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儿童文学

一百条裙子(国际大奖小说爱藏本)

  • 定价: ¥12
  • ISBN:978753073980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蕾
  • 页数:90页
  • 作者:(美)埃莉诺·埃斯...
  • 立即节省:
  • 2008-05-01 第1版
  • 2011-03-01 第9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荣获纽伯德儿童文学奖银奖。这本书的叙述方式很特别,主人公旺达·佩特罗斯基一直没有正面和我们接触,在作者淡淡的叙述里,在对玛蒂埃的细膩的心理描述中旺达的形象渐渐丰满起来。我们追随着玛蒂埃“关切”的目光,她的思想,她的微妙的心路历程,见到了一个真实的旺达,倔强而孤独地存在,有憧憬和美好的愿望,安静,勤劳朴实,爱干净,爱美、聪明、执著、大度的旺达。

内容提要

    旺达·佩特罗斯基是一个有着奇怪名家的女孩。也正是因为她的怪名字和旧裙子,所有的女生都喜欢捉弄她。直到有一天,旺达突然声称她家里有一百条各式各样的裙子,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嘲笑。根本没有人会相信她,而且大家都会拿这件事捉弄她,旺达都默默地忍受着。有一天,旺达终于因为受不了这些嘲笑而转学了,她给大家留下了她那一百条“裙子”。捉弄过她的那些女生发现原来旺达是多么爱她们,而且旺达是一个非常可爱、非常聪明的女孩,于是她们决定写信向她道歉,并且去把她找回来。可是旺达再也不会回来了……旺达到底有没有原谅大家呢?
    本书荣获纽伯德儿童文学奖银奖。

媒体推荐

    作者是在用心灵写作,而绘者更是给人以温暖和共鸣。
    ——《号角书评》(Horn)
    一本为小学女生量身订做的书籍,她们的那些“小女孩脾气”会被暴露无疑。
    ——亚马逊网站(Amazon.com)
    这本书可能会取代许多同类书的位置,而且会经久不衰。
    ——《星期六回顾》(Saturday Review)

目录

第一章  旺达
第二章  关于裙子的游戏
第三章  晴朗的一天
第四章  竞赛
第五章  一百条裙子
第六章  在波金斯山上
第七章  给十三班的一封信

前言

    一辈子的书
    亲近文学
    一个希望优秀的人,是应该亲近文学的。亲近文学的方式当然就是阅读。阅读那些经典和杰作,在故事和语言间得到和世俗不一样的气息,优雅的心情和感觉在这同时也就滋生出来;还有很多的智慧和见解,是你在受教育的课堂上和别的书里难以如此生动和有趣地看见的。慢慢地,慢慢地,这阅读就使你有了格调,有了不平庸的眼睛。其实谁不知道,十有八九你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文学家的,而是当了电脑工程师、建筑设计师……可是亲近文学怎么就是为了要成为文学家,成为一个写小说的人呢?文学是抚摸所有人的灵魂的,如果真有一种叫作“灵魂”的东西的话。文学是这样的一盏灯,只要你亲近过它,那么不管你是在怎样的境遇里,每天从事怎样的职业和怎样地操持,是设计房子还是打制家具,它都会无声无息地照亮你,使你可能为一个城市、一个家庭的房间又添置了经典,添置了可以供世代的人去欣赏和享受的美,而不是才过了几年,人们已经在说,哎哟。好难看蚴!
    谁会不想要这样的一盏灯呢?
    阅读优秀
    文学是很丰富的,各种各样。但是它又的确分成优秀和平庸。我们哪怕可以活上三百岁,有很充裕的时间,还是有理由只阅读优秀的,而拒绝平庸的。所以一代一代年长的人总是劝说年轻的人:“阅读经典!”这是他们的前人告诉他们的,他们也有了深切的体会,所以再来告诉他们的后代。
    这是人类的生命关怀。
    美国诗人惠特曼有一首诗:《有一个孩子向前走去》。诗里说:
    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
    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
    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如果是早开的紫丁香,那么它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如果是杂乱的野草,那么它也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
    我们都想看见一个孩子一步步地走进经典里去,走进优秀。
    优秀和经典的书,不是只有那些很久年代以前的才是,只是安徒生,只是托尔斯泰,只是鲁迅;当代也有不少。只不过是我们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父母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老师可能也不知道,所以也没有告诉你。我们都已经看见了这种“不知道”所造成的阅读的稀少了。我们很焦急,所以我们总是非常热心地对你们说,它们在哪里,是什么书名,在哪儿可以买到。我就好想为你们开一张大书单,可以供你们去寻找、得到。像英国作家斯蒂文生写的那个李利一样,每天快要天黑的时候,他就拿着提灯和梯子走过来,在每一家的门口,把街灯点亮。我们也想当一个点灯的人,让你们在光亮中可以看见,看见那一本本被奇特地写出来的书,夜晚梦见里面的故事,白天的时候也必然想起和流连。一个孩子一天天地向前走去,长大了,很有知识,很有技能,还善良和有诗意,语言斯文……
    同样是长大,那会多么不一样!
    自己的书
    优秀的文学书,也有不同。有很多是写给成年人的,也有专门写给孩子和青少年的。专门为孩子和青少年写文学书,不是从古就有的,而是历史不长。可是已经写出来的足以称得上琳琅和灿烂了。它可以算作是这二三百年来我们的文学里最值得炫耀的事情之一,几手任何一本统计世纪文学成就的大书里都不会忘记写上这一笔,而且写上一个个具体的灿烂书名。
    它们是我们自己的书。合乎年纪,合乎趣味,快活地笑或是严肃地思考,都是立在敬重我们生命的角度,不假冒天真,也不故意深刻。
    它们是长大的人一生忘记不了的书,长大以后,他们才知道,原来这样的书,这些书里的故事和美妙,在长大之后读的文学书里再难遇见,可是因为他们读过了,所以没有遗憾。他们会这样劝说:“读一读吧,要不会遗憾的。”
    我们不要像安徒生写的那棵小枞树,老急着长大,老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不理睬照射它的那么温暖的太阳光和充分的新鲜空气,连飞翔过去的小鸟,和早晨与晚间飘过去的红云也一点儿都不感兴趣,老想着我长大了。我长大了。
    “请你跟我们一道享受你的生活吧!”太阳光说。
    “请你在自由中享受你新鲜的青春吧!”空气说。
    “请你尽情地阅读属于你的年龄的文学书吧!”梅子涵说。
    现在的这些“国际大奖小说”就是这样的书。
    它们真是非常好,读完了,放进你自己的书架,你永远也不会抽离的。
    很多年后,你当父亲、母亲了,你会对儿子、女儿说:“读一读它们,我的孩子!”
    你还会当爷爷、奶奶、外公和外婆,你会对孙辈们说:“读一读它们吧,我都珍藏了一辈子了!”
    一辈子的书。

后记

    这些裙子挂在了我们的心里
    我是一个在阅读中容易感动的人,这回又被这“裙子”的故事感动了起来。这是一个因为漠视而发生的故事,可是人都不会甘心被漠视、被冷淡在人群和友谊之外,所以旺达会在那样一个十月的晴朗天气里,禁不住凑近那一群漠视着她的女孩子们,告诉她们自己有一百条裙子。一百条漂亮的裙子啊,谁会有呢?而且还是丝绸的,天鹅绒的,结果所有那些平时“看不见”她的人现在都看见她了。
    原来人们的清高、这些女孩子们的自以为是,是这么容易就可以被遏制的,所以这样的假清高、这样的漠视了别人的存在和自尊的不友善的姿态,在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里,在一个群体中,有必要存在吗?不管她是不是乡下的,鞋子上总沾着泥;是哪一个国家的人,名字多么奇怪;或者是永远只穿着一条洗得褪了色的蓝裙子黄裙子……她都应该有自己的位置,有被平等接纳和交流的理由。我们不应该“看不见”他们。正像故事里的玛蒂埃一再警觉和担心的,你“看不见”他们,或者“看见”了却只知道奚落、嘲笑,那么很可能有一天你也会落得这苦恼的境地一一尴尬和沮丧,最后只能像旺达那样默默离去,远走他乡。旺达和她的爸爸没有办法啊!不是他们生活的那个波金斯山使他们没有办法过下去,而是人们的奚落、嘲笑使他们不可能过得开心。人是需要开心的。富人,有许多漂亮裙子的人需要开心;穷人,只有一条裙子的也需要开心。
    旺达早就画好了一百条裙子了吗?还是禁不住先说了,再一条条画出来?旺达有着这很美好的女孩子的愿望是一定的。她没有妈妈,自己洗衣服,自己熨,来不及熨裙子,不干也只好穿上。她不埋怨爸爸和这样的家。埋怨难道会有意义吗?有意义的是自己的心里该有一个愿望!她告诉佩琪她们,她不但有一百条漂亮的裙子,还有六十双鞋的时候,目光就是掠过了佩琪,投向远方的。愿望都是在远方的。任何人都是可以热情地朝着远处望去的。
    旺达现在还不可能拥有,还不可能把一百条裙子都挂在自己的衣柜里。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她把它们都画了出来。每一条都画得美丽和杰出。现在旺达的一百条裙子真真实实地挂到了每一个人的心里去了,挂在了他们一辈子的记忆中!
    一个以这样的方式和水准画出了自己愿望的人,她的愿望还可能不会实现吗?
    原来,一个不被别人“看见”的人,竟可能是最优秀的,灵感和热情都让人望尘莫及!
    佩琪对旺达的奚落其实是没有什么恶意的。她是不理解旺达为什么要撒这样的一个一百条裙子的谎。可是她不知道,这不是一个谎,而是一个不被人“看见”的女孩子心里的愿望。佩琪啊,当旺达没有说自己有一百条裙子挂在衣柜里的时候,你们为什么都没有“看见”她呢?佩琪其实还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大气女孩,当她看见旺达画的裙子的时候,立即就由衷赞佩地说:“老天,我还自以为我画得不错呢!”她一点儿不掩饰自己的欣赏和赞佩,她为旺达的高兴和庆贺完全是明亮和热诚的。她还和玛蒂埃一起到波金斯山去看旺达。她还和玛蒂埃一起写信给旺达。这都是来自她看见了旺达的画以后的惊喜和自责。她表达了惊喜,没有表达自责,可是谁又看不出她已经自责了呢?有时候,不把自责说出来,搁在心里,倒可能更有含蓄的诚挚呢。佩琪含蓄而诚挚地改变了以前的冷淡和误解,把友爱和祝福邮寄给了没有地址的波兰女孩。从前总是嘴唇紧绷的那个波兰女孩,现在会不会有了满脸的笑容和满心的快乐呢?
    旺达啊,你现在高兴了吗?
    佩琪和玛蒂埃是没有想到旺达会把漂亮的裙子送给她们的。她们都担忧旺达会把羞辱的记忆收藏起来,把恨还给她们呢!可是她们收到的却是绿裙子和蓝裙子! 玛蒂埃的眼睛只能被泪水模糊了。她也是一个穷孩子。她穿的那条裙子还是她的好朋友佩琪的呢。可是她却也参与了对旺达的奚落。佩琪这样做可能不知道是不应该的。可是她是知道的。所以她觉得自己比佩琪更不好。她想阻止佩琪她们,可是没有勇气;她现在想把一切都弥补过来,可是到哪儿去找到旺达呢?她就想啊想啊,为自己编着梦,为旺达编着童话,为表达自己的爱消除內心每一个角落都有的歉疚编着电影,可是发生过的已经发生过了,想把它们揩抹掉永远不再想起原来好难哦,原来几乎是做不到的呀! 我们真是不能做这样的可以歉疚一生的事。 我们愉快的是,这个被杰出地写了出来的故事却因此就在我们的阅读记忆里永恒了。 我们感恩这位很优秀的作家。 感恩让我们读到了这本书的出版社。 感恩儿童文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三章
    晴朗的一天
    真是莫名其妙,玛蒂埃怎么也无法集中精力念书了。
    她小心地用小巧的红色铅笔刀削着铅笔,让铅笔屑落在一张废纸上积成一小堆儿,尽量不让一丁点儿碎屑落在她干净的数学作业纸上。
    她的眉头微微皱起。首先,她不喜欢上学迟到;其次,她一直在想着旺达。虽然旺达的课桌空着,可不知怎的,那课桌却好像是她每次望向教室的那个方向时能够看到的唯一东西。
    那个关于裙子的游戏最初是怎么开始的呢?她不禁要问自己。很难记起她们跟旺达开始玩这个游戏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也很难从现在回想起过去——从玩“一百条裙子”的游戏已经成为每日的例行公事的现在,回想起过去那些无论什么都让人觉得是那么美好的时光。哦,对了,她想起来了。游戏开始于塞西莉第一次穿她那条新红裙子的那天。顿时,所有的场景都在玛蒂埃眼前飞快而又鲜活地闪现出来。
    那是九月里晴朗的一天。不,应该已经到十月份了,因为她和佩琪手挽手边唱边走地去上学的时候,佩琪说:“你看,今天这天儿肯定就是人们所说的那种‘金秋十月’的天气啦!”
    玛蒂埃之所以能记起这些,是因为后来在那天发生的事情让人觉得那天并不是晴朗的一天,虽然那天的天气一点儿变化都没有。
    当她们俩从绿树成荫的奥利弗大街走出来拐进枫树大街的时候,她俩全都眯缝着眼睛。因为此刻早上的阳光正强,很是晃眼。此外,晃眼的还有前面那五六个女孩子身上的颜色。她们的针织衫、夹克、裙子,有蓝色的、金色的、红色的,宛如明亮的玻璃一样反射着太阳光,其中那件鲜红色的特别抢眼。
    风,清新爽洁,吹得她们的T恤窸窣作响,把她们的发梢直吹到眼睛里去。女孩子们全都在大声地叫着闹着,每个人都试图用比别人更高的嗓音说话。玛蒂埃和佩琪也加入进来,融人那些笑声中,融进她们的对话中。
    “你好,佩琪!你好,玛蒂埃!”她们热情地跟她俩打着招呼,“你们看塞西莉!”
    她们一起高声谈论着的正是塞西莉穿的那条新裙子——一条鲜红色的裙子,还有与它配套的帽子和短袜。那是一条鲜亮的新裙子,美丽极了。每个人都很眼馋,都很羡慕塞西莉。一直以来,苗条的塞西莉都在练习跳芭蕾,而且穿的衣服总是比别人的别致。她把她的黑缎子书包和那双名贵的白色缎面芭蕾舞鞋一起搭在肩上——今天她要上芭蕾课。
    玛蒂埃坐在花岗岩的便道上系着鞋带,同时愉快地听着伙伴们的谈话。今天大家看上去都特别高兴,也许就因为今天是晴朗的一天吧,一切都如此灿烂!接下来的那段路上,阳光闪耀,给海湾蓝色的水面镀上了一层亮亮的银色。玛蒂埃捡起了一块碎镜子,在房子上、树上、电线杆上反射出一小束带着七彩光环的光线。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旺达和她的哥哥杰克走了过来。他们并不经常一起去上学。杰克总是很早到校,因为他得给学校的门卫老希尼先生打下手,烧锅炉、扫落叶或是在学校开门前干些杂活儿。今天他肯定是晚了。
    即使是旺达,在这阳光下看上去都很漂亮,她那条洗得发白的蓝裙子仿佛就是夏日天空的一角。就连她戴着的那顶旧旧的灰色滑雪帽都显得亮丽起来了——那帽子肯定是杰克从什么地方弄来的。玛蒂埃一边拿着那片碎镜子照照这儿照照那儿,一边心不在焉地看着这兄妹俩走过来。但即使是心不在焉,玛蒂埃还是注意到了当他俩接近这群正在笑闹着的女孩时,旺达稍微停顿了一下。
    “走啊,”玛蒂埃听见杰克喊道,“我要迟到了。我得赶去开门、打上课铃!”
    “你自己先走吧,”旺达说,“我在这儿待会儿。”
    杰克无奈地耸耸肩,便继续沿着枫树大街走下去。旺达则慢慢地向这群女孩子走过来。每向前走一步,在脚落下之前,她好像都要犹豫很久很久。她走过来,如同一只胆小羞怯的小动物,随时准备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逃开。
    虽然如此,旺达的唇边却流露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微笑——她一定也很快乐,因为在这样的天气里,每个人都会是快乐的。
    当旺达走过来加人她们的时候,玛蒂埃也正走过去靠近了佩琪,她也想好好儿看看塞西莉的新裙子。她没有理会旺达,并且这时又有几个女孩聚拢过来,全都在欣赏着、评论着塞西莉的新裙子,人越聚越多。
    “多可爱啊!”一个女孩说。
    “是啊,我有一条新的蓝裙子,但没有她这条这么漂亮。”另一个女孩说。
    “我妈妈刚刚给我买了一块方格花呢,一种苏格兰风格的方格花呢。”
    “我有一条上舞蹈课穿的新舞裙。”
    “我要让我妈妈给我买一条跟塞西莉的一模一样的裙子。”
    每个人都在争先恐后地跟同伴说着,但没有一个人跟旺达说话,虽然此刻她就在这里,也是这群人中的一员。女孩子们愈发紧密地把塞西莉团团围住,而且还在不停地说着、赞美着塞西莉。旺达不知不觉地被围在了人群里,但还是没有人跟旺达说话,甚至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也许,也许当时旺达正在盘算着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吧,她太想融人这些女孩子中去了。这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因为当时大家不过就是谈论谈论衣服罢了。玛蒂埃这样想着想着就又回想起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当时玛蒂埃就站在佩琪旁边,旺达则站在佩琪的另一边。突然,旺达冲动地碰了碰佩琪的胳臂,然后说了些什么。只见她那浅蓝色的眼睛闪着光,看上去跟其他的女孩一样兴奋。
    “什么?”佩琪没有听清楚,因为旺达说话的声音很小。
    旺达犹豫了一下之后,坚定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我有一百条裙子。”
    “我想你刚才就是这么说的。一百条裙子,一百条!”,佩琪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P1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