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鬼吹灯外传(2云梦迷泽)

  • 定价: ¥26
  • ISBN:978722109930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贵州人民
  • 页数:221页
  • 作者:糖衣古典
  • 立即节省:
  • 2012-04-01 第1版
  • 2012-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倾世王妃真容再现,绝世宝藏下落难寻!
    云中墓,雾中迷,人间梦境,夺命诱惑!
    相知谜题,尽在糖衣古典的《鬼吹灯外传(2云梦迷泽)》!

内容提要

    《鬼吹灯外传(2云梦迷泽)》的主编是糖衣古典。  《鬼吹灯外传(2云梦迷泽)》:
    风冷情和水灵依照字条指示,来到杀机四伏的云梦泽,寻到了劫持水天波的黑衣人。沿着黑衣人的足迹,风冷情等人夜探大司拜陵,昼入雾林瀚海,勇斗深潭烛龙,强过剧毒血河……最终进到云梦阁,见到了貌美无双的云梦妃子,然而水天波却身中剧毒,命丧云梦阁。究竟谁是杀害水天波的凶手?传说之中的古墓宝藏所在何方?那神龙一现的人骨项链又奖昭示着什么?

作者简介

糖衣古典:  
    天津人士,生于滔滔滚滚的大运河畔。自幼酷爱唐诗宋词,五千年的吉风遗韵在笔端汪洋恣肆。文风多变,写言情,则深情款款,纯爱无敌;写武侠,则江湖笑傲,豪气云天;写盗墓,则说神叙鬼,灵气逼人。
    近年来盗墓小说方兴未艾,大行其道。作者于书中添加了各种流行元素,诸如风水、玄学、盗墓、灵异、探险等等,更是将武侠小说的笔法融入其中,另辟蹊径,开新派盗墓奇侠小说之先河。  
    其作品《鬼吹灯前传:魁星踢斗》曾荣获腾讯榜分类榜第一,总榜点击榜第一,网络点击三千万。另有《我们爱到悲伤止步》已出版。

目录

第一章 云梦泽
在那云梦陵百里之内,楚幽王命人遍种一种奇怪的植物。那种植物,长大以后,便会在枝丫树干之上慢慢冒出一缕缕的白气,白气升腾,慢慢弥漫周围百里之内,伸手不见五指。进到那云梦陵百里之内的人或动物,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是以这一次前往云梦泽就是一次死亡之旅。

第二章 黑衣人
这一块巨石怕有上万斤重,便是合四人之力,也万万推之不开。看来只有在这石室里面想办法了。便在这时,只听一个尖细的男子声音从这石室的东面墙脚下传了出来:“诸位好啊。”这人的声音之中透着一股阴恻恻的感觉,让人听上去极不舒服。

第三章 黒烛龙
众人正自迈步前行之际,这黑色大桥蓦地移动起来。桥身一摆,桥头这边便横了过来,向那深水里游了过去。众人愕然之际,那黑色大桥已然游出六七丈。此时他们已经看出这黑色大桥好像是一只活的动物。只不过这动物如此之大,谁也没有见过。

第四章 血瓢虫
铁中坚疾步奔到风冷情五人跟前。站定,刚欲说话,只听身后七丈开外,一阵嗡嗡的虫子振翅的声音。众人回头一看,只见那数十只血瓢虫竟然顺着大殿上面的缝隙钻了出来。这些血瓢虫集结在一起,就好像是漂浮在半空之中的一朵白云一般,迅速异常地飞了过来。

第五章 谪仙人
风冷情和水灵闻声,向那凤棺后面望了过去,只见一片漆黑之中,在那凤棺后面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黑暗之中只看见那白衣女子的一双眼眸仿佛冰水一般,向三人站立的地方望了过来。

第六章 墓室惊魂
那司徒大叔咳嗽一声道:“这禁婆据说是一种山魈,长得形貌丑陋,宛如六七十岁的老妪,有那巫师将之捉了回来,放到帝王的地陵阴宫之中,为其看守陵墓。这禁婆最喜吃人,且行动如电,迅速异常,寻常盗墓者遇到,一个照面便会被这禁婆夺走性命。”

第七章 撼龙经
这风冷情一见便即双手微微颤抖,心中激动起来,也正是这个缘故。只是这《撼龙经》怎么会在这张普普通通的桌子之上?是谁把这么一本倒斗中人视若至宝的《撼龙经》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放在这桌子之上?难道是这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青衣汉子?

第八章 密室惊魂
成天骄走到门口,向里望去,只见那禁婆此刻正坐在密室内司徒堂堂主的那一把椅子之上,抱着朱雀堂主的尸身狂啃。一滴滴鲜血从朱雀堂堂主的嘴角边流了下来。间或转过头来,望向众人的时候,禁婆那凶狠的眼神还是叫众人不寒而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他的事情都排在这事情后面。
    四人当即悄悄地摸进这一片树林之中。行出数百丈后,只见林子之中赫然有一座板屋。那板屋并不太大,屋内亮着一盏油灯,油灯散发出暗黄的灯光。除此之外,那些僵尸和那赶尸的少年俱都影踪不见。
    熊猫和铁中坚对视一眼,两人心中俱道:“难道那赶尸少年赶着这一队僵尸进了那板屋之中?”
    铁中坚心道:“莫非那一座破陋的板屋是义庄,或者是给这些赶尸匠停留歇脚的死人客店?”他知道这赶尸匠一般昼伏夜出,行路之时,常常在路旁的死人客店寄宿。倘然找不到死人客店,错过了宿头,便在附近村镇的义庄暂借一宿。
    这荒林之中,只有这一座板屋,而且里面还亮着忽明忽暗的灯火,看来那赶尸少年一定是在这里过夜了。
    熊猫、铁中坚、风冷情、水灵四个人悄无声息地摸了过去,只见那板屋大门洞开。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从那板屋之中传了出来。
    熊猫四人慢慢贴身到那窗户旁边,侧耳倾听。只听里面一个沧桑老者沉声道:“你知道咱们这一次的行动有多重要吗?”
    另外一个十七八岁青年道:“师傅,咱们不是将这八个僵尸送到那云梦泽就算完成任务了吗?”
    那沧桑的老者道:“哪有这么简单?嘿嘿,我当初跟你说的时候,是这般说的,只不过并没有告诉你到了这云梦泽,下一步该怎么做。”顿了一顿,那沧桑的老者又继续道,“咱们带着这八个僵尸到了这云梦泽以后,便要靠这八个僵尸闯进那云梦泽之中。”
    躲在板屋门外的窗户旁边暗影之中的熊猫、铁中坚等四个人都是心中一凛,心道:“原来这一老一少两个赶尸匠也是要伺机进入那云梦泽之中。”
    那老赶尸匠继续道:“那云梦泽外面百里之外都是终年白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更可怕的是那雾中似乎有一种杀人于无形的动物,也不知道是什么,总之那些进过这云梦泽外的雾海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
    那年轻的赶尸匠问道:“师傅,那云梦泽外面的百里之内便是叫雾海吗?”
    年老的赶尸匠沉声道:“不错,那云梦泽外面百里之内便是雾海。而去,我看咱们慢慢跟在他们后面,有一个时辰也到了。”
    铁中坚看熊猫的眼睛发亮,似乎是颇为兴奋,心道:“这熊猫别看满脸胡子,但是行事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大感兴趣。只不过这样跟在这赶尸匠的后面,却是也到得了那云梦泽旁的牛家镇。”当即点了点头。
    熊猫、风冷情、水灵、铁中坚四人随即跟在那赶尸人的后面,蹑手蹑脚,慢慢尾随而行。
    这般跟在一列僵尸身后,不疾不徐,熊猫、风冷情、水灵都大感刺激。一轮暗黄的月亮,几颗稀疏的星斗,还有那密密麻麻的树林。林间小径上一列迈着古怪步伐的僵尸……一盏明明灭灭的灯笼。此情此景,让跟在这一列僵尸后面的四个人都是一颗心怦怦直跳。说不出是紧张、兴奋,还是恐惧……也许都有一点。
    堪堪行出七八里后,走在最前面的那个赶尸少年忽然停下脚步。跟在他身后的那八个僵尸也一起停了下来。夜风吹过,贴在这八个僵尸额头的符纸微微起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