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基督山伯爵(权威全译典藏版上下)

  • 定价: ¥55
  • ISBN:978754045114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976页
  • 作者:(法)亚历山大·仲...
  • 立即节省:
  • 2011-11-01 第1版
  • 2011-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基督山伯爵(权威全译典藏版上下)》(作者亚历山大·仲马)主要讲述19世纪一位名叫埃德蒙·当泰斯的大副即将获得幸福却遭到无端陷害后的悲惨遭遇,以及日后以基督山伯爵身份成功复仇的故事。哥特式的故事情节、充满哲理的人性慨叹、生动的人物形象、引人入胜的结局,吸引了无数读者,是大仲马小说中的经典之作。

内容提要

  

    《基督山伯爵(权威全译典藏版上下)》(作者亚历山大·仲马)讲述了法老大副堂泰斯船长委托,为拿破仑党人送了一封信,遭到两个卑鄙小人和法官的陷害,被打死牢。狱友法里亚神甫向他传授各种知识,并在临终前把埋于基督山岛上的一批宝藏秘密告诉了他。堂泰斯越狱后找到了宝藏,成为巨富。从此名基督山伯爵,经过精心策划,报答了恩人,惩罚了仇人。《基督山伯爵(权威全译典藏版上下)》充满浪漫的传奇色彩,章章奇特新颖,引人入胜。

媒体推荐

    大仲马的长篇故事始终受到喜欢历史的神奇性的读者所赞赏。
    ——[法]布吕奈尔
    大仲马之于小说,犹如莫扎特之于音乐,已达艺术的顶峰。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无人能超越大仲马的小说和剧本。
    ——[英]萧伯纳

作者简介

    亚历山大·仲马(1802-1870),法国人,著名小说家、戏剧作家。自童年时期起,大仲马就对文学充满了热爱。他在王宫从事文书工作,闲暇时间,他便开始创作喜刹和小说,并很快获得成功。他最著名的作品是《三个火枪手》,后又有续集《二十年后》和《布拉热洛纳子爵》。

目录

第一部分  埃德蒙被陷害
第一章  船抵马赛
第二章  父与子
第三章  加泰罗尼亚人
第四章  阴谋
第五章  订婚宴席
第六章  代理检察官
第七章  审讯
第八章  伊夫堡
第九章  订婚之夜
第十章  杜伊勒里宫的小书房
第十一章  科西嘉岛的吃人魔王
第十二章  另一对父子
第十三章  百日
第十四章  疯狂的囚徒和疯癫的囚犯
第十五章  三十四号和二十七号
第十六章  一位意大利学者
第十七章  神甫的房间
第十八章  宝藏
第十九章  第三次发病
第二十章  伊夫堡的坟场
第二十一章  蒂布朗岛
第二十二章  走私贩子
第二十三章  基督山岛
第二十四章  奇观

第二部分  陌生人
第二十五章  陌生人
第二十六章  杜加尔桥客店
第二十七章  往事的追述
第二十八章  监狱档案
第二十九章  莫雷尔公司
第三十章  九月五日
第三十一章  意大利:水手辛巴德
第三十二章  苏醒
第三十三章  罗马强盗
第三十四章  现身

第三部分  基督山伯爵
第三十五章  锤刑
第三十六章  罗马狂欢节
第三十七章  圣塞巴斯蒂安的地下墓穴
第三十八章  约会

第四部分  巴黎贵客
第三十九章  宾客
第四十章  早餐
第四十一章  引见
第四十二章  贝尔图乔先生
第四十三章  奥特伊别墅
第四十四章  为亲人复仇
第四十五章  血雨
第四十六章  无限贷款
第四十七章  灰斑马
第四十八章  思想意识
第四十九章  海迪
第五十章  莫雷尔一家



第五部分  播下复仇的种子
第五十一章  皮拉姆斯和西斯贝
第五十二章  毒物学
第五十三章  《恶鬼罗贝尔》
第五十四章  股市起落
第五十五章  卡瓦尔坎蒂少校
第五十六章  安德烈亚·卡瓦尔坎蒂
第五十七章  苜蓿地
第五十八章  努瓦尔蒂埃·德·维尔福先生
第五十九章  遗嘱
第六十章  发报站
第六十一章  帮助园丁摆脱偷桃睡鼠的办法
第六十二章  幽灵
第六十三章  晚宴

第六部分  复仇的网
第六十四章  乞丐
第六十五章  夫妻间争吵
第六十六章  女儿的婚事
第六十七章  检察官的办公室
第六十八章  夏日舞会
第六十九章  调查
第七十章  舞会
第七十一章  面包和盐
第七十二章  德·圣梅朗夫人
第七十三章  诺言
第七十四章  维尔福家族幕室
第七十五章  会议纪要
第七十六章  小卡瓦尔坎蒂的进展
第七十七章  见到海迪

第七部分  毒药
第七十八章  约阿尼纳专讯
第七十九章  柠檬水
第八十章  控告
第八十一章  退休面包商的房间
第八十二章  溜门撬锁
第八十三章  上帝的手

第八部分  复仇的尾声
第八十四章  博尚
第八十五章  旅行
第八十六章  审判
第八十七章  挑衅
第八十八章  侮辱
第八十九章  夜
第九十章  决斗
第九十一章  母与子
第九十二章  自杀

第九部分  灵魂的审判
第九十三章  瓦朗蒂娜
第九十四章  吐露真情
第九十五章  父与女
第九十六章  婚约
第九十七章  通往比利时的路上
第九十八章  钟瓶旅馆
第九十九章  法律
第一○○章  露面
第一○一章  蝗虫
第一○二章  瓦朗蒂娜之死
第一○三章  马克西米利安

第十部分  离开巴黎
第一○四章  党格拉尔的签字
第一○五章  拉雪兹神甫公墓
第一○六章  财产分割

第十一部分  等待和希望
第一○七章  狮之洞
第一○八章  法官
第一○九章  开庭
第一一○章  起诉书
第一一一章  赎罪
第一一二章  起程
第一一三章  往事
第一一四章  佩皮诺
第一一五章  路易吉·万帕的菜单
第一一六章  宽恕
第一一七章  十月五日
译后记

后记

  

    人称亚历山大·仲马(1802-一1870)为大仲马,是为了把他与歌剧《茶花女》的作者、他的儿子小仲马区别开来。其实,他留下的作品数量之多。他笔下塑造的栩栩如生的人物之众,他的才华横溢,以及他写作的轻松自如,都使他的名字之前不愧被冠之以“大”字。
    大仲马与法国19世纪另一位大文豪维克多·雨果同龄.诞生于一八O二年.父亲亚历山大一大卫·仲马是拿破仑麾下的一位将军,祖母是圣多明各的一个黑奴。大仲马幼年丧父,家境贫寒,因此没能像他同时代的大作家们那样,受到严谨、良好的教育。他十四岁成为公证人的书记,开始独立谋生。一八二二年,年仅二十岁的大仲马来到巴黎闯荡,在奥尔良公爵府上当差,公爵丰富的藏书使他受益匪浅,也使他成为莎士比亚、席勒和司各特的崇拜者,并开始尝试文学创作。
    大仲马的文学生涯是从戏剧创作开始的。一八二五年,他与朋友一起创作的《狩猎与爱情》被搬上舞台,第二年,他又推出了通俗喜剧《婚礼与葬礼》;一八二九年,他的第一部浪漫主义戏剧《亨利三世及其宫廷》上演,引起轰动;在此之前,他的第一部悲剧《克利丝蒂娜》已经在法兰西剧院上演,一八三。年该剧又在奥德翁剧院再次上演;一八三一年,他的《安东尼》又被搬上舞台。一八四七年,大仲马成为历史剧院的经理,戏剧创作的激情越发昂扬。他一生共为后人留下九十一部戏剧作品,涉猎了正剧、悲剧、喜剧、歌舞剧、轻歌剧等戏剧的各个领域,为浪漫主义戏剧在法国的发展作出了不朽的贡献,成为十九世纪法国浪漫主义戏剧的杰出代表。
    不过,大仲马的名声更主要的是靠他卷帙浩繁的武侠小说成就的。这些小说先以连载的形式在报刊上发表,然后出版。他的小说,篇篇都产生过轰动效应,至今深受读者的欢迎。除《基督山伯爵》(1844—1845)之外,最著名的当属《三个火枪手》(1844),这部小说还有两部续集《二十年之后》(1845)与《德·布拉热洛纳子爵》(1850)。此外,他还创作了历史题材的小谜玛戈王后》(1845)及其续集《蒙梭罗夫人》(1846),和《四十五个卫士》(1848)、《红屋骑士》(1846)、《约瑟夫·巴尔萨莫》(1848)及其续集《王后的项链》(1850)、《安日·皮图》(1853)、《夏尔尼伯爵夫人》(1855)等。大仲马的小说共有一百多卷,再加上他的《游记》(1834)、《漫谈》(1860)和《回忆录》(1852—1854),作品有三百多卷。
    然而,这位法国十九世纪最多产、又最受读者欢迎的作家,生前在法国文坛上的地位长期引起争议。亚历山大·仲马究竞仅仅是个逗人开心的家伙,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作家?到底应当把他视为一个青少年读物的作者,还是应当在法国文学史上给予他一席之地? 大仲马是个乐天派,性格开朗直爽,激情奔放,生活放荡不羁,“换情妇犹如换衣服一样随便”,这些情妇给他留下“半打”私生子;文如其人,他才思敏捷,倚马千言,但是,高速度、高产量,难免良莠不齐,有粗制滥造之嫌。在那个把文学视为圣洁、高雅的时代,通俗易懂的作品往往被拒之文学殿堂之外;加上大仲马的作品有不少是与他人合作的,上流社会的儒雅之士便对他的作品嗤之以鼻,批评他的作品是“小说工厂”和“流水作业”的产物。然而,大仲马的作品虽说缺少福楼拜的那种精雕细刻,也没有巴尔扎克和斯汤达的作品那种深刻的现实主义的意义,但自有与众不同的特色。他是带着祖母留给他的黑人血统,带着父亲留给他的强健体魄和乐天豪放的天性登上法国文坛的;正是由于他身上这种生来就有的、另一位浪漫主义大师维克多·雨果需要到西班牙、意大利,到那些阴郁的城堡里的指挥官身上去寻找的“粗俗”和“野蛮”,他才成为法国文学史上独一无二、朴实无华的浪漫主义通俗作家的。 大仲马的最大特点是会讲故事。他的历史小说尽管并不完全尊重历史真实,却总能生动地再现书中所描写的那段历史的气氛;他编织的故事总是扣人心弦,引人入胜,大故事里套小故事,每个故事都有头有尾,而且总是如人们所希望的那样,以“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而告终,因此,令读者百读不厌;他笔下的人物虽然没有精雕细刻,但个个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或善或恶,泾渭分明,给读者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 正如大仲马在“不经意”中创造了他一生中“最优秀的作品”——他的儿子小仲马一样。他也是在高速度的创作中,为法国和世界文学史留下了《基督山伯爵》和《三个火枪手》这样的不朽之作。 《基督山伯爵》是一部气势恢弘、规模庞大的作品,故事千头万绪,却个个有头有尾.归纳成一句话.就是水手埃德蒙·当泰斯遭人陷害,被关入地牢十四年,后来奇迹般地逃出监狱,凭着超人的智慧和意外获得的巨大财富,向他的三个仇人报仇雪恨的故事。小说先在报上连载,共刊载了一百三十多期,历时一年半之久,每一期都留下悬念,吊起读者的胃口,让他们为主人公的命运担忧,为他的不幸和遭遇而愤愤不平,为他的报仇雪恨而拍手称快。 当然。由于描写主人公受迫害的情节在前,且篇幅较短,而描写复仇的章节在后,且篇幅较长,三个仇人都被基督山伯爵搞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从而让读者在拍手称快的同时,难免会觉得伯爵的报复有点过头。想必作者本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为在小说快结束时,让基督山伯爵自己对复仇的正确性产生怀疑,为了说服自己,更是为了说服读者,又让基督山伯爵重返伊夫堡地牢,故地重游,抚今追昔,让读者相信,基督山伯爵确实是在代表上帝惩恶扬善,是正义的化身。 大仲马塑造了基督山伯爵这样一个普罗米修斯式的超人形象,从而使这位浪漫主义戏剧的杰出作家也成为一代浪漫主义小说家的杰出一员。《基督山伯爵》问世已经一个半世纪了,始终在世界各地畅销,受到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的喜爱,从而无可争议地奠定了大仲马在法国文学史和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与雨果、巴尔扎克、福楼拜、斯汤达、左拉这些巨星相比,大仲马这颗明星或许没有那么绚丽、那么沉重,然而,如果缺少了这颗明星,法国文学史这片星空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般灿烂,没有了《基督山伯爵》和《三个火枪手》,法国文学史也许会多出一片空白,多出一点缺憾。 今天,我们把这部译著献给读者,希望能对我国读者更多地了解法国文学、更多地了解大仲马有所裨益。 译者 1997.7.15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八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圣母观察站的晾望员发出信号:从士麦那出发,经过的里雅斯特和那不勒斯开来的三桅船“法老”号到了。
    同往常一样,一位领港员立刻从港口出发,绕过伊夫堡,在莫尔吉翁海角与里翁岛之间登上“法老”号。
    也像往常一样,圣让要塞的平台上立刻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因为在马赛,大船进港历来是件大事,而一艘像“法老”号这样由古老的弗凯亚船厂建造和装备的,船主又是本城人的大船进港,就更是如此了。
    这时,船渐渐驶近。它已经顺利地穿过由火山爆发在卡拉萨雷涅岛和亚罗斯岛之间形成的海峡,绕过了波麦格岛。船上的三张桅帆、大三角帆和后桅帆都已经张满,但行驶的速度相当缓慢,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热闹的人出于一种不祥的预感,猜测着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那些有航海经验的人看得出来,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测,也不会是船体本身,因为从船行驶的样子看,它受到完好的控制。锚正准备抛下,艏斜桅的侧支索也已经脱钩;领港员正准备把“法老”号引进马赛港狭窄的通道。他身边是一位动作敏捷、目光灵活的青年,他密切注视着航行的每一个动作,重复着领港员的每一道指令。
    一种隐约的忧虑笼罩着人群。圣让嘹望台上的一位看客尤为不安,他不等大船进港,就跳上一只小船,下令朝“法老”号划去,在雷瑟夫湾对面靠上“法老”号。
    青年水手看见这个人过来,立刻离开他在领航员身边的岗位,用手摘下帽子,靠到船舷上。
    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身材颀长,满头乌发,长着一双漂亮的黑眼睛,浑身有着一种自幼与风险搏斗的人特有的沉静与刚毅。
    “啊!是您啊,当泰斯!”小船上的人大声喊道,“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们船上一片晦气?”
    “太不幸了,莫雷尔先生!”青年回答道,“实在太不幸了,尤其是对我!船行驶到齐维塔——维基亚附近时,我们失去了可敬的勒克莱尔船长。”
    “那船上的货呢?”船主着急地问。
    “货物完好无损,莫雷尔先生。我想,这一点您是会满意的。但是,可怜的勒克莱尔船长……”
    “他出了什么事?”船主问道,神态明显轻松起来,“这位可敬的船长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死了。”
    “掉进海里了?”
    “不是,先生。他是得脑膜炎死的,临终前痛苦不堪。”
    然后,青年转向手下人。
    “注意!”青年喊道,“各就各位,准备抛锚!”
    全体船员立刻遵命。十来个水手同时行动起来,有的奔向后角帆索,有的奔向转桁帆索,有的奔向吊索,有的奔向三角帆索,还有人奔向主桅帆的收帆索。
    那个青年水手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下,看到下属已经开始行动,自己的命令将得到执行,便又回到船主身边。
    “这件不幸的事是怎么发生的昵?”船主又接着年轻水手刚才中断的话题问道。
    “天哪,先生!完全出人意料:勒克莱尔船长与那不勒斯港务局局长进行了一次长谈以后离开港口,出发时心情十分激动,二十四小时之后开始发烧,三天以后就死了……
    “我们按照惯例安葬了他。他被端庄地裹在一张吊床里,双脚和头部系上一个三十六磅重的铁球,在埃尔吉里岛附近水葬。我们为他的遗孀带回了他的十字勋章和佩剑。船长跟英国人打了十年仗,”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丝忧伤的微笑,继续说道,“最后,也能跟常人一样寿终正寝,活得也算值了。”
    “唉,有什么法子呢,埃德蒙先生!”船主答道,他显得越来越宽慰了,“人早晚都有一死,老的总得给年轻人让位子啊,否则,年轻人就没有机会晋升了。您刚才说货物……”
    “完好无损,莫雷尔先生,我向您担保。这一趟,我估计您至少能赚上两万五千法郎。”
    这时,船已经驶进圆塔,年轻水手喊道:“准备收桅帆、三角帆和后桅帆!动作要快!”
    他的命令立刻得到迅速执行,如同在战舰上一样。
    “全船落帆、卷帆!”
    最后一道命令刚一下达,所有的帆都落了下来,于是,船只凭惯性向前滑行,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它还在行驶。
    “现在,莫雷尔先生,如果您想上船,那就请吧。”当泰斯看到船主迫不及待的样子,就说道,“那就是您的会计当格拉尔先生,他刚走出船舱,他会告诉您您想知道的一切情况。我呢,得去关照抛锚和给船长挂丧的事。”
    船主不等再请,立刻抓住当泰斯扔过来的一条缆绳,以一种海员都难得有的敏捷,攀上大船侧舷上凸起的梯级。这时,当泰斯回到自己的大副岗位,让他刚才说的那个叫当格拉尔的人去跟船主交谈。那人走出船舱,朝船主迎去。
    当格拉尔大约二十五六岁,神色阴郁,对上巴结,对下傲慢。因此,除了会计职务本身引起水手反感之外,他本人的作风也招人憎恶;与之相反,埃德蒙·当泰斯则深受众人的爱戴。
    “您好,莫雷尔先生!”当格拉尔说道,“您知道我们的不幸了吧?”
    “是啊,是啊,可怜的勒克莱尔船长!他可是个善良、正派的人啊!”
    “更是一位出色的水手,在碧海蓝天之间摔打成材。让这样的人为莫雷尔父子公司这样的大公司做事最合适了。”当格拉尔答道。
    “不过,”船主看着正在指挥抛锚的当泰斯,说道,“不过,当格拉尔,我觉得不一定像您说的那样,非得到老了才能成为行家。您看我们的朋友当泰斯,我觉得他干得就很在行,用不着向任何人请教。”
    “是啊,”当格拉尔说着,斜眼看了一下当泰斯,目光里闪着仇恨,“是啊,他年轻,因此无所顾忌。船长刚死,他就取而代之,根本没有征求任何人的意见。他不直接回马赛,而是绕道厄尔巴岛,浪费了我们一天半的时间。”
    “他是大副,接替船上的指挥对他来说义不容辞。”船主说道,“至于在厄尔巴岛浪费一天半的时间,那倒是他的错,除非船出了什么故障,需要修理。”
    “这艘船跟我一样结实,我也祝愿您这么健康,莫雷尔先生。这一天半时间的浪费,纯粹出于他的心血来潮。他想上岸玩,如此而已。”
    “当泰斯,”船主朝年轻人转过身去,说道,“请过来一下。”
    “对不起,先生,”当泰斯说,“我过一会儿就来。”
    然后,他对船员说道:“抛锚!”
    铁锚立刻落水,铁链吱吱扭扭地向下滑。尽管有领港员在场,当泰斯还是坚守岗位,直到这最后一项操作全部完成,然后,他下令:“把桅杆落下一半,降半旗,桅桁交叉!”
    “您看,”当格拉尔说道,“我敢说,他已经自以为就是船长了。”
    “事实上他就是船长了。”船主说。
    “是啊,就缺您和您的合伙人的签字了,莫雷尔先生。”
    “嘿!我们为什么不让他留在这个岗位上呢?”船主说,“他还年轻,这我知道,但我觉得他干得很在行,经验很丰富。”
    当格拉尔的额头掠过一道阴影。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