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后宫如懿传(2)

  • 定价: ¥32.8
  • ISBN:978751132467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页数:267页
  • 作者:流潋紫
  • 立即节省:
  • 2012-07-01 第1版
  • 2012-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后宫如懿传(2)》——后宫小说始祖、全国热播电视剧《后宫·甄嬛传》续篇!
    流潋紫再造古典完美主义巅峰!
    一部后宫女人的生存史诗,一个由帝王恩宠所牵系的权谋旋涡。
    宫墙深深,壁影朱红,娇媚颦笑间,是什么在如汐暗涌……

内容提要

  

    流潋紫所著的《后宫如懿传(2)》是《后宫·甄嬛传》续篇。
    《后宫如懿传(2)》讲述:这后宫之中,上演过太多恩宠枯荣、起起落落。妃嫔的命运,如同悬崖边的稻草,再聪明的打算,再阴险的算计,倚望的都不过是圣意阴晴。
    她是如懿,曾经的乌拉那拉青樱,景仁宫皇后的侄女。
    敏感的身份让她比旁人多了几分隐忍自持。得意时不敢自傲,囹圄中有他一句“如懿,你放心”——纵使帝王之爱从来身不由己,她心足矣。
    然而,是非从来不肯饶她。
    妃子接二连三孕产不利,贴身侍女倒戈,种种证据皆指向如懿……若被人这样精心设计,又如何还有转圜机会?
    当初紧握她手让她“放心”的人已不愿多看她一眼,等待她的将是无尽萧瑟的冷宫……
    是巧合,抑或另有内情?
    是认命,抑或绝地反击?
    如懿,如懿,如何在波诡云谲的后宫中自保周全?

作者简介

    流潋紫,生于诗书簪缨之地——浙江湖州,以一部文采斐然、机关算尽的《后宫·甄嬛传》名动网络,被誉为“后宫小说巅峰之作”,并亲自担纲同名电视连续剧的编剧,一举造就她国内类型小说名家、知名新生代编剧的地位。她精诗词、历史,好武侠、言情,颇为深厚的古典文学积淀使她的小说语言典雅婉约、柔美细腻;笔下人物性格鲜明丰满;作品每每充满复杂的矛盾冲突,情节跌宕、悬念丛生。现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杭州市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创委会副主任。

目录

第一章  延祸
第二章  喜忧
第三章  流言
第四章  春情
第五章  三雕
第六章  惊蛰
第七章  伏变
第八章  前事
第九章  无路
第十章  冷苑
第十一章  幽居
第十二章  空谷(上)
第十三章  空谷(下)
第十四章  旧爱
第十五章  端慧
第十六章  嬿婉
第十七章  相慰
第十八章  蛇祸
第十九章  暗涌
第二十章  心志
第二十一章  玉镯
第二十二章  重阳
第二十三章  火焚
第二十四章  双毒
第二十五章  复生
第二十六章  娴妃
第二十七章  恩宠(上)
第二十八章  恩宠(下)
第二十九章  事破
第三十章  猫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延祸
    四周静得有些骇人,偶尔穿过庭院的风声,像不知名的怪物隐匿在黑暗中发出的低沉的嘶鸣。所有的人都怔在了原地。心头的震撼如惊涛骇浪,冲得如懿微微踉跄一步,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微张的嘴,将那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惊呼死死扼住。
    襁褓中的孩子,四肢瘦小却腹大如斗,整个腹部泛着诡异的青蓝色。更为可怕的是,孩子的身上,竟长着一男一女两副特征。
    皇帝吓得双手一颤,几乎是本能地把孩子推了出去。幸而王钦牢牢接住了,他也是一脸惧怕,双手哆嗦着不知该如何处理手中的孩子。皇后一时也看清了,惊得低呼一声,花容失色,大为惊惧,紧紧攥住了皇帝龙袍的袖子。如懿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是否亦如皇后一般难看,她只觉得自己的心突突地用力跳着,仿佛承受不住眼前所见似的。她与皇室羁绊多年,虽也知道后宫孕育子嗣往往艰难,孩子多有夭折,可是大清开国百年,从未有过这样的骇事!
    那孩子,分明有一张与别的婴儿无异的面孔,小小的潮红的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他的身体在襁褓里蠕动着,并未觉得自己与旁的孩子如此不同。可是他偏偏雌雄未辨,惊世骇俗。
    里头隐约响起女人昏迷醒来后疲倦的声音:“孩子,我孩子呢?”
    皇帝的身体剧烈一震,像受了什么无法承受的力量似的,死灰般的面庞上唯有一双惊恐而哀伤的眸子,那双眸子里的哀伤因为触及孩子的面容而如遇见寒雪的青瓦间的冷霜,转瞬被覆盖不见,只余下刺骨寒冷的惊恐与嫌恶。
    女人的声音在里头再度响起,带着期盼与希望:“把孩子抱来我看看……”
    一片静寂,没有人敢回答。
    皇后迅疾反应过来,带着冷冽的决绝。她转首,发髻间一点银凤垂珠的流苏簪闪过一丝寒星般的光芒,划破深蓝至抹黑的天际,转瞬不见。她的语气没有任何柔软与迟疑,决绝道:“皇上,这是孽障,是不祥的妖物,绝不能留!”
    皇帝微微一怔,茫然地点点头,皇后旋即看着王钦,一字一字吐出:“你去安排,告诉所有人,玫贵人生下的是个死胎,死胎不祥,立即埋了它!”她说到那个“它”字时,冷漠而不带任何感情,仿佛那个孩子,就是一个不值一顾的小小牲畜,随时可以将他鲜活的生命掐去。
    如懿实在有些不忍,低声道:“皇上,这孩子也没有别的问题,只是多了……不如请太医看看,看能不能除去其中多余的那个……”
    皇帝看着孩子小脸粉红的憨态,一时也有些动摇。皇后立刻转过脸来,照着如懿的脸便是一耳光。那耳光来得太快,几乎叫人反应不过来,如懿硬生生受了这一巴掌,只觉得脸上热辣辣的,胜过了一切痛楚。皇后冷冷看着她,那双眼睛如养在清水寒冰里的一双黑鹅卵石,看着清透乌黑,却有让人浑身一凛的彻骨寒意:“娴妃,你做错什么事说错什么话本宫都不会怪你。但是这一巴掌,你要好好记住,这个孩子是不祥的孽障妖胎。你若再容旁人知道,流传出去伤害圣誉与大清的祥瑞,本宫就是杀了你也不为过。”
    脸上的伤痛一点一点逼到肌理深处,痛得久了,没有挨打的另一边脸孔反而有一种奇异的冰冷的触觉,仿佛是滴水檐下的冰柱一点一点化下水来滑在面颊上,冰得寒毛倒竖,凛冽刺骨。她明白那孩子是救不得了,也不敢捂着脸,只得屈膝欠身:“臣妾失言,请皇后娘娘恕罪。”
    皇后扬了扬脸示意她起来。皇帝定了定心神,仿佛找到了主心的一缕神魂,极力平静着问:“既然如此,皇后的意思是……”
    皇后微微欠身,语气恭和而安稳:“玫贵人不幸,诞下死胎,无福为皇上绵延后嗣,还请皇上节哀。但愿玫贵人来日有福,还能为皇家开枝散叶,再续香火。”皇后瞟了一眼王钦怀中的孩子:“既然是个死胎,就好好处置了吧。王钦,这件事不许再有其他人知道。至于已经知道的人,除了本宫、皇上和娴妃,就是你了。”
    王钦悚然一凛,立即答应道:“是。奴才明白了。”
    如懿看他转身离去,心下亦明白,这个孩子,断断是活不了了。
    皇帝疲倦地摆摆手:“皇后,你和娴妃去安慰一下玫贵人吧,朕累了。”
    皇后知道皇帝此时并不愿与玫贵人相见,或许此后,皇帝都不会再想与她相见了,于是便温婉劝道:“皇上累了一晚上,一定也倦了。不如去臣妾宫里稍事休息,臣妾准备了一些五仁参芪汤,原是留着自己喝安神的,皇上赶紧去喝一碗定定神吧。”
    皇帝的目光扫过如懿的面庞有些歉意:“那朕先去皇后宫中了。”
    如懿亦知,今晚皇帝心里一定不好受,皇后万事稳如泰山,皇帝在她那儿亦是好事。于是她欠身相送:“皇上安心歇息,臣妾会与皇后娘娘好生安慰玫贵人的。”
    皇帝点点头,转身离去。皇后看了如懿一眼,伸手轻轻抚上她的面颊,温言问:“痛不痛?”
    如懿身体微微一缩,有些难以抑制的畏惧,忙道:“谢皇后娘娘关怀,方才是臣妾失言了。”
    皇后叹口气道:“方才那种情况下,这个孩子是断断留不得了。万一皇上起了不舍之心,一时难以决断,往后日日看到那孽障,岂不更加烦心。且事情一旦传出去,这不男不女的妖孽,会让皇室蒙上何等羞辱?还是快刀斩乱麻的好。”
    如懿心口堵得慌,像是被谁塞了一把火麻仁一般,喉头又酸又胀,语气却竭力维持着平和从容:“是,臣妾受教,是臣妾糊涂了。”
    永和宫寝殿内的哭闹声越来越凄厉,是玫贵人,急着要看她的孩子却无人应对后的焦灼与不安。皇后叹口气:“走吧,如何劝住她,这便是咱们的事了。”
    如懿跟着皇后推门进去,布置得精致秀雅的寝殿内颇有琴书静韵,仿佛在那份喧嚣的恩宠之下,蕊姬亦有着一份自己的清新雅致,赢得皇帝的垂眸。可是此时此刻,殿中沉积的百合香气味底下掺着浓郁不退的血腥气和潮腻的来自产妇头顶与这个季节格格不入的大汗淋漓的味道。
    皇后与如懿甫一进殿,便见玫贵人惊慌失措地挣开宫人们的扶持,从床上跌爬下来,满面泪痕地扑倒在皇后脚下,泣道:“皇后娘娘,他们不让臣妾见孩子!他们都拦着臣妾!”她的慌张与不安明白无误地铺写在她娟丽清秀的面孔上。“皇后娘娘,您告诉臣妾,孩子是不是不大好?”皇后短暂的沉默让她有些慌不择言,“长得难看些不要紧,只要是全的,全的。皇后娘娘,孩子不会缺了什么吧?”
    怎么会缺?分明是多了些许不该有的东西。
    皇后伸出双手扶住她,缓缓地道:“玫贵人,你要节哀。”她瞥一眼如懿,如懿会意,只得道:“孩子生下来就是个死胎。皇上吩咐,立刻送孩子……回去了。”
    玫贵人浑身打了个激灵,像是有惊雷从她头顶毫不留情地碾过,惊得她浑身战栗不已。她瘫软在地,哭号不已:“不会的,不会的!孩子生下来的时候,我还明明听到他的哭声,怎么会是个死胎呢?”
    “玫贵人,你当真是听错了。孩子一生下来就是没了气息的,怎么会哭呢?”皇后怜悯地看着她,然后缓缓地目视宫中诸人,“你们当时都在玫贵人身边,告诉玫贵人,孩子是不是生下来就是没有声息的?”
    皇后的目光和缓如往日,可是目光所及之处,无人敢不跪下,俯首低眉道:“是,皇后娘娘说得是,还请贵人节哀。”
    如懿低低道:“你要是伤心,不如请宝华殿的师父来诵经祈福,也好送孩子早登极乐。”
    玫贵人在泪眼蒙眬里醒过神来:“请皇后娘娘好歹告诉臣妾一声,这孩子到底是男是女……”
    皇后微微一怔,有些为难地看了如懿一眼,如懿犹豫着道:“是个……”
    皇后旋即道:“是个小公主,所以你也别太伤心了。娴妃说得对,是要请宝华殿的师父好好来替小公主诵经超度。”皇后沉声吩咐众人:“这些日子玫贵人要坐月子补养身体,不许她走动见风,只许宝华殿的大师进偏殿祈福诵经,其余任何人都不许来打扰玫贵人休养。”
    如懿一听,便知皇后对玫贵人已是形同软禁。她无能为力地看着沉浸在悲痛之中的玫贵人,随着皇后的步伐一起离开。
    寒冷的冬夜哈气成冰,如懿远远听着寝殿里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声,心底的微凉如同被月光映照的茫茫雪野,凄寒而明亮的冷。她从大氅中伸出手来,接住从无尽的暗色夜空中落下的清冷雪花。这样冷清而小朵的雪花,落在灯火通明的庭院中,伴着玫贵人无助而悲切的哭声,冬夜的寒意,无声无息入骨侵来。
    玫贵人骤然丧女,不只合宫惊讶,连太后亦颇为伤心。宫中人心浮动,慧贵妃亦在背后私语,玫贵人是骄奢享福太过,才折了孩子的阳寿。流言如沸,幸而如皇后所言,永和宫不许外人出入,玫贵人才免了惊扰,可以安心休养。但玫贵人伤心如斯,皇帝却也再未踏足永和宫一步探望安慰。太后几度欲问皇帝玫贵人死胎之事,皇帝也不过含糊了几句,便过去了。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