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男女内参

  • 定价: ¥30
  • ISBN:978754960440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文汇
  • 页数:271页
  • 作者:不加V
  • 立即节省:
  • 2012-06-01 第1版
  • 2012-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如果恋人集体出现》、《集邮同好》、《乱搞时间表》、《过冬情人计划》、《兑着喝的爱情》、《做爱的朋友们行不行》、《上床前规则》、《别叫我捧场》、《饭局有价》……《男女内参》是网络红人、专栏作家不加V首部主题随笔集。

内容提要

  

    《男女内参》是网络红人、专栏作家不加V首部主题随笔集。
    不加V是一个被简单符号化的人,但其实没有人是真正有资格或能力去解读她的。
    《男女内参》分为女人的性派对;关系如何开始;我们的性仪式;寻欢作乐的人;相亲不相爱等数部内容。

作者简介

    不加V,微博红人,专栏作家,以庖丁之刀解男女之事,热爱人文研究和两性探索,被李银河誉为“中国的萨曼莎”。微博ID:@不加V 。

目录

Part 1  女人的性派对
Part 2  关系如何开始
Part 3  我们的性仪式
Part 4  心动与行动
Part 5  寻欢作乐的人
Part 6  有时感觉很糟
Part 7  还是想有爱
Part 8  相亲不相爱
Part 9  婚姻如战场
Part 10  婚姻论不尽
Part 11  罪与罚的社会
Part 12  权力与选择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网上有个真心话游戏,问的是“如果有一天你以前的恋人集体出现在你家门口你会怎样?”同学们的回答多是故作轻松,好客型的请Ta们进屋喝水聊天,娱乐派的想来个合家欢大合影,绝情型的继续关门睡觉,多情型的……担心楼道拥堵,或问:是要开个sexParty吗?老年痴呆症前兆型的更怕认不出来叫不出名字了。
    这是个好玩的问题,虽然心里知道不可能有这么一天,至少不可能来得这么齐。却也不免憧憬一下,幻想一下,毕竟是美好的事啊,记得以前有个富翁就说到他年老时,要包一条豪华游艇,请曾经的恋人们相聚开party。而这个“你”如果是陈冠希,阵容必然相当庞大,可命名为香港明星慈善之夜,如果是克林顿,不知会不会变成女权集会,如果是我……我不敢想,感觉会像迪斯尼嘉年华。
    其实这有个时间点的问题,俗话说,爱一个人多久,就需要多久才能忘记。如果还不到免疫期,触景伤情,睹人思旧的心理折磨感是非同一般的。我有时很怕接到一些时尚媒体的派对邀请函,因为觉得碰到前任的几率相当大,往往都本能地回避出席,结果还真的是,啊,那天晚上,某某真的去了呢,据说还带着长腿大美妞,幸好幸好,不然冒然前往,相形见绌,多尴尬。
    这样的情境也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以前在广州,有次某个外国著名音乐人来开唱,收到短信,我欣然前往。然后一进酒吧,手背上刚盖上章,就瞅见了眼熟的某某,点头笑过,继续往里走。到吧台一坐,唉,这前面是个三年前熟悉的身影,这旁边端着酒杯的又是两年前相好过的,我不由如坐针毡。后来,有朋友请我进包房坐,更可怕的场面出现了,一张沙发挤了七八个人,居然有三个是我爱得如痴如醉过的,刹时间,包房安静得可怕,有一人按捺不住提前告别了,有一人倒是落落大方过来碰个杯。那一夜,我最大感受,不是兴奋,不是刺激,而是心里默念:报应啊报应。
    粤语有句老话,一叫做:有几多风流有几多折堕。为了避免折堕,我慢慢学乖了,某些敏感场合能不去就不去,比如某人婚礼,省了红包省了惊喜;比如圈中饭局,要去也先打听下都有什么来宾,免得面面相觑。当然,也有个别时候,人家出于恶作剧心理。非要你去凑个热闹的,那多半是对方认为早已是安全期了,再见也不会有火花了,那便冒险前往一次,看看他们老去的脸,和相伴在旁的贤惠媳妇,当是祝福一把。
    那什么时候昔日恋人集体出现也不会再害怕,我的理想是到了遗体告别那一天,发个讣告,有心的人们来了相聚一堂,在花圈环绕的哀乐声中,交流着对我生前的心得,没有了爱没有了恨,也算圆寂了。
    娱乐圈最近流行“集邮”一词,搞得我惨成朋友调侃对象:“您就是内地最大的集邮女星啊!”“哪里哪里,我早归隐了。”“您归隐是因为您觉得自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啊!”“去去去,我顶多是民间集邮爱好者,哪有什么星啊。”
    集邮这个古老又雅致的爱好,藉着世风老树发新芽,一时声色犬马起来。儿时看我哥如痴如醉地收集古今中外的套票散票珍藏版新发行版,一本本翻开大开眼界,却没想潜移默化成我的另类启发。一度爱好收藏不同行业不同名校不同国家地区不同肤色不同经历的男士,至今日才醒悟过来,原来他们就是“邮票”呢。
    不过,你知道,集邮爱好者并非孤僻者,他们集邮过程中,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和同爱好者交换邮票,互通有无。而在生活中,新型“集邮”者其实也有这个特征。北京有群热爱接触摇滚圈地下乐队的女孩,经常私下交流时,爱说:“我把×乐队的×××收了!”另一个便说:“啊,这个尖孙儿我也收过!”然后进入更为火爆和嬉戏的话题,关于这张“邮票”的欣赏性可用性收藏价值等等,和睦一堂。
    相对而言,我是个比较独来独往的集邮者。但偶尔碰到同好者,她们的豁达豪爽,不禁让我脸红。记得有次,我邀请一个特有个性、文字也很有特色的时尚女孩开专栏,刚加上MSN,她在那头递来一句接头暗语:“我们是妯娌!”我正为这个亲戚关系莫名其妙,她落落大方地解释道:“我也收过××啊!他说你口活很好,让我多跟你学习!”我原本准备好的一本正经的开场白,被她弄得不知如何启齿了。
    说起来,那个××其实也是个集邮爱好者,而且更为强势,我完全是无奈被收,而非收。因为那时,我做系列前卫80后的采访,发现他的经历特别丰富,故事也很精彩,于是兢兢业业地揣着根录音笔去拜访他。地点虽然在住家,但我是公私分明者,录满一两小时,收获颇丰,宣告收工回府。对方却说:“你今晚留下来吧。”
    我窘迫地推辞,我真不是有这个想法的。对方大有良辰美景我却不解风情的遗憾,但还是风度翩翩送我回了家。本以为就此逃过一劫,但也许我这枚“邮票”也极具收藏价值,让集邮爱好者非纳入囊中不可,若干日后,××上门来强收了我。由此衍生了若干亲戚关系,女孩儿还大赞他在小圈子里也算个腕儿,是个尖孙儿,仿佛我这人不识货或者装模作样。可惜,我和贵圈真的不熟,再让我发些孙儿给她,我是一个都没有了。
    女人并非天生的情敌,也有这样惺惺相惜的同好者,因为我们经历过了同一个人最私密的身体啊,从《围城》里的同情兄进步到今天的妯娌关系,也算爱好大过天了。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