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张亚勤(让智慧起舞)

  • 定价: ¥36
  • ISBN:978750862255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249页
  • 作者:刘世英
  • 立即节省:
  • 2010-11-01 第1版
  • 2010-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他,3岁识字,5岁读书,9岁小学毕业,11岁作为初三的学生,决定参加转年的高考。1978年,被誉为“神童”的他,以数学满分的成绩考上了中科大少年班,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大学生”。23岁,他以乔治·华盛顿大学唯一的满分论文,获得博士学位;31岁,成为IEEE百年历史上最年轻的院士;由于当年拒绝了麻省理工和普林斯顿的录取通知,而让麻省理工的教授抱憾并称为学校的重大损失。
    他让一个仅有几个人的微软中国研究院,发展成为拥有几百位学者的微软亚洲研究院,被比尔·盖茨称为“微软的宝贝”。
    他让比尔·盖茨下决心把微软在海外最大的研发基地放在了北京,2010年3月起,微软整个亚太地区的几千名科学家,都向他汇报。
    他拥有60多项专利,并发表了500多篇学术论文和专著。在学术界,他有姚明那样的号召力。
    他,就是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亚勤。
    本书全面生动地记载了张亚勤从“神童”走向科学家,到优秀的商业管理者的成长历程,试图带你走进张亚勤的谜样世界,透过他的人生经历,深入他的内心,去寻找答案。

内容提要

  

    有人说,他是“全世界的财富”。
    3岁识字,5岁读书,9岁小学毕业,12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成为1978年入学的全国最年轻的大学生,23岁获得乔治·华盛顿大学博士学位,31岁成为IEEE(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百年历史上最年轻的院士,33岁回国跟李开复一起创办微软中国研究院,34岁执掌微软亚洲研究院,38岁晋升微软全球副总裁,成为比尔·盖茨智囊团的核心成员……
    在企业家里,他是科学家——他拥有60多项专利,并发表了500多篇学术论文和专著,被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称作“一个灵感的启示”;
    在科学家里,他是企业家——他将一个不到10人的微软中国研究院,发展成为拥有3000个聪明脑袋的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被比尔·盖茨视为“微软的宝贝”;
    他是——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亚勤。
    本书试图走近张亚勤快慢相谐、动静相宜的世界,走近他“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的心,寻找成长成功的中国路径和中国智慧。

媒体推荐

    亚勤是我的好朋友,也是青少年成长最好的榜样。他是少年班的神童,科学界的英才,商界的领袖。阅读他的自传是最好的成长伴侣,相信读者会得到很多启发。
    创新工场创始人  李开复
    
    聪明人可以把简单的东西演绎得很复杂,智慧的人则擅于把复杂的东西凝练为简单。这本书告诉我们怎样的聪明才是真正的大智慧,值得每一个有抱负、有梦想的人参考。
    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李彦宏
    
    亚勤是我的学长也是好朋友。在我眼中,他不仅是世界级的顶级科学家,也是出类拔萃的管理者。这本书追溯了亚勤之所以如此优秀的一切根源,还探讨了一个真正优秀的企业管理者的空间、操守和本分。我敬佩亚勤,他把敬业和报国做到如此完美的统一。
    联想集团CEO  杨元庆
    
    亚勤从一个天才少年成长为卓有建树的科学家和软件产业的领军人物,他的故事既具有传奇色彩又是那样的脚踏实地。这本书娓娓道来亚勤丰富的人生阅历和他的奋斗精神,对今天的青少年成长无疑具有启迪和教育意义。
    《科技日报》社长  张景安

作者简介

    刘世英,青年学者,资深传媒人,北京广天响石企划机构董事长,《亚洲资本》杂志副总编,著有《分众的蓝海》、《谁认识马云》、《广告也幽默》、《网络时代的宠儿》等,主编《梦想年代,财智人生》系列丛书。

目录

柳传志序
凌志军序
作者序
第一章  少年多磨砺
    少年天才
    严母教子
    阿Q精神胜利法
    12岁的大学生
    天外有天
第二章  探索未来世界
    最丑的电子线路板
    “大老板”和“二老板”
    恋爱——5分钟决定一生
    留学美国—— 个全新的世界
    你现在就可以博士毕业了
    抢项目——与美国专家角力
    拒绝麻省理工和普林斯顿
    第一次“当官”——中国留学生学生会主席
    满分论文
第三章  从科学家到管理者
    你能不能慢点呢?
    从华盛顿到波士顿
    亚勤的玩具
    真正的高手
    遭遇韦尔奇——艰难转型
    跑市场——形形色色的国际买家
    桑纳福最年轻的多媒体实验室主任
    IEEE 百年史上最年轻的院士
    克林顿的贺信
第四章  回国创业
    盖茨、中国和创业
    向着祖国的方向
    你会被边缘化的
    迟到的首席科学家
    为亚勤而来
    3米长的大白板
    He is from China!
    盖茨考评
    接管研究院
    五五军规
    异地会议
    升级亚洲研究院
    成立亚洲工程院
第五章  征战雷蒙德
    钓鱼台里的游说
    烫手山芋
    Magneto先生
    回国救急——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成立微软中国研发集团
    代理大中华区CEO的日子
第六章  中国智造,慧及全球
    我们的大楼封顶啦
    升级微软亚太研发集团
    人才磁场
    黄金阶段——微软中国“三级跳”
    植根中国
    中外教育差距
    长城计划——助力中国教育
    共赢——与中国产业共进退
    可持续的成功
    危机之后的绿色畅想
    云计算时代
第七章  朋友相知
    导师盖茨
    巴菲特——纯粹得像个孩子
    开复——是对手,更是朋友
    百人会——和全世界华人精英在一起
    大学生——“偶像”亚勤
    同事——“海纳百川”的亚勤
    朋友——“不是很会讲故事的”亚勤
第八章  性情人生
    做喜欢的事,做简单的人
    母亲——放飞的爱
    妻子——家里的老板
    一双儿女——父亲的骄傲
    世事如棋
    今宵有酒
    瑜伽之静
    如果·未来
附录一 《放飞的爱》——张亚勤
附录二  张亚勤作答普鲁斯特问卷

前言

  

    微软公司是全球电脑软件行业的领头羊。张亚勤先生在这样一家世界一流的高科技企业领导研发工作,是高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有力推动者。
    对于高科技成果如何实现产业化,我有很深的感触。创办企业之前,我在中国科学院工作,最大的苦闷就是科技成果不能转化为生产力。科研人员整天忙着,就是为了发表论文,而成果根本和市场没关系,不得不束之高阁。我出来办联想,也就是憋着劲儿想做点事情。现在,联想集团经过多年的探索和积累,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高科技产业化之路,在全球电脑行业的市场和技术领域都有了一席之地。
    联想集团的发展要感谢改革开放带来的机会,但张亚勤先生比我们这一代人更加幸运,改革开放将一张世界版图展现在他们面前。他天资聪颖,并且非常努力,能够一路尽显才华,很年轻就学有所成,学有所用,在更高的起点和更广阔的平台上,开拓更大的事业。
    以我的观察和体会,一个优秀的技术专家如果能成长为一个好的企业管理者,对科技企业非常重要,然而,这种转化并不容易。张亚勤先生是一个成功的代表。他原本是一个科学家,在技术方面有着卓越的贡献;但他更是一个出色的技术管理者,在他的统领下,微软公司在华研究机构不断发展,跻身世界一流。这既是个人努力的结果,一个好的机制也非常重要。
    因为环境不同、企业的性质不同等等,微软公司和我们走过的道路大不相同。比尔·盖茨先生创办微软,直接以高技术起家,高举高打,打下了一片天地。而在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由于起步晚,底子薄,路要曲折得多,很多规律都还在探索和发展的过程中,观念、机制和人才等问题都还不时困扰我们,需要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进一步努力。
    难能可贵的是,张亚勤先生在成功领导公司研发工作的同时,还花了很多精力,为中国的科技产业化进程助力,如深入高校的教学科研,建立联合实验室,开办创新论坛,贡献自己的经验和智慧。
    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与世界融合的步伐越来越快,一大批从中国走向世界的精英们回到国内,“在中国做事”,更“为中国做事”,我想,这对他们所服
    务的机构,对中国,都是非常好的事情。
    无论对于莘莘学子还是商界人士,张亚勤先生的故事都值得一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直至今天,谈起对自己一生影响最深刻的书,张亚勤脱口而出的依旧是五六岁时读过的高尔基三部曲:《童年》、《在人间》和《我的大学》。如果说对于大多数读者而言,高尔基讲述的是故事,那么对于张亚勤来说,这个三部曲就是他幼年生活的真实描摹。
    生于公元1966年—这个年份注定,任何一个个体的命运都无法挣脱当时中国社会的大背景。“我外祖父家是盐商出身,祖父是地主背景,在那个特殊时期,这种家庭成分几乎宣判了一个家族的死刑。对于一个只有几岁的孩子来说,我可以说是提前经历了人生种种可能的困境。”
    而这一切还只是张亚勤童年的一部分: 5岁那年,身为教师的父亲去世,张亚勤离开太原,回到老家运城和姥姥生活在一起。此后的八九年间,他辗转于太原、运城和西安,在母亲、老家和亲戚家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即使到现在都很难想象,在社会功能彻底瘫痪的“文革”期间,一个年仅七八岁的孩子独自搭火车、倒长途汽车奔波在几个不同的“家”之间的情景,可这正是张亚勤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
    缘于此,高尔基成了那个时代的张亚勤最喜欢的作家。“我父亲去世不久,我就读到了《童年》。高尔基也是父亲去世后,由母亲和姥姥抚养成人。看高尔基的故事像是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今天看,我也许属于‘逆境出人才’那个类型,教育学家认为这种频繁变化的外部环境对儿童身心的负面影响相当大,但在当时,你每天的生活就是那样,每隔一段时间换一个地方、换一所学校、换一批朋友,留一级或者跳两级。你的人生在当时就是那样。”
    1966年,年轻的新中国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非常年代。
    张亚勤对于五岁以前的记忆是模糊的,在山西大学附中教书的父亲极少在他身边,“父爱”是一个陌生的词汇,甚至连父亲的长相他也没什么印象。年幼的孩子还不知道“五岁丧父”意味着什么,但那种缺憾,敏感的他却是能隐隐感受到的。看到别的孩子被父亲呵斥,他明白自己和别人的不同,自己的家庭和其他小朋友的也不一样。尽管“文革”过后,张亚勤的父亲被平反了,但生命中的缺憾却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了。
    多年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看着一对儿女在自己和太太的庇护下快乐健康地长大,张亚勤自己也意识到了一直在心中积蓄的那种父亲情结:“我的女儿如果没有我,肯定不行。这个时候我才想到,假如当初父亲在的话,我的童年可能会不一样。”
    庆幸的是,张亚勤有一位不同寻常的母亲,这位早年曾留学苏联的母亲坚强勇敢,乐观积极,在风雨飘摇的政治风暴中,在家庭和自身都承受着巨大的悲痛和压力的时候,以自己独特的
    方式教育儿子。在同龄的孩子还围着父母脚边转的时候,母亲就放手让亚勤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在亚勤因为一点成绩开始骄傲自满的时候,母亲及时提点,鞭策儿子继续努力。她的胸怀和眼光,在亚勤成长的各个阶段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包括亚勤后来的跳级、提前参加高考进入少年班,以及出国留学等等,都受益于母亲很早就开始的对他独立和坚韧精神的培养。
    从3岁起,寄居在亲戚家的张亚勤就开始学习给母亲写信,这是他和母亲交流的重要方式。最开始信封是别人代写,信是自己写。母亲的回信总是先表扬,然后在末尾把来信中的错别字一一纠正。到了亚勤5岁,忙于工作的母亲无法照顾儿子,就打算让他上学。“文革”时期的太原很乱,大街上随时都会上演“武斗”,学校风气也不好,于是,他被送回了姥姥家。
    5岁的张亚勤在相对安稳的晋南小城—运城开始了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里,姥姥带着他度过了三年相对平静、安稳、令张亚勤至今回想起来都还觉得很温暖的日子,而姥姥也是母亲之外对他幼年成长影响最大的人。
    “我3岁能识字就是因为姥姥。她是那个时代少有的有文化的女性,能识字,会算账,这使得她比同龄女性更为开明。她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只要是知识,什么都可以去学’。这句话培养了我的学习能力,使我受益终生。”
    很小的时候,姥姥就开始给小亚勤买大量小人书。最早是姥姥一边陪他看一边给他讲,后来就不再给他讲了,“想看就自己认字,你自己认识字就不用别人给你讲了。”有了看故事的动力,刚刚3岁的张亚勤就开始学认字。很快他就认识了小人书中出现的大部分生字,能自己读懂《水浒》、《西游记》,还把家里的书差不多都看了一遍。
    这个时候,尽管还没有因为12岁上大学而被冠以“神童”的名头,但张亚勤过目不忘的本事已经让他成为了当地的小名人:拿一份报纸,张亚勤只要看几分钟,基本就能像电影回放一样一字不差地通篇背出来。张亚勤称之为“拍照式记忆”。因为这页报纸在他脑子里不是一个个各自独立的字符或段落,而是像存在脑子里的一幅图像,他要做的只不过是按照脑子里的这幅图像“说出”上面的内容,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天才”。
    张亚勤9岁时小学毕业,太原市举行了一场演出活动,他被选去说相声。如今,他已经不记得相声的具体内容了,只记得自己当时没花多少工夫就记住了大段的相声台词,当他一句不差、声情并茂地表演完后,台下掌声雷动,观众都被这个9岁的小天才镇住了。当地的报纸专门报道了这件事,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个叫“张亚勤”的孩子有过目不忘的天赋。
    这一切都源于和姥姥一起度过的那段启蒙期。每当夜色深沉,就是祖孙俩最安逸的时刻。姥姥在灯下做针线,小亚勤把他白天看到的故事讲给姥姥听。一老一小,一动一静,这是亚勤记忆中很温馨的一个场景。不仅如此,姥姥还找来唐诗、小学语文课本等更难一些的内容给他看,每次他都能倒背如流。姥姥的鼓励、自己能够随心所欲看各种书成了张亚勤更加努力的动力。看到了孙子的潜力,老人又开始加码:“不要跟着学校的课本走,要跟着自己的需要走。学了加减,觉得不够用了,就学乘除,不用管它是几年级的课程!”这种自小培养起来的“自主式”学习方式一直伴随他后来的人生,即使多年以后到了美国,一头撞进高度自由化、自主化的美国研究生教育体系,张亚勤很快就完成了自我调整,在这种教学制度下游刃有余,令见过无数天才的美国教授都为之惊诧。
    如果说神童们在智力的起跑线上是一样的,那么最终能够到达彼岸的,一定是那些能够驾驭自己超常智慧的真正的“智者”。
    P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