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惑世姣莲

  • 定价: ¥29.8
  • ISBN:978722900557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重庆
  • 页数:348页
  • 作者:池灵筠
  • 立即节省:
  • 2009-06-01 第1版
  • 2009-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我用江山讨你欢』,白痴皇帝的十年苦恋,最终可否得到懵懂佳人的嫣然一笑呢?
    爱,若是到了极致,世人,又有哪个不是白痴?
    逐浪女生2009年巨献、古典三大扛鼎之作《惑世姣莲》。作者以淡淡的哀伤诉说着这个虚拟王朝后宫的故事。

内容提要

  

    天赋异禀的神童太子,在登基的那一天成了白痴,被天下人耻笑。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相府千金,带着对初恋情人的深刻爱恋进宫为后。
    他愿意以最卑微的爱恋臣服在她脚下,她却帮情人篡了他的江山。
    一切如她所愿之后,她骤然泪如雨下,哭得像个孩子。
    夜空一穹碎曜朗星,凡间一地月华霜重。
    带着最沉痛的爱怨,他们重逢在后宫之中……

作者简介

    池灵筠,双鱼座,喜好用浪漫和感伤装饰平淡的生活。
    喜欢听王菲、读纳兰、看凯奇,相信至死不渝的爱情,构思的故事悲情居多,着重心理描写,笔触至情至性。

目录

楔子

第一卷  宁夏
一、初见
二、重逢
三、立后
四、大婚
五、反抗
六、疯女
七、约定
八、批责
九、囹圄
十、矛盾
十一、治水
十二、幽会

第二卷  伤秋
一、怅然
二、噩耗
三、爱殇
四、回宫
五、怨怒
六、条件
七、言欣
八、新年
九、醋意
十、麝香
十一、逢生
十二、生辰
十三、祸乱

第三卷  残冬
一、残赌
二、绝路
三、回归
四、振作
五、孽缘
六、流产
七、蛊毒
八、闯陵
九、悔恨
十、重逢

第四卷  暮春
一、逃离
二、纠葛
三、备战
四、别扭
五、和好
六、誓言
七、出兵
八、福祸
九、远袭
十、姣莲
十一、过继
十二、等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初见
    建署元年。
    夕莲八岁生辰这日,正巧新皇登基。
    韦娘说中书令大人要进宫忙一整日,或许到子时都歇不下来。
    夕莲生气了,非常非常地生气。她朝韦娘大声嚷嚷:“我的生辰,是母亲生我的日子,也是母亲的忌日,他怎么可以不在身边?”
    春日迟迟,夕莲板着小脸坐在莲花池旁,数叶子。
    这原本是一个湖,周围住了许多渔家。听说后来是被中书令大人圈了地,种上了莲花。这是中书令专为他妻子种的莲花,花瓣的颜色不是洁白也不是粉红,而是橙黄如夕阳。这莲花名叫夕莲。
    韦娘身上有一种奶香,尽管她早己没了奶水。可是,夕莲依然闻得到那阵熟悉的奶香。她喜欢枕在韦娘软软的肚子上,听血脉流动,还幻想着那肚子里也能孕育一个生命,长大了跟她玩。
    韦娘笑着说:“傻孩子,等你长大了,可不稀罕跟他玩。”
    为什么呢?她没想明白,因为她一直很想有个伴。
    韦娘细细摩挲夕莲的眼眉,她们的眼睛长得很像,人们说这叫丹凤眼,主贵。
    如果韦娘不是日日穿着朴素的纱衣,而是像其他女人一样被绫罗绸缎裹起来,看上去一定很高贵。不,在夕莲心里,她已经很高贵了,女子就应当像她那般典雅矜持。
    “夕莲,过几日要进宫朝见新皇和太后,以前教的规矩,没忘吧?”
    韦娘语气中含着淡淡的忧愁,夕莲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答道:“韦娘放心吧,夕莲都记得,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她怎能不担忧呢,夕莲从小就给她惹岔子,为此没少被中书令大人责罚。
    “你这是第一次见太后……不过她,会对你很好的。”
    韦娘将她轻拢在怀里,极小心,好像稍稍用力,小夕莲就会碎掉一样。
    “夕莲——”
    这声音再熟悉不过,她转头望向白玉栏杆的尽头那扇拱门,撑着韦娘的肩膀站起来了,高高举起手臂欢呼:“予淳哥哥!我在这里呢!”
    卢予淳如玉树兰芝,迈着轻飘的步伐,岸边柳絮纷飞,落在他衣袍上零星乱舞。一片绿意融暖的春色中,他像乘风而来的玉面仙人。
    夕莲瞪大双眼惊讶极了,仰头望着他,一年不见,她居然伸手都够不着他的头顶了!
    卢予淳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宠溺地笑道:“傻丫头,我都十五岁了!”
    他总是能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她眯起眼狡黠一笑,终于有人陪她玩了。
    长长垂下的柳枝随风飘扬,拂过他的肩,看上去很惬意。夕莲也想柳枝拂过她,可惜不够高。
    予淳忽然蹲了下来,一袭白袍的尾摆都拖在了地上。
    “来,夕莲,上来,哥哥背你去玩!”
    她咧嘴偷笑,趴了上去,双臂紧紧扣住他的颈。
    他站起来,她便高高在上了,感受柳枝在脸颊拂过,感受飞絮漫扬。
    卢予淳是兵马大元帅的独子,可他身上没有一丝武夫的气息,夕莲喜欢他,就是因为他不好斗。夕莲认为,好斗的人心眼小,予淳哥哥却很宽容,尤其是对她。所以在他面前,夕莲更加得意忘形。
    “夕莲,过几日要进宫朝见新皇和太后,我们一起去。”
    她玩累了,靠在他肩头,声音脆脆地答道:“知道了,可是为什么叫我去呢?我不是臣子。”
    “可你是臣民,太后一直想见你的。”
    其实她对皇宫还是充满好奇,尽管予淳说家里和皇宫的样子差不多。可夕莲想:集天下荣华富贵于一身的皇上,怎能住和我一样的家呢?予淳哥哥定是唬人的。
    “新皇是谁?”
    “先皇的唯一子嗣司马昭颜,听说三岁能识字,五岁通读《论语》《诗经》,如今早己行文如流水,小小年岁才华横溢,不愧是神童。”
    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任他再好,也比不过予淳哥哥的?
    这个生辰,没有父亲,夕莲也过得很快乐。
    不仅仅是中书令府所有的人都陪她一起热闹、一起欢快,还有卢予淳。他在她额头亲了一下,托起她尖削的下颌说:“我的夕莲,快些长大吧,等你长大了,哥哥娶你回家……”
    夕莲乐颠颠地笑了,或许从此以后,她再不用期盼韦娘给她生个孩子了,她只想快快长大,嫁给他。
    外面一片春光明媚,大殿却阴冷不堪。
    司马昭颜并不了解她们为何在父皇驾崩后的日子一直争吵不休,如果皇家血统毫无亲情可言,那还讲究这些血统做什么?母后说,一切都是为了他好。可他一点也不好,他是多么希望看到他们为父皇哭丧,哭声倒是有,眼泪却一滴都舍不得流。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