心里明白,必然是阿宁在岛上的接应将她带走了,这几天风暴封闭小岛,我们就是有心阻止也没有办法。
    胖子大骂,说便宜了她,我却不由得松了口气,本来我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置她,既不可能杀了她,又不会严刑逼供,现在这样的情况正中我的下怀,走就走吧,反正她也没拿我们怎么样。
    只是,他们的公司进到海斗里,实在不像是去救人这么简单,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三叔和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人现在到底在哪里?这些隐藏的秘密,不知道何时才能浮出西沙蔚蓝宁静的海面。
    长话短说,我们乘坐琼砂轮回到大陆,两天之后,在海口机场,我和闷油瓶以及胖子告别,上了飞往杭州的飞机,现实中的生活总是出奇地顺利,四个小时之后,我就回到了杭州的家中。
    长时间的高强度活动使我筋疲力尽,接下来的时间我便蒙头睡觉,每天只起来一次,也都是饿醒的,随便从冰箱里拿了点东西吃下去又躺下。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两个星期时间,有朋友以为我死在家里了,过来找我,我才醒悟过来,自己已经休息够了。
    睡得太多,浑身难受,我先给王盟打了电话,问了问铺子里的情况,除了没什么生意之外,一切正常,其实没生意也是正常的一部分,老板不在,要是有生意就怪了。然后又打电话给三姑六婆、七姨丈,凡是和三叔有来往的亲戚,我全部问了一遍,知道不知道三叔的下落,但是都没有什么结果。我最后打到三叔铺子里,他一个伙计接了电话,我问他:“吴三爷回来过吗?”
    伙计迟疑了一下,说:“三爷是没回来过,不过有一个怪人说是你的兄弟,非要我们告诉他你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他什么来路,不过看他滑头滑脑的,不像是个好东西,就给你打发了,他临走的时候留了个电话号码,你要不打过去看看?”
    我呆了一下,心里觉得奇怪,我各方面的点头朋友很多,但是能想到去三叔那边找我的,倒也数不出几个来,想了一下,问他:“那人多大年纪?”
    “这我可说不准,大概和你差不多,比你老成点,板寸头,三角眼,鼻梁挺高的,架着副眼镜,戴着个耳环,看上去不中不洋、不伦不类的。”
    “不伦不类?”我重复着这几句话,心说到底是谁啊,想着忽然心里一跳,问那伙计道:“那人说话是不是不太利索?”
    “对,对,对,那家伙一句话要结巴个十几次才能讲完。”
    我心里一乐,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忙把电话号码要了过来,随即打了过去。不一会儿电话便接通了,里面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谁——谁——谁啊?(结巴)”
    我呵呵一笑,说道:“我操,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啦?”
    他愣了一下,发出几声兴奋的声音,大叫:“三——三——三年没听你说话了,当然听——听不出来了,你看你那嗓子,还真发育了。”
    我不由得心里发酸,直想掉眼泪,骂道:“你还有脸说我,几年一点音信也不给我,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电话对面那个就是老痒,他真名叫什么我已经忘记了,我和他从小穿同一条裤子长大,什么事情都一起干,有段时间好得几乎像一个人。他家里比较穷,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就到我铺子里来打工,别看他这人嘴巴不利索,却特别会忽悠人,我们两人臭味相投,胡乱经营,日子过的倒也逍遥自在。
    不料三年前,这小子不学好,跟着一江西老表去秦岭那边倒斗玩儿,结果被逮住了,那老表被直接判无期,他靠一张嘴忽悠来忽悠去,把自己忽悠成一个受到社会不良势力蒙骗的大好青年,结果只捞了三年有期徒刑。刚开始一段时间,我还想去见他,可是这小子死要面子,就是不肯见我。后来我搬了家,就这么断了联系,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出狱了。
    说起来他会去倒斗,我也有很大的关系,我自小就在他面前吹嘘爷爷如何如何厉害,还拿着爷爷的宝贝在他面前炫耀,估计那时他就动了倒斗的歪脑筋了。这小子胆子贼大,小时候我出主意他闯祸,只是没想到,这掉脑袋的事情,他竟然也敢付诸行动了。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