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杰出的流年(附光盘)

  • 定价: ¥45
  • ISBN:978780685957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画报
  • 页数:221页
  • 作者:张杰
  • 立即节省:
  • 2008-03-01 第1版
  • 200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人生就像抛物线,每一个起承转合,都风生了五味杂陈的心思,这样的每个点滴汇集,精彩的总会是杰出的流年。
    成长的艰辛与成名的反思,一路走来的所有欢乐与悲伤。
    张杰的深情回忆,密语独白,所有关于亲情、友情、爱情的纯真记录,给星星们一个最真实,最坦白、最简单的张杰。

内容提要

    一唱歌就震惊全场,一说话就吓到在座。一个笨嘴拙舌的男孩有着怎样令人镗目结舌的童年。那值得让粉丝用一生去守护的三年,他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他的感情是在流言的缝隙间存活的现代童话。沉默寡言如他,要如何讲述这个童话,他又对爱情有着怎样的期许……他的身边有一群让他飞翔的人,这些人都是谁?他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讲?
    他叫张杰。他现在一笔一笔地写下了自己25年的喜怒哀乐,把他的感激和爱写给他的亲人,他的朋友和他的星星们。
    如果你是星星,请你准备好纸巾,和你的偶像来一次近距离接触;如果你是路人,请你整理好心情,和这个拥有着天籁之音在梦想征途上奋斗的孩子一起回味这杰出的流年。

目录

童谣
影子的故事
秘密,萤火虫
加速度
关于爱情的流言
将往事煮成米线
给我一所大房子
恩赐
北斗星的爱
附件一  关于“北斗星空志愿慈善会”
附件二  “北斗星空志愿慈善会”九龙藏区爱心计划执行案
附件三  星空志愿者

前言

    这里所有的文字,写给你们,写给北斗星空下的你们,写给善良、淳朴、温暖我、给我力量的你们,写给我的你们。回忆能给人前行的力量。2007年对我来说,回忆太多,也太重要。如果时间久了,我怕自己会忘,其实现在有些记忆已经模糊,我想仔细地回忆一下,每一场比赛,每一首歌的背后的那些故事。或者应该说是,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就意味着我要和音乐在一起,要和你们在一起,所以我第一次执笔写下我曾经的二十几年,写给我自己,写给每个翻阅这本书的人。写我想说的话,写我经历的事,写我爱的人,写一个和你们在一起的我。
    每一次看到那蓝色的海洋,每一次听到你们大声的呼唤,每一次收到你们的礼物,每一次读到你们的祝福。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总是笨拙得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感谢。所以,我只有寻找一个又一个的舞台,唱歌给你们听。你们叫我张小杰,叫我包子,叫我小白,叫我杰宝,所有的称谓我全都知道,全部收下。其实我和你们一样,我们不是偶像和歌迷的关系,北斗星也是星星,我们是银河系里最浩瀚的星空一家人,我们都是善良的孩子。
    我知道你们叫小星星,你们叫姨妈星,你们叫海星。你们给我翅膀,让我可以翱翔;你们给我力量,让我可以更坚强。可是我其实最想叫你们一声,亲人。人生八九不如意,你们为我而着急,为我而心痛,我全都明白,所以写这些字是要,让你们放心。经历越多,我的心也越坚韧。当你翻开这本书,端一杯咖啡或者温热的茶,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就好像我坐在你们的对面和你们聊天,我就在这里讲述一个真实的我。曾经很小的时候喜欢过郑智化的《星星点灯》,今天,就是你们为我点亮希望的灯,让我走过一道又一道坎。亲爱的你们,和我的妈妈一样,让我敬重,让我想要去爱护。相信我,明天,我会像北斗星一样为你们启明,前方的路我们一起走,张杰永远为你们唱歌,张杰只为你们唱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小时候,生活状况不怎么好,那时候一个村子里边都很少见到家用电器。电视机对于我们那样的家庭来说,更是一件奢侈品。
    爷爷很喜欢听川剧,从年轻的时候到七十岁,一直都是川剧迷,他省吃俭用用省下的粮票咬牙买了台录音机。是那种老式的录音机,灰色,大立方形的,只能放一盒磁带,还是手动插带的那种。这台“老爷机”经常会卡带,乱成一团,然后爷爷再用机笨的手指一截一截地拔出来。
    我是从来都不喜欢听川剧的,但是枯燥的生活有点旋律还是比较新鲜的,总比什么都没有,光听树上的知了叫来得新鲜,所以我就在爷爷听川剧的时候咿咿呀呀地跟着哼唱。
    严格地蜕,我人生音乐的旅途就是从听川剧开始的。
    喜欢上唱歌确实是从一次偶然听歌开始的。其实很多事情开始都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只不过有心的人抓住了这个念头并不断用行动去将其付诸实践,然后花更多心思把它不断扩充发展完善起来。
    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应孩感谢川剧,尽管它“鬼喊鬼叫”的旋律不是一个小孩子能欣赏的,可是它却促使我年迈的老爷爷狠心购买了一台录音机,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发生了,这样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不知道在哪一天,具体的时间我已经忘记了,家里来了一个远方亲戚,进门后不久他就发现了爷爷的录音机,并坐在椅子上捣鼓了好久。我躲在远处不敢靠近也听不见他在听什么。待他一离开,我就慌忙跑过去,因为我看到他中途不小心把录音机摔在了地上。我拿起录音机擦擦上面并不存在的尘土,反复地认真检查起来,还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机子棱角的地方有了一道很小的裂痕。
    不过,我却意外地发现了一盒磁带,磁带上边的封皮是几个人像,明显和爷爷听的川剧带不一样。
    原本打算直接上交给妈妈,不过后来我悄悄动了鬼心思,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决定把它先藏起来听听是什么。
    那天晚上趁爷爷熟睡以后,我偷偷地拿了爷爷的录音机,藏在屋子外边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放入那盘带子按下按钮,竟然传出一阵美妙的旋律。
    当时听的是叶倩文的《真心真意过一生》、《潇洒走一回》,第一反应是,哇,真的很好听啊,好美妙的声音。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音乐。那美妙的歌声完全打破了川剧所带给我的关于音乐的单一印象。
    夏天的时候,爷爷抽着旱烟袋坐在槐树下边的青石上面乘凉,树阴遮掩住了阳光,偶尔从树叶的缝隙里斜下几缕阳光,照在爷爷的脸上,老人们在谈论着天气,以及收成,干脆无聊的时候就谈论一下西村的寡妇,东村的光棍。
    我就趁着这个时间抱着录音机躲在屋子里听歌。
    听了好几次后,我就心里犯嘀咕了,爷爷不是经常说我学川剧学得快吗?那我也可以唱流行歌的,流行歌多好听啊。甚至还在心里偷偷想着:总有一天我会站在眩目的舞台上,唱我自己的歌。
    我开始每天抱着录音机和爷爷玩捉迷藏,我东躲西藏的,害他经常找不到录音机,着急地坐在门口抽烟袋,不过几番下来,我也学得差不多了。
    毕竟只有一盒带子几首歌,我很快就学会了。我学完后终于肯把录音机拿出来还给爷爷了。
    爷爷拿到录音机的时候,高兴地说:“我还以为这录音机长了腿了呢,没想到被你拿去了。几天不听这川剧呀,把我给着急得够戗。”
    嘴巴里没说什么,但看着爷爷被我欺骗了还不知道的样子,我就偷着乐。
    长大以后,觉得真的是一种注定吧,音乐和我之间不可割舍的缘分,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的吧。每天睡前,起床,连吃饭都在哼着:“天地悠悠,过客匆匆 ……何不潇洒走一回。”
    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我不光是潇洒地走一回,而是潇洒天挥,因为那个时候能听流行歌曲的机会很少,更不用说会唱了。
    爷爷每次听到我唱歌就摸着胡子对别人说:“杰娃子有出息啊,家里以后要出歌唱家了。”
    这个时候,我就羞涩地埋着头跑进屋子里偷着乐。
    大约有个把月,我突然这个录音机的第二个按钮,有一个红色的标志,每当按下去的时候,录音带仍在转却出不来声音。
    后来把带子倒了过来,发现竟然是在录音,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录进去,当时兴奋不已,觉得录音机真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然后我就试着唱歌的时候按下这个按钮,果然录了我的声音,兴奋之余,我就决定一次录了个够。
    虽然那个时候的录音效果还很不好,刺刺啦啦的声苦甚至比唱歌的声音还要大。但是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从录音机中传出,我已经说不出来的激动和兴奋。
    某个午后,我摆弄着那个录音机,准备好好地录一首完整的歌。那个时候因为还没有变声,我总能唱出很高的声音,所以唱叶倩文的歌是不在话下的,而且我是很期待从录音机中放出来一首我自己唱的完整的歌。结果折腾了一个下午,不但没仃录上去,反而把原来的歌曲给洗掉了。
    开始也没在意,心里想着既然能莫名其妙地洗掉,肯定就会有复原功能。研究了几天后,才发觉不对劲,不但没有复员,还把磁带越洗越多,这才明白想要复原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时心里特别害怕,慌得厉害。心想怎么办?要是被家里人知道了,我会不会受惩罚呢?会不会被噼里啪啦地打一顿。那一段时间心里煤田都像揣了只兔子,忐忑不安,也不敢再去动爷爷的录音机,甚至看金那台录音机心里就发毛。
    心里明明痒痒得不行,也忍着离录音机远远的。即使是爷爷喊我听,也找借口溜出去。在一段时问里那台录音机仿佛成为了我“犯罪”的证据一样,看到它似乎就昭示着我的“罪恶滔天”,甚至我把自己“犯罪”的原因归咎到那台录音机上,只要看到爷爷就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爷爷找我有一点小事情,都会觉得,这回完了,肯定是被发现了,该怎么办才好。
    恰好镇上新开了家小卖部,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大哥哥开的,他那里经常放一流行歌曲,我就经常溜到他那里听歌。每次都会找上一借口,然后坐在旁边静悄悄地听。
    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那盒被我洗掉的磁带似乎没有引起家人的关注,可能是因为爷爷只喜欢川剧,爸爸和妈妈也不关心些琐碎的事情。
    久而久之,我把这件事淡忘了。唯有那盒磁带依然安静地躺在我的抽屉里,一直放了很久,诱惑着我,仿佛再靠近一步,就能再次听到那美妙的旋律。
    那盒磁带就像一把钥匙—样,给了我一个梦想。打开音乐的那扇大门。
    P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