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步步惊心(新版上下)

  • 定价: ¥38
  • ISBN:978754045097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605页
  • 作者:桐华
  • 立即节省:
  • 2011-09-01 第1版
  • 2011-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步步惊心(新版上下)》是著名青年作家桐华成名力作,完美融合:穿越、情仇、宫斗、浪漫、残酷等元素,面世五年来,已经畅销五十万套,被誉为言情经典。
    《步步惊心(新版上下)》收录了桐华为本版本独家续写的三万字全新内容,是同名电视大戏出品方唐人影视和独家首播方湖南卫视指定和推荐的版本,封面运用唯美剧照,并且超值赠送一套“穿越”明信片,让你和清朝的自己对话。

内容提要

    《步步惊心》是桐华所著清穿小说。2005年起在晋江原创网连载,2006年出版,2009年推出修订版。“清穿三座大山”之一,被誉为“清穿扛鼎之作”,有评论称“在整个穿越史上,《步步惊心》绝对是一部标志性的作品,它独具风格的历史演义和凄美绝伦的爱情架构结合得天衣无缝,从而摆脱了一般言情小说的窠臼,而更像一部传奇”。小说的电视剧改编版权于2009年转让,同名电视剧由上海唐人电影制作有限公司拍摄制作。
    《步步惊心(新版上下)》收录了桐华为本版本独家续写的三万字全新内容。
    《步步惊心(新版上下)》是同名电视大戏出品方唐人影视和独家首播方湖南卫视指定和推荐的版本。

作者简介

    桐华,“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是从小惯看的景色。向往着“小桥流水人家”,工作后索性跑到南方,领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已出版作品:《步步惊心》《大漠谣》《云中歌》《最美的时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曾许诺》《曾许诺·殇》《长相思》《长相思2:诉衷情》《长相思3:思无涯》。

目录

《步步惊心·新版》  上册
自序  不思量,自难忘
第一章  梦醒处,已是百年身  
第二章  同来何事不同归  
第三章  少年不识愁滋味  
第四章  人有悲欢离合  
第五章  酒入愁肠应易醉  
第六章  知己一人谁是  
第七章  花灯醉,少年行  
第八章  才始春来春又去  
第九章  把酒言欢塞上  
第十章  胡不归,所为何  
第十一章  劝君惜取少年时  
第十二章  一种相思独自愁  
第十三章  妆成秀色酬君意  
第十四章  携手处,游遍芳丛  
第十五章  一层秋雨一层凉  
第十六章  落花随水情亦逝  
第十七章  鲜衣怒马,莫多情  
第十八章  罗带飘舞月中仙  
第十九章  木兰花开有情无  
第二十章  事事堪惆怅,断柔肠  

《步步惊心·新版》  下册  
第一章  有情终古似无情  
第二章  行尽处,云起时  
第三章  知己把酒话从容  
第四章  雷霆怒,痴人愿  
第五章  恩怨两边哪堪计  
第六章  相忘谁先忘  
第七章  祸福从来不可期  
第八章  心安即归处  
第九章  喜生忧,爱生畏  
第十章  相逢犹恐是梦中  
第十一章  不许孤眠不断肠  
第十二章  一缕芳魂归青山  
第十三章  姹紫嫣红开遍  
第十四章  何不相守慰寒影  
第十五章  不悔情深恨匆匆  
第十六章  难抛往事一般般  
第十七章  头白鸳鸯失伴飞  
第十八章  曷不委心任去留  
第十九章  离别苦,相思念  
第二十章  花落人亡两不知  
第二十一章  后记  
番外一  杏花、春雨、少年笑  
番外二  一窗明月满帘霜  
番外三  寒梅落、泪随风  
番外四  九重三殿谁为友  
番外五  往事哪堪再回首  

前言

    本来没有打算为再版写序,我的倾诉欲好似都已融入故事中,所以,故事结束后,我总觉得无话可说。
    可无杀编辑建议我写个自序,她说这是你的第一个故事,是它出版五年后的再版,根据它改编的电视剧正好也要上映,难道你就不想和喜欢这个故事的人分享一下你的心路历程吗?
    她的话打动了我,所以,有了这篇纪念五年再版的序。
    2005年5月16日,刚到美国不久的我,旧日生活已结束,新的生活还没开始,很闲,很无聊。一时冲动,我在线写了<步步惊心=》的第一节,检查完错别字后,立即贴到网上。
    大概贴到第三节的时候,开始有人留言,本来还在担心没有人看的故事,却渐渐地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欢。我对这个故事越来越严肃认真,吃饭睡觉都在思考故事。我不是专业写手,我高中是理科,大学是商科,平时从不玩弄文墨,我完全不知道这个故事该怎么写,只是凭着一种激情和认真。当时的我没有想到我能写完一部四十万字的故事,没有想到它会出版,更没有想到它会被拍成电视剧。
    2005年8月,我签署了《步步惊心>的出版合同,合同上很多名词我都没看懂,我也不关心,我的心态是完全不在乎钱,觉得写故事很快乐,快乐完了,故事还能变成一本书,已经是我最大的收获,甚至大半年后,我才弄明白什么叫版税。这种心态让我无所畏惧,永远以故事为第一,再弱势时都很强势,可以对出版商说不,但同时也让我吃了很多苦。
    2005年10月30日,我将全稿发给了出版商,等待出版。本来承诺春节前出版,可书商对它的市场没有什么信心,所以出版时间一拖再拖。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总而言之,我的第一次出版很艰难,我是个不喜欢诉苦的人,所以不多提了。
    2006年4月,《步步惊心》正式出版。因为出版商陷入财务纠纷,与合作伙伴闹翻,《步步惊心》成为牺牲品,书的上市没有任何宣传,含下册的整套书不能在新华书店等主营渠道销售。某个角度来说,这应该是注定失败的一本书,但那一年,凭着读者的口耳相传,这本书成为畅销书,在那之后,依旧是凭着读者的口耳相传,成为常销书。
    曾有读者在网上说,你知道我是怎么开始看这本书的吗?是我在新东方上课时,给我们讲课的老师强烈推荐的。
    有读者说,她去买书,问《步步惊心》在哪里,营业员不知道。她找了半天,发现书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她买了一套,然后趁着营业员不注意,偷偷摸摸地把剩下的两套书搬运到了最显眼的地方。
    六年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难过有,欣喜有,但不管何种,都只是漫长人生中的一朵浪花,可你们所做的,我一直铭记。
    我无法向那位老师,那个悄悄搬运书的朋友,以及推荐书给你们的朋友,把书推荐给别人的你们当面道谢,只能在这里,告诉你们,没有你们的喜欢,没有你们的支持,一切都不会发生。
    谢谢你们!
    桐华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个姐姐的性格说好听了是温婉贤淑,说难听了是懦弱不争,一天的时间里总是要花半天念经。我猜恐怕是不太受宠,至少我在这里的十天,从未听到八阿哥来。不过从这十天来看,她对这个妹妹是极好的,从饮食到衣着,事无巨细,唯恐我不舒服。我心里叹了口气,如果我不能回去,那我在这个时空也只有她可以依靠了,可想着未来八阿哥的下场,又觉得这个依靠也绝对是靠不住的。不过,那毕竟是很多年后的事情,现在暂且顾不上。
    回到屋中时,姐姐果然已经在了。正坐在桌旁吃点心,见我进屋,她带点儿嗔怪地说:“也不怕热气打了头。”
    我上前侧坐在她身旁笑说:“哪就有那么矜贵呢?再说,我这么出去转了转,反倒觉得身体没有前几天那么重了。”
    她端详着我说:“看上去气色是好了一些,不过现在天气正毒着,可别在这个时候再出去了。”我随口应了一声“知道了”。
    冬云端着盆子过来半跪着服侍我洗手,我暗笑着想,知道是知道了,照不照做下次再说。巧慧拿手巾替我擦干手,又挑了点儿琥珀色的膏脂出来给我抹手,闻着味道香甜,只是不知道什么做的。
    洗干净手,正准备挑几块点心吃,突然觉得奇怪,抬头看,姐姐一直盯着我,我心一跳,用疑问的眼神看回去。她又突然笑了:“你呀,以前最是个泼皮的性子,阿玛的话都是不往心里去的,摔了一跤倒把人给摔好了,温顺知礼了!”
    我松了口气,复低头去看点心,一边笑问:“难不成姐姐倒希望我一直做泼皮?”
    姐姐拣了块我爱吃的芙蓉糕递给我:“再过半年就要去选秀女,也该有点儿规矩了,哪能一直混吃胡闹呢?”
    一口芙蓉糕一下卡在喉咙里,大声地咳嗽起来。姐姐递水给我,巧慧忙着帮我拍背,冬云忙着拿帕子,我连着灌了几口水,才缓过劲来。姐姐在一边气笑着说:“才说着有规矩了,就做这个样子给人看,可没人和你抢!”
    我一边擦着嘴,一边心里琢磨,该怎么办?告诉她我不是你妹妹若曦?肯定不行!心思百转千回,竟没有一个主意。只能安慰自己,不是还有半年的时间吗?
    我若无其事地问姐姐:“上次听姐姐说,阿玛在西北驻守,我是三个月前才到这里,难道是因为选秀女的原因,阿玛才把我送过来的?”
    “是啊!阿玛说额娘去世得早,你又不肯听姨娘的话,越管越乱,想着你倒还肯听我几句,所以送来,让我先教教你规矩。”
    这段时间我是早上吃了饭就去溜圈子,晚上吃了饭又去溜圈子,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出来的锻炼方法。虽说简单,但效果很是不错,越来越觉得这个身体像是自己的了,不像初醒来的几天,总是力不从心的感觉。
    也曾用言语诱使巧慧领我到真若曦摔落的阁楼,立在楼上,几次都有冲动跳下去,也许再一睁眼就回到现代,可更怕现代没回去,反倒落下残疾,而且心底深处其实隐隐明白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车祸后昏迷前看到的恐怖一幕,并不是幻觉。至于我的灵魂为什么会到这具古人的身体里,我也不知道,只能既来之,且安之。
    巧慧陪我溜完一大圈子,两人都有些累,假山背后正好有块略微平整的石头,巧慧铺好帕子让我坐,我拖她坐到旁边。太阳刚下山,石头还是温的,微风吹在脸上,带着点凉意,很是舒服。
    我半仰脸,看着头顶的天空,天色渐黑,蓝色开始转暗,但仍然晶莹剔透,看上去是那么低,好似一伸手就能碰到它。我心想,这的确是古代的天空,在北京的时候唯一一次看到类似的天空是在灵山上。想起父母,心中伤痛,并非伤痛自己的死亡,而是伤痛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不过幸好还有哥哥,他自小就是父母的主心骨,有他在,我也可略微放心。
    正在伤感,听到巧慧说:“二小姐,你的确是变了呢!”
    这句话这几天姐姐老说,我由开始的紧张到现在的不太在意,仍旧看着天空问:“哪里变了?”
    “你以前哪能这么安静,总是不停地说,不停地动,老爷说你是匹‘野马驹子’,你摔了之前,常劝主子少念经,衣服穿得鲜亮点儿,我们还庆幸着终于有个人劝劝了,可现在你也不提了。”
    我侧头看向巧慧,她却一碰我的目光就把头低了下去。
    我想了想:“姐姐现在这样很好。”
    巧慧低着头,声音略颤着说:“很好?都五年了,别人后进门的都已有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给她解释,难道告诉她八阿哥将来下场凄凉,现在越亲近,将来越受伤?叹了口气,道:“远离了那些事情对姐姐未尝不是件好事,姐姐现在心境平和,知足常乐,我看不出来哪里不好。”
    巧慧抬头看我,似乎想看我说的是不是真心话,最后侧过了头说:“可是府里的那些人……”
    我打断她的话说:“抬头看看天空,看看这么美丽的天空,你会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忘了的。”
    她有点儿反应不过来,愣愣地抬头看了下天,又看看我,还想说什么,我半仰着头看着天一动不动,她终是把话咽了回去,也随我呆呆地看着天空。
    突然传来一阵笑声,从假山侧面转出两个人来,领先的身量较矮,略微有点儿胖,大笑着对后面一个说:“这小丫头有意思,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怎么说起话来竟像已经历世情的人,不合年龄的老成!”
    巧慧一看来人,立即站起请安:“九阿哥、十阿哥吉祥!”
    从到这里以来还没见过外人,我一时愣在那里,看到巧慧请安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个年代尊卑有别,幸亏古装电视剧没少看,也急忙学着她的样子躬身请安,心里却直为刚才他所说的话打鼓,我又忘了我现在的年龄是十三,而非二十五了。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