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红袖

  • 定价: ¥35
  • ISBN:978754044069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54页
  • 作者:浮石
  • 立即节省:
  • 2008-01-01 第1版
  • 2008-10-01 第8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去年畅销小说《青瓷》的作者浮石,近日推出《青瓷》的姊妹篇《红袖》。据该书责编介绍,《红袖》比《青瓷》内容更加厚重,结构也更为复杂。在这部以女性为主角的小说里,故事围绕一宗近亿元的拍卖业务展开,各色人等纷纷粉墨登场。著名导演田壮壮认为,关注现实民生的严肃文学不少,但写得情节跌宕起伏、精彩激烈的不多,而《红袖》做到了。北大教授张颐武则表示,裙带经济、国有资产流失等深层次话题被浮石富有艺术魅力地再现了出来。

内容提要

    《红袖》是一部以女性为绝对主角的长篇小说,为争取近亿元的“流金世界” 拍卖委托权,除了拍卖公司的女老总柳絮,她的同学、律师邱雨辰,她下属杜俊的前女友柳茜,被执行人肖耀祖的小情人小BB,她老公黄逸飞的小情人安琪,以及资产公司主任郭敦淳的太太,还有始终没有介绍尊姓大名的小姑娘,纷纷粉墨登场。这些青春靓丽、娇媚各异、睿智多谋的女性,如金梭银梭、往来穿梭于权贵之间;又如轻盈美丽的蜜蜂蝴蝶,翩翩起舞于利欲场所,编织出一副色彩斑斓的世态画卷。

作者简介

    浮石,真名胡刚,毕业于湘潭大学哲学系的湖南人。1992年赶时髦下海经商,后创办某拍卖公司,任法人,生意一度做得风生水起,在极短时间内积累了近千万财富。2003年底,所在省份出一大案,涉及到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等数十名法官。我也成为一竹竿扫过来被竿梢绊倒的人,“法人”差点成了“被法办的人”,在“里面”闲得无事,动笔写作,所创《青瓷》竟获“全国优秀畅销图书奖”殊荣,自己居然也成了当代财经小说的代表人物。本人不抽烟、不喝酒,只好“色”,所以,为自己一生已写和准备写的“青红皂白”系列小说,取名《青瓷》《红袖》《皂之恋》《白即白》。希望与所有购买正版图书的人成为朋友。

目录

引子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柳絮是上午九点钟左右被带走的。
    那天上午十点钟有场拍卖会,否则,柳絮还不会那么早去公司。她把宝马车泊好,刚走进写字楼的大堂,就有两个女人斜地里朝她靠了过来。她们一点也不起眼,如果不是她们的速度有点超常规,柳絮压根儿就不会意识到她们的存在。那两个人年龄相仿,大概都是四十来岁,高矮也都差不多,只是一个胖一个瘦一点儿。很多年以后,柳絮还会记得那个瘦一点的女人留给她的第一印象——看人的眼光冷冰冰的,嘴角却似有似无地向上翘着,绽出一朵菊花似的微笑,居然极其自然。她们一上来便像见到了亲姐妹似的一左一右地挽住了柳絮,问:“你是柳总吧,一诚拍卖公司的柳絮总经理,对吧?”
    柳絮多少有点发怔,她想把脚步停下来,却没有能够做到。她一边被两个女人挟持着朝外面走,一边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柳絮不想就这样被带走,终于有点费劲地站住了,一左一右地朝那两个人看了一下,问:“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胖一点的女人说:“我们是省纪委和省检察院联合办案组的,有些事涉及贵公司,想找你协助我们做一些调查。”
    好像是为了配合她这句话,那个瘦一点的还把那只闲着的手插进口袋,掏出工作证,很快地在柳絮面前晃了晃。
    柳絮被带到了一辆中巴车上。那辆中巴车就停在她的宝马车不远的地方,加上司机,里面已经有了两个人都是男的。柳絮是被胖一点的女人推上车的,里面那个男人还朝她伸过来了一只手,像要拉她一把似的,但柳絮没有去握。胖一点的女人紧跟着柳絮上了车,刚挨着柳絮坐下,顺手砰地便把车门拉上了。几乎与此同时,瘦一点的女人也已经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就座,也是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她扭过头对柳絮说:“我俩都姓彭,这是我们李检,希望你能配合。”
    被叫作李检的男人把脸侧了侧,对柳絮把嘴角向上扯了下,算是笑,笑过了,便把一只手摊着向柳絮伸了过来。柳絮眉毛轻轻一扬,问:“什么?”
    李检说:“手机,先替你保管一下吧。”
    柳絮说:“十点钟我有场拍卖会,能不能先让我把会开完?”
    李检抿嘴一笑,摇摇头。
    柳絮说:“那……至少得让我打个电话,跟公司交代一下吧?”
    李检沉吟了一下,说:“行,手机给我,你报号码,我来帮你拨。”
    柳絮再一次怔住了,扭头望着旁边的李检,在那张长长的马脸上停了足足五秒钟。不知道为什么,柳絮对那种瘦长瘦长的面孔总是心存戒备,她摇着头轻轻地说:“算了。”说着,便把手机啪地塞到了他手里。
    李检说:“你确定吗?”
    柳絮觉得他的这句话多少有点嘲讽的意思,便冷冷地回看了他一眼,回过头来不再理他,接着,便把眼睛闭上了。
    中巴车很及时地启动了。
    柳絮很快就对自己生气了,不知道自己干吗要感到紧张,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跟人家赌气。再过个把小时,拍卖会就要开始了,如果她不能准时在公司露面,情况会怎么样呢?起码得跟公司的人打声招呼吧?柳絮朝左边侧侧身,望着旁边那张长长的脸,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问:“请问需要多长时间?”
    李检笑了一下,说:“这取决于柳总是否配合,也许要不了多久。也许要一段时间。”
    这算什么回答?
    柳絮却不死心,追问道:“那会是多久?”
    李检再次笑了,说:“柳总是聪明人,不要以为我在说废话。我只能说,这取决于你是否配合。”
    柳絮知道了,她不可能从旁边这个男人嘴里套出半句话来。你看他的嘴唇,多薄呀,简直像两片合在一块儿的刀子。
    柳絮把头摆正了,跟公司打电话的念头,一下子没有了。随它去吧,她想。接着很木然地望着前方。驾驶室里吊挂着一幅小小的过了塑的毛主席像,老人家很慈祥地望着她。柳絮再次把眼睛闭上了,她觉得老人家看她的那种眼神,就好像等着她说道歉似的。
    他们会把我拉到哪儿去呢?
    这是柳絮接下来应该关心的问题。可是,她却不想睁开眼睛朝外面看,她想,这会儿他们的眼光一定早就落在自己脸上了,他们一定早就开始研究她了。
    车子的音响不是很好,里面一个男声正在唱《老鼠爱大米》。
    四五十分钟以后,柳絮被带到了一座宾馆的双标房里。那座宾馆不是很高档,就像一个招待所。桌椅已经摆好了。柳絮被安排在一把折叠椅上坐下,她的前面是一张宾馆房间里的写字台,本来是靠墙放的,现在被打横了。桌子后面坐着刚才把她带来的那两个女人,瘦一点的朝胖一点的望望,说:“可以开始了吗?”后者便点了点头。
    瘦一点的于是故意清了清嗓子,摆正姿势,平视着隔了一张桌子的柳絮,字正腔圆地说:“我们已经向你表明了我们的身份,现在再向你介绍一次,我们是省纪委和省检察院联合办案组的,因为涉及一些事情,需要你协助调查,希望你能积极配合,尽快把事情搞清楚,这对你也是有利的,怎么样……现在我们开始吧?”
    柳絮努力地望着她的眼睛,过了一会儿,又把眼光下移,停在了她的嘴唇上,她看到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一开一合的,接着听到了从里面进出来的声音:
    “姓名?”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