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女心理师(下)

  • 定价: ¥28
  • ISBN:978753668679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重庆
  • 页数:563页
  • 作者:毕淑敏
  • 立即节省:
  • 2007-04-01 第1版
  • 2008-11-01 第17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本“残酷与温暖交织”的“心理励志”小说分上下两册完成。作品深入挖掘当代中国人的心理疾患,展现了当代社会丰富而斑斓的人生故事。作者本人的女心理师从业经历,使本书在人性探讨层面上,呈现了一种全新而独特的角度。
    本作品以女心理师贺顿的成长经历为主线,在她和丈夫、情人心理权威之间错综复杂的情感关系中,穿插了若干来访者的精彩故事,深入探索了当代人的心理困惑及救赎突围之路。

内容提要

  

    一位衣冠楚楚的匿名男士,“您到底跟我爱人说了什么,她回去就自杀了?”
    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伸出手来,“我是个艾滋病人,肯跟我握手吗?”
    一个貌似天真可爱的男孩,“我天天给爸爸的秘书下毒,我要让她死!”
    一位不久人世的老革命,“我有一百零一个洋娃娃,我要同它们一起火化”。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我是T,她是P,我们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能达到高潮。”
    ……
    女心理师贺顿每天都会听到这些真实的故事和遇见形形色色的案主。无数案主的精神疾患,加之本人面临的情感危机,使贺顿接近心理崩溃边缘,她说她已经三千岁了。在恋人的帮助下,贺顿找到心理权威进行“督导”。在诸种方法屡试屡败之后,权威应用非法的残忍手段,帮助贺顿解开了她半身一直冰冷的症结,唤起深藏已久的秘密往事。
    贺顿关闭了心理诊所,重新开始心理学更深层面的学习。她在课堂上遇到了昔日的权威,对他说:你的疗法是完全错误的,我要控告你……
    本作品以女心理师贺顿的成长经历为主线,在她和丈夫、情人与心理权威之间错综复杂的情感关系中,穿插了若干来访者的精彩故事,深入探索了当代人的心理困惑及救赎突围之路。

媒体推荐

    毕淑敏做了小说,也没有忘记医生治病救人的宗旨,晋度众生的宏愿,苦口婆心的耐性,有条不紊的规章和清澈如水的医心。她有一种把对人的关怀、热情和悲悯化为冷静的处方的集道德、文学、科学一体的思维方式、写作方式与行为方式。
    ——王蒙
    心理是灵魂的通道,灵魂出现问题需要心理师的疗救。但我们往往只注意生理上的疾病而无视心理上的,于是我们的灵魂越来越蒙受伤害。毕湫敏与其说是一位作家不如说是,化心理学家,她的每部作品都是针对我们的心理疾患而开的心灵处方。这缘于她的善良和对人的心理隐秘的洞悉。《女心理师》充分发挥了毕淑敏在这方面的优长,更重要的足,她在剖析别人的心理世界的同时也在剖析自我,因此呈现给我仃J的是一个不仅善良而且透明的灵魂。
    ——贺绍俊

作者简介

    毕淑敏,国家一级作家/知名心理咨询师,她是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知名心理咨询师,北师大文学硕士、心理学博士方向课程结业。
    她是华语世界深具影响力女作家,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小说月报》第四、五、六、七、十届百花奖,《当代》文学奖,陈伯吹文学大奖,《北京文学》奖,《昆仑》杂志文学奖,解放军文艺奖,《青年文学》奖,中国台湾第十七届“中国时报”文学奖,中国台湾第十六届《联合报》文学奖等各种文学奖三十余次。
    她是与世界温暖相拥的人,走过七十多个国家,探寻野性的非洲,思索中南美洲的文明,登临世界的尽头——北极点。

目录

孩子是神的馈赠,而神的东西都是未完成的
装神弄鬼依旧
生命这条鱼,只剩下鱼鳞和黏液
从钻石到花岗石的王老五
我有梅毒和艾滋病,你敢和我握手吗
我要最年轻的葡萄酒
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常爱登高望远
一百万现金会把脚面砸骨折
狂犬病人会看心理师吗
中国女人在充满檀香味道的房间里哭泣
比眉毛还细的广告
我需要膀大腰圆长得像鲁智深的心理师
人的一切弱点,心理都具有
没有任何一块木头是脏的
负载高尚灵魂的躯体是痛的
重要的是情感上和记忆中的真实
世界上最珍贵的勇气是相信奇迹
你这种笑法,要么大智若愚,要么是不学无术的傻瓜
假装得久了,就变成真的了
沮丧就像铁锈一点点堆积起来
你一定要做大
不必知道你的过去,这就是我爱你的方法
江湖事,都可以推倒重来
你曾经让我身处地狱,我却从那里出发,走向了天堂

后记

  

    我曾经当过生理上的医生,也当过心理医生。离开这两个行当足够远的距离之后,才有兴趣和能力眺望它们,当年只顾在其中汗流浃背地忙活。我甚至以为,在摒弃了庄严的琐细规则之后,反倒能够比较容易地把握和描绘出真相。好比一幅大比例尺的地图,虽无法将所有的小溪和茅草房都画在上面,若能标识出显著的山川河流的走向,就算完成了。这一点,敬请这两个行当的专业人士见谅,不必耽误你们的法眼端详这部小说。我不是课堂上的教授,只是一个笔随心走的小说家。
    感谢小说的游戏规则,给予我宽松想象的权利和快乐。
    毕淑敏
    2006—12—29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孩子是神的馈赠,而神的东西都是未完成的
    我把你们夫妻找来,是迫不得已。你们在别的地方可以互不理睬,在我这里,必须说点什么。这不是我的命令,是曾经使你们结合在一起的那个人,恳求你们这样做。他很小,可是他却很坚决很顽固很有心计。他是一个弱者,他又是一个强者。如果你们继续对他置之不理,他一定会要你们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这不是危言耸听。如果你们不曾准备好,你们就不要当父母。既然你们在懵懵懂懂的情况下当了父母,就要负起责任,现在要补课。就像司机出了事故,要重新补习交通规则。也许你们在金钱上有很大的建树,也许你能貌美如花青春不老,可携带着你们基因的这个小童,却会杀人放火投毒自杀,这岂不是你们做人最大的失败吗?说失败都轻了,是罪孽!我作为一个心理师,真真地发愁了。我不知道怎么对你们的儿子周团团说话,我不能伤害他,我一筹莫展。我只能把你们——他的父母请来,向你们讨教一个法子。你们要好好地谈一谈,爱情可能只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但婚姻就成了可能关乎另外人的事,因为有了一个新的生命,因为孩子。
    我已经无能为力。你们讨论吧。关于你们的孩子。我相信你们会找到一个方法,妥善地处理好这其中复杂的关系。孩子是一个蓓蕾,你们是荆棘。你们要拔掉自己的刺,让他感觉到温暖。每一个孩子都是神的馈赠。而神的东西都未完成,宇宙完成了吗?没有,流星就是证据;时间完成了吗?也没有,我们都还活着,这就是证据;孩子没有完成,毒药就是证据。神的归神,我们的归我们。孩子没有完成的那一半就要当父母的来接手。团团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孩子啊!我见犹怜!
    我对你的性取向表示尊重。这是你个人的事情,和法律无关,和他人无关。甚至我觉得和你谈论的事件无关。
    你不要把眼睛睁得那么大,好像我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平静一点好吗?你太紧张了。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少出现你平静下来反倒做不好的事情,比如穿针引线,比如回忆一个片断,比如寻找一样东西,比如思考一个问题,比如现在我们的谈话。人们总是反应得太快了,这是因为我们曾长久地生活在危险之中。在这里,你没有危险。你很安全。
    其实,你只是一个失恋的人。寻常的失恋。人们在失恋的时候常常很傻,女人更是如此。你可能要说你不是一个女人,那好吧,我修正一下自己的话,男人在失恋的时候也是同样失魂落魄,所有的人都一样。所以,我们不讨论性别的问题,我们只讨论失恋。
    失恋究竟让你失去了什么?你以为只是爱情吗?其实是尊严。你觉得自己被抛弃了,自己在和大猩猩的对决中一败涂地,这不是因为你有什么缺憾,而是因为安娜的选择。你能够左右安娜吗?
    不能。
    你自己觉得不但在性取向上被人抛弃了,而且在人格上被人侮辱。是吗?
    是的。
    其实,只要你自己不侮辱自己,没有人能够侮辱你。选择是双向的。你可以选择同性恋,也可以选择异性恋。同理,安娜也是这样。如果你曾经爱过她,就请尊敬她。你尊敬了她,其实也就是尊敬了自己。你可以坚持做同性恋,她也可以转变。是吧?
    好像……是……的。
    至于大猩猩,你很恨他?
    当然。
    不吧?
    你怀疑我的愤怒?
    我不怀疑你的愤怒,我怀疑你所恨的对象。其实,你最恨的是安娜。
    不。我不恨她。我只恨大猩猩。
    这不是真的。在你的内心深处,你最恨的是安娜。因为她背叛了你,辜负了你,在某种程度上,也摧毁了你。你甚至因此怀疑这个世界上是否还有真情?你觉得自己被抛下了深渊,而这个墓穴就是安娜亲手挖掘的,把你掩埋在令人窒息的黄土之下……
    你不要再说下去了,我的心就要碎了。
    碎了好。
    你怎么这样不通人情!
    因为我看到了你的愤怒。
    不!我不害怕!
    注意,我说的并不是害怕,而是愤怒。愤怒比害怕要漂亮很多。愤怒有胳膊有腿,有暴躁的声音和呼呼生风的动作,它是有力量的。害怕是一摊鼻涕虫,没用而且肮脏。那个使你害怕的东西是激怒你的源泉,你到了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地步,它就转化成了力量。但是注意啊,我说的仅仅是也许。害怕也可能会让人失去理智,变成殉葬品。你的心原本就是碎的,只是你用透明胶带缠起来,维持着表面上的完整。惩罚大猩猩对你是非常危险的举措,因为你会犯法。
    我在所不惜。
    我看不值。第一,你不尊重大猩猩的生命。第二,你不尊重安娜的选择。第三,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你不尊重自己的感情。
    我正是因为尊重自己的感情,才出此下策。
    很好。你把袭击大猩猩说成是下策。我很想知道你的中策是什么?
    我的中策?我没有中策。
    有。不要这样轻易地堵死了自己思维的巷道。当我们遭遇风险挣扎在旋涡中的时候,尤其要冷静。想想看,中策是什么?
    请您告诉我。
    不。我不能告诉你。没有人比你自己更了解你的困境。救你出苦海的人,就是你自己。
    P255-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