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政治法律 > 政 治 > 中国政治

我的兄弟叫雷锋(24任雷锋班班长倾情讲述)

  • 定价: ¥28
  • ISBN:978750119917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华
  • 页数:224页
  • 作者:张宝印//孙彦新
  • 立即节省:
  • 2012-03-01 第1版
  • 2012-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国内唯一一本全面收录24任“雷锋班”班长讲述雷锋和雷锋精神的图书。有历史感、通俗易懂,适合普通大众阅读。
    张宝印、孙彦新主编的《我的兄弟叫雷锋(24任雷锋班班长倾情讲述)》图文并茂,收录了大量的珍贵历史图片,有非常高的收藏价值。已退役的“雷锋班”班长组织了宣讲团,每年在各地宣讲雷锋精神不下百场,有利于本书的宣传推广。
    中共中央办公厅近日发出《关于深入开展学雷锋活动的意见》,提出学习雷锋要常态化,本书适应了当下这一重要宣传背景,适合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团体等团购。

内容提要

    1963年1月,国防部命名雷锋生前所在的班为“雷锋班”。至今,这个特殊的班已历任24位班长,他们中年龄最大的与雷锋同年出生,最小的出生于1986年。
    在近半个世纪的岁月里,无论是在“左倾”思想泛滥的“文革”年代,还是在文化多元的市场经济时期,无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这个特殊的班都在以下不的方式不断践行和弘扬着雷锋精神。
    在全国掀起学雷锋热潮之际,新华社解放军分社、新华网军事频道举办“雷锋班”历任班长聚会,共话雷锋精神。并将其汇集成《我的兄弟叫雷锋(24任雷锋班班长倾情讲述)》。他们的倾情讲述告诉人们—雷锋,一别五十载,从未曾离开;雷锋精神永放光芒。
    《我的兄弟叫雷锋(24任雷锋班班长倾情讲述)》由张宝印、孙彦新主编。

目录

序:“雷锋兄弟”是雷锋
第1任班长张兴吉
  我的兄弟叫雷锋
第2任班长庞春学
  和战友一起请命“雷锋班”
第3任班长于泉洋
  老班长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第4任班长曲建文
  雷锋精神就是利人利己
第5任班长杨东顺
  我带着遗憾离开“雷锋班”
第6任班长周方和
  我和“雷锋班”的故事
第7任班长张思荣
  难忘!“雷锋班”在老挝的日子
第8任班长曾树林
  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第9任班长祝星发
  两进“雷锋班”
第10任班长杨宗波
  不爱说话的好人
第11任班长宋若波
  与时俱进学雷锋
第12任班长马洪刚
  你吹你的冷风,我学我的雷锋
第13任班长王显荣
  使命永不结束  红心永不退休
第14任班长王威
  学雷锋是自然习惯
第15任班长李仕库
  既要当好人  也要当能人
第16任班长朱华
  “雷锋班”战士得把字写好
第17任班长郑金宝
  “军校梦”带我走进“雷锋班”
第18任班长赵宏光
  一条路修到“雷锋班”
第19任班长李有宝
  雷锋精神让城市更可爱
第20任班长长齐兵
  跨世纪的“雷锋班”班长
第21任班长李桂臣
  将雷锋精神带到非洲
第22任班长吴锡有
  捡破烂供贫困学生读书
第23任班长薛步瑞
  “80后”与雷锋“同龄”
第24任班长黄帮维
  离雷锋最近的人
“雷锋班”班歌创作者李峰威
  雷锋改变了我的人生
“雷锋班”班长任职年份
后记

前言

    “雷锋兄弟”是雷锋
    贾永
    他们,分散于祖国各地;他们,工作在不同领域。他们都有着一段相同的经历和一个同样的称呼——“雷锋班”班长。
    在人民军队的序列里,处于“兵头将尾”的班长,可能是最小的一级职务了。但在成千上万的班长中,“雷锋班”的班长无疑是最负盛名的。这个职务意味着责任、义务,意味着首先要成为雷锋那样的人。
    自从1963年雷锋生前所在的班被命名为“雷锋班”,先后有24人担任班长,即使任班长时间最长的也不过三四年,与他们漫长的人生岁月相比,这段经历不过是短暂片段。然而,无论他们最终是在地方还是在部队,无论他们的生命是长还是短,无论他们经历过什么样的风雨,他们中间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放弃最初的承诺:传承雷锋精神、实践雷锋精神、弘扬雷锋精神。
    什么是雷锋精神?雷锋精神的实质至少包括以下三个方面:爱党爱国的忠诚信仰,助人为乐的奉献品格,干一行专一行的“螺丝钉”精神。
    投机取巧的人成不了雷锋,因为他们意识不到信仰的崇高;自私自利的人成不了雷锋,因为他们享受不到奉献的快乐;飘浮浮躁的人成不了雷锋,因为他们体会不到追求的力量。
    半个世纪的岁月沉淀,在中国,雷锋已经成为好人的代名词,雷锋精神业已成为中华民族精神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雷锋班”的班长们无疑对雷锋精神的传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他们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人生故事,但他们在平凡岗位上对理想、对信念、对追求持之以恒的坚守,本身就是对雷锋精神的传承。播种了精神的种子,他们收获的是品格的力量。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在又一个3月到来的时候,“雷锋班”的班长们应新华军事网之邀聚首北京,与网民在线交流,讲述他们心中的雷锋和他们自己的人生故事,他们的聚会被网友称之为“史上最牛班务会”。他们中间最大的72岁,最小的26岁;他们之中有与雷锋一同入伍的雷锋战友,更多的则是未曾与雷锋谋面的后来人。他们后来的职业各不相同,他们的人生经历千差万别,但他们对于雷锋精神的追求却有着太多的相似。这就是,做一个崇高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诚实守信的人,一个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人。
    “平常心,正常人,寻常事,经常做。"走进他们的人生故事,我们可以深深感受到,只要心中拥有了火一样的力量,哪怕职业再普通,岗位再平凡,也会绚丽出一片明亮的天空。
    也就在这个春天,我来到位于辽宁抚顺的雷锋生前所在部队。清晨的阳光穿过营房的双层玻璃,洒向西墙靠窗的双层床。“90后”士兵曲宗明抢在战友们之前,小心翼翼地把下铺洗得发白的军被叠成棱角分明的“豆腐块”。这是雷锋生前的床铺,也是一张保留了整整50年的床铺。当年,曲宗明的叔叔、“雷锋班”第四任班长曲建文,就曾不止一次地为雷锋整理床铺。自从雷锋因公殉职,每一个清晨,班里的战友们就像这天的曲宗明一样,抢着为这位永远的班长整理床铺……在他们的心中,雷锋老班长从未离开。
    在“雷锋班”的微博上,一位叫“王恒8341”的粉丝问:“雷锋真的走了,还能再回来了?”“雷锋班”第24任班长回复:“雷锋虽然走了,但是雷锋精神将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上。”
    的确,雷锋从未走远,雷锋的兄弟和众多的雷锋传人就在我们身边。
    (作者为全国政协委员、新华社解放军分社社长)

后记

    这是24段和青春有关的回忆。
    他们的青春,因为一个共同的名字交织在一起——雷锋。
    1963年1月,共和国最具影响力的士兵雷锋牺牲半年后,他生前担任班长的沈阳军区工兵某团运输连二排四班,被国防部命名为“雷锋班”。迄今为止,这个班产生了24位班长。他们曾经接过雷锋的车、接过雷锋的枪;享受过雷锋带给他们的荣誉,也承受过雷锋所带来的压力;在不同时代光影的变幻中,他们在“雷锋班”中度过了自己人生中最为黄金的时光,并最终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雷锋班”班长。
    2012年春节前,与第11任班长宋若波的一次短暂接触让我们了解到,尽管他们是不同年代当兵到“雷锋班”,离开“雷锋班”后有着各自不同的人生,但这段共同的难忘经历,使年龄跨度达46岁的24个人成了一个大家庭,不定期的小规模聚会和未间断的电话联系,让分布在大江南北的他们一直共同分享着人生路上的喜乐。
    然而,宋班长不无遗憾地说,“还从未有一次能把所有人聚全。如今,第3任班长于泉洋卧病在床,第10任班长杨宗波几年前患癌症不幸去世,以后聚齐就更难了。”
    正在筹划分赴各地采访历任班长的我们,立即萌生出一个想法:由我们来组织这次历史性的聚会。
    2012年2月24日,新华社解放军分社、新华网军事频道独家策划,沈阳军区政治部宣传部、教育部中国人生科学学会、中共石家庄市委宣传部大力支持,“雷锋班”的历任班长聚首北京。下午3时,班长们一起走进新华网演播室,与广大网民在线交流,未能赶来的第3任班长于泉洋,在病床上与大家进行了电话连线;而第10任班长杨宗波的爱人傅丽英手捧杨班长的照片,站在了“全家福”合影的队列里……
    这次活动能够圆满完成,离不开各方的大力支持。新华社解放军分社领导和新华网领导对活动的组织实施给予了重要指导和关心;老班长宋若波和李峰威帮我们一起打电话邀请每位班长;新华网多媒体部汪东等同志成功组织了新华网有史以来嘉宾人数最多的直播访谈;新华社解放军分社摄影室王建民主任精心拍摄了多组照片,其中包括历任班长50年来的第一张“全家福”。石家庄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薛建廷带队,石家庄市委文明办范秀菊、志愿者林步旭前来为老班长聚会做志愿服务;中国人生科学协会秘书长关山越、副秘书长朱明、姬恒等也都尽心尽力服务这次活动。
    对于我们那些长期从事新闻采编业务的编辑记者来说,并没有接待和会务的经验,组织这样的活动殊为不易。从接站、接机,到订酒店安排食宿,年轻的编辑记者们经受了一次从未有过的体验和锻炼。编辑石乐乐、蔡琳琳连续数个昼夜奔波忙碌、组织协调,王婷、黄烁、张骄瀛等披星戴月随时为班长们服务。而在短短两天时间里,巩琳萌、杨雷、郑文浩、赵薇、王瑶等5名记者完成了历任班长的个人专访;朱思楠、季拓完成了专访的视频拍摄和制作;姜璐璐协助保障了直播访谈的顺利进行。 与班长们的零距离接触和面对面交流,让我们看到了雷锋在不同时代人身上留下的不同印记,看到了一幅雷锋精神传承50年的历史活档案;他们对和雷锋同行的青春岁月的回忆,一次又一次给予我们巨大的精神震撼。 对于这样的精彩,这样的震撼,我们未敢独享,现结集出版,借此表达我们对于坚守雷锋精神、坚持向雷锋同志学习的人的崇高敬意,也希望通过这本书,让更多的人去了解那24位因雷锋而改变了自己一生的人,让更多的人去关注那24位因自己努力给雷锋精神注入新的内涵的班长。 这本书能够出版,还要感谢新华出版社的大力支持,感谢黄春峰副总编和责任编辑赵怀志卓有成效的工作。 因水平有限,不妥之处请读者批评指正。 张宝印  孙彦新 2012年3月9日于北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1任班长张兴吉——
    我的兄弟叫雷锋
    1962年8月15日,雷锋牺牲了。
    那一天,张兴吉在营房窗户口看到了事件的整个过程。等他以有生以来最陕的速度飞奔到事故现场时,倒地的雷锋还有气息,但是已经说不出话。
    “血灌在他的喉咙里,呼呼啦啦地直响。”
    50年过去了,雷锋倒地的整个过程,还常常出现在这位如今已72岁老人的梦里,让他惊醒。
    对于别人来说,雷锋可能是一张照片、一幅油画、一本书,或者一尊雕塑。
    但是对于张兴吉来说,雷锋是一个聪明的战士、一个热心的战友、一个调皮的孩子,一个自己手底下得意的兵。
    张兴吉、雷锋。他俩共同出生于1940年。一起生活了两年零八个月。
    我们的时代
    什么是时代的美?战士那退了色的、补了补丁的黄军装是最美的,工人那一身油渍斑斑的蓝工装是最美的,农民那一双粗壮的、满是厚茧的手是最美的,劳动人民那被烈日晒得黝黑的脸是最美的,粗犷雄壮的劳动号子是最关的声音,为社会主义建设孜孜不倦地工作的人的灵魂是最美的。
    这一切构成了我们时代的美。
    如果谁认为这不美,那他就不懂得我们的时代。
    ——雷锋
    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张兴吉和雷锋,都是抛弃了“高薪”选择入伍的人。
    1940年,张兴吉出生在四川省蓬安县海田乡三村七社一个农民家庭。父辈兄弟7个,有这么多男人,放在旧社会的标准来看,是地地道道的“人丁兴旺”。但却给他们家里带来了无穷苦恼。
    抓壮丁,这是给幼年的张兴吉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每天白天,成年男人们都要躲起来,有时躲在山上,有时躲到其他乡里,就是为了避开乡里前来强拉人当兵的官吏。张家空有这么多壮劳力,白天却不敢下地,只有晚上偷偷回来,点着灯去插秧种田。
    后来,夜里突然也开始抓壮丁。于是,张兴吉的父亲被抓了。
    要么给钱,要么拿自己的兄弟来交换,这就是当时的政策。心急火燎的张家把仅有的一头猪杀掉,卖了钱,这才换回了父亲。
    1949年,对于张兴吉而言,是“换了天”的一年。
    头顶上飞机飞得很低,解放军开进了村子。那时候,张兴吉和其他的孩子一起,趴在路边上的土壕里,看解放军经过。只见他们整齐地排着队,扛着枪,挎着黄色的军包,没有骚扰村里的任何人、拉他们加人自己,还会帮农民修房。
    这就是他对解放军最初的印象。
    新中国成立后,十七岁的张兴吉进人一家生产纸张的县办工厂上班。干了两年,突然得知部队来招兵的消息,他兴高采烈跑去应征,结果血压高了。第二年,他又去应征。
    体检之后没多久,有一天,张兴吉正在厂里操作机器出纸,突然有人送来了入伍通知,这个平日里被父亲称为“三天说不了两句话”的男孩,高兴地一关机器、跳了起来!厂里的书记气得直摇头,“你这个娃儿现在是主力,提前也不跟我们打个招呼,现在咋个找人哟?不过国家、部队需要人,我们也不能拦你。”
    就这样,1959年1月,二十岁的张兴吉高高兴兴地当兵去了。走之前,他在纸厂的工资是每个月36块钱。
    这时候,二十岁的雷锋正在鞍钢化工焦化厂当工人。焦化厂作为一个新建的厂,是当时鞍钢最艰苦的地方,雷锋是主动要求去这个厂的。他每周都被评为生产标兵,而且先后7次被评为红旗手,这样的记录在当时的鞍钢无人能及。1959年12月,从小就有当兵理想的雷锋,在开始征兵宣传时也跑去报名了。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