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花色妖娆

  • 定价: ¥20
  • ISBN:978753962674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安徽文艺
  • 页数:240页
  • 作者:郝晓飞
  • 立即节省:
  • 2007-04-01 第1版
  • 2007-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是一部发生在大都市生活中超越常规的情感遭际。
    美丽、前卫、时尚的女大学生沈染,走出校门,一路风尘从北国名城来到南国最大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广州。她是个非常自我,精明能干,敢于对男人说不的阳光女孩。  
    故事曲折、生动演义了当代社会中超越常规的爱情生活,沈染在和几个男人的情感、事业纠葛中成熟了,变得越来越坚强,在她和女友林茹的帮助下,涉身黑社会武功高强的华仔成了影视歌坛明星;同样在她的帮助下,余清扬在非典期间大发国难之财成了千万富豪,婚外情所带来的欢娱使他越来越迷恋沈染,最终发展到不能自拔的地步。得知真相后,沈染毅然离开拒绝了他的求婚。
    沈染和几个“南漂”姐妹一起靠自己的拼搏在这座城市里闯出了自己的天地……
    在这座城市里,一夜之间沦为乞丐和一夜之间暴富成为千万富翁不再是神话。小说以真人、真事为原形,向人们揭示了物欲横流、充满商机、竞争激烈、大气包容的——大都市广州。

内容提要

  

    为了梦想,漂在广州这座城,用智慧和汗水打拼;为了尊严,她们流着泪水证明,如花般妖娆的,不仅仅是青春……

目录

1.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2.让我遇到这种事,这难道是命
3.有权就有一切?
4.这个世界太虚伪,太丑陋了
5.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6.不可以再浪费生命了
7.我为什么还活着?天哪,饶恕我吧!
8.一夜之间成为千万富翁并不是神话
9.过年——漂在广州的寻梦一族
10.爱像有毒的罂粟花,有令人目眩的美丽
11.这样的男人,是世界上最自私的动物
12.风云突变,造化弄人
13.人生只有靠自己一步一步走下去
尾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城市如钢筋水泥的丛林,高大的建筑似一头头怪兽倾斜下来,整个城市在欲望中燃烧,她奋力拨开潮水般的人流在街道上奔走,努力寻找。“我要找什么?”她问自己,“也许我要找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看到一个美得让人心疼的女孩,她张开手臂扑过去,脚下的路开始断裂,一阵狂风把女孩抛向半空,似一片雪花在空中飘荡,她追随着那片雪花向南、向那最温暖的地方飞去,雪融化了,她看到了蓝色的海,什么东西跃出了海面,渐渐蒸腾燃烧成火红的一片……
    这是梦吗?可梦从来都是没有颜色的呀……
    她的身体被强大的气流裹住,旋转、降落,终于落入浩瀚碧蓝的海水由……
    “零——”
    半梦半醒中她伸手抓起床头的电话,“喂,”话筒里穿来空灵的声音,“见鬼……”她嘟囔着扔掉电话继续梦着。
    沈染是个很自我、极现代的时尚女孩,三年前在这座城市里有了自己的房子。她的卧室很大,落地窗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她喜欢裸睡,喜欢躺在床上看月亮;如象牙般白皙光洁的身体,一半在黑暗中,一半在月光下,月光是轻淡的蓝,光影的斑驳把床和床上的人勾勒成一幅美丽的油画,恰似夏娃由亚当的肋骨变来、维纳斯诞生于海浪之中……
    海浪的声音越来越近,一个浪花打来,她的身体像鱼儿一样钻进了温暖的水中,荡在被欲望染红似火焰般的海浪中……
    海浪的声音越来越响……
    是铃声,噢,是手机的铃声。梦还没醒透,这次她真懒得动了,可手机不依不饶,有仇似的揪她耳朵。闭着眼睛,她极不情愿地抓起枕边的手机贴在耳边。
    “阿染,”手机里传来一个很有磁性的男中音,“你在外面吗?”
    “我在床上……”
    “哦,不好意思,打搅你的美梦啦,嘿嘿……”他嘿嘿一笑道,“刚才打座机,你没接,我还以为,这会儿,你准在外面狂欢哪……”
    “大明星,”她从嗓子眼儿里咕噜了一句,“几,几点了……”
    “还早哪,才一点多,”他饶有兴致地说,“我刚拍完一场情感戏,可能是太投入了,一点睡意也没有,要不要出来喝一杯呀……”
    “算了,呵……”她长长地打一个哈欠。
    “不会吧?”他故意讥讽道,“像你这样意识超前的女生,这个时间应该泡在酒吧里高谈阔论……”
    “少来!”她的声音有点愠怒,“大帅哥,你这套激将法只适用那些后现代的小女生。”
    “好了好了,我的大小姐,”他嬉皮笑脸地央求着,“就算我求你了,我开车过去接你好吗?”
    “不好!”她坚决地说,“我刚回来,时差还没倒过来哪,我要睡觉。你实在睡不着,就打电话给雨洁吧,反正她写小说也需要素材,呵……”
    “雨洁?”他提高了嗓门,“你看了昨天的报纸了吗?”
    “昨天的报纸?”
    “是呀,就是十二月十九日报纸上那篇有关她的报道……”
    “见鬼!”她叫道,“我昨天还在法国哪。”
    “好了,”他的声音显得异常兴奋,“晚安,大小姐,做个好梦吧,我这就给雨洁打电话。”
    关掉手机她在床上翻了个身,人生的三分之一是在床上度过的,床对每个女人都太重要了,她把自己的这张大床弄得舒服极了,和卧室的格调颜色一样: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