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天机(第4季末日审判)

  • 定价: ¥24
  • ISBN:978756134057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陕西师大
  • 页数:254页
  • 作者:蔡骏
  • 立即节省:
  • 2008-06-01 第1版
  • 2008-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这是蔡骏个人创作生涯至今最重要的一部作品,也是长达50万字的超级长篇更是蔡骏对悬疑惊悚小说的又一次挑战。敬请睁大眼睛关注这跌宕起伏的求生冒险,跟随警官叶萧探秘这遥远神秘的南明城,开始一段惊心动魄的生死考验!!故事从一个由中国去往泰国的旅游团开始。这个旅游团由包括警官叶萧在内的十六个年龄职业不同的人组成,他们的目的地是前往位于泰国北方的兰那王陵。
    叶萧也终于知道了部分实情——小枝本是这栋别墅家的孩子,父亲是考古学家,母亲是医生。一年前,父亲在罗刹之国的考古发掘中,接触了一种绿色液体,不久就神秘地全身糜烂而死。不久,全城的动物疯狂地攻击人类,一夜之间家园成为人间地狱,进而引发更深层次的社会危机,动摇了南明城赖以生存的基础。
    可为什么“大空城之夜”全城居民一下子消失了?
    旅行团幸存者们的命运究竟将如何变化?
    沉睡之城里还隐藏着什么让你目瞪口呆的秘密?
    所有这些谜底,在第四季——也是《天机》的大结局就能彻底解开!

内容提要

  

    就是他!
    我们旅行团的大巴司机。
    这个在《天机》的第一季,整个故事的第二天就被炸死的人!
    眼前的这个人是幽灵,还是另一场阴谋的开始?
    司机面对叶萧惊恐万分,一直退到墙脚下动弹不得。他那胆怯的眼神已说明了一切,显然他是认识叶萧的,他知道自己不该出现在叶萧面前。
    “你没有死?”
    叶萧突然感到自己被欺骗了,大步靠近了司机,就像一头愤怒的公牛,要把犄角抵在敌人的心口。
    两个人距离不到一米,叶萧大声喝道:“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我们可怜的司机,干裂的嘴唇嚅动了两下,终于要开口说出什么秘密了……
    此刻,某个遥远的声音再度飘入耳中——
    劈开木头我必将显现,搬开石头你必将找到我。
    死而复生的司机究竟将说出什么秘密?亨利为何会亡命天涯?小枝究竟是什么人?叶萧又即将发现什么真相?
    请不要太着急,在即将到来的下一秒钟,《天机》的第四季也就是最后大结局的一季,将为你揭开所有不可解释的谜底。

作者简介

    蔡骏,华语悬疑小说最广为人知的作家,悬疑小说畅销记录保持者,《人民文学》评“未来二十大家”,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百花文学奖、郁达夫小说提名奖、年度青年作家表现奖、图书势力榜年度好书奖得主。图书版权输入英法俄韩等多个国家,读者遍布世界,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与电视剧。
    代表作:《谋杀似水年华》《荒村公寓》《镇墓兽》等。

目录

第一章  黑衣人
第二章  X
第三章  太平间
第四章  记忆补丁
第五章  人生最大的恐惧
第六章  审判
第七章  惊人的发现
第八章  斯蒂芬·金
第九章  秘密基地
第十章  最后的罗刹公主
第十一章  崩溃
第十二章  第三扇门

后记

  

    过程
    当我敲完最后一个字,《天机》——这部分为四季,总计八十余万字的超长篇小说,终于划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
    2005年末,某个寒冷的夜晚,一个特殊的念头划过我的脑海:如果我们进入一座没有人的城市里,而这座城市又与我们生活的世界没有区别,街道、商店、住宅、家具、电器,所有的东西一应俱全,可就是没有一个人——将会发生什么?
    这个最初的构想让我心头一颤:仿佛有个巨大的舞台呈现在我面前,当神秘的帷幕徐徐拉开,所有栩栩如生的人物粉墨登场,无数个悬念尚待作者去填补,我先想到了两个字——
    天机
    不久我看到了美剧《LOST》,竟与我的构思有某些相似之处——当然不同之处更多。《LOST》发生在荒芜的自然环境,绵延几年都看不到结局,剧情陷入无止尽的拖沓之中,似乎编剧本人都不知道如何收尾?
    这与我的创作习惯截然不同。我的每部长篇都会事先完成全部构思,在做好异常详尽的提纲之后,才会进入正式的写作。从2006年初开始,我将《天机》的构思逐步完善,解答自己提出的许多问题,为每一个人物撰写生平简历及性格素描。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我同时创作完成了《蝴蝶公墓》,并于2007年1月出版。
    2006年9月19日,传来泰国政变的消息,泰国前总理他信下台,促使我确定了天机故事的时间坐标:2006年9月24日。
    直到2007年1月,我开始创作《天机》第一季“沉睡之城”的正文,至2007年4月完成。接着马不停蹄地开始创作第二季“罗刹之国”,并于2007年9月完成。2008年1月,我又完成了第三季“大空城之夜”,直至最近完成了这部大结局——第四季“末日审判”。
    如果算上最初构思的刹那,那么《天机》的创作历时漫长的两年零四个月。即便以实际创作时间来计算,也超过了一年零四个月。毫无疑问,这是我迄今费时最长投入精力最大的一部作品。《天机》四季全部出版以后,排版总字数超过了八十万字,这也是中国悬疑小说前所未有的一个纪录。    人物
    《天机》中的所有人物,最重要的无疑是叶萧。在第四季的大结局时,我给他安排了一个特殊的命运,也许很多人都会感到非常遗憾,但我相信这个命运对他来说几乎是最佳的。
    至于其他的几个重要人物:小枝、童建国、李小军、马潜龙……我已在第四季的正文里,借用小说人物及作者本人之口,对他们做了许多评论,在此毋须赘述。
    我曾说过我写的所有小说同时也可以看作是爱情小说。
    而分为四季的《天机》又非常特别,首先是悬疑小说,同时又是社会小说、寓言小说、预言小说、爱情小说……
    叶萧一直忘不了多年前死去的初恋情人,他之所以参加旅行团,也与死去的雪儿有莫大关系。他不是完美的人,虽然看起来坚强,内心却是脆弱的。他心底最大的恐惧,不是死亡,也不是孤独,而是无法与相爱的人在一起,这也是我所认为的人生最大的恐惧。
    第三季里有这样一段描写:
    “也许是百万年前祖先们的本能,我们渴望拥抱异性的身体,耳鬓厮磨情意缱绻,倾听彼此的心跳,共同入梦度过漫长的黑夜。
    渴望拥抱的原因,在于我们极端地害怕孤独,因为人的心灵生来就是孤独的。该死的孤独!是我们注定无法逃避的,像影子一样纠缠着每一个人,摧残着每一个人。 当我们越来越陷入感情。越来越彼此拥抱占有,孤独的恐惧就越是强烈。 所以,情到深处人孤独。” 因为天生孤独,所以我们渴望热烈绽开的红玫瑰;因为害怕孤独,我们又会期待温柔可人的白玫瑰。 而在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朵白玫瑰,也有一朵红玫瑰。但会恐惧白玫瑰的冷漠,红玫瑰的热烈。很多时候会希望白玫瑰与红玫瑰是同一个人。而《天机》里的小枝,既是一朵白玫瑰,又是一朵红玫瑰,也是一朵让人不能抗拒的野玫瑰。 然而,叶萧需要的并不是玫瑰。 历史 人类,从诞生的那一刻,便遵循着人性与自然以及社会的规律。 我们从茹毛饮血的原始人,进化到古中国与古地中海的文明,再经过罗马帝国的崩溃变为欧洲封建的中世纪,以及截然不同的庞大东方帝国的盛衰周期率,先后不同地迈入近代文明的巨大力量之中,在二十世纪遭受两次悲惨的人类互相大屠杀之后,成为我们当下所生活的这个现代后工业文明社会,并日益趋向于全球化,同时也已被大众传媒所操纵。 我说《天机》也是一部寓言小说,既是我们当下社会的寓言,也是我们以往数千年历史的寓言。第二季“罗刹之国”与其他三季相比更为特殊也相对独立,因为这一季的故事进入了南明城外的另一座古代遗址——罗刹之国,又解答了八百年前这座辉煌的城市如何毁灭。我用大量的笔墨去回溯罗刹之国的灭亡。又因为罗刹之国遗址里留下的罪恶,导致了八百年后城市毁灭景象的重现。 在创作《天机》第四季的过程中,我读完了丘吉尔著的五卷本《第一次世界大战回忆录》,这本厚厚的叙述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集体大屠杀的著作,伴随我每晚临睡前短暂的阅读时间。作者对于亲身经历的战争的诗一般语言的描述,以及对于自己和他人深刻的批判,让我几次陷入长长的思考。 桑塔亚那说过:“忘记过去意味着重蹈覆辙。” 为什么数百年前的灾祸会以特别的方式重演?为什么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忘记历史的教训?为什么在公元后二十一世纪还要重复公元前二十一世纪的悲剧? 我们的今天就是由过去累积而成,所有的现代史都是古代史的自然延伸,对于下一分钟而言,这一分钟就是历史。 站在公元后第三个千年的起点,人类需要深刻地反思与自省。 隐喻 《天机》可以被当做一部通俗小说,也可以被当做一部充满隐喻的象征主义作品。 第一,天机的故事在七天之内发生完毕,而在《圣经》故事里,上帝用六天的时间创造了世界万物,又用最后一天休息,由此才有了我们每周七日的传承。 第二,马潜龙以摩西般的神秘色彩,带领一群流浪的中国人,逃离绝境建立南明城。一如摩西带领迷失和绝望的人们出埃及(毒品地),走过红海(群山和森林),来到应许的迦南地(南明),开创一个新的世界。然而,他所创造的“另一个世界”是如此短暂,原来梦想的人间乐土,儒家的大同世界,仅仅三十年便灰飞烟灭。 第三,南明城遭到天谴般的毁灭,又是所多玛城毁灭的另一个现代翻版。 第四,“南明方舟”计划正与“诺亚方舟”相同。 还有其他一些隐喻,恕我不复多说。 也一定会有许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象征,会被读者们发掘出来。 我期待。 视角 人以自我看世界。 神以世界看自我。 这便是两者区别,或者说是两种不同视角的区别。 天机——就是两种不同视角并存的世界。 正如不同颜色和样式的糖纸里,包裹着的糖都是一样的。 每个人不同的躯体和生命历程里,包裹着的心都是一样的。 心被自我躯体包裹着,只能从自我的角度看世界——自我存在便世界存在,自我不存在便世界不存在。每个人从四五岁起便会有自我意识,这是从动物进化到人的必由之路,自我意识创造了我们的文明,也创造了人类自身。无论人们创造何种社会又创造何种约束个人的法律与道德,但都无法改变每个人的自我意识,无法改变人从自我看世界的角度。中国人的精神大多由内而外,孔子说“推己及入”,从自我出发到家庭到国家再到世界。 《天机》中的主人公们原本的人生轨迹,无不是从自我看世界。然而,当他们进入天机的世界,进入几乎空无一人的城市时,他们便已超越了自我意识,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审视世界,同样也来审视处于特殊状态中的自我。 天机的故事,便是我们发现世界,同时发现自我的过程。 如果,我们的心能跳出自我的躯体,上升到天空乃至宇宙的高度,居高临下地俯瞰自己与身边的人们。从由内而外的思考,转变为由外而内的思考,或许能发现真正的自我。 我们如何改变本能的思维视角?是否有某种扎根于脑中的虔诚信念,可以战胜并超越原本的自我意识,并在长大成人之后,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与人生状态,这个问题需要留待未来回答。 布道 有一点可能引起大家的疑惑,为何要借小说人物之口抒发个人观点? 因为,我就是想要布道。 这个“道”并不是某种具体的理论,也不是什么神秘的宏篇大论,只是我自己的一些点滴的想法。 诚然,优秀的小说会让作者隐藏在作品背后。 1932年,海明威在《午后之死》中提出“冰山原则”,认为作者只应描写冰山露出海面的部分,而冰山有八分之七是隐藏在海面之下的。 但这并不等于作者的观点就不能出现在作品中,在《天机》的某些段落我就有意识地表达了一些观点。 其中,最明显也最长的,莫过于第三季中关于南泉斩猫的对话,在此节录几段—— “美的根源在于观察者的内心,由此而来的痛苦也来自内心。就算消灭了美的对象,但能消灭美在你心中的根源吗?……亘古以来。就有一个梦想美,发现美。追求美,热爱美,乃至于痴狂于美,痛苦于美,最终毁灭美的方程式。许多自然或人类创造的美,都因为这个方程而被毁灭……解决的办法既不是毁灭美,也不是放弃美,而是宽容美!我们所要承受的恰恰是我们自己……美,永远存在于我们的内心,饶恕它吧。也就是饶恕了我们人类自己!” 此外,还有关于叶萧的感情烦恼,昙花的绽开与凋落,李小军的疯狂观念——事实上我是举出了一种我所厌恶和反对的观点,通过李小军的嘴巴说出来,这也符合这个人物的个性及其所作所为。 其实被点出来的,仅仅是作品中所隐含的极小一部分。还有更多的观念被我隐藏在了文字里,如果你认真阅读并仔细思考的话,一定会有自己的想法。 未来 《天机》的第二季,在罗刹之国的黑暗世界里,出现了三扇门,分别代表“现在”“过去”“未来”。 但直到全书最后的大结局,我才点出“未来”之门的至关重要性。 未来就是悬疑。 世界无穷,我们永远不可能完全了解,总有还未探索到的领域,甚至就在我们身边。人类为了发掘未知,才得以不断进步。无穷的世界与有穷的生命,是我们永难逃脱的牢笼。 悬疑——就是我们每个人都难以逃脱的命运。 孔子曰“敬鬼神而远之”,但孔子承认命运:“子在川上日,逝者如斯夫。”命运是川流不息的,命运也是我们的悬疑。小说中的悬疑与生活中的悬疑,都是一回事。 悬疑,是亿万年前一个微小物质的不经意间的爆炸。 悬疑,是十多万年前夏娃跳下大树的那个傍晚。 悬疑,是1815年滑铁卢惠灵顿公爵方阵前的那道深沟。 悬疑,是1914年萨拉热窝街头射向费迪南大公的那发子弹。 悬疑,是2007年上海深夜的某一滴眼泪。 作为平凡的个体,我们无从改变世界的命运,但我们可以把握自己的命运。 作为千千万万的个体,当我们在一起同呼吸共命运时,世界也可以为我们所改变。 2008年3月29日在上海书城签售时,有一位男性读者特地让我为他写上一句“绝望之后是希望”。 比生命更重要的是尊严。 比尊严更重要的是希望。 虽然,我看到许多人的绝望,许多人的悲观。但绝望相对于希望,在人类的希望面前,绝望更是一种虚妄的东西。 能够毁灭或者创造未来的都是我们自己。 每个人都梦想幸福。 那么请去创造幸福。 就在未来。 番外 本书最后加入了一个番外篇《迷城》。 这个短篇小说创作于2001年,虽然背景放在中国的古代,主人公的名字却也叫叶萧,而发生的那座城市也叫南明城。 与《天机》故事的环境一样,《迷城》从头到尾都发生在南明城中,城市被南国的大雪围困,来自外乡的主人公叶萧,是个孤独的剑客少年,前来南明寻找一个叫王七的人,只为和他比剑并将他打败。 当年我创作《迷城》的时候,从未想过将来会有《天机》。而当《天机》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却突然想到了《迷城》——竟是如此之像,同样的主人公,同样的城市,同样的悬疑,同样的荒诞。 冥冥中的注定,《迷城》或许是多年后《天机》的一次试验,首次塑造了一个大雪围困中的南明城,它必将变成《天机》中那个史诗般的沉睡之城。 个人 在写《天机》之前,我已出版了十二部长篇小说,两部中短篇小说集。 《天机》里出现了我以往小说中的一些元素,虽然我一直尽量避免重复自己,但在《天机》里是故意这样做的。这是我创作悬疑小说至今的一个阶段性总结,我希望看到许多美丽的影子,将如何被巧妙地串联在故事中,最终变成一个辉煌的世界。 因为我常说一句话——小说家的最大乐趣在于创造一个世界。 在创作《天机》的一年多的过程里,我的文学生涯与个人生活,也发生了许多变化。这一年多既是对我的磨难,也是对我的磨炼,有过欢乐也有过痛苦,甚至有悄悄落泪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变得成熟了许多,更经历了个人命运的转折,比如感情——无论我小说里写得如何,我自己的爱情观却是传统的,我相信爱情是美好的,甚至是人生唯一的美好!因为爱的时候可以忘记一切,爱的时候可以感性地投入,有心灵与身体的化学反应,而我的生活已被彻底改变。 此生有涯爱无涯。 我希望爱能庇护每一个人,只要没有生离,即便是死别,也没什么遗憾。 致一一我爱的人。 忠告 《天机》故事的各个谜底,请你务必保密。 不要告诉其他尚未读过本书的人! 蔡骏 2008年4月6日于上海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黑衣人
    2006年9月30日。
    沉睡之城。
    在警察局旁边的一条死胡同里,我们旅行团的司机“死而复生”,背靠在一堵坚固的高墙之下,瑟瑟发抖地面对愤怒的叶萧。
    “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司机怯懦地低下头,用简单的汉语回答:“对不起,对不起。”
    “说!”
    “我不是故意的,全是因为——”
    就当司机要说出什么话时,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爆破声,紧接着他的额头上绽开了一朵花,许多鲜艳的花汁喷射出来,飞溅到与他面对面的叶萧脸上。
    在爆破声响起的同时,我们的司机永远不会再说话了。
    叶箫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那又黑又亮的额头上,美丽的花朵迅速被黑血覆盖,变成一个深深的弹洞。
    司机并没有被加油站炸成人肉酱,而是被一发子弹打碎了头盖骨。
    他死了。
    而叶萧警官的脸上,已溅满了死者的鲜血,以及脑中浑浊的液体。
    司机软软地倒地,脸上还停留着诧异的表情,仿佛在问:“是谁杀死了我?”
    他不是第二个,而是第十个。
    半秒钟后,叶萧愤怒地转过脸来,双眼如鹰,扫视四周。这条断头巷的一边是院墙,另一边是警察局的四层楼房。
    而杀死司机的那一发子弹,只有可能射自警察局楼上!
    沉寂的瞬间,四楼某个窗户晃动了一下。
    这如头发丝般细微的动静,却没能逃脱叶萧的眼睛。
    他立即拔腿冲出小巷,飞快地跑回警察局里。
    幸好,小枝还乖乖地留在底楼没有逃跑,当看到叶萧满脸是血的样子时,还以为他受了重伤,吓得几乎尖叫起来。
    而叶萧根本顾不得脸上的血,只说了一句:“待在这别动!”
    他飞快地冲上楼梯,同时摸出腰间的手枪。
    二楼走廊依然寂静,充满陈年的尘土气味,还有刑事卷宗的纸张霉味。他强压住心底的怒火,抑或夹有轻微的紧张,拧着眉毛依次检查每个房间,还留心楼梯的动静——他断定那个枪手仍在这栋楼里。
    是一个危险的家伙。
    叶萧不断告诫着自己,把枪举在身体的左侧,就连呼吸也降到最低程度,却无法抑制狂乱的心跳。
    二楼并没有任何异常,他轻轻地走上三楼,职业的第六感告诉他,某种杀气正离自己不远。但仔细察看一遍之后,那个家伙并不在三楼,他还真是沉得住气,一直守在四楼等叶萧上来?也许,他并不知道叶萧手里有枪,以为可以轻易地制伏叶萧。
    叶萧低头猫腰走上四楼,但无法确定对方藏在哪个房间。他在黑暗的走廊里没走几步,就感到一阵阴风从背后袭来。早有准备的他顺势蹲在地上,随后重重地挥出了一拳,便感到打在一个坚硬的物体上——那是一组强健的腹肌,居然鼓鼓地接下了他这一拳。
    那人立刻急速后退,叶萧也举起枪大喝一声:“别走!”
    但没想到对面闪起一道红光,叶萧本能地低头闪躲了一下,同时听到一阵清脆的枪响,子弹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
    幸好这里光线昏暗,否则那么近的距离,叶萧早就头部中弹送命了。他缩在墙角开始还击,子弹被撞针冲击着爆破,瞬间冲出枪管射向黑暗。可以听到子弹击中墙壁的声音,同样也没有击中那个该死的家伙。
    紧接着楼梯上响起一片脚步声,叶萧迅速举枪追了下去,一口气跑下几层楼梯,一直冲到警察局的底楼。这里的光线亮了许多,他清楚地看到一个黑色的背影,那人浑身都穿着黑色,甚至还有一副黑色的墨镜——黑衣人?
    小枝却站在下面呆住了,叶萧大喝道:“快趴下!”
    同时飞快地瞄准对方,准星直指黑衣人后背又是一枪。但对方躲闪得奇快,子弹钻入了警察局的大门。叶萧只得继续追出去,但刚刚冲出警局大门,便感到对方回身拾起了手,直觉让他即刻趴倒在地。果然黑衣人手中一声枪响,子弹再度贴着他的头皮飞过。
    自从多年前在云南的那次缉毒行动后,叶萧再没有经历过这种真刀真枪的交火,冷汗直冒。他卧倒在地还来不及瞄准,便又向对方射出了子弹。
    同时他大胆地站起来,再一次举枪对准黑衣人,威严地喊道:“不许动!”
    烈日之下,南明城寂静的街道上,两个人终于站定不动了。
    黑衣人身材修长,全身都是黑色的衣服,右手握着一把黑色的手枪。
    就在空气即将凝固的刹那,黑衣人的手微微往上抬了抬。叶萧迅速开枪,正好击中黑衣人的手枪。
    异常准确——只要准星稍微再偏一厘米,对方的手指就会被打烂。
    此刻手枪掉到了地上,黑衣人的手却完好无损。他再也无法反抗了,如雕塑般站立在原地。
    叶萧往前走了几步,以警官的语气厉声道:“好了,你已经被捕了,请将双手抱在脑后,把身体转过来。”
    黑衣人一动不动地停顿片刻,但叶萧明白对方能听懂中文,高声催促:“快!否则我不客气了。”
    终于,对方就像被捕的犯人,将双手老实地抱到脑后,缓缓地转过身来面对着叶萧。
    阳光下的杀手——虽然戴着墨镜看不清楚,但毫无疑问是一张中国人的脸。
    “把墨镜摘了!”
    在叶萧的再次命令下,黑衣人乖乖摘掉了墨镜,露出一双狼似的冷酷眼睛。
    他看起来三十多岁,身材修长而健美,样貌长得平淡无奇,只是表情出奇地冷漠。尽管面对叶萧的枪口,却似乎永远都不知什么是恐惧。
    但是,叶萧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这张脸竟似曾相识,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黑衣人?
    叶萧来不及动脑去回想了,只感到一阵轻微的头晕,赶紧大声问道:“刚才是你杀了司机?”
    黑衣人依然面无表情,好像聋子一样没有反应。
    “回答我!”叶萧将枪对准了他的脑门,“YES or No?”
    “是。”
    黑衣人用中文回答了,这个字简单而明确,一如他射出的子弹。
    “为什么?”他用枪口顶了顶黑衣人的脑门,就像刚才那发打破司机脑袋的子弹,“你是谁?”
    “我是我。”
    这句废话更让叶萧勃然大怒。作为警官不能容忍犯人如此无礼,他必须要让这个家伙开口——尽管他连小枝的一句真话都套不出来。
    突然,黑衣人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奇特的神色,目光投向了叶萧的背后。
    但这种小伎俩如何能骗得了人?叶萧明白自己只要稍微一分神,那家伙就会迅即夺枪反抗。
    可让叶萧意想不到的是,自己身后真的有人。
    她是小枝。
    “放他走!”
    小枝悄悄走到叶萧身后,说出了这句令人难以置信的话。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