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基度山伯爵(经典插图版)/伴你一生的传世名著

  • 定价: ¥14.5
  • ISBN:978753425138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页数:298页
  • 作者:(法)大仲马|译者:...
  • 立即节省:
  • 2009-03-01 第1版
  • 2009-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是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的代表作,它讲述的是水手邓蒂斯的报恩和复仇故事。主要情节跌宕起伏,迂回曲折,从中又演化出若干次要情节,小插曲紧凑精彩,却不喧宾夺主;情节离奇却不违反生活真实。在报恩与复仇的场景中,深刻地揭示了人性中固有的悲剧性因素。

内容提要

    《基度山伯爵》又译《基度山恩仇记》。故事发生在19世纪的法国波旁复辟王朝时期。青年水手邓蒂斯遭受诬陷,蒙冤被囚十四年。选出牢狱后,他按狱友提供的线索,在一座名叫基度山的小岛上,找到了大批珍宝。于是,他化名基度山伯爵,向恩人报恩,并逐一惩罚了陷害者。最后,他扬帆而去,不知所往。故事情节曲折离奇,具有浓厚的传奇色彩,可读性很强。同时,小说也揭露了七月王朝的一些上层人物的罪恶发迹史,暴露了复辟时期法国社会的黑暗。

作者简介

    大仲马(Alexandre Dumas,1802-1870),世界文学史上屈指可数的通俗小说大师,他的小说《三剑客》、《基督山恩仇记》,从发表之日起至今,一直拥有大量的读者,他生前还在巴黎西面的远郊兴建了基督山城堡,以堡主自居,招待如云的食客、满座的高朋,那气派不亚于基督山伯爵。与许多文学大师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大仲马小说的读者群还在扩大。也许因此之故,在他逝世132年之后,法国异乎寻常地给大仲马补办国葬,将他安葬在巴黎的先贤祠。

目录

一、归航
二、亲人
三、惊变
四、入狱
五、越狱
六、寻宝
七、返乡
八、报恩
九、强盗
十、重逢
十一、名马
十二、伏笔
十三、海黛
十四、灭口
十五、审判
十六、挑衅
十七、夜访
十八、决斗
十九、逃跑
二十、露馅
二十一、起诉
二十二、离别
二十三、宽恕
二十四、远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船主盯住正在指挥抛锚的邓蒂斯,说道:“在我看来,腾格拉尔,一个水手要干得很内行,不一定要老海员才行,因为你看,我们这位朋友邓蒂斯,不需任何人的指示,似乎也干得不错,完全可以称职了。”
    “是的,”腾格拉尔向邓蒂斯扫了一眼,露出仇恨的目光说,“是的,他很年轻,而年轻人总是自视甚高的。船长刚去世,他就跟谁也不商量一下,竞自作主张地独揽指挥权,对下面发号施令起来,而且还在厄尔巴岛耽搁了一天半,没有直航返回马赛。”
    “说到他执掌这只船的指挥权,”莫雷尔说道.“他既然是船上的大副,这就应该是他的职责。至于在厄尔巴岛耽搁了一天半的事儿,是他的错,除非这只船有什么故障。”
    “这只船像你我的身体一样,毫无毛病,莫雷尔先生,那一天半的时间完全是浪费——只是因为他要到岸上玩玩,并没有别的事情。”
    “邓蒂斯!”船主转过身去喊青年,“到这儿来!”
    “等一下,先生,”邓蒂斯回答,“我就来。”然后他对船员喊道,“抛锚!”
    “看,”腾格拉尔说,“他简直已自命为船长啦。"
    “嗯,事实上,他已经的确是了。”船主说道。
    腾格拉尔的眉际顿时掠过一片阴云。
    “对不起,莫雷尔先生,”邓蒂斯走过来说,“船现在已经停好了,我可以听您吩咐了。”
    腾格拉尔向后退了一两步。
    “我想问问你为什么要在厄尔巴岛停泊,耽搁了一天半时间。”
    “究竟为什么我也不十分清楚,我只是在执行莱克勒船长最后的一个命令而已。他在临终的时候,要我送一包东西给拿破仑元帅。”
    莫雷尔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把邓蒂斯拖到一边,急忙问道:“你看到陛下了吗?他好吗?”
    “看上去还不错。”
    “他跟你都说了些什么?”
    “问了我一些关于船的事,‘哦,哦!’他说,‘我非常了解他们!莫雷尔这个家族的人世世代代都当船主。当我驻守在瓦朗斯的时候,我那个团里面也有一个姓莫雷尔的人。’”
    “太对了!一点不错!”船主非常高兴地喊道,“那是我的叔叔波立卡·莫雷尔,他后来被提升到上尉。邓蒂斯,你一定要去告诉我叔叔,说陛下还记得他,你将看到那个老兵,会被感动得掉眼泪的。好了,好了!”
    他慈爱地拍拍邓蒂斯的肩膀,继续说:“你做得很好,邓蒂斯,你是应该执行菜克勒船长的命令,在厄尔巴岛靠一下岸的——但是,如果你曾带一包东西给元帅并且还同他讲过话的事被人知道的话,那你就会受连累的。”
    “我怎么会受连累呢?”邓蒂斯问,“我连自己带去的是什么东西都根本不知道,而陛下所问及的,又是一般的人所常问的那些普通问题。哦,对不起.我得去处理事情了。”
    他刚离开,腾格拉尔就凑了过来,说道:“邓蒂斯没有把一封船长的信转给你吗?”
    “给我的信?没有呀。有一封信吗?”
    “我相信除了那包东西外,莱克勒船长还另有一封信托他转交的。”
    “你说的是一包什么东西呀,腾格拉尔?”
    “咦,就是邓蒂斯在费拉约港留下的那一包东西呀。”
    “你怎么知道他曾经留了一包东西在费拉约巷呢?”
    经船主这样一问,腾格拉尔的脸顿时涨红了:“那天我经过船长室门口时,那门是半开着的,我便看见船长把那包东西和一封信交给了邓蒂斯。”
    这时,那个青年人回来了,腾格拉尔便趁机溜走了。
    “喂,我亲爱的邓蒂斯,你在这儿的事都做完了,是吗?”船主问。
    邓蒂斯向四周看了一眼。
    “没事了,现在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那么,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共进晚餐吗?”
    “请您原谅,莫雷尔先生。我得先回去看看我父亲,他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出海时间这么久,他老人家肯定天天在盼着我呢。但是,对您的盛情,我还是非常感激的。”
    “没错,邓蒂斯,真是这样,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儿子。那么好吧,你先去看你的父亲吧,我们等着你。”
    “我恐怕还得再请您原谅,莫雷尔先生——因为我看过父亲以后,还有另外一个地方要去一下。”
    “真是的,邓蒂斯,我怎么给忘记了,还有一个人也像你父亲一样,在焦急地期待着你呢——那可爱的美塞苔丝。”
    邓蒂斯的脸红了。P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