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远山淡影(石黑一雄作品)(精)

  • 定价: ¥27
  • ISBN:9787532753451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页数:249页
  • 作者:(英)石黑一雄|译...
  • 立即节省:
  • 2011-04-01 第1版
  • 2011-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石黑一雄(1954—)是英国跟拉什迪齐名的最著名的移民作家之一,作品以精雕细琢的刻画和简朴淡雅的气质取胜,深受知识阶层的喜爱。称得上是当今全球独具特色、备受追捧的国际级大作家。《远山淡影》是其28岁发表的处女作,获英国皇家文学会的Winifred Holtby奖。小说描写居住在英国寡妇悦子,因长女的自杀而回想战后在长崎生活的往事。作品内容新颖,形式精巧。语言纯粹熨帖,手法简约轻淡;表面平静,内里波澜,暗写虚刻,却能力透纸背,意在言外,令人低回不已。

内容提要

  

    这是一段迷雾重重、亦真亦幻的回忆。战后长崎,一对饱受磨难的母女渴望安定与新生,却始终走不出战乱的阴影与心魔。剧终,忆者剥去伪装,悲情满篇。
    《远山淡影(石黑一雄作品)》是石黑一雄技惊文坛的处女作,一部问世30年仍在不断重印的名著。其“感伤与反讽”的融合、平衡令人犹记。

作者简介

    石黑一雄,日裔英国小说家,1954年生于日本长崎,与奈保尔、拉什迪并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石黑一雄的作品并不多,但几乎每部作品都获得重要的文学奖项:《远山淡影》获温尼弗雷德·霍尔比纪念奖,《浮世画家》获惠特布莱德年度*佳小说奖,《长日将尽》获布克奖,《无可慰藉》获切尔特纳姆文学艺术奖,《浮世画家》《我辈孤雏》和《莫失莫忘》均入围布克奖决选名单;1995年英女王授予石黑一雄文学领域的大英帝国勋章,1998年获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2017年因“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的虚幻联系之下的深渊”而获诺贝尔文学奖。

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们最终给小女儿取名叫妮基。这不是缩写,这是我和她父亲达成的妥协。真奇怪,是他想取一个日本名字,而我——或许是出于不愿想起过去的私心——反而坚持要英文名。他最终同意妮基这个名字,觉得还是有点东方的味道在里头。
    妮基今年早些时候来看过我,四月的时候,那时天还很冷,细雨绵绵。也许她本打算多待几天,我不知道。但我住的乡下房子和房子里的安静让她不安,没多久,我就看出来她急着想回伦敦自己的生活中去。她不耐烦地听着我的古典唱片,随意地翻着一本本杂志。经常有她的电话,她大踏步走过地毯,瘦瘦的身材挤在紧紧的衣服里,小心地关上身后的门,不让我听到她的谈话。五天后她离开。
    直到来的第二天她才提起景子。那是一个灰暗的、刮着风的早晨,我们把沙发挪近窗户,看雨水落在花园里。
    “你指望过我去吗?”她问。“我是说葬礼。”
    “不,没有。我知道你不会来。”
    “我真的很难过,听到她的死讯。我差点就来了。”
    “我从不指望你会来。”
    “别人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她说,“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想我那时觉得很丢脸。别人不会真的理解的,他们不可能理解我的感受。姐妹之间应该是很亲近的,不是吗?你可能不太喜欢她们,可你还是和她们很亲近。但是我和她根本不是这样。我甚至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
    “是啊,你很久没见到她了。”
    “我只记得她是一个让我难受的人。这就是我对她的印象。可是我真的很难过,听到她的消息。”
    也许不单单是这里的安静驱使我女儿回伦敦去。虽然我们从来不长谈景子的死,但它从来挥之不去,在我们交谈时,时刻萦绕在我们的心头。
    和妮基不同,景子是纯血统的日本人,不止一家报纸马上就发现了这个事实。英国人有一个奇特的想法,觉得我们这个民族天生爱自杀,好像无需多解释;因为这就是他们报导的全部内容:她是个日本人,她在自己的房间里上吊自杀。
    那天晚上,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突然听到妮基在我身后问:“你在看什么呢,妈妈?”她坐在房间那头的长靠背椅上,膝盖上放着一本软皮书。
    “我在想以前认识的一个人。以前认识的一个女人。”
    “在你……来英国之前认识的?”
    “我在长崎时认识的,要是你指的是这个。”她还看着我,我就补充道,“很久以前了。在我认识你父亲之前很久。”
    这下她好像满意了,嘟囔了句什么,继续看她的书。从很多方面来说,妮基是个孝顺的孩子。她不仅仅是来看看景子死后我的情况;她是出于一种使命感来的。这几年,她开始欣赏起我过去的某些方面。她来是准备告诉我:事实仍旧如此,我不应后悔从前做的那些决定。简而言之,是来安慰我说我不应为景子的死负责。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