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与陌生人共眠

  • 定价: ¥25
  • ISBN:978780225219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星
  • 页数:292页
  • 作者:(美)詹姆斯·格里...
  • 立即节省:
  • 2007-04-01 第1版
  • 2007-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是一部触摸灵魂深处的心理悬疑巨作!
    故事由一桩离奇的车祸开始。佩顿和凯文是夫妇两人,原本关系很差的他们,在车祸之后重归于好,然而一场阴谋却正在悄悄迫近:先是佩顿初恋男友的尸体出现在佩顿汽车的后背箱,再是惹上了人命官司,夫妻二人又重新处于关系破裂的状态……这场阴谋究竟针对的是谁?幕后的黑手又是什么人呢?

内容提要

    一桩离奇的车祸意外地使原本关系紧张的佩顿和丈夫凯文重归于好,然而一场阴谋正在暗暗迫近。佩顿初恋男友的尸体出现在佩顿汽车的后背箱,这导致佩顿和凯文双双被送上法庭;一份内容色情的网络聊天记录更使佩顿陷入了有口莫辨的境地,而案发当晚去向不明的凯文也难逃嫌疑。种种蛛丝马迹使原本应该站在同一立场的佩顿和凯文暗生嫌隙。这场阴谋究竟针对的是谁?幕后的黑手又是什么人呢?

作者简介

    詹姆斯·格里潘多,美国纽约时报著名畅销书作家。已经出版了11部畅销书,包括《当黑暗降临的时候》《脸》《罪恶的交易》《直到死亡》《嫌疑》《寻找金钱》《诱拐》《被告》《宽恕》等等,其作品已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介绍到世界各国,深得读者的喜爱。他住在佛罗里达,作为出庭辩护律师已长达12年之久。

目录

  

前言

    她想要他。上了地铁五分钟后,他就确认了这一点。鲁迪善于捕捉最微弱的信号。
    车厢里很挤,他特意站在了她与最近的出口之间。他的眼睛几乎没有向她那个方向看过去。他只是靠在扶杆上,看着《华尔街日报》。至少是装着在看。一切都是伪装,从锃亮的黑色皮鞋到阿曼尼领带,从细条纹西装到玳瑁眼镜。
    列车停了下来,车门全都打开了。她走向出口——直直走向他。一件长大衣掩住了她的身材,但她的脸蛋很漂亮。嘴巴长得也不错。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她说了一句:“借光。”
    她直直地看着前方,跟他没有任何目光接触,但她欺骗不了他。她说话时的语气,她经过他身边时缓慢得足以嗅到香水的芬芳气息,这些都是古老的求偶舞蹈所惯用的手段。关键是,没人强迫她从最近的出口出去;她完全可以走别的车门。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她棕色的长发扫过了他的衣服,这当然不是巧合。最重要的是,她张开了她那可爱的双唇,并且开口说了话。“借光。”这宝贵的两个字里包含了强烈的信息。在这短暂但却波涛暗涌的时刻里,她率先启动了他们之间的联系。鲁迪原本可以说些什么,她原本可能会欣然接受。他们原本可以谈谈。谁知道这一切可能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呢?
    一阵铃声表明滑门即将关上。这并不是他的目的地,但他一个冲动,跳下了车。列车开走了,只留下鲁迪孤零零地站在站台上。他领会了她的邀请,可她却不见了。
    又一次卑鄙的戏弄。
    他摆脱了怒气,爬上楼梯,出现在一个黑暗的街角里。夜已经很深了,市区相当寒冷,几乎是毫无生气。他想了一下该走哪条路。波士顿金融区里的那些蜿蜒街道以不可理喻的角度和间隔交叉在一起,它们仍然遵循着古老乡间小路的模式,只是在几个世纪后道路两旁出现了四十层的办公高楼,这里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形同迷宫,可鲁迪在这儿却是轻车熟路。多年前他经常穿过这里前去红灯区,那是出了华盛顿街后街占地两个街区的一块地盘,曾经因为它的脱衣舞酒吧和色情业而声名狼藉。之后那里得到了整顿,同时色情业也在网络上繁荣起来,因此他对从前的市区远足毫不怀念。再也不用在勃起的痛苦情况下在雪地里跋涉。再也不用被那些想让自己的街区一尘不染的纠察员怒目而视。再也不用担心因为在黑暗的成人电影院里手淫而被捕。
    他扣上外套,弯着腰,顶着风,沿着人行道向前走。冰渣在他脚下嘎吱作响。走到巴克湾还有很长一截路。他坐地铁提前下了好几站,这都那位“借光”小姐的迷人外表所赐。不过他没找到她也好,因为他必须集中注意力。今晚他有一份完全不同的工作要做。
    她的名字叫佩顿·希尔兹。
    如果闪烁的银行招牌上显示的时间准确无误的话,那佩顿现在应该已经睡着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又消磨了足足一个小时走遍她所住的街区,上至联邦大街,下到纽博利大街,最后穿过克拉伦登街来到木兰街。这是她的慢跑路线。在无数个暖和的夜晚里,他曾看着她穿着轻薄的短裤和与之相配的紧身短背心耀眼地跑在人行道上。这身穿着衬托出了她那完美的身材。他们从未打过招呼,甚至从未有过目光接触。但他曾经从她身边经过很多次,而她对此一无所知。她总是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专心听着别在腰上的iPod里的音乐。鲁迪爱死那个iPod了。一副耳机会让一个人失去平时的警惕。对于一个戴着耳机的女人来说,你可以跟踪她到任何地方,几乎可以在她意识到你的存在之前溜进她的内裤里。
    当他走近她的公寓时,深夜寒冷的空气刺痛着他的脸颊。他的嘴里呼出短促的热气。他在街对面那棵光秃秃的木兰树下停住脚步,目光紧紧锁定她的前门。他知道她丈夫今晚出城了。鲁迪一直跟踪他到了机场。这意味着屋里只有佩顿一个人。只有她。还有他。
    鲁迪穿过街道,尽量不在一个地方站得太久,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走得不快不慢。街道上冷冷清清,但他知道自己最好不要像个小偷那样鬼鬼祟祟。你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看着你——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在他接近前门台阶时,他的心怦怦地跳着。他感到了一丝害怕,但更多的却是兴奋。一小点儿害怕是有益的,会有助于防止失误。
    他一次迈上一级台阶,先是右脚,然后是左脚。他身体里的每一块肌肉,随意肌和不随意肌,好像突然变得协调一致。每一次落下的脚步好像都与他的心跳相吻合。这个情景他在脑海中至少设想过一百次。他仔细研究过前门台阶和走廊的监视照片。他记住了照明条件,无论是开着廊灯还是关着廊灯的时候。今天晚上,她关了廊灯。台阶上唯一的光线来自四十英尺之外的一个路灯。确切地说,是四十一英尺。
    他戴着手套,将手伸到兜里去掏屋子的钥匙。弄到这把钥匙非常轻松。佩顿的丈夫每周四都会在固定的地方洗车,而且愚蠢地把一整串钥匙都交出来。鲁迪在那儿工作了一段时间,足以找到他们的前门钥匙。
    他的手只是轻微地颤抖着。这是重大的一步,但他已经做好准备。他牢牢握住钥匙,将它对准锁眼。他先是轻轻地将钥匙碰上金属,然后在空中转了一圈,就好像在进门之前先演练一番。然后他稳稳地将钥匙尖伸向锁眼,将钥匙插进去一小点,然后就这样停了几秒钟。他突然感到一种冲动,想将它猛地伸进去,但他没有这么做,相反,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将它插进去,一次只插一道制动栓。随着钥匙越来越紧,肾上腺素开始分泌。一次完美的结合,如此令人满意,如此深含喻意。当钥匙滑过中间点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随着时间的过去,钥匙越来越深入。当他戴着手套的指尖触到了门锁的金属壳时,他知道自己已经进去了。完全进去了。这一辈子他从来没有觉得跟另一个人有着如此密切的联系,而且他仅仅是知道她在门的另一边。这种感觉是如此的让人难以置信,因此他碰了碰自己来进行确认,并且几乎喜悦地呻吟出声:他真是太强了。
    他睁开眼睛,一丝淡淡的微笑爬上他的嘴角。缓慢地,但比伸进钥匙时要稍快一点,他拔出钥匙,轻轻亲了它一下,然后才将它藏好。他的心怦怦地跳着,而且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变化。对于他即将要做的事情他已经毫无恐惧,他知道她想要别人对她这么做。他仅剩的恐惧就是他可能还不够完美。
    他可以等待完美。
    “晚安,佩顿。”他轻声说,然后静静地走下台阶,消失在灯光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佩顿·希尔兹可以感觉到有情况将要发生。没有人给过她提示。没有任何警灯在闪烁。可她的第六感觉开始高速运转。
    这是佩顿在波士顿儿童医院小儿科担任住院医师的第一年,她是从全球一流医学院挑选出来的三十七名精英实习医师之一。她爬到这个位置靠的是毫不松懈的干劲和一流的学位证书,同时也得深深感谢哈佛医学院。出色的本能也是成功之道的一部分,而此刻这种本能正在告诉她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即将发生。
    她将车停在南岸诊所外面标着内科医生的空地上。这个诊所位于波士顿以北三十英里远的黑弗维尔市。佩顿现在正处于职业培训阶段,在这个阶段儿科住院医生每个月都得在边远诊所呆上三四天,以增长他们的经验。黑弗维尔位于富裕的梅里麦克流域,对于诊所外派来说可谓是一个美差。无论朝哪个方向驾车外出,都肯定会迎面遇上一个奇特的三百年古镇,其百分之九十八的白人人口的收入超过了全州中等年收入的两倍。虽然不是这片流域最有魅力的城市,但它拥有美国保存最完好的安妮女王风格的建筑,还有曾经辉煌一时的制鞋业所带来的蓝领住宅。大概有百分之十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医疗补助计划中的儿童日常医疗需求主要都由诊所负责。这意味着今天主要由佩顿来负责。
    “你们两个在外面干什么?”佩顿一边下车一边问。
    这个问题问得很合理。虽然阳光灿烂,气温升得很高——对于二月底来说可谓是异常炎热——但费利希娅·布朗宁和利蒂希娅·布朗宁两人在上午九点半的时候站在前门外聊天还是一件相当不同寻常的事。诊所的两名全职护士是一对性格迥异的同卵双胞胎,其中费利希娅比较严肃,经常让人感到讨厌。
    “停电了。”利蒂希娅像往常一样格格笑着说。
    “那太奇怪了。我过来的时候,一路上的红绿灯都还亮着。”
    “那是因为你是从南边过来的,”费利希娅说,“停电的地区是从这儿往北。”
    “出了什么事?”
    “地震。”利蒂希娅说,又是一阵格格笑。
    “真有趣。”
    “是真的,”费利希娅说,“我们位于所谓的多发地带的南端,从波士顿以北三十英里一直到克林顿市。过去二十一年里发生了二十多次地震。通常都是小地震,就像今天的这样。”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们知道的总是比你多,”费利希娅说,语气里只有一半的玩笑成份,“我们是护士。”
    利蒂希娅从姐姐的衣兜里拉出一个电池式收音机。“他们刚刚在广播里采访了波士顿大学的一位地震专家。”
    “闭嘴,白痴。”费利希娅说。
    “啊,”佩顿说,意识到她们确实不是在扯她后腿,“我想这里没有备用发电机。”
    利蒂希娅只是哈哈大笑,她姐姐说:“一个小时前西蒙斯医生取消了上午的所有约会,回家去了。”
    真是好样的,西蒙斯医生。这是他的诊所,可他却毫不上心。对他来说,“及时行乐”的意思就是“把握住不用上班的每一天”。
    三个女人沉默地对视着,像是在寻求如何保持忙碌的办法。佩顿正准备进屋,这时一辆汽车飞快地驶进停车场,在一阵刺耳的磨擦声中停了下来。司机那边的车门被猛地推开,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儿跳下车,怀里抱着一个婴儿。
    “快来人救救我儿子!”她看上去不像到了可以开车的年龄,而声音听起来则更年轻。佩顿冲到她身边,抱过婴儿。
    “他多大了?”
    “二十一个月,”她惊慌失措地说,“他叫阿杰。他被针扎了。”
    “你是他母亲?”
    “对,我叫格蕾丝。”
    “带他去一号病房,”费利希娅说,“那里有足够的阳光。”
    佩顿匆匆走进屋,小心翼翼地穿过昏暗的走廊。婴儿的哭声非常微弱,好像已经哭得筋疲力尽。她们将检查台拉到窗边,以便利用灿烂的阳光,然后将婴儿放到台上。
    “针是从那儿进去的。”格蕾丝指着他的腿说。
    费利希娅用手电照着那儿。佩顿注意到他的大腿里有一个很小的刺伤。“什么样的针?”
    “缝衣针。大概一英寸长。”
    “你把针带来了吗?”
    “还在他的腿里。”
    佩顿仔细看了看,仍然没有看到针。“你确定吗?”
    “刚开始的时候针尖是露在外面的。我想把它弄出来,你知道,就像弄毛刺那样,可结果它全都进去了。”
    利蒂希娅将一个小小的血压箍带绑到婴儿的胳膊上,开始充气。“你确定那是缝衣针吗,孩子?”
    “那还能是什么?”
    费利希娅抓住那女孩儿的手腕,卷起她的袖子:“让我看看你的胳膊。”
    格蕾丝挣扎着,但费利希娅比她有力的多。“我没有吸毒,放开我。”
    胳膊上没有痕迹,但费利希娅没有放过她。“你在脚趾之间注射,是吧?还是说你男朋友吸毒,然后把针头到处乱放?”
    “没有人吸毒,见鬼去吧!”
    佩顿原本准备站在这个女孩儿这边,但她突然发现女孩裙子边缘下面的腿部后面有一些印迹。“你膝盖后面是血吗?”
    格蕾丝往后退去。护士抓住她,掀起她的裙子。她的大腿后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带血的针眼。
    “这是怎么回事,孩子?”费利希娅问。
    “我男朋友干的。”
    “干了什么?”佩顿问。
    “我们俩打了一架。他开始用他的棍子扎我,于是我就抱起阿杰跑出门。他扎到了阿杰的腿,在我跑开的时候针头断了。”
    “什么样的棍子上会带着缝衣针?”
    “是他自己做的。一个扫帚柄,顶上带着一根针。在我跑步的时候用。”
    “什么?”
    她垂下眼帘,好像非常尴尬。“我怀孕的时候变得很胖,生完阿杰之后也没能减下来,所以他就逼我慢跑。他用这根棍子逼着我不停地跑。”
    “你是说就像赶牛杆那样?”利蒂希娅问。
    “你男朋友是谁?”佩顿说,“我要见见这个混蛋。”
    “相信我,你不会想要见他的。”    
    婴儿开始哭泣。佩顿将双手消毒之后,轻轻触摸着婴儿的腿部,从扎入的伤口开始,一点一点向上。“这儿疼吗,小家伙?”
    “你在干什么?”格蕾丝问。
    “试着找到针头在哪儿。它好像从皮肤下面离开了人口的地方。如果它不自己出来,那就有可能会一路进入血液。”
    “天啊,”她的面部扭曲起来,“它可能会扎破他的小血管。”
    她还是太年轻了,意识不到情况的严重性。佩顿说:“我真正担心的是它可能会到达他的心脏。”
    “那你得把它弄出来。”
    利蒂希娅说:“没有电的话我们没法拍x光。他得去医院。”
    “不行,”格蕾丝说,“等我把他送到医院,他的小心脏可能已经受伤了。”
    “等等,”佩顿说,“我想我找到它了。”她用两个手指轻轻地摁压着婴儿的大腿内部。针头的戳痛让阿杰放声大哭。佩顿可以感觉到针的钝头就在皮肤下面。
    “请给我拿一点利多卡因过来。”
    “你不能给他动手术。”费利希娅说。
    “只要他母亲同意,我就能。只要开一个小口子,它就会戳出来。”
    “动手吧。”格蕾丝说。
    “你敢?”费利希娅说,“你只是儿科的实习医生。没有监督医师在场,就连外科住院医生都不能动手术。”
    “这根本不算手术,别蠢了。”
    “一名自以为无所不知的医生逾越权限,让诊所面临治疗事故风险,这才叫愚蠢。”
    佩顿只管注射了麻药,然后说:“请拿一下手术刀。”
    “如果出事的话你负责,”费利希娅说,“你知道这违反了规定。”
    利蒂希娅拿着手电。佩顿划开一个极小的口子,这个口子更像戳孔,而不像划口。几乎没有流血。轻轻一挤,针眼就露出来了。
    “镊子,”佩顿说。她夹住针头,将它直接拉出来,然后将它放在费利希娅面前的桌子上。“给你。我想我现在做。肾移植手术都没问题,你不觉得吗?”
    “尽管去做吧,”费利希娅说,“我会在事故报告里提到这件事。”她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屋子。
    佩顿摇了摇头,结束了手里的活儿。婴儿的哭声很响亮,但出的血很少。一片创可贴就足够了,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佩顿还是用液体缝线将小小的切口缝合起来。前后不过一分钟而已。利蒂希娅用消毒纱布将伤口包起来。
    格蕾丝拥抱了她一下。“谢谢你,你救了阿杰一命。”
    “我可不这么认为。”
    年轻的母亲紧紧抱着她的儿子。他的哭泣很快变成了哼哼声。
    她们的快乐很快就被打断了,屋外的砂砾停车场先是传来一阵刹车时的磨擦声,然后是车门砰地被甩上了。格蕾丝冲到窗边。
    “是杰克!”
    “格蕾丝!”他一边走向前门一边喊着。
    “快把我藏起来。他疯了!”
    佩顿看了一眼屋外。一个健壮的年轻人正在向门口冲过来,手里拿着那根无耻的带着针尖的棍子。“藏到壁橱里去。”佩顿说。她将母亲和孩子推了进去,然后关上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格蕾丝!”他已经到了前台。
    利蒂希娅抓过佩顿的手机:“我来打911。”
    格蕾丝在壁橱里喊道:“在警察过来之前,我们早就已经死了!”
    佩顿担心她说的没错。她知道西蒙斯医生以前遇到过类似的情形,她也知道他把枪放在哪儿。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跑向他的办公室,打开抽屉的锁。屋子里的光线很暗,但她还是找到了那把史密斯韦森。她看了一下,枪里装了子弹。
    “你在干什么?”费利希娅说,惊恐地睁大双眼。
    “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十几岁的母亲被棍子打死。”
    “你真是疯了才会趟人这混水。”
    格蕾丝在隔壁的房间里尖叫起来。佩顿并不是枪械的狂热爱好者,可现在已经来不及等警察了。“也许我是疯了。”她说,几乎是在自言自语。
    她尽可能快地跑过去,结果发现足足有六英尺六英寸高的杰克正在把格蕾丝从壁橱里往外拽,像是要把她的脑袋往墙上撞。
    “站在那儿别动!”佩顿双手握住枪,对准他的胸部。
    他松开手。格蕾丝抱紧哭泣的婴儿,冲到佩顿这边。杰克向前冲出半步。
    “不准再动!”佩顿说。
    “知道怎么使那玩意儿吗?”杰克假笑着说。
    “罐子!”她喊了一声,然后飞快地开了一枪,打碎了他耳后架子上的棉球罐。
    他的眼睛睁得足有银元那么大。
    “我爸爸是个警察,你这个白痴。现在趴到地上,脸冲下。”
    他很快就照做了。“你有多重?”佩顿问。‘
    “啊?”
    “回答我的问题。”
    “两百七。”
    “利蒂希娅!”
    “什么事?”微弱的回答声传过来。她正躲在一张桌子下面。
    “给我拿点司可巴比妥钠。成人剂量再加五毫升。”
    三十秒钟后利蒂希娅就准备好了注射器。“给他注射。”佩顿说。
    护士看了一眼格蕾丝和那个被针扎过的孩子。“乐意之极。”她说,然后猛地一针扎到他的右屁股上。
    他退缩了一下,咕哝了几句脏话,然后他的身体就慢慢放松下来。屋里一片寂静。感觉好像过了很长时间,但实际上在九十秒钟之后他就陷入了昏迷。
    “谢谢你,”格蕾丝说。
    佩顿开始颤抖,终于感受到了她的行为所带来的冲击。“该死的警察怎么还不来?”
    “我再打一下911,”利蒂希娅说,“因为停电,所以肯定有很多电话打进去。”
    西蒙斯医生的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一声呻吟,随后是恶狠狠的诅咒。佩顿冲出去,推开门,然后就僵住了。费利希娅蜷缩在检查台上,两脚放在地上。裤子从她那肥大的屁股上褪下了一半,她正在往左边屁股上裹着纱布。佩顿注意到对面墙纸上有一个齐腰高的弹孔。她冲着棉球罐开的那一枪穿过了两层内墙。当它到达位于诊所另一头的西蒙斯医生办公室时,速度应该不会太快,但显然已经足够快了。
    “你打中了我的屁股,”费利希娅呻吟着说。
    “我来帮你。”
    “不用了。只是擦了一下,算你走运。”
    她一点儿也不觉得走运。事情原本可能会很严重,光是想到这一点就让她感到极度不安。“这是……意外,”她说,声音颤抖着,“我没想伤害任何人。他冲着我就过来了,如果我不开枪警告,他可能就把枪抢走了。”
    “在你跑去拿枪的时候就应该先想到这一点。”
    “费利希娅,真的很抱歉。”
    “不用跟我说抱歉。”
    佩顿退到走廊里,像是被费利希娅愤怒的目光给逼了出来。外面总算传来了警笛声。佩顿屏住呼吸,不知道费利希娅会怎么跟他们说。
    “哦,天啊!”她轻轻地说,只觉心里一片灰暗。
    P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