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宗教

一字禅(从一个字看婆娑世界)

  • 定价: ¥28
  • ISBN:978753332562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齐鲁
  • 页数:197页
  • 作者:一苇
  • 立即节省:
  • 2012-01-01 第1版
  • 2012-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由字见禅,妙解人生。打开汉字之门,沐浴禅意光芒。在精神的世界里流浪,如果怀揣几枚汉字做盘缠,就不必在乎路会有多远。
    《一字禅——从一个字看婆娑世界》是国内第一本由汉字字形谈禅讲悟之作。所有文字皆是作者几年来灵感迸发之记录。全部图片皆由作者一苇亲自拍摄,其意境与所讲之汉字密切关联,令人回味无穷。
    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中国古老智慧与佛学的水乳交融,放下心灵的包袱,尽情沐浴禅意光芒!

内容提要

  

  汉字是中华文化的载体,几千年来绵延不绝;古人六书造字,其中蕴含了对世界万物、社会人生规律的朴素的、深刻的认识。而佛学禅宗从本质上讲也是有关人生的哲学。一苇编著的《一字禅——从一个字看婆娑世界》精选49个汉字,每个汉字由字形、字义展开禅意想象,谈古论今,妙解人生,使得汉字与禅学两者在《一字禅——从一个字看婆娑世界》中得以交融贯通,由字见禅、由禅识字,开启一段智慧之旅。

作者简介

  贺伟,笔名一苇,资深出版人。自诩杂家,先后涉猎考古、摄影、收藏、老庄、周易诸领域,近醉心于佛禅之学,在《世间觉》杂志辟有专栏,整理出版《金刚经集注》、《六祖坛经笺注》等书。

目录


















































后记

前言

  

    每一个汉字都有生命。
    在这里,你会在不同的历程中邂逅一个生命。
    如果你的心灵无法安静,它就是一盆净水,你可以把你的心灵摘下来,放在净水中浸泡,漂洗。如果你的心灵已经足够安静,它就是一叶扁舟,坐上它,你就可以做一次心灵的旅行,你的彼岸等待着你破茧化蝶般的一次穿越。如果你一直找不到彼岸,那么,下一次邂逅会让你依然走在寻找彼岸的路上。
    走吧,随便打开一座汉字的门,跟随那束若隐若现的光去旅行,当你的灵魂与形骸以及形骸之外的一切相剥离,你就会看见般若波罗蜜的光芒。

后记

  

    惭愧,我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世间觉》连载拙文《一字禅》,几度花开花谢,不知不觉,居然写满了四十九字。世尊说法四十九年,我把我看到的路想象有四十九个脚印,比着佛的足迹,一步一步跟着走,说实话,慧根实在有限,总也踏不准,只好撷来路边的花草,一步一采,凑足了前面这些文字。
    如果说佛的每一个脚印都是一条船,那么,由于一路上每一步都没能踩准,所以我自己就没有登上过船。也许我能做到的是站在路口,告诉过路的人,这边,这边有佛的脚印。
    为什么选择从汉字入手,寻找通往禅路的方向?和字母文字不同,方块汉字每一个字都像一幅画,一个故事,不仅禀赋灵性,而且宁静遥远。如果你愿意走到门前,我则愿意做一个为你挑帘的门童。我所描述的是我隔帘看到的情景,其实里面的精彩是在你进去之后领略到的,我相信,每一个走进去的人都会不虚此行。这里的精彩无关挑帘的门童,但你如有所见,一定别忘了也说给我听。
    一苇
    辛卯岁末于击壤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欲
    欲,是什么?欲,其实就是个坑。这个坑的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它是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坑。
    这个“欲”字,曾经经历了三个阶段。
    一个是“谷”,这是欲的古字,如郭店楚简《老子》中的欲字用的就是“谷”。这个“谷”字很朴素,它告诉我们欲就是山谷,是个坑。
    继而发展为“欲”,这是我们常见的“欲”。这个“欲”由“谷”和“欠”组成,它告诉我们,这个坑无论怎么填也是欠着的,甚至越填越欠,永远也不会填平。
    第三个是“慾”,强调了贪欲的意向,以区别欲的其他意向。通行本子《论语》中就使用这个“慾”字,例如“根也慾,焉得刚”。这个“慾”直接告诉我们欲是由心所生,这个坑也就是心中的坑,而实际上并不真实存在。
    我们生存在欲界之中,对于这个相伴终生的坑,每个人似乎都无能为力。因为这个坑的来历不在于我们,而在于造物主。
    所有动物都有这么两个坑,一个食坑,一个色坑,即食欲和性欲。这是物种存续的需要。所以看起来我们无力摆脱,因为摆脱它就等于让造物主抛弃人这个物种。然而问题并不在于此,而在于人的坑已经完全不同于动物的坑,以文明为标榜的人类因为有了“文明”而把这两个原始本能的坑演化为—个吞噬人一生精力的豪坑。
    更为严重的是,人因为这个欲而痛苦。  《楞严经》上说:“菩萨见欲,如避火坑。”可见人的这个坑不单纯是个坑,而且是个火坑。这个火坑一直在燃烧,炙烤得我们痛苦不堪。动物在饥饿的时候去寻找食物,在发隋期去争夺配偶。如果找到了食物,如果交配成功,其余的事则泰然处之了。人则不同,嫉妒心、虚荣心、权力欲,这些千奇百怪的文明的副产品,虽源于本能却已经远离本能。
    因为是人,所以就有了不同于动物的“心”;因为有了“心”,所以有了心中永远也填不满的坑;因为有了永远也填不满的坑,所以有了无休止的痛苦。
    声香味触法,皆是我所欲,就连成佛的愿望,也是一种欲。如果连成佛的心都可以抛掉,所有由心所生的种种欲望还有什么不可以抛掉的吗?
    结语:欲,一个永远填不满的坑。既然永远也填不满,就别老站在坑边发呆。
    道
    我们每天都在说:知道了。
    因为就这样至少说了几百年,所以我们从来没有为这句话感到不安。
    可是坐下来仔细玩味一下,却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知道了。了不得,这话说得太大,道是随随便便可以知的吗?说了几百年的大话而不自知,真可谓妄自尊大。
    什么是道?
    老子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日道。”这个独立于万物之外又无处不在的东西逼着老子给它强起了个名字。他又说:“道可道,非常道。”连他老人家都说不清,我们还敢妄称“知道”,想起来真是惭愧。
    道,由首和走之组成,古字中(如金文)往往是“首”字夹在“行”中,“行”就是路的意思,这两种构成,都是首在行走,也就是头脑在行走。有的时候加一只手,隶定以后为“寸”字,组合起来即是“導”(导),道和导在古时本来就是一个字。
    头脑在行走,谁的头脑在行走,在哪里行走?看不见,摸不着,所以古人说“大道无形”,“形而上者谓之道”。这个头脑如果是天的,那么这个道就是天的法则,自然的法则,包括可知的不可知的;如果是人的,那么这个道就是人的法则,某个人群的甚而社会的法则,包括有形的和无形的。那么这个法则在哪里行走?天之道不在日月星辰间行走,也不在山河大地间行走,但它左右着日月星辰,左右着山河大地;人之道不在人的行为意识中行走,也不在人的历史中行走,但它左右着人的行为意识,左右着人的历史。
    为剖明一个道字,古人可谓呕心沥血。儒释道三教多少先贤都曾苦苦求索过,当他们豁然觉悟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们什么呢?儒家先贤说:“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佛说:“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老子的《道德经》中的《道经》通篇都在探究道是什么,结论还是“道可道,非常道”。那么道究竟是什么,我终于有一点明白,也许大概可能,老实说,我不知道。
    结语:道,头脑在行走。那么究竟什么是道,老实说,我不知道。
    P4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