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中国史

国家记忆(附光盘美国国家档案馆收藏中缅印战场影像)

  • 定价: ¥98
  • ISBN:978720306944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山西人民
  • 页数:513页
  • 作者:章东磐
  • 立即节省:
  • 2010-10-01 第1版
  • 2010-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那些眼睛,那些眺望胜利与未来的目光,坚毅得像钢铁,清澈得像泉水,纯洁得像婴儿。那时的他们,就像今天我的儿子一样年轻。
    实际上,我们的绝大多数抗战死±,是死过两次的。一次是他们年轻而宝贵的生命,另一次则是在全人类历史上空前而且必定绝后地从所有人心里铲除——他们用生命本应换得的永生。

内容提要

    你见过正面战场的小兵张嘎吗?
    你了解创造了无数奇迹的女兵连吗?
    你知道我们的战士连一双草鞋都没有,仍然顽强抗日吗?
    你相信美国军队顾问将自己的头盔送给中国士兵因而牺牲吗?
    你是否曾经直面过那些英勇抗战、为国捐躯的英雄们和历史的真相?
    《国家记忆》是从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数万张战争影像资料中,精选最有震撼力和代表意义的五百张图文,汇集成书。
    随书附赠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原始影像DVD光盘!其中包括日寇大轰炸、美国飞虎队、收复腾冲的血战、血肉长城等等无法再现的历史战争场面!
    由美国战争照相兵全程拍摄,真实再现抗日战场的战争真相!
    任何有一点点抗日血性的中国后人,都应该收藏的绝版作品!

目录

序:在异国寻找历史的背影
一、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二、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
三、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四、我们万众一心
五、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附录:美军通信兵第164照相连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五年前,牛子从美国拍摄纪录片《寻找少校》归来。他向我们展示了190幅美国通信兵照相部队拍摄于云南战场的照片。那批在当时堪称数量很大的历史影像帮我在心里初建了滇西抗战的视觉记忆。牛子同时告诉我,这批照片来自一座宝库——美国国家档案馆。那里收藏的中国、缅甸、印度(CBI)战场的历史照片初步估计超过20000幅。
    影像对于历史研究的重要性是任何文字与回忆都无法替代的,何况我们的抗战史本就极度缺乏来自视觉的佐证。从那一天起,这收藏于地球另一面的数量巨大到难以置信的档案照片就成为了我把田野调查扩展到大洋彼岸的明确目标。牛子同时展示给我们的,还有美国军队记录、保存历史的方式。我也才知道了美国自第一次世界大战起,便组建了使用当时才发明不久的照相机和胶片摄影机全方位拍摄战争的专门兵种。
    对于抗战历史研究,我自喻为一个特殊情境时能为人救急的兽医,但毕竟是治牛马的功夫,心里还是期望专给人治病的医生能担纲恢复历史健康的重任。偏偏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这些专业医生令人失望。就在我们寻找到了阵亡在云南的梅姆瑞少校战场墓地期间,也得到了牛子带回的这批战场照片,此时恰逢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专家们纷纷上阵发言。在中央电视台的纪念节目上,一位据称是那段历史研究权威的人大声说:史迪威的美国陆军在中国没有一兵一卒。荒唐的不是这位“权威”无知至此,而是整个官方史学机构对这种不负责任的信口胡言长期视而不见。
    我们官方的历史机构自称为社会科学,而恰恰忽视了一切科学以实证为前提的基础。历史是什么?在我这个业余的历史调查者眼里,如果历史是根,今天就是树;历史是种子,今天就是果实;历史是父亲,今天就是儿子。从这个意义上讲,编造历史无异于认贼作父。历史这张脸是不可以任意涂抹的,她不是到城里出卖色相的村姑,她高贵的贞节令这些无知的假权威难以想象。
    历史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无论我们是不是了解,是不是遗忘,它仍然发生过,这一点无从改变。有意思的是,恰恰是那位权威不了解或者故意遗忘的那一段,偏偏留下了详尽的证据。因为进入中国抗日战场的美国陆军不仅远不止一兵一卒,还是一支数量庞大的多兵种成建制部队,而且还有随军作战的照相兵。牛子他们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扫描的将近二百幅照片是他们拍摄的,我们准备全部复制的目标也是他们留下的战场档案影像。
    2003年春节前,为了写作将在台湾出版的《三峡记》,我第一次走进湖北省宜昌市档案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走进叫做档案馆的机构。那一次的资料查询对于我的写作确有助益,但手续与等待令人印象更为深刻。在我心里,档案这个词是严肃而神秘的,以至于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知晓自己有一个叫档案的文件袋,里面详尽记载和保存着如影随形的荣辱,或者还有你自己不知道,也永远不允许你自己独自接触的与你有关的文件。带着几分畏惧,我反复问牛子:国家档案馆?国家档案馆啊,真的可以让我们随意查阅和复制吗?胆子一贯很大的牛子肯定回答了连续几年,渐渐也被我愈加详细而具体的追问给弄毛了。毕竟。他也只去过一次,不过两天时间。
    恰在此时,晏欢的一位美国朋友出现了。晏欢是留学于英国的建筑学博士研究生。他和美国人打交道不需要中文,但为了告诉我这位美国人是谁,他急匆匆地给那位胖乎乎的旧金山邮差起了个中文名字:唐亨蔚(Don Henvick)。这位姓了唐的洋朋友近乎疯狂地在业余时间搜寻CBI Theater(中缅印战区)的资料,因为他的岳父那时也在缅甸战场上。他从并不宽裕的收人中抽出一部分用在了对历史的研究中。同时充满激情地为我们提供有求必应的帮助。未经任何动员,他成为了档案照片复制团队的美国成员,而且是完全义务的志愿者。
    有了唐亨蔚的协助,我们了解了美国国家档案馆的相关规则,使我们确知可以不需付给馆方任何费用地复制属于美国的公开档案。唐亨蔚帮我们联系了足够整个团队住宿的独栋花园住宅,还把每天的租金成功地从标价280美元降低到150美元。当然这个功劳并不完全归功于唐先生的谈判技巧,因为房东得知了这群中国租客是要来寻找中国抗战的历史资料.而她的叔叔恰好也是当年美国空军的飞行员,她还欣喜地告诉唐亨蔚,自己叔叔是飞虎队的成员。虽然后来知道了她的叔叔是在欧洲战场,但基于那段共同战斗历史的感情纽带使房东对我们团队的态度远远超越了对待普通房客。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