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伦理学

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

  • 定价: ¥29.8
  • ISBN:978751550696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金城
  • 页数:251页
  • 作者:丁立梅
  • 立即节省:
  • 2013-04-01 第2版
  • 2013-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个人的存在,到底对谁很重要?这世上,总有一些人记得你,就像风会汜得一朵花的香。凡来尘往,莫不如此。
    这凡尘到底有什么可留恋的?原来,都是这些小欢喜啊。它们在我的生命里,唱着歌,跳着舞。活着,出就成了一件特别让人不舍的事情。
    但愿《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这本小书,能给你们带去春的烂漫,夏的清凉,秋的明净,冬的温暖。作者丁立梅,笔名梅子,紫色梅子。江苏东台人。喜欢用音乐煮文字。

内容提要

    《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作者丁立梅,笔名梅子,紫色梅子。江苏东台人。喜欢用音乐煮文字。
    但愿《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这本小书,能给你们带去春的烂漫,夏的清凉,秋的明净,冬的温暖。

作者简介

    丁立梅,笔名梅子。职业: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读者》、《青年文摘》等杂志签约作家。喜欢用音乐煮文字。出版有作品集《诗经里的那些情事》、《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等待绽放》等十多部。多篇文章被设计为高考、中考语文阅读题,有文章入选中等专科学校以及中学课本。

目录

第一辑  会飞的太阳
会飞的太阳
掌心化雪
女人如花
骆卡
花盆里的风信子
月亮像月亮
落日下的画画人
美女
仙人掌不哭泣

第二辑  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
从前
阿德老人的鞋摊
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
修车人
老人与花
一把紫砂壶
贺卡里的宛转流年
一个电话,十个春天
遇见你的纯真岁月
闲花落地听无声
那个借我肩膀哭泣的女子

第三辑  与自己和解
住在自己的美好里
不舍得
与自己和解
老去不浪漫
我为什么快乐
生命自在
爱与哀愁
不辜负
让梦想拐个弯
给人一朵花,胜过给人一把刀

第四辑  蔷薇几度花
虞美人
蔷薇几度花
槐花深一寸
簪菜花
一团粉红,一团鹅黄
栀子同心好赠人
花向美人头上开
薄荷,薄荷
有木名凌霄
天香云外飘
满架秋风扁豆花
菊有黄花

第五辑  一去二三里
春风暖
一去二三里
醉太阳
盛夏的果实
晒月亮
秋露
秋天的黄昏
秋夜
看雪
一路向北

第六辑  小扇轻摇的时光
奔跑的小狮子
手指上的温度
那个被你伤得最深的人
小扇轻摇的时光
六只柿子
不要对那个人叫嚷
他在岁月面前认了输
远方的远
没有哪个孩子,不是做娘的疼大的
爱到无力

第七辑  等你80年
咫尺天涯,木偶不说话
五点的黄昏,一只叫八公的狗
我是你男人
手腕上的疤
一辈子,一句话
我要为你吹一世的笛子
等你80年
布达拉宫里的爱情绝唱

第八辑  小欢喜
桃红
女人的宝贝
猫叹气
吃蟹
步摇
银饰
幸福的盘子
旧衣
首饰
扇子·女人·流年

第九辑  琵琶语
绿袖子
布列瑟农的忧伤
睡莲
追风的女儿
昨日重现
寂寞的,孤独的
斯卡布罗集市
且吟春踪
琵琶语
冬阳
故乡的原风景
天边
乱红
追梦
长相思
竹舞
在老歌里温暖

前言

    喜欢这样一种状态:太阳很好地照着,我在走,行人在走。微笑,我们对面相见不相识。心里却萌生出浅浅的欢喜,就像相遇一棵树,相逢一朵花。
    路边的热闹,一日一日不间断。上午八九点的时候,主妇们买菜回家了,她们蹲在家门口择菜,隔着一条巷道,与对面人家拉家常。阳光在巷道的水泥地上跳跃,小鱼一样的。我仿佛闻到饭菜的香,这样凡尘的幸福,不遥远。
    也总要路过一个翠竹园。是街边劈开的一块地,里面栽了数杆竹,盖了两间小亭子,放了几张石凳石椅,便成了园。我很爱那些竹,它们的叶子,总是饱满地绿着,生机勃勃,冬也不败。某日晚上路过,我透过竹叶的缝隙,看到一个亮透了的月亮,像一枚晶莹的果子,挂在竹枝上。天空澄清。那样的画面,经久在我的脑海里,每当我想起时,总要笑上一笑。
    还是这个小园子,不知从哪天起,它成了周围老人们的天下。老人们早也聚在那里,晚也聚在那里,吹拉弹唱,声音洪亮。他们在唱京剧。风吹,丝竹飘摇,衬了老人们的身影,鹤发童颜,我常常看得痴过去。京剧我不喜欢听,我吃不消它的拖拉和铿锵。但老人们的唱我却是喜欢的,我喜欢看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那是最好的生活态度。等我老了,我也要学他们,天天放声歌唱,我不唱京剧,我唱越剧。
    路走久了,路边的一些陌生便成熟悉。譬如,拐角处那个卖报的女人,我下班的时候,会问她买一份报,看看当天的新闻。五月,她身旁的石榴树,全开了花,一盏盏小红灯笼似的,点缀在绿叶间,分外妖娆。我说,你瞧,这些花都是你的呀。她扭头看一眼,笑了。再遇见我,她会主动跟我打招呼,送上暖人的笑。有时我们也会聊几句,我甚至知道了,她有一个女儿,在读高中,成绩不错。
    还有一家花店,开在离我单位不远的地方。花店的主人,居然是个男人,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男人原是一家机械厂的职工,机械厂倒闭后,男人失了业。因从小喜欢花草,他先是在碗里长花,阳台上长一排,有太阳花,有非洲菊,有三叶草。花开时节,他家的阳台上,成花海。左邻右合看见,喜欢得不得了,都来问他讨要。男人后来干脆开了一家花店,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小花盆,专门长花草。那些小花盆里长出的花草,都一副喜眉喜眼的样子,可爱得很。看他弯腰侍弄花草,总让人心里生出柔软来。我路过,有时会拐进去,问他买上一盆两盆花,偶尔也会买上几枝百合回家插。他每次都额外送我几枝满天星,说,花草可以让人安宁。真想不到这样的话,是他说出来的。一时惊异,继而低头笑,我是犯了以貌取人的错的。我捧花在手,小小的欢喜,盈满怀。
    也在路边捡过富贵竹。是新开张的一家店,门口祝福的花篮儿,摆了一圈。翌日,繁华散去,主人把那些花篮,随便弃在路边。我看见几枝富贵竹,夹杂在里头,焉头焉脑的,完全失了生机。我捡起它们,带回家,找一个玻璃瓶插进去。不过半天工夫,它们的枝叶,已吸足水分,全都精神抖擞起来。
    再隔几日,那几枝富贵竹,竟冒出根须来。隔了一层玻璃看,那些根须,很像银色的小鱼。我把它们放在我的电脑旁,无论我什么时候看它们,它们都是绿莹莹的。这捡来的一捧绿,让我心里充满感动和快乐。
    曾经我想过一个问题:这凡尘到底有什么可留恋的?原来,都是这些小欢喜啊。它们在我的生命里,唱着歌,跳着舞。活着,也就成了一件特别让人不合的事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伏在三楼的阳台上,往下看。
    那儿,几间平房,座西朝东,原先是某家单位做仓库用的。房很旧了,屋顶有几处破败得很,像一件破棉袄,露出里面的絮。“絮”是褐色的木片子,下雨的天,我总担心它会不会漏雨。
    房子周围长了五棵紫薇。花开时节,我留意过,一树花白,两树花红,两树花紫。把几间平房,衬得水粉水粉的。常有一只野鹦鹉,在花树间跳来跳去,变换着嗓音唱歌。
    房前,码着一堆的砖,不知做什么用的。砖堆上,很少有空落落的时候,上面或晒着鞋,或晾着衣物什么的。最常见的,是两双绒拖鞋,一双蓝,一双红,它们相偎在砖堆上,孵太阳。像夫,与妇。
    也真的是一对夫妇住着,男的是一家公司的门卫,女的是街道清洁工。他们早出晚归,从未与我照过面,但我听见过他们的说话声,在夜晚,喁喁的,像虫鸣。我从夜晚的阳台上望下去,望见屋子里的灯光,和在灯光里走动的两个人影。世界美好得让人心里长出水草来。
    某天,我突然发现砖堆上空着,不见了蓝的拖鞋红的拖鞋,砖堆一下子变得异常冷清与寂寥。他们外出了?还是生病了?我有些心神不宁。
    重“见”他们,是在几天后的午后。我在阳台上晾衣裳,随意往楼下看了看,看到砖堆上,赫然躺着一蓝一红两双绒拖鞋,在太阳下,相偎着,仿佛它们从来不曾离开过。那一刻,我的心里腾出欢喜来:感谢天!他们还都好好地在着。
    二
    做宫廷桂花糕的老人,天天停在一条路边。他的背后,是一堵废弃的围墙,但这不妨碍桂花糕的香。他跟前的铁皮箱子上,叠放着五六个小蒸笼,什么时候见着,都有袅袅的香雾,在上面缠着绕着,那是蒸熟的桂花糕好闻的味道。
    老人瘦小,永远一身藏青的衣,藏青的围裙。雪白的米粉,被他装进一个小小的木器具里,上面点缀桂花三两点,放进蒸笼里,不过眨眼间,一块桂花糕就成了。
    停在他那儿,买了几块尝。热乎乎的甜,软乎乎的香,忍不住夸他,你做的桂花糕,真的很好吃。他笑得十分十分开心,他说,他做桂花糕,已好些年了。
    我问,祖上就做么?
    他答,祖上就做的。
    我提出要跟他学做,他一口答应,好。
    于是我笑,他笑,都不当真。却喜欢这样的对话,轻松,愉快,人与人,不疏离。
    再路过,我会冲着他的桂花糕摊子笑笑,他有时会看见,有时正忙,看不见。看见了,也只当我是陌生的,回我一个浅浅的笑,——来往顾客太多,他不记得我了。但我知道,我已忘不掉桂花糕的香,许多小城人,也都忘不掉。
    现在,每每看到老人在那里,心里便很安然。像小时去亲戚家,拐过一个巷道,望见麻子师傅的烧饼炉,心就开始雀跃,哦,他在呢,他在呢。
    麻子师傅的烧饼炉,是当年老街的一个标志。它和老街一起,成为一代人的记忆。
    三
    卖杂粮饼的女人,每到黄昏时,会把摊子摆到我们学校门口。两块钱的杂粮饼,现在涨到三块了,味道很好,有时我也会去买上一个。
    时间久了,我们相熟了。遇到时,会微笑、点头,算作招呼。偶尔,也有简短的对话,她知道我是老师,会问一句,老师,下课了?我答应一声,问她,冷吗?她笑着回我,不冷。
    我们的交往,也仅仅限于此。淡淡的,像路边随便相遇到的一段寻常。
    我出去开笔会,一走半个多月。回来后,正常上班,下班,没觉得有什么不同。
    女人的摊子,还摆在学校门口,上面撑起一个大雨篷,挡风的。学生们还未放学,女人便闲着,双手插在红围裙兜里,在看街景。当看到我时,女人的眼里跳出惊喜来,女人说,老师,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
    当下愣住,一个人的存在,到底对谁很重要?这世上,总有一些人记得你,就像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凡来尘往,莫不如此。P3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