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心理学

真实的幸福/塞利格曼的幸福课

  • 定价: ¥45
  • ISBN:978754701079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万卷
  • 页数:263页
  • 作者:(美)马丁·塞利格...
  • 立即节省:
  • 2010-07-01 第1版
  • 2010-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书以一种通俗而不失科学严谨的方式告诉人们,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怎样才能变得更幸福。其实,真正的幸福来源于你对自身所拥有的优势的辨别和运用,来源于你对生活意义的理解和追求,它是可控的。如果你想变得更幸福一些,不妨照着塞利格曼博士的建议来试试:改变对过去的消极看法,重视当下的积极体验以及对未来的积极期望。

内容提要

  

    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系终身教授彭凯平倾力推荐。
    本书是塞利格曼积极心理学的经典著作。它帮助我们解读幸福的构成,寻找幸福的方法。积极心理学心理学认为:人的幸福感基点可以调整,人们可以藉由后天的努力,改变先天人格特质的幸福水平。在这本书中,作者介绍了幸福的沟通和幸福的方法。

媒体推荐

    “塞利格曼的幸福课”是新世纪人类行为的指南。看过这本书的人,不管是门外汉还是专业人士都会受惠。这本书不仅包含了具体的自我评估工具,而且语言生动风趣,道出了活出真我的真正涵义。
    ——希斯赞特米哈伊,心流之父
    心理学终于认真地研究了“幸福”。塞利格曼博士送给我们一盏明灯,指引我们不断找寻多姿多彩的生活。
    ——丹尼尔·戈尔曼,情商之父
    由本世纪最具创意、最具影响力的心理学家写成的作品,他在幸福的本质上,阐述了不少精辟的科学见解及个人反思。
    ——史蒂芬·平克,畅销书《语言本能》的作者
    一本极佳的作品!绝对是本充满实用智慧和真实资料的读物。见解颇具深度,令人叹服!
    ——史蒂芬·柯维,《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的作者

作者简介

    马丁·塞利格曼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积极心理学的创始人,当代认知心理治疗的创始人之一,美国心理学会前主席,主要从事习得性无助、抑郁、乐观主义、悲观主义等方面的研究。他是第一位获美国心理协会两项大奖的学者——威廉詹姆斯奖及詹姆斯卡特尔奖,曾获美国应用与预防心理学会的荣誉奖章,并由于他在精神病理学方面的研究而获得该学会的终身成就奖。现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任教,曾登上《纽约时报》、《时代周刊》、《新闻周刊》等众多流行杂志,著作超过20本,被译成多种语言,畅销全球。

目录

    第一部分  什么是幸福
第1章  为什么要幸福
第2章  幸福的心理学
第3章  幸福的误区
第4章  怎样才能永远幸福
第5章  塞式幸福法则1: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第6章  塞式幸福法则2:未来不全像你想象
第7章  塞式幸福法则3:抓住现在的幸福
    第二部分  幸福在哪里
第8章  拉近幸福的六种美德
第9章  获得幸福的24个优势
    第三部分  用幸福斟满人生
第10章  在职场中寻找幸福
第11章  结了婚的人最幸福
第12章  别让孩子输在幸福感上
后记  终极幸福的真谛

前言

  

    过去的50年,心理学只关心一件事——心理疾病,而且做得不错,因为现在我们可以测量抑郁症、精神分裂症、酗酒等过去认为是很模糊的概念,并能做出相当精准的描绘。目前我们已经知道这些问题是怎么发展出来的,包括它们的遗传因子、生物化学性以及心理成因,最重要的是我们知道该怎么去治疗这些疾病。根据我最近的统计,在几十种心理疾病中,已经有14种可以用药物及心理治疗方法来进行有效医治(两种可以完全治愈)。
    但是这种进步的代价很高:为了要摆脱问题状态,我们会变得更痛苦,甚至还不如以前。人不只是要改正错误或缺点,还希望找出自己的优势和生活的意义。人都不愿意糊里糊涂过一生。你可能会像我一样,午夜梦回,躺在床上想自己的生活是如何越变越幸福,而不是一天天减少痛苦。假如你真像我一样,你可能会对心理学有点失望。但是现在,它终于走到了解积极情绪,建构优势和美德,为亚里士多德所谓的“美好人生”提供指引的时候了。
    然而许多科学证据却显示,你似乎很难改变自己的幸福感。每一个人有他固定的幸福范围,就像我们的体重,减肥的人几乎终究会胖回来,没有幸福感的人不会感到长久的幸福,而有幸福感的人也不会感到长久的不幸。
    不过,新的研究却显示,幸福感可以持久。积极心理学会告诉你如何达到最大限度的幸福,本书的上半部分就是讨论积极心理学将如何增进你的幸福。
    这种研究的困难之一是,它必须面对幸福感不能持续的所谓科学理论;另一个更难克服的障碍则是,很多人认为幸福感不是真实的,甚至更多的人认为人类的积极动机是不存在的。我把这个在许多文化中都有的人性观叫做“根都烂掉”的教条,假如这本书要推翻某个教条的话,那就是它了!
    “原罪”是这种教条最古老的显现。这种想法在我们民主的、非宗教的现代社会中仍然存在。弗洛伊德把这个教条带进了20世纪,把所有的文明(包括道德、科学、宗教及科技进步)都定义成对抗童年性欲及攻击本能的防卫机制。我们压抑这些冲突,因为它会引起我们太多的焦虑,尽管这种焦虑会转化成启动文明的动力。我现在为什么坐在电脑前面写这篇序言而不是跑到街上去强奸、放火、杀人,主要是因为我已经被“补偿”了,我已把自己包裹起来,很成功地打败了心底的冲动。弗洛伊德的理论虽然看起来是如此荒谬,但它却成功地进入了日常的心理治疗和精神治疗过程中,病人努力寻找过去的消极冲动和创伤性事件来解释自己今天的人格。计算机业巨子比尔。盖茨为什么这么争强好胜,是因为他潜意识中要赢过他的老爸;已故英国王妃戴安娜致力于地雷清除运动,主要是源于她潜意识中对查尔斯王子及其他王室成员的仇恨。
    这个“根都烂掉”的教条同时也遍布艺术和社会科学中,影响这些学科对人性的看法。随便举个例子(这只是几千个例子中的一个),当代著名的政治学家古德温写过一本有关美国总统罗斯福和夫人埃莉诺·罗斯福的传记,当她谈到为什么埃莉诺为穷人、残障者或黑人服务奉献一生时,她认为这是种“补偿作用”——补偿埃莉诺母亲的自恋及父亲的酗酒。古德温从不考虑埃莉诺可能真心想为不幸的人做些事,是在追求人性的至善。在古德温的思想中,诸如公平和敬业之类的动机一开始便被排除在外,任何好事的内在,一定隐藏着消极动机——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分析有学术地位的话。
    我不得不强烈地批驳:虽然“根都烂掉”的教条在宗教界和世俗社会被广泛接纳,但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一丝证据能证明优势和美德来自消极的动机。我认为进化包含好的与坏的人格特质,道德、合作、无私和善良的特质能被保留下来,就像谋杀、偷窃、自私和恐怖行为也继续存在一样。这种两面性是本书下半部分的重点:真实的幸福来自找出并培养你最突出的优势,并且在每天的工作、休闲、亲子游戏中运用它。
    积极心理学有三大基石:第一是研究积极情绪;第二是研究积极特质,其中最主要的是优势和美德,当然,能力也很重要,如智慧和运动技能等;第三是研究积极组织系统,例如民主的社会、团结的家庭以及言论自由等,这些是美德的保障条件,美德进而又能增强积极的情绪体验。自信、希望和信任等积极情绪不只在顺境中帮助我们,在经济低迷、命运坎坷时对我们同样有益。在战争或动乱时,对积极组织或机构的了解和信心非常重要,而能够体会并发挥优势与美德,例如,勇气、希望、正直、公平、忠诚,甚至比和平时更为急迫。
    自从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我更关心积极心理学了。在动乱的时候,了解减轻痛苦的方法就会增加幸福感吗?我想不会。一个什么都失去了的、抑郁的或想要自杀的人,在意的不仅仅是解除痛苦而已,他们更需要美德、生命目的、正直及生命意义。引发积极的情绪体验会使消极情绪快速消失。在本书中你将看到,优势和美德会帮助我们抵挡不幸的心理疾病,像防震保护层似的使我们不受伤害,甚至成为重新崛起的关键。好的心理治疗不仅能疗伤,还要能帮助人们发现并培育自己的优势和美德。
    所以积极心理学很严肃地看待美好的未来,假如你发现自己山穷水尽、一筹莫展、万念俱灰,请不要放弃。天无绝人之路,积极心理学将带你经过优美的乡间,进入优势和美德的高原,最后到达持久性自我实现的高峰:生命意义和生命目的。

后记

  

    你曾在第1章做过一个暂时性幸福的测验,现在你已经快读完这本书了,也读到了我的一些建议,做了一些练习。现在请你翻到17页,再做一次福代斯幸福测试。让我们来看看你现在的幸福程度与你第一次做的时候有什么不同。我认为有许多不同的途径可以达到真实的幸福,每个人达到真实的幸福的方式都非常不同。
    “自从以大一新生的身份在普林斯顿的长春藤俱乐部吃晚饭以来,我还没有觉得这么尴尬、手足无措过。”我对岳父耳语道。过去我唯一的游艇俱乐部经验是在迪士尼乐园,但是现在,孩子们、曼蒂和我以及岳父母却在真正的游艇俱乐部用餐。窗户外面的船也不是大号的划桨船,而是可以真正驶入海洋的大船。
    坦普尔顿爵士邀请我到他的俱乐部用餐,我带了曼蒂和孩子们,曼蒂又邀请了她的父母。这是一个私人俱乐部,占据巴哈马群岛上新普罗维顿斯的整个西北角,拥有一英里长的细白沙滩,穿着制服的侍者说着加勒比口音的英语。像皇宫一样的别墅里住着电影明星、欧洲皇室和亿万富翁,因为每个人都喜欢巴哈马宽松的税制政策。在这个非常不适宜的环境下,我开始寻找生命的意义。
    当时有10位科学家、哲学家和神学家聚在一起开会,讨论进化是否有目的和方向。几年前,我会认为这个问题不值一谈,是基督教教义对达尔文理论的反击,但是自从《非零年代》一书出版后,它在科学上的原创性和证据使我不得不从它出发,去考虑我追求生命意义和目的的方法。
    我来到这个俱乐部的目的之一就是想认识《非零年代》的作者赖特,他书中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积极情绪、积极人格、积极机构如果没有更深远的意义,那它们只会在时下流行的励志潮流中随波逐流而已。‘积极心理学必须向下在积极生物学中找到依附点,向上到积极哲学中、甚至积极神学中找到理论依据。我希望听赖特对“非零”做更深入的阐述,我也希望能表达我对如何在生活中找到意义和目的的方法。另一个理由则是到这个度假伊甸园拜访邀请我们的主人——坦普尔顿爵士。
    ……
    一个不断选择复杂的过程最后一定会止于万能、全知和美德。当然,这个目的不可能在我们有生之年完成,甚至无法在人类有生之年实现。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选择自己成为这个历程中的一分子,使它前进一步。这是进入有意义的生活的门,有意义的生活必须与比我们自身更宏大的东西连结上,这个东西越大,我们的生活就越有目的。参与这个历程会使我们的生活与一个非常宏大的东西连接上,这也将使你的每一天都过得有意义。
    你现在应该能知道自己的生活取向了,你可以选择走向这个目的,或选择与这个目的完全无关的生活;你甚至可以选择故意妨害它。你可以选择以增加知识为中心的生活:学习、教书、教育你的孩子,或从事科学、文学、新闻学等许多类似的行业;你也可以选择以增加力量为中心的生活,通过技术、工程、建筑、医疗服务或制造业来达到这个目的;你还可以选择以增加美德为中心的生活,通过法律、宗教、道德、政治等途径,或通过当警察、救火队员或从事慈善事业来达成你的目的。
    美好的生活来自每一天都应用你的突出优势,有意义的生活还要加上一个条件——将这些优势用于增加知识、力量和美德上。这样的生活一定是孕育着意义的生活,如果神是生命的终点,那么这种生活必定是神圣的。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成功而不幸福的雷恩
    我的一个朋友雷恩,他的积极情绪分数比我还低,在别人眼中他是很成功的:做到证券交易公司的总裁,拿过好几次全国桥牌比赛的冠军,而且成名极早,在二十多岁时就非常成功了。他外表英俊,口才伶俐,聪明机智,是当之无愧的钻石王老五。但他在感情生活上却一败涂地。正如我前面所说,雷恩是个内向的人,非常缺乏积极体验。我曾看他在拿到全国桥牌冠军时,闪现出一丝笑容,然后就一个人逃到楼上,去看晚间的足球赛了。这并不是说他不敏感,他非常知道别人的情绪和需求,也对别人的情绪和需求能作出恰当的反应(这是为什么每个人都说他“很好”的原因),但是他自己却并不能获得积极的体验。
    与他约会的女孩当然不喜欢这样,她们觉得这男人很冷,没有乐趣,不会说笑。她们都对他说:“雷恩,你有点不对劲。”结果,他连续五年都去求助于纽约的心理分析师。“你有点不对劲,雷恩。”心理分析师也这么说。于是心理分析师用尽她那炫目的技巧,来挖掘他童年的不幸创伤,找出为什么他要压抑积极情绪,结果一切都是徒劳——雷恩没有任何创伤可以挖掘,他的童年非常幸福。
    事实上,雷恩并没有什么问题,他只是处于积极情绪量表的低端。进化使得很多人的积极情绪体验都落在低端,因为进化选择会使人的一些情绪派不上用场,这样这些情绪也就不出现了(一般是积极情绪)。雷恩的冷漠情绪在很多场合对他是有利的。在打桥牌叫牌的时候,在贸易谈判的时候,在开董事会的时候,他的不动声色对他都是很有利的。而在约会时,女人会觉得愉悦的男人比较有魅力。十年前,他问我该怎么办,我建议他搬到欧洲去住,那里的人比较内向,情绪不外露,这对他比较有利。结果他与一名欧洲女孩结了婚,生活十分美满幸福。所以,这个故事的意义是:一个人即便没有很高的积极情绪,也可能得到幸福。
    
    有幸福感让我们更聪明
    像雷恩一样,我过去也觉得生活中缺少积极情绪体验,那天下午在后院与妮可的谈话让我知道自己的理论是错误的,但是真正说服我的是密歇根大学的副教授弗雷德里克森:积极心理学不只是让我们觉得快乐,它还有远大的目标。美国有一个“坦普尔顿积极心理学奖”,专门颁给40岁以下、在积极心理学研究方面有出色成绩的年轻人,一等奖的奖金是10万美元,而我很荣幸地出任了评选委员会的主席。2000年第一次颁发这个奖时,得奖者正是弗雷德里克森博士,她的得奖作品是积极情绪的功能理论。当我第一次读到她的论文时,我三步并两步地跑上楼,去告诉我太太:“这是改变人生的文章。”至少对我来说,它改变了我的生活。
    弗雷德里克森认为积极情绪在进化过程中是有其目的的:它扩展了我们智力的、身体的和社会的资源,增加我们在威胁或机会来临时可动用的贮备。当我们情绪积极时,别人比较喜欢我们,我们在友谊、爱情和合作上更容易成功。跟我们在烦恼、忧虑时相反,积极情绪扩展了我们的心智视野,增加了我们的包容性和创造力。我们在心情好时,较能接受新的想法和新的经验。
    弗雷德里克森举了几个实验的例子来支持她的理论。假设在你面前有一盒大头钉、一根蜡烛和一盒火柴,你必须把蜡烛挂在墙上,但是蜡油不能滴到地板上。这项任务需要有创意才能解决。把大头钉倒出来,空盒用大头钉钉在墙上,再把蜡烛放在盒子里,这样,油就不会滴落在地板上了。在做这项实验之前,实验者先让你进入积极的情绪,给你一小袋糖果,看好笑的卡通,或是叫你有感情地大声念出一系列积极情绪的词汇。每种方式都能增加一些好的感觉,由此而来的积极情绪使你更有可能发挥创造力,去完成这项任务。
    另一个实验是尽快判断出一个字是不是属于某个类别。例如,运输工具类,当你听到“汽车”和“飞机”时,会很快回答“是”;但是当你听到“电梯”时,大多数人会慢半拍回答“是”,因为它不太符合我们心目中的运输工具。实验者发现,如果先引发被试的积极情绪,被试对电梯的反应时间就会变快。积极情绪拓宽了你的胸襟,加快了你的思考速度。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另一个实验情境中,给你三个词,请你找出一个与这三者都有关的词,例如找出一个与mower(割草机)、foreign(外国的)、atomic(原子能)都有关的词(答案是power)。
    这样的智力拓展也发生在有关小孩和有经验的医生的两项实验中。实验者要两组4岁的小朋友用30秒去回忆一个“使你高兴得跳起来的事情”(高能量的幸福),或是一件“使你高兴得只想坐着微笑的事情”(低能量的幸福);然后所有小朋友都要进行一项有关形状的学习。结果上述两组的表现都比接受中性指导语的控制组好。在医疗情境下,将44名实习医生随机分派到三个条件下:一组是每个人得到一小包糖果,另一组是大声朗读人本主义者对医学的看法,第三组是控制组;然后给所有医生一个很难诊断的肝病症状,要他们说出自己诊断的步骤,结果得到糖果的那一组做得最好,最早想到可能是肝病。P4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