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人生黑洞--股市幕后的罪恶/何家弘作品集/犯罪悬疑小说系列

  • 定价: ¥22
  • ISBN:978730008058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
  • 页数:322页
  • 作者:何家弘
  • 立即节省:
  • 2007-05-01 第1版
  • 2007-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何家弘作品集/犯罪悬疑小说系列”之一的“人生黑洞--股市幕后的罪恶”专册!
    当某对“双子”星座之一的运行轨道发生不规则变化且亮度降低时,就证明附近产生了黑洞。黑洞具有不可思议的引力,其周围的一切物质都可能被吸进去。黑洞的存在,证明宇宙比我们所能想象的还要神秘。

内容提要

    20世纪90年代中期,方兴未艾又风云变幻的股票市场改变了许多中国人的人生轨迹。曾经春风得意的“夏大户”一夜之间变成了股票交易诈骗案的嫌疑人,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精心策划的罪恶阴谋。洪律师通过调查和推理,发现了一个发人深省的悲剧故事,也揭示了扭曲人性的“黑洞引力”。故事的女主人公从一个纯洁善良的少女,转变为曾经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称霸北京一方的“三龙一凤”流氓团伙的女首领;后来又留学美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成为“亿万富婆”。在过着花天酒地、有“男妓”陪伴生活的同时,她策划并实施了用“智能手段”残酷报复的行动。书中人物那复杂的情感纠葛和跌宕的人生命运,令人回味无穷。

作者简介

    何家弘,美国西北大学法学博士(SJD),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证据学、侦查学方向)、证据学研究所所长;曾应邀在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担任客座教授,在法国艾克斯一马赛大学法学院做访问学者,在我国台湾地区东吴大学法学院讲授“刑事证据法”,并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挂职)担任渎职侵权检察厅副厅长;1999年入选北京市“优秀中青年法学家”,2003年被国家授予“留学回国人员成就奖”,2004年获得“宝钢优秀教师奖”,2005年被评为“中国人民大学十大教学标兵”;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创作,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小说五部,其中四部被译成法文、一部被译成意大利文出版,第一部英文版小说也即将问世,并有一部小说于2007年被英国《卫报》推荐为“亚洲十大犯罪(推理)小说”;热衷干法学普及工作,主编《法学家茶座》,曾经在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第12频道)担任“周末论法”节目的“嘉宾主持人”;代表著作为《何家弘作品集·法学文萃系列》五种:《从应然到实然——证据法学探究》、《从相似到同一——犯罪侦查研究》、《从它山到本土——刑事司法考究》、《从观察到思考——外国要案评析》、《从通俗到深奥——法治文化杂论》,《何家弘作品集·犯罪悬疑小说系列》五种:《人生情渊——双血型人》、《人生黑洞——股市幕后的罪恶》、《人生误区——龙眼石之谜》、《人生怪圈——神秘的古画》、《人生狭路——黑蝙蝠·白蝙蝠》。

目录

楔子
一、车牌号码的推理
二、股票市场的奧秘
三、不合时宜的情书
四、阴差阳错的恋情
五、似曾相识的女人
六、一根奇特的手杖
七、情人背后的情人
八、翻译面前的翻译
九、异国他乡的情缘
十、并不好喝的洋酒
十一、烛光映照的女人
十二、莫名其炒的盗窃
十三、没有答案的推理
十四、游泳池中的洗礼
十五、边境桥头的磨难
个六、大瀑布下的彩虹
十七、因福得祸的跑车
十八、初恋留下的情结
十九、无字天书的真意
二十、连夜出逃的惊险
二十一、深山牧场的礼物
二十二、酒吧之夜的别情
二十三、再次重逢的困感
二十四、秘密传递的纸条
二十五、出人意外的决定
二十六、初出茅庐的男妓
二十七、提心吊胆的夜晚
二十八、电话窃听的收获
二十九、难以启齿的私情
三十、孤山寨里的惊马
三十一、半夜三更的情话
三十二、半真半假的对手
三十三、不该发出的枪声
三十四、无法割断的亲情
三十五、面对死亡的反思
三十六、不说再见的分手
三十七、性格推理的尝试
三十八、一块刺目的黑纱
三十九、一条血色的腰带
四十、来自内心的恐怖
四十一、不报姓名的电话
四十二、跟踪追车的技术
四十三、人生轨迹的定律
四十四、一次迟到的推理
四十五、内幕交易的苦果
四十六、人生黑洞的含义

前言

    我自幼喜好文学,上小学五年级时就曾经写出长达数十行的诗歌,“发表”在学校的黑板报上。“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我在“激情燃烧”之下奔赴“北大荒”,开始了“屯垦戍边”的农场生活。艰辛劳作之余,我仍然喜欢写诗,并偶有诗作发表在当地的报纸上或广播中。然而,我那时尚未把文学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因为除了朦朦胧胧的革命理想之外,我当时还不懂得个人的追求。后来,生活中的变迁与挫折熄灭了我心中的“革命激情”,遂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人生道路——我选择了文学创作,我要写一部能让很多人记住的长篇小说。在将近两年的时间内,我坐在“黑土地”的田边构思,趴在集体宿舍的炕头上写作,终于写出了二十多万字的小说——《当红霞撒满天空的时候》。然而,无论从思想性还是文学性来说,那都是一部注定不会变成铅字的小说。
    在“知青返城”的大潮中,我“逃离”了“北大荒”,回到已经让我颇感陌生的北京城,在建筑工地找到一份谋生的工作。在体力劳动之余,我仍然执著地进行着没有任何成效的文学创作,包括诗歌和短篇小说。然而,爱情的力量使我决定改变生活路径并终止文学创作,毅然迈入“高考”那拥挤的考场。这一次,命运眷顾了我,于是,我带着兴奋、好奇的心情步入了法学的殿堂。在十五年的时间内,我把文学爱好置于脑后,一心一意从事法学研习和教学。直到有一天,那蛰伏于心底的文学情结又点燃了难以抑制的创作冲动。于是,从1994年到1998年期间,我连续写出了五部长篇小说,其中四部是以“洪律师”为主人公的破案推理小说。先在报纸上连载,后由出版社出版,这些小说在社会上的影响超过了我的那些法学著作。我因此而成为法学教授中第一位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还作为中国的第一位代表到保加利亚参加了“国际犯罪文学作家协会”的第12届大会。
    我的小说第一次走出国门是在1998年。日本一家用中日两种文字出版的报纸《留学生新闻》连载了我的推理小说《人生黑洞——股市幕后的罪恶》。该报的记者周彬先生后来还专程到北京对我进行采访。他在采访我的文章中说道:
    我与何家弘先生是初识。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一本小说《疯女》,被里面的情节所吸引,一气读完。这是我迄今为止读到的大陆推理小说中比较优秀的一部。大陆的推理小说称为侦探小说,多案例,少推理,读后让人荡气回肠的不多,百看不厌的恐怕找不到。而这部小说让我不得不回头看一看作者,于是何家弘这个名字走进了我的脑海……何家弘的推理小说所涉及的生命领域是极其广阔的。也许这得益于他的人生经历吧。所有的生活场景都是他经历的缩影。他把自己的人生阅历和对人生的思索巧妙地融入现代的社会背景中,使他的推理小说离每一个读者很近。
    1999年的一天,我突然收到一封来自法国的信,作者是一位名叫玛丽·克劳德的女士。她正在法国的普罗旺斯大学中文系攻读比较文学硕士。她读到了我的小说,很感兴趣,决定把我的小说作为她学位论文的研究对象,并希望到北京来与我面谈和收集有关资料。有人研究我的作品,那是我的荣幸,何况研究者还是外国人。我很高兴地答应了。后来,她果然来到北京,也果然完成了那篇很厚重也很精致的硕士学位论文。再后来,她说想翻译我的小说,并找到了一家法国出版公司。从2001年到2005年,她以每年一本的速度,翻译了我的《神秘的古画》、《龙眼石之谜》、《双血型人》、《股市幕后的罪恶》。就这样,我一不留神成为了第一位被介绍到法语国家的当代中国侦探小说作家。据说,我的作品在法国的反响很不错,还上过畅销书的排行榜。法国的《世界报》、《读书杂志》等报刊上相继发表了不乏褒奖的书评。下面便摘引一段:
    我们可以说他(何家弘)既是个有艺术天分的人,而又精通法律、犯罪学和其他有关的知识。很自然,他作为几部非常有时代感而又充分体现他广博知识的侦探小说的作者也就不会令人惊讶了。何家弘是四部“系列推理小说”的作者,这些作品塑造了一个叫“洪律师”的人物。这四部作品中的最后一部——《神秘的古画》成为第一部在法国出版的作品。在这部小说中,何家弘像一个国际象棋的棋手一样,以歇洛克·福尔摩斯式的推理和演绎方法安排着各种悬疑。
    2004年年初,一位法国记者到我家进行专访,他的中文名字叫苏鼎德。在那篇长达万言、用英文和中文对照方式发表的访谈文章中,他开篇说道:
    我们并不是每天都有机会能够遇到优秀的侦探小说作者,尤其是杰出的中国侦探小说作者,更为特别的是,作者是中国目前最优秀的证据学教授。本人有幸见到了何家弘先生,而且获益匪浅……何家弘先生的小说至多属于侦探小说的范畴——情节引人入胜,但情节并不是其小说的一切。他的小说明快有力,具有现代的味道,同时兼有大量的北京方言俚语。读者能从其小说中看到一幅生动的当代中国全景图画——农民、工人、小贩、学生、城市专业人士、冒险的私人企业家,当然还有公共官员,共同组成了何家弘先生的现代化中国的“人生喜剧”,写尽了这个国家的喜怒哀乐……何家弘先生的四部小说的主人公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侦探,而是一个从美国归来的律师——洪钧,或洪老师。这个人物不仅折射出何家弘自己的生活经验,而且还为侦破案件提供了新视角,为中国法律体制提出了一些关键问题。何家弘先生笔下的洪钧既是一个意志坚决的现代人——经常喝咖啡、深信法律程序和条文的合理性,又是一个整合良好、具有人性色彩的中国城市的专业人士,并且不惜一切代价主持公义。他在学术上的诚实仅仅对应于他的倔强,他将自己的人生致力于具人性化特色的法治建设。
    2004年11月,我应邀到澳门参加了“文化与法制——中国与西方传统”国际研讨会。来自法国、意大利、葡萄牙、美国、英国、瑞典、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家及中国内地和香港、澳门等地区的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会。我应邀担任了其中“文化在法治中的角色”专题研讨的主席以及为大会做最后总结的“圆桌发言人”之一。其间颇有趣味的是,我担任主席时的一位主题发言人是葡萄牙学者伊莎贝尔·莫莱斯女士,她的发言题目是“中国犯罪文学中的法律形象”,而其研究的主要对象之一就是我的小说。我和莫莱斯女士是初次见面,而且都是开会前一天才得知这一“巧遇”的,自然都有些意外的惊喜。她还请我为她带来的我的法文小说签名留念,使我深感荣幸。她在发言中说道:
    ……何家弘在法语国家已经成为非常受欢迎的作家。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缺乏法律专家成为犯罪文学作家的传统,因此,当何家弘开始其犯罪文学创作生涯的时候,这是相当令人耳目一新的事情。在何家弘的四部小说中,主人公都是洪钧,一位刑事律师。选择律师作为犯罪小说的主人公是中国侦探小说中的一项创新。
    2005年年底,英国的企鹅出版公司与我签署了版权转让合同,要把我的小说翻译成英文并在英语国家出版发行。与此同时,一家意大利的出版公司也开始组织翻译我的小说。得知这一消息之后,香港《南华早报》的记者马女士两次到我家进行采访。在那篇题为《法律是一笔财富——法律精英何家弘是中国人性的极佳评判者》的文章中,她说道:
    何家弘的美国教育经历以及有关证据和刑事司法程序的第一手知识使他区别于许多犯罪文学作家。他那富有活力的文字中充满了丰富多彩的北京口语,他笔下的人物来自中国大陆社会的各个阶层,这些就呈现出一幅生动的现代中国的全景画面。
    她在文中还引述了正在把我的小说翻译成英文的吉姆·威尔顿先生的话:
    何家弘的著作与西方侦探故事不同。在西方,我们在塑造侦探时有一种反英雄倾向,但洪钧则是一个性格鲜明、道德高尚的人物。没有堕落的性生活,也没有恶痛或异化……其小说的魅力蕴涵于他对日常生活的描述之中。
    作为一名中国的“业余作家”,我很高兴自己的作品能够被介绍到其他国家并受到欢迎。但是我有自知之明,我的作品绝非当代中国最好的侦探推理小说,只不过我讲述的故事较有特色,我这“业余作家”的身份也比较特殊而已。
    我的小说主要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创作的。当年,《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检察日报》、《北京晚报》、《深圳特区报》等多家报刊都曾连载过我的小说并发表了不少正面的评论,但是近十年来,繁重的教学科研任务和繁杂的社会活动使我无暇从事文学创作。虽然也有读者问我何时会出版下一部“洪律师推理小说”,虽然我的心中也积累了一些构思和素材,但是我一直无法静下心来动笔写作。于是,“洪律师推理小说”对于今天的中国读者来说已然是相当陌生了。每当有外国人同我谈起我的小说的时候,每当有外国人拿着我的小说让我签名留念的时候,一种“墙里开花墙外香”的感叹就会从我的心底油然升起。其实,我最希望自己的小说能在“墙内香”,因为我的小说是为中国读者写的。然而,我的小说在国内似乎已经成为了“过去”。
    近年来,我在国内讲学的时候,偶尔也会有人问及我的小说,并抱怨很难找到。于是,我的心底就产生了修订再版的念头。2007年春节前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贺耀敏先生和郭燕红女士光临寒舍,谈及为我出版包括小说在内的文集一事,我欣然应允,并首先着手修订这五部小说。在丁亥年春节的鞭炮声中重读自己十年前编撰的连我自己都感到有些陌生的故事,我一次又一次地沉浸在当年创作的激情和感动之中,甚至情不自禁地为故事中的人物命运留下了眼泪。这是一种幸福!为此,我特别要向贺耀敏先生和郭燕红女士表示由衷的感谢。
    在本次修订中,我对故事情节没有改动,只是对文字有所增删,以便使读者能够享受更加流畅、更加轻松的阅读过程。作为系列小说的名称,我没有沿用“洪律师推理”或“洪律师探案”,而是定名为“犯罪悬疑小说”。其实,我一直对于把自己的小说定位为“侦探小说”或“推理小说”心存疑虑,而且从本意来讲,我写小说的主要目的还是要探索犯罪与人生的关系,运用设置悬念和推理探案的写作手法,只是为了增加故事的曲折性和小说的阅读性。另外,这样定名也就可以把《黑蝙蝠·白蝙蝠》纳入其中了。至于“犯罪”与“悬疑”之间的关系,究竟应该理解为并列还是修饰?我想,这个问题大概只能等读者看完小说之后自己去回答了。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学术问题。
    何家弘
    2007年春节写于北京世纪城痴醒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洪钧踩着友谊宾馆走廊那松软的地毯,来到办公室门前,他满意地看了看门上那几个新换的铜字——洪钧律师事务所,然后才打开门,走了进去。
    洪钧是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律师。他身材很高但不魁梧;宽阔的前额和整齐地梳向右边的黑发显示着学者的风度;一对明亮的大眼睛中流露出善解人意但又有些执著的目光。
    秘书宋佳已经来了,正坐在计算机前工作。两人用英语互道早安,然后洪钧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坐在老板椅上,翻看着当日的信件。过了一会,宋佳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先敲了敲半开的屋门,才进来把咖啡放到写字台上,说:“洪律,今天又有两位客人约见。”宋佳长得很漂亮。她皮肤白皙,脸庞秀丽,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慧气,挺细但挺黑的眉毛又透出一丝刚毅。
    “谢谢!几点钟?”洪钧抬起头来问。
    “一位八点半;一位九点半。”
    “还挺紧凑。”
    “我看咱们该挂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了!”
    “为什么?”洪钧诧异地望着宋佳那对大眼睛。
    “案子太多!”宋佳一本正经地说。
    “案子多还不好?生意兴隆嘛!怎么,你嫌累啦?”
    “我的事儿又不多,有什么可累的!我觉得你至少应该再雇个律师当助手。”
    “我也想雇,可没有合适的。说老实话,现在愿意专干刑事的律师也不多!”
    “你听说过‘打捞队’吧?”
    “什么打捞队?”
    “我也是最近才听说的,就是一些专吃刑事案子的人。甭管你犯了什么案子,他们都能通过关系给你弄出来,或者让你少判几年。据说都是明码标价:什么保住一个脑袋收几十万;少判一年收几万。火着哪!不过,他们不一定是律师,多数都是和公检法有关系的人。一般也不叫律师事务所,就叫个法律咨询公司什么的。”
    “这和咱们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这种人,咱可雇不起!、不过‘打捞队’,这名字倒挺有意思!”
    “那我去考律师吧!”
    “想跳槽?”
    “我可以兼你的秘书啊!”
    “雇个律师当秘书?您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是‘大律’,我是‘小律’,怕什么?”
    “不过,我雇律师可不仅看她能不能通过律师资格考试,还得看她有没有真才实学。”
    “我的办事能力,您还不满意?”
    在黑龙江滨北那起案子里,宋佳给洪钧帮助甚大,因此洪钧说:“当律师就不能看我满不满意了,得看客户满不满意。首先,律师得有分析问题的能力,而且知识面儿要广。来,我先考考你。你看,这是昨天的晚报,上面有一段关于交通事故的报道。”
    宋佳走到洪钧身旁,小声念道:“本市昨天下午3时许在北太平庄西边的三环路辅路上发生一起汽车撞伤骑车人的交通事故。据目击者称,那是一辆深蓝色的桑塔纳轿车;绿色的车牌上有一大块漆脱落;车牌号码的后3位数为283或285。有知情者请与……”
    “行了!”洪钧打断了宋佳,说:“根据这段报道,你认为那车牌号码的尾数是3还是57给你3分钟的时间。”
    “是3还是5……深蓝色桑塔纳轿车……我说洪律,该不是你的车吧?”
    “别拖延时间,快回答!”
    “283……285……”
    “时间到,考试不及格。”
    “哎,洪律,刚才说话的时间不能算,应该延长一分钟。你是不是说这两个数的出现概率……”
    “什么概率!整个儿一路线错误!”
    “那你是说人的视觉误差规律……”
    “别净往深奥的地方想!其实生活中有很多问题的答案并不复杂。现在是几月?”
    “4月啊!”
    “这就是答案!”洪钧说着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客人该来了!”
    “哎,洪律,你别打岔!”
    门铃响了。宋佳不太情愿地去开门,她在走过洪钧身边时又说了一句,“等客人走了我再向您请教!”
    来者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身材挺高,和洪钧差不多,但是比洪钧强壮;四方大脸上两道浓黑的眉毛几乎连在了一起;长长的鬓角留到耳朵下边,而且挺神气地向前翘着;嘴唇周围的胡须刮得挺干净,但那胡茬子的颜色仍很明显;大概是脸上的毛长得太多,所以头顶上的头发很有些营养不良——稀疏的几缕长发横搭在光光的头顶上。此人名叫夏大虎,是一家室内装饰公司的经理。
    落座之后,夏大虎开门见山地说:“洪律师,我可是看了报纸上关于您的报道才来找您的!”
    洪钧知道对方指的是那篇关于他赴黑龙江替郑建国洗清11年沉冤的报道。他对自己留学回国后承办的第一起案子也很满意,但嘴上却说:“噢,小事一桩!”
    “对我们当事人来说可不是小事儿啊!”
    洪钧微笑了一下。他觉得这位来客表面神态轻松,但内心似乎很沉重,甚至有些紧张,便书归正传道:“那就谈谈您的大事吧。”
    “是我儿子的事儿。他做股票赔了,被抓了进去。开始我一直不知是为什么,前天才听说是犯了诈骗罪。可我就不明白!这倒股票和做买卖应该是一个理儿。赚了钱,说你诈骗还凑合。这赔了钱,怎么能说是诈骗呢?”
    “你们收到起诉书了么?”
    “收到了。”夏大虎在皮包里翻了一遍,不好意思地说:“让我落家里了。这阵子麻烦事儿太多,弄得我晕头转向的!等回头我再给您送来。”
    “您还记得那起诉书上说的理由吗?”
    “不瞒您说,我对股票是一窍不通,所以那上边的话我也看不大懂。不过,我这儿子也太让人操心了!”
    “你儿子多大岁数?”
    “23。正是给爹妈惹事儿又不听爹妈话的时候!不瞒您说,有时候我真觉得还不如没这儿子呢!我还能多活几年!”
    “也许他出生时就不太受人欢迎!”洪钧随口说了一句。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大虎的语气有些不自然。
    “对不起,是我失言!夏经理,那就请您尽快把起诉书副本送来。”
    客人走后。洪钧站起身来,右手握拳在面前按顺时针方向绕了两圈——这是他在决心做一件事情时的习惯动作。他觉得这个案子中有很多他不熟悉的东西。不过,他喜欢生活中的“挑战”!
    宋佳送走夏大虎之后,立即回到洪钧的办公室,假装一本正经地说:“洪老师,学生愚昧,还请您耐心解释。”
    “解释什么?你是问我刚才为什么说夏大虎的儿子生下来就不受欢迎?你还年轻,有些事情你还不懂!”
    “嚯!叫你声‘老师’,你就喘起来了!你才比我大几岁呀?”
    “大一岁也是大!这你不能不服气!”
    “我是得服气。这不又差点儿上你的当嘛!你别转移目标,先说那283和285是怎么回事儿?”
    “什么283、2857”
    “车牌号码呀!”
    “噢,那个问题你还没想明白哪!”
    “我早就想明白了——你让我瞎费半天脑筋,然后一句话‘逗你玩儿’!我这个人本来挺聪明的,可不知为什么老上你的当!”
    “那只能说明我比你更聪明!不过,我今天可没有‘逗你玩儿’,这是正经的智力测验。你知道北京正在更换新的汽车牌子,就是那种蓝色的。换牌子和汽车年检同时进行,而汽车年检是按车牌号码尾数进行的。尾数是3,就在3月份年检换牌子;尾数是5,就在5月份年检换牌子。现在已是4月,而那辆车的牌子是绿色的1日牌子,所以尾数只能是5,不能是3!宋小姐,我是‘逗你玩儿’吗?”
    宋佳那白皙的脸颊飞上了两朵淡淡的红云,她不好意思地说了声:“去你的!”P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