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做官之借力

  • 定价: ¥28
  • ISBN:978780765139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河南文艺
  • 页数:281页
  • 作者:唐成
  • 立即节省:
  • 2009-07-01 第1版
  • 200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三分人才七分打扮,三分成绩七分水,三分努力七分运气,三分才能七分运作,没有辅助措施,不会向外借力,不走捷径,就没有天才、人才、英雄、好汉、英杰,就只能怀才不遇老死山中。
    一位书生意气的青年,因自己的文章引起县委书记注意,从此步入政坛。他同时遭遇了玩弄权术的上级、精于暗算的同级、狡诈圆滑的新知、落魄走险的旧交、侠肝义胆的游民……而女友的权势背景。更是让他在情场和官场之间颠簸不已。

内容提要

    一位书生意气的青年,因自己的文章引起县委书记注意,从此步入政坛。他同时遭遇了玩弄权术的上级、精于暗算的同级、狡诈圆滑的新知、落魄走险的旧交、侠肝义胆的游民……而女友的权势背景。更是让他在情场和官场之间颠簸不已。
    《借力》心得:
    一个没有自己的目标、为别人的理想努力的人,是典型的被借力。就算做再大的努力;那也不过是帮人搭梯子,最后的结果就是被牺牲。
    对每个人来说,被借力是必然的,而强弱的区别就是在被上司借力的同时,你有没有同时借力于上司。
    千万别自我安慰说觉得这个人不像是会利用你的人,你永远也不知道谁会利用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利用你,只须知道每个人都有可能利用你就好。

作者简介

    陈金鹏,笔名唐成,湖北成宁人,大学本科毕业,经济学学士,作家。做过临时工、合同工,当过粮站及粮管所验质员、邮电线路维护员、邮电工会干事、财政所会计、财政局政工员、市直机关纪委副书记、社会保险办公室副主任、劳动局办公室副主任、地委书记秘书,以及市委办公室财经、综合、文书等处室负责人,兼任过《中国劳动报》驻地记者站站长、《中国改革报》驻地记者站负责人和《劳动》、《世界商潮(澳门)》杂志副主编。已出版长篇小说《谁上谁下》、《沉浮》、《天地良知》、《做官之借力》、《市委书记》、《权力天平》以及长篇纪实文学《监督札记》、报告文学《中国劳动环境调查》、杂文短篇小说集《中国刻痕》等,此外还在全国两百多家省级以上报刊发表过上百万字文章。

目录

第一章 秘书当家
第二章 福兮祸所伏
第三章 疯子与少女
第四章 难念的经
第五章 糊涂的爱
第六章 真假恩人
第七章 温柔陷阱
第八章 老虎发威
第九章 进城
第十章 好风凭借力
第十一章 学府情人
第十二章 收获失意
第十三章 不敢面对
第十四章 真爱无情
第十五章 生财有道
第十六章 各得其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铃声大作,秘书余兴林顺手拿过话筒贴在耳边,黑色话筒与他苍白的脸构成一张太极图:“喂,您好,我是文山公社老余,请讲……”
    “我是丁山……”对方自报门户。
    “哦!是丁大才子。”就像听到立正命令,余兴林倏忽从座椅上弹起,身体站成一张大弓,“丁大才子请指示……”
    对方不仅仅是才子,也不仅仅是县委办公室调研科副科长,还是县委书记的秘书。
    没有指示,要秋播数字。地委书记吕迎春要来都灵视察,汇报材料总不能用过了期的老皇历,得用最新数字充实。
    数字贮存在余兴林脑子中。他是文山公社的活字典兼活地图,参加工作就在文山,两度出任公社秘书,对文山情况了如指掌,要什么给什么,随要随给,既不会出错,也不会“恼梗塞”。
    丁山一边记录一边夸他脑子管用。他的心思不在数字上,而是瞅准机会打探内幕。对方是领导身边人,满肚子装着高层动态、内部消息,透露一点也能让他在同僚面前充大,还能让领导刮目相看……
    确有不少内幕,可是不能说,特别是不能对局内人说。余兴林属于局内人,传播的对象也是局内人,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会传到领导耳里,不出事不说,出了事他是第一个怀疑对象……但是不能一点不说,一点不说不够朋友,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增广贤文》上所说的,“逢人且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那好,拣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开涮。
    真有好消息,又要撤社设区建乡,恢复“文革”前行政区划建制……好,看得见的利益就是文山公社升格为文山区,区管乡镇,水涨船高,他这个公社秘书就成了区委秘书,说不定还能下到乡镇捞个一把手干干……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做起扩胸运动。
    把身后邮递员老范击中。
    老范捂着胸口要骂人,却开不了口,对方是老熟人老领导,只能自认倒霉。
    余兴林坐回板凳,拿着秘书的调子问对方《诗刊》来了没有。他是诗歌爱好者,写了不少格律诗,就是没有发表一首,所以自费订阅《诗刊》研究《诗刊》,希望能在“贵刊”一炮打响。
    只有《半月谈》,没有《诗刊》。老范要他签字。杂志要签字报纸不签,给人的感觉是杂志比报纸金贵。
    余兴林提起蘸水笔署上大名。
    “还有,”老范将一张绿色单据摆在他面前,“有一张稿费汇款单。”
    稿费?余兴林的手和心同时颤抖起来……投稿多年不见稿费,终于盼来这一天。
    却不是他的名字,是熊文彦。
    是不是搞错了?公社干部不是大老粗就是半边户,有文化的没有这个雅兴,有这个雅兴的没有精力,唯有他三十年如一日笔耕不辍。
    对了,肯定是笔名。他的笔名很多,多得连自己都记不清。不是自找麻烦,而是生意不好诊柜台,作品不能发表怪名字不好,于是三天两头换名字,希望好名字带来好运气,起了一大堆名字,有中国人名字,有外国人名字;有男人名字,有女人名字;有单姓,也有复姓;就是没有熊文彦这个名字——千真万确没有。
    “把汇款单退回去。”他说。
    老范问他这是不是都灵县文山公社。
    他说是都灵县文山公社管委会。加了三个字意义不一样,文山公社与文山公社管委会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文山公社管委会没有熊文彦并不等于文山公社也没有,也就说这封信要送到熊文彦手里还得在全公社范围内寻找……送信是邮局的事,与他无关……突然发现新情况,汇款单上还有一行醒目小字——人民日报社。
    其实不醒目,整张汇款单字体一样,墨水一样,之所以醒目是因为《人民日报》在他心目中占据重要位置。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十三年前的教训沉痛而又深刻,那时他就是现在这个职务,只不过名称不同,现在叫管委会,那时叫革委会。祸起萧墙,大难来临时没有一点征兆,公社造反派头目李志浩发现公社革委会机关厕所茅坑中有一张废旧《人民日报》,巧得很,报纸上有领袖接见外宾照片。这还行,亵渎伟大领袖是犯上作乱,马上定性为反革命政治事件。李志浩要在出元凶。怎么查?机关干部都是用报纸当手纸。不是不珍惜旧报,而是物资匮乏,妇女专用卫生纸都得凭票供应,上哪儿找手纸?众口一词,没有人承认用旧报纸当手纸。不仅不承认,还没有人检举揭发。不能结案就不能向革命群众和无产阶级司令部交代,必须有一个人承担责任。谁是人选?找不到真凶找源头,余兴林成了替死鬼。他是秘书,报纸、报夹放在他的办公室,收报、夹报、管报是秘书的职责,其他人、其他地方没有报纸。理由成立,他成了重点怀疑对象。其实他比谁都爱惜报纸,还有剪报的习惯。现在不能说,对党报动刀动剪性质更严重。喊冤。给一次改正机会,也是立功机会——让他交出“罪魁祸首”。他哑口无言。结案。李志浩立了大功,他却背上反党罪名,直到前年才平反昭雪。吃一堑长一智,这一回不能重蹈覆辙。
    他收下汇款单。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