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李白不可爱/魅影时代青春书系/佳诚文库

  • 定价: ¥24.8
  • ISBN:978754433159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海南
  • 页数:254页
  • 作者:月无双
  • 立即节省:
  • 2011-07-01 第1版
  • 2011-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神行天使“月无双”奇幻精品《李白不可爱》,完美再现盛世大唐的锦绣华章!妖异诡谧的异世情仇华丽登场!
    月光穿透七色琉璃的围墙,书案前落着昨夜宣纸上的墨香。看见山水丹青里的景象,我就以为撞见了盛世大唐。琥珀美酒流出长满青苔的小巷,才子佳人点缀着江山如画的辉煌。荷花台上目光流转的姑娘,偷偷把刀藏进妩媚的裙装。三更灯火摇曳的晚上,曾经豪情万丈的少年郎,笑得那么凄凉。爱情在刀光剑影中绽放,哪一曲绝唱都能穿越千年的时光。
    谁在黄铜镜里梳妆?谁把石榴红的胭脂统统烤化?我在纷乱的街头抬眼望,你的眉眼明媚了大唐的春光。哪一扇窗前藏着你的面庞?哪一次登台会有人爱我醉人的裙装?你不知道啊你不知道,我在荷花台上起舞,一转身就穿越了千年……

内容提要

    《李白不可爱》由月无双编著。
    《李白不可爱》讲述了:
    现代杀手江冷月意外穿越到大唐,成洛阳首富的千金段七娘。
    原想借着重生的机会好好生活,却没想到一切都是早已设好的奸计。而她,只不过只是乱世皇权争斗中的一枚普通棋子……
    原来,迷局之中,你我皆是棋子。
    只是,落子无声,弃子有情,君须怜我一颗动荡不安的女儿心。
    究竟谁是可爱之人?究竟谁堪托付终身?
    魂兮归去,如梦初醒……

作者简介

    月无双,从新加坡归来的天秤座女子,天性自由散漫,文风阴晴不定,时喜时悲,亦正亦邪。一直努力享受爱情,认真信仰友谊,常常想:就算人生无处不倒霉,却不必总是话凄凉。爱上文字的唯美与神奇,努力边走边爱,纵然是路过,经过,错过,都有美好感怀。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初生牛犊不怕虎
第二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第三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四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第五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六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
第七章  车到山前必有路
第八章  翻手为云覆手雨
第九章  不识庐山真面目
第十章  心有灵犀一点通
第十一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
尾声

前言

    【壹】
    英雄跃马江湖路,少年仗剑踏歌行。
    百晓生的兵器谱里,我独爱暗器和刀,它们像一对恋人,隔着整个江湖遥遥相望。
    四川唐门擅用暗器的女子,武艺超绝却不失女儿本色,与世无争却也不卑不亢。
    翻手巧笑间,暴雨犁花落尘埃,谁死谁伤都已不重要,纵然身死,也是刹那芳华极致绽放过的无悔人生。
    这样魅力无边的女子,我却不是,自然要神往一世。
    常常写那些擅长用刀的江湖过客,粗扩豪放,喝酒吃肉,不畏艰险,肝胆相照。
    邢些藏匿在千年之外的酒肆,或儒雅或张狂的传奇人物,我总是会一再温故他们的故事。
    然后掩卷长思,想象着传奇里没有的故事。
    想象中的人总是过分完美,想象中的故事却难免凄凉。
    就想我们这些在人世间颠沛流离,四处奔忙的芸芸众生一样,我心目中的传奇人物,自然也会有他们的小悲哀与大胸怀。
    朋友说,看你的文字,只觉得江湖不过是一个遍布阴谋的巨大牢笼,而你笔下歌颂的全是我行我素的浪荡少年,随时都在准备者退隐和逃离。
    比如《李白不可爱》里的江冷月,何朝,李白……
    比如《汉宫美人计》里的关汉月,李敢,霍去病……
    不论是雕梁画栋,还是大漠狼烟,舍身赴死的豪情背后,总是难掩命运无常的暗自伤怀。
    我说,江湖不留恋,红尘不蹉跎,朋友不简单,爱情不容易,命运不圆满,人生才会如此的不平凡。
    【贰】
    在茫茫人海中走走停停,从一个城市到达另一个城市,武汉,广州,深圳…我一直都在寻找我的江湖,在每个路口和转角,抬头仰望远天的星火,想象着未来是什么样子。
    终于凭空生出了一颗孤胆,飘洋过海去往一个陌生的国度,过真正孤单的生活。
    这才发现我的江湖,一直都藏在对文字的热爱中,藏在故乡的土地上,藏在朋友们的牵挂里。
    放弃一切,从头开始,是个艰难的过程。
    我在一篇小说里写过:“最困难的是归来,当外面的风景都看透,突然发现找不到可以归来的理由,因为害怕所有的人都已经放弃了对自己的守候
    从此以后,每每提笔写字,总是忐忑不安,曾经漂泊的时光在脑海中不停翻滚。
    常常想象一个少年,意气风发地奔赴江湖的刀光剑影,再回首,突然发现除了手中三尺长刽,江湖微薄虚名,再无其他,那个发誓对自己不离不弃的女子早已被时光淹没……
    这样的结局多么可怕?纵然是盖世豪伏,天下敬仰,又能如何?
    所以,我特别钟情于穿越小说,可以让我天马行空地沉醉在一段传奇里,不肯醒来。
    因为,一醒来,就要面对挽留,或是割舍。
    现世悲哀,异世情缘,是天下女子的一帘幽梦,等得不过是一位英雄少年,踏月而来。
    他陪我悲喜,我共他荣辱,什么生离死别都是矫情,大爱无言才叫做荡气回肠。
    始终相信,有爱的人,纵然离散,纵然永隔,内心深处依旧能够一世安然。
    难得人间走一道,没什么能比爱对了人,做对了事,更加无怨无悔的了。
    【叁】
    可我终究不是柔媚无比的女子,虽然缺少男儿的雄风壮志,却也比那些烟视媚行的女手多出一身豪气干云。
    闲得最无聊的时候,常常想自己梦回千年,在刀光剑影之间颠沛流离。
    做得女英雄,做得小女人,聚散离合总该有一把称心如意的兵刃,方能跟我爱的男子欢宿双栖,他为我搏杀千里,我为他荡尽情仇。
    只是……究竟哪种兵器能够配得起我?剑为君子,刀为豪侠,而我两者皆不是。
    只能是一对娥眉刺,游离在十八班兵器之外的异类,守着自己的独绝,笑看如画江山。
    所以,我给了笔下的女儿家,一身做骨,一双兵刀,冷艳绝决的外表,柔情百转的内心。
    《李白不可爱》里,荷花台上仗剑起舞的奇女子,一舞剑气动四方……
    《汉宫美人计》中,力战匈奴王子的聪慧佳人,欢剑齐发,伤人伤己……
    千年之外,相爱想杀,命运无常,爱恨缠绵。
    我心中的才子佳人,我梦中的千年传奇,每时每刻,不曾远离。
    如果你们也喜欢邢些名字里镶嵌了一个“月”字的传奇女予,邢么也请你们喜欢我。
    坐拥月色,心怀天下,笔点江山,情义无双。
    请记住,我是月无双。
    2011年5月11日  午后
    写于长沙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壹】
    身为杀手,江冷月从十六岁开始送过无数的人奔赴黄泉。她也很早就预料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走上这一路。
    可真的走上这条路,却什么都看不见,只觉得周围一片阴冷的黑暗。
    “果然是个鬼地方。”
    江冷月的魂魄在这片黑暗中飘了许久,突然冷笑。
    就在她四下寻找出路的时候,眼前突然闪出一道光击中在她的声上,江冷月突然感到身体里传来撕裂的疼痛。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冷月试图想用双手抓住剧痛的头,却怎么也抓不到。
    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而在她的耳边更是远远传来念咒的声音,江冷月的脑中只有唯一的念头:老师,没想到,你会这么狠心……
    可就在她的意识随着那道奇怪的亮光渐渐散去的时候,她好像听到老师担心地声音在呼唤着她。
    那声音像水一样的温润,像风一样的柔软,让她好像回到了第一次见到老师的时候。
    那年的江冷月还不叫江冷月,那时的她不过是一个连孤儿院都进不去的孤儿。
    那时候她的心里没有爱,也没有恨,只有无限的悲凉。
    十二月的雪漫天飞舞,街上行人稀稀落落,她的身上只有一件单衣,冷得躲在角落发抖。
    蓦地,一个身影挡住了像刺刀一样的雪花,她虚弱地睁开眼。
    饿得发昏的缘故,她仿佛在他的身后看到了一道光,那一刻,她以为他是上帝派来接她的天使。  他说:“跟我走吧!”  就如他不容反驳的语气一般,她就那么义无反顾地跟从他的脚步,踏上了一条阴冷绝望的道路。
    只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不是天使,而是撒旦的使者。
    从那天开始,她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江冷月。
    那个让她睁大懵懂双眼,大步跟从的男子,成为了她的老师,而她在残酷的训练和压迫中,被训练成了一个冷血的杀手,一把夺命的利器。
    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江冷月突然觉得全身累到不想动弹。
    “好吧!既然这样,就好好睡去吧!”她的声音里第一次有了绝望。
    【贰】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冷月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人在触碰她的身体,杀手的警觉,让她下意识地睁开眼。
    “谁?”脱口而出的声音让她自己都觉得陌生。
    “小姐,你终于醒了。”一道关切的男声传人耳膜,满心不容怀疑的惊喜。
    江冷月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张木质的雕花床上,而在她的身边坐着一个陌生的男子。
    那男子正满脸关切地看着她,可是他的眼神却让江冷月觉得浑身不自在。
    奇怪的是男子的穿着一点都不像现代人,一身曳地的青袍,满头长发高高束起,头顶裹一块月色纶巾,飘摇的束带落在肩头,活脱脱一副古人的装扮。那面容更是难得一见的俊朗。
    这样的男人,穿西装会是什么样?江冷月的脑中莫名地冒出这样的念头。
    “小姐?”男子见她没有反应,担心地将手掌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江冷月这才一个灵激,回过神来。
    她触电般从床上跳起身来,厉声问道:“这是哪里?我,我死了吗?”
    怎么看这里也不像是阎王殿,可仔细打量起来,这间房子里的人和物都是那么的古色古香,跟江冷月所熟悉的世界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男子连忙上前,试图安抚住神情紧张的江冷月。
    他一边伸手用合适的力度阻止她的下一步行动,一边柔声提醒道:“小姐,你小心点,你的脚上有伤,是不能下床走动的。”
    经他这么一说,江冷月才感觉到从脚踝传来的刺痛。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她才顾不得什么腿伤呢!
    当初杀手训练之时,什么样的酷刑和伤痕没有遇到过?这点小伤算什么?
    陌生的坏境让她无所是从,只能本能地退缩到墙角,双手紧握,神色紧张地准备随时出击。
    床前的男子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举动,一时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你把我抓来的?”江冷月戒备地问道。
    “小姐,我是何朝呀!”何朝的眉头紧紧深锁,眼神里满是疑惑,“你忘了我了吗?”
    江冷月迷茫地看着何朝的眼神。
    那道目光中的幽怨像湖面上泛起的涟漪,一圈一圈,一点一点,一直从他的眼中,扩散到江冷月的心里。
    这样让她觉得要是想不起来,是一件罪过的事。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任何关于他的印象,反倒是头疼欲裂起来。
    “小姐?你怎么了?”何朝紧张得不知所措。
    怎么了?本姑娘穿越了!
    这种事情能说吗?
    说了有人会信吗?
    所以,还是保持沉默。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孩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只见她双手提着那高到胸口的长裙,一见江冷月就大声喊道:“小姐,小姐,大事不好了……”
    “青梅,有什么大事回头再说,小姐现在需要休息。”不等江冷月反应,何朝就拦住丫鬟,大声呵斥。
    被唤作青梅的丫鬟很不情愿地停下来,委屈地嘟囔道:“可是,可是李公子他……”
    P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