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东灵(东方神秘文化的百科全书式小说)

  • 定价: ¥39.8
  • ISBN:978755000540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277页
  • 作者:(加拿大)英格丽·...
  • 立即节省:
  • 2013-04-01 第1版
  • 2013-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东灵(东方神秘文化的百科全书式小说)》已经上市!
    《你的形象价值百万》作者英格丽·张,历时8年,反复修订50余次,撼动灵魂的心血之作。
    《东灵(东方神秘文化的百科全书式小说)》与中国读者首次分享,15年来在中国、美国、印度,以及欧洲和非洲各地寻访、追踪各种神秘文化时得到的生命启示。
    层层揭开东方神话、《易经》、风水、占卜、五行、天人感应、预言,以及多重宇宙、薛定谔的猫、波粒二重性、宇宙起源说里的神秘智慧!
    国际占星大师阿兰·奥肯极尽溢美之词,《时尚》总编徐巍追看8年、金融奇才李葳默默资助
    像《时间简史》《苏菲的世界》一样字字珠玑,句句机锋;像《哈利·波特》《指环王》一样奇幻震撼。

内容提要

    80后灵灵,在某网站神秘文化栏目做编辑。一天,栏目组来了位神人,声称他预见中国会发生毁灭性的大地震。此人穿着邋遢怪异,更像是个精神病人。灵灵询问他的依据,他却滔滔不绝地讲起《易经》、五行、天人感应……
    在这位神人及赵教授的指点下,灵灵开始思索从神话、《易经》、风水、占卜、天人感应、玛雅文明、萨满、炼金术、塔罗、星相、末日预言等东西方神秘智慧到多重宇宙、薛定谔的猫、波粒二重性、正能量、暗物质等前沿科学所蕴含的生命启示。
    随后,灵灵的生活发生了极不寻常的变化,她“鬼使神差”地写出了预言式小说《大毁灭》。《东灵:东方神秘文化的百科全书式小说》在网上被疯转,“骇浪”公司找上了门。灵灵被炒作成“80后美女预言家”,《大毁灭》成了畅销书。在签售时,她看见一双摄魂的“魔法眼睛”,她预感到前方有什么在等待。灵灵陷入了“代笔门”事件,她被粉丝抛弃,极速坠落。灵灵落魄地躲回大西北,久远的“老奶奶”在记忆中再现,“咬着自己尾巴的蛇”让她回到原点。再回都市,她被“魔眼”再次召唤,这才发现,原来命运的种种早已被那些神秘智慧所预言……
    英格丽·张所著的《东灵:东方神秘文化的百科全书式小说》会使你目眩神摇,会使你原本相信的世界破碎,但更重要的是,它会唤醒你内心深处对“我是谁”的拷问,指给你看穿世界本相的各种不同视角。有人说:“真的能看懂了,就等于上了生命学博士。”

媒体推荐

    在一个小说的形式下,英格丽向读者讲述着重要的生命的真谛,描绘了探索者的内在世界和生命觉悟的过程。这其中很多是古人“秘不外传”的知识,现在才允许和众多渴望得到这些知识的人分享。
    ——最受尊重、最权威的密宗星相学家阿兰·奥肯
    历时8年完成的半自传体的《东灵》《西魂》应该就是作者自己灵魂觉醒之路的写照吧。经理成功、生死、忧郁症之后的她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寻找“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徐巍《时尚COSMO》总编
    不是让人思考,而是让人冥想、体悟!不是用脑,是用心。看得浑身汗毛倒立,看进去了,以为那是自己!
    ——李葳 上海廿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让我透彻理解了心灵疾病的根本,只要看懂1%,就足以改变自己!
    ——李海龙 师任堂产后护理中心董事长
    这绝不是消遣的书,打开了太多的知识大门!我看到第四遍,才发现自己知识不够!
    ——李小贝 瑞思学科英语天津中心董事长
    看完了,感到自己的世界太小了!这不是小说,是每个人的心灵传记。
    ——李秉坤 北京奥源和力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
    英格丽的书,是体验,用心灵游走证悟后,从心中涌出的甘露,涌涌而出,而非单纯的书写而成。读英格丽的书,是在沉静之中,她带着你的心灵游走,让你震撼,发抖又如沐春风雨露;让你远离世俗,在宇宙中与自己与神对话;让你思索找寻自己的使命。
    ——侯旭 北岛广告CEO

作者简介

    英格丽·张,商务形象设计和人格心理咨询师。她的生活横跨欧、美、亚三个大陆,在中国、美国、加拿人分别获得了电力及自动化工程学士、历史学硕士、城市建筑与规划硕士、环境工程硕士学位,在西方系统地接受丁商业形象设计与管理、沟通心理学、人格分类、心理星相学等有关开发个人潜力的训练,曾在西方的跨国公司工作。她深刻地了解西方的商业文化和成功的理念。以及优秀形象和个人内在潜力为成功带来的机遇,并为国际金融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在中国,英格丽任天津大学管理学院客座教授。英格丽曾就学于世界著名的英国星相学研究院,研究心理星相学、心理学、星相与预测、古代心灵炼金术等,是星相学研究院里惟一的中国人。
    英格丽·张将为中国读者奉献个人发展的系列丛书,从形象设计、心理学、星相学、情感商数、灵魂商数等独特的角度寻求成功的智慧和人生的哲理。

目录

序 章
第一部 大预言引发《大毁灭》
第二部 天、地、人,宇宙、心智、波
第三部 现实的“骇浪”
第四部 老灵魂和小灵魂的乐园
第五部 魔法师的召唤
后记

前言

    推荐序 一
    我非常荣幸地接受英格丽的邀请为这本新书写序言,我更感到荣幸的是,这个充满了才华和魅力的女士尊我为师。虽然她是我的学生,但是,她早已经成为我的朋友。作为她的朋友和老师,我想和读者分享我所知道的英格丽和我们相识的5年。不过,我要坦诚地说,我还从来没有读过这本新书。我有特殊的原因:因为这本书是中文,尽管我懂8国语言,我抱歉我不懂古老的中文。
    我是从个人的角度写序言,我只能写我所了解的英格丽,她的才华、知识、洞悉、特长、智慧和她的心智;我只能写我们所共同追求、学习的密宗传统和古代传承智慧,对此,我谦卑地略知;我只能告诉读者英格丽诚挚地和她深爱的中国读者分享她所探索发现的事物形式面纱背后的生活真谛。
    我和英格丽在2007年英国星相学大会上相识。我应邀请在大会上演讲,我们“偶然”相遇打开了话匣,我们识别出彼此都被古代智慧和星相学所吸引,我们的师生关系在那个时刻建立了。英格丽追随我的旅途,在英国、葡萄牙、美国、印度尼西亚巴厘岛(我现在的居住地)加入了我和世界分享我对古代智慧诠释的课程。
    英格丽将书的全部目录和简介翻译成英文寄给了我,在一个小说的形式下,英格丽向读者讲述着重要的生命的真谛,描绘了探索者的内在世界和生命觉悟的过程。我们都非常幸运,因为这其中很多是古人的“秘不外传”的知识,现在才允许和众多渴望得到这些知识的人分享。英格丽给这些古代“秘密”的知识穿上了适合东西方人的外衣,无偿地奉献给读者。她用充满戏剧化的情景,构画了东方的灵灵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发生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我们每个人的灵魂都以独特的个性呈现,古代的智慧和真正的星相学让我们了解真实的自己,同时,我们依然继续承担对社会和家庭的责任。
    你不需要离开这个星球,也不需要去寺院或者山洞才能觉悟。英格丽讲述的就是古代的智慧融入到现代人生活的故事,这个故事也象征着东方和西方相融为一,通过在精神世界的顿悟和渐悟,内在光明同时照亮着我们共同所在的世界的两方。
    阿兰·奥肯 (中文名:柳文兰)
    2012/11/25
    于巴厘岛
    阿兰·奥肯(柳文兰)
    当今最著名、最受尊重和最权威的密宗星相学家。作为星相学和古代智慧的大师,柳文兰将星相学运用于意识觉悟,是非宗教组织的意识觉悟者追随的古鲁(精神导师)。他著有12本书,被翻译成7种语言,其中《灵魂星相学》《完整的星相学》堪称星相学教科书。柳文兰生于纽约,他具有非凡的语言天才,能流利用8国语言对话(包括马来西亚语)。第一本书写于他25岁。他生活在美国、葡萄牙、印度尼西亚等国,在他70年的生涯中,他的足迹遍及了世界40个国家。他认为自己和中国有深层的灵魂的连接。
    推荐序 二
    英格丽是最像星相学家的星相学家:高颧骨、挺鼻、立眉、深眼窝、满头螺丝状卷发……奇幻的长相符合你对一个星相学家外表的所有想象,仿佛来自《哈利·波特》魔法城堡里的巫师。见过她的人都常常奇怪:一个东方人怎么长成了这么一张西式星相脸?
    英格丽是最不像星相学家的星相学家:她不像市面上流行的星座达人那样谈论星座运势星盘解析,我们相见时谈的是荣格、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意象象征等各种心理学术语,从古代神秘智慧到现代科学知识,我们甚至一起和清华大学的科学教授谈论粒子、宇宙、星系、生命、死亡、灵魂、存在……英格丽也是我一位非常好的朋友。在我眼中,与其说她是一个星相学家,不如说她是一位灵修大师,一个能够与我探讨心灵的知己,一个对生命有所证悟的人。
    我和英格丽在2003年由于工作合作而认识,那时她传奇的经历被《时尚COSMO》等各大女性杂志采访:三高女性→在国外事业腾飞→严重车祸→深度抑郁→英国星相研究院唯一中国学员→星相学家……我们《时尚COSMO》约她撰写星座专栏,我们做到了西方的杂志和星相学家没有做到的事情:用极大的篇幅的专栏,将心理星相学通过《时尚COSMO》介绍给读者。这是在中国第一次,星相学在媒体上不再以娱乐、算命、八卦的形式出现,而是作为一种认识人生、生命的知识,传播有益于人类精神健全、生命幸福的知识,读者的反应热烈,甚至几个杂志的主编同事拿到《时尚COSMO》第一眼翻看的是我们的星相专栏。
    我们都会有过这样的时光,总觉得自我、生命、灵魂、信仰是一些很形而上、离自己很远的哲学概念。我们每天忙忙碌碌地生活着,没有时间也没有意愿去面对自己的心灵。而且我们还认为那些谈论灵魂的人都是装高尚假深沉,很为自己享受世俗的快乐而觉得自己更真实更随性更快意。
    可心灵,真的逃得开吗?我们一时为自己的成功得意一时为自己的失败沮丧,为选择太多而觉得迷茫,总觉得快乐转瞬即逝,常常面对生活的压力疲惫不堪……于是,我们对生命对生活有了那么多的责问——“为什么”:为什么我找不到自己热爱的职业?为什么我无法拥有美好的爱情?为什么我总觉得快乐太少?……我们拿着问题求教于各种成功者、高人、风水大师、算命先生、星相学家……期望他们能给我们一个简单的、不用动脑子的标准答案!我们从来都希望,斯芬克斯之谜是不需要自己去解的。
    可是,别人不会给出我们关于生命的答案。所幸,遇到了英格丽这样一位非主流的、永远让寻求简单答案的你失望的“大师”,她给出的标准答案只有一个——你的生命你负责,面对你的心,你的灵,你的魂,了解自己、体悟生命是人一辈子必须自己做的功课!
    历时8年完成的半自传体的《东灵》《西魂》应该就是作者自己灵魂觉醒之路的写照吧。经过成功、生死、忧郁症之后的她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寻找“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很认同英格丽书中传递的理念:决定一个人生命是否圆满的不是智商、情商,而是“灵商”!
    无穷小和无穷大的世界本来相通,而一切都是开始于心灵。
    《东灵》《西魂》就是一个开始。
    让我们一起出发!
    徐巍
    《时尚COSMO》总编

后记

    我不曾设想,这本书用了8年的时光!不曾想到,8年来白发悄悄爬上了头顶:不曾想到,这本书脱离了最初学术版本的呆板;不曾想到,在不知觉中,我在实现少年时代的作家梦想;不曾想到,8年来在前所未有的寂静时光才体会到语言不能描述的秘密。
    带着浓厚时间印记的《东灵》和《西魂》,经过我的手写出来,却并不属于我。太多的人,无言地相伴、默默地奉献,他们支持我走过8年艰苦的路。没有他们的经济支持、情感关怀,就没有《东灵》《西魂》。他们,是《东灵》《西魂》背后的故事中的主人,后记根本不足以写出他们带给我的一切,更不能勾画他们充满了色彩的性格。
    感谢我的先生,伦敦一家银行的高管。他说,自己“牺牲”在“充满了铜臭”“没有灵魂的领域”的目的之一,就是让我能够“不为生存奔波”,不屈服于世俗,“干干净净地做事”,“堂堂正正地站立”,做点有益于人的事。他说,我是他的“金融产品”,他渴望收到投资的利润,这8年,投资没有任何收成。在他的眼里,我不聪明、不精明,他给我的外号“傻子”“大憨”,他不期望我变成一个“聪明的女人”,在一个“傻子”的眼中,不带偏见。多少年来,他带着我走世界,跨越了亚洲、美洲、欧洲,身体力行“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人无数”,体验不同的文化、采访不同种族、经历的人,视野会变宽,心胸会开阔,才能不局限于自己的文化、体验、知识。18年来,在国际金融世界风雨中,他亲历了巴林银行的垮台和小银行的爆发,目睹金钱魔力下灵魂的挣扎、堕落。他深刻地感触:“人,一定要努力成功。但是,成功,也不一定要把灵魂卖给魔鬼。”成功,并不代表就有幸福。他用切身的经历总结,只有正直、有灵魂、有信念的人,才能堂堂正正地挺立在众人中,“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强烈地要求我写《你的形象价值百万》的续集,在他眼中,形象就是灵魂在物质世界的映射,是“灵魂散发的气场”,再好的外在服饰也掩盖不了内在的品质。他自告奋勇地要到我的课堂讲授关于成功、形象和品德。白天,他谈“债券、利息、风险、利润、期货、期权”,晚上,他谈“灵魂、品德、正直、良心、信仰。”他说,只有这样的理念,上班、工作才变成了一件每天渴望参与的活动。早在2008年,他看到一本诺贝尔文学奖的书,里面谈到了生死、神秘主义,他指导我“你写你的生死经历”,我说“我写了”,“你要写你经历的神秘的事”,“我写了”,“你要写……”,“我写了”……他兴奋无比:“你要写本书,奔着诺贝尔文学奖而去,这样就能收回了我的投资。”我说:“你结错了婚!” 感谢柔之,我的灵魂双生子,中国金融界的传奇女侠。她称,她和我的先生来到我生活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不为生存发愁”,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用心灵写作,这样才能够写出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经典作品,这样的作品才能够帮助别人。她是最早赋予我“灵魂使命”的人,在2004年她最早成为我的私人学生。她是我坚强的后盾,无论发生什么,她会说:“你有我。”这句话,不是空谈,10年来,她默默地做,解决了多少我不能解决的生活实际问题!每当回想起10年来的历程,心中涌起阵阵的热流,我无以感激,只能说:“你也有我!”为帮助我保证最好的身体状态,以便“灵魂能够最好地驻扎在身体中”,她传授给我养生的知识,安排养生人员为我理疗,国际特快快递送艾条,我满身伤痛的身体得以缓解。从她那里我开始知道中医养生的知识。在此书还没有写完的时候,她就说:“我们自己出!”她说,她的生命早就无法只为自己而活,她的后半生要帮助人幸福。为了让更多的人接触自己的灵魂,她放弃了金融,走向慈善和禅修文化,带领更多寻找灵魂的人走在精神世界。灵魂的约定,无用语言交流,“无论在天涯海角,我都在那里!” 感谢侯旭,北岛广告的董事长,双鱼座灵魂知己。从2005年的第一稿,她是我的第一个读者,至今她的电脑桌面上有40版,她不知道我到底写了几本书了。最后,给她的文件都命名“安娜1,2,3……”。灵魂知己,是最好的听众,我们彼此催眠对方。和她谈灵魂,我迅速进入“神志迷离”的状态,在11点后我滔滔不绝向她讲,她也忘记了在这个世界。我们像是儿童时期的快乐的女孩,有时候到半夜4点,还在灵魂的世界遨游。她说:“我不敢走神,我怕你醒过来!你已经不是你了!你就是萨满!”有一次,录了音,之后听录音我不敢相信,那是我在说话,她激发了我无意识深处的智慧。侯旭自称是我的“幸福灵魂教徒”,我说什么她都相信。她的理由,是我最信服的赞扬。她说:“正因为你是学科学出身,有国内外的学术训练,你不宣扬神秘、迷信,又经历过常人没法体验的生死苦难,学了别人不会去学的星相学。你已经用花费的金钱、时间证明了,我就不要再重复了!你生活的状态,就说明了一切。”我在伦敦,她会发信息给我:“上帝又和你说什么了吗?”和她分享“上帝和我说话”是我们两人的秘密,这些秘密已经写在《东灵》《西魂》中。我们彼此“迷信”对方,我深信她公司设计的封面会成为畅销书(她的公司设计了《你的形象价值百万》封面),她懂得灵魂、宇宙、心灵合二为一的意象,她再度担任《东灵》《西魂》的封面设计。 感谢大姐钟雪雁,我的精神“猎头”,她称《东灵》《西魂》为巨婴。在2008年的冬天,我先生、钟姐和我三人在上海扬州饭店晚餐,“扬州饭店会议”的论题是“东灵西魂”,他们两人兴致勃勃地为我设计前景,一个要我奔向诺贝尔奖,一个要我走向国际大舞台。钟姐为我定位“英格丽要走上国际”、“英格丽有能力用英语讲给外国人”,“英格丽的书要变成电影”,她展现给我魔法世界一样奇彩的前景,仿佛什么都可能。在钟姐面前,我如同一个孩子,我讲什么,她都会大加赞赏。在第一版“黔驴技穷”的时候,我告诉钟姐我不会编故事,她说:“你不需要编故事,你自己就是最精彩的故事!为什么不写自己呢?”这是巨大的激励,我放弃了编故事,用自己的切身体验写作,《东灵》《西魂》的原型渐渐显现了!每次电话,她都要问:“巨婴什么时候诞生?”多少年过去了,当我告诉钟姐,“巨婴”终于要诞生了,她在电话那边连续几遍高兴地重复:“太好了!太好了!终于出世了!” 感谢大姐李淑华,一个没有经过高等教育的“文化人”。可是,我的书一定要她看过认可了,才能够定稿。她称我带着她“玩高层”,我深信她的大脑没有被教育“格式化”,她的直觉和敏锐的本能是最好的试金石。当年,她看到《你的形象价值百万》初稿时,说“这肯定是好书”。在2005年,我把一个构架严谨的第一稿给她看,那上面充满了“自我、假我、真我、高我、意识、无意识、超意识、潜意识、智能、精神”等词汇的定义。看了一个小时,她皱着眉头说“这肯定是好东西!可是,我就是看不懂!可是,你前言上那一段故事挺好,你遇到的那个人后来怎样了?”我马上放弃了第一稿,无论她怎么说“别听我的,我不懂”。她是最好的读者。为了让她看懂,我写了一遍又一遍,她真的懂了。我一写书,她就高兴,仿佛我写书是为她,她就帮助我做饭,解决我不愿意处理的事务。她是我生活中的拐杖,眼见我活得颠三倒四,犯一次次不可理解的蠢,错过飞机日期,把自己锁在门外。最糟糕的一次,大年三十晚上,我看不懂药方,一口气吃了一个星期的药后,拿着药瓶问她:“这对吗?”她大喝一声:“坏了!快吐出来!”可是,来不及了。在春节钟声响起那一刻,我手扣着喉咙,她拍着我的背,在马桶上吐药。她震惊了,“大事绝对相信你,小事绝不能信你”。以后,她连我的机票都要亲自检查。 感谢李贝贝,这个狮子、天蝎混合体,中国第一代战斗机飞行员的女儿,我的“女英雄”,在前面为我“遮挡枪弹”,我才能避开风雨,专心写作。贝贝天生的英雄气概,直来直去,不唱高调,也没有感人的语言,她只是无条件地在做。她做出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你的辛苦白费了!”在被迫改来改去的过程中,我内心越来越清晰,此书是充满了象征、寓意,是浪漫的诗性思维,只有诗人才能懂得此书。她说:“就找诗人出版!”贝贝就绝不放松条件,一年又一年,放弃了一个又一个。我们终于遇到了诗人知音。我相信数字的神秘力量,她就相信我有道理,那几个神秘数字就是她的目标。她纵容我,在现实、细节问题上却像管教一个孩子:“别忘了这个”、“别忘了那个”,就连这个后记,都是她提醒“别忘了感谢那些帮助过你的人”。她常常把我从天堂的思维拉到人间,我美妙的理想主义的建议,被她一句话否定:“行不通!”事实证明,她对了。几次之后,我服了,她也有了重大发现:“我原以为我傻,怎么你比我还傻?你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 “怎么过来的?”我只有偷着乐,我极其幸运,有他们帮助,我才变成“傻子”,而“傻子”并不傻,生活得不亦乐乎。不变成“傻子”,无法有《东灵》和《西魂》。 感谢我的教授朋友们:伦敦大学陈晓东教授,清华大学康飞宇教授,深圳大学赵东明教授。他们以宽宏的胸怀、开放的思维对待未知世界,在科学和哲学知识上给予我极大的支持和帮助。 英格丽·张 2012年10月28日 于伦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伦敦,正值雨季。我踩着湿漉漉的小路向泰晤士河南岸的滑铁卢站方向走去。
    天空被浓郁的灰云遮住,空气中涂抹了一层淡淡的湿雾,绵郁的雨点懒散地从半空中飘洒而下。四周灰蒙蒙的,弥散着神秘、浪漫的气息,我仿佛迷落在一个梦境的神话世界。
    “怎么会来到了这里?”我有些恍惚,长途飞行、时差、缺眠,这灰蒙蒙的气氛,似梦似真,真假难分。这里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熟悉?我在哪里见过?是在梦里?不是!我仿佛不是第一次走在这红砖楼房里,似乎也曾经乘坐过黑色的出租车、红色的巴士……我的记忆一阵混乱,我不自觉地感到周围是一片迷幻。
    细雨,让模糊、遥远的儿时记忆隐隐约约出现。小的时候,一到雨天,我就忧伤。雨,带给我莫名其妙的伤感。秋天的雨,劈头盖脸地从天而降,当雨水把全身都浇透,被风一吹,冷得让人哆嗦。雨水中灰暗的天空,汽车喇叭的响声是那样的凄惨,似乎世界末日就要到了。
    “世界末日?”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正是“世界末日”的预言,让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被命运抛至浪尖,又跌到低谷。我从低谷中爬起来,才来到了这里。
    远远地,我就看到了“伦敦眼”,“伦敦眼”看起来像极了一个超级“魔法眼睛”。“魔法眼睛?”一阵清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我又一次从恍惚中清醒。正是这个“魔法眼睛”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一切。那“魔眼”像带着诅咒的力量,从第一次见面,我就有种内在的惶恐不安,“他看到了什么?”那犀利的眼神撕碎了“玛雅酋长”的虚幻,“代笔门”事件把我的“天方夜谭”变成了一场噩梦,又把我从噩梦中带回到现实。也正是他,送给我索菲亚的《灵魂商数》,这书把我引到了梦寐以求的伦敦。我毫不怀疑,和“魔法眼睛”和索菲亚的相识,早就决定了我意识视野的高度将会被提高,我内在眼睛的广角将会被拓宽,我将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尽管我可能还会过着同样的生活。
    “魔法眼睛”东方旭的话在我耳边清晰地回响起来:“世界末日,在希腊语中含有‘启示’的意思。历史上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最大莫过于《圣经》上的启示录了!世界末日和启示录都是在警醒人类,我们在这个星球的生命有限!世界末日的大预言不会停止。预言也没有破灭,只是大预言预测的毁灭是发生在另一个宇宙。宇宙是多重的,那个宇宙不是地球上的物质世界,而是人类充满贪欲的精神世界。到了2012年,地球不会毁灭,人类不会消失,太阳照样升起。但是,枯萎的灵魂将要死去,幸福的灵魂才会留下!有灵魂的人,将要经历一场死亡与再生。”
    所发生的一切,正中了“魔法眼睛”东方旭的预言。我的一部《大毁灭》推动了我命运的车轮,车轮上燃烧着毁灭的火焰,先焚燃了我自己。
    我记得我老奶奶常说:“灵灵,命硬着呢!啥难都能挺过去。”
    我,从毁灭的废墟中重生了。
    我的头脑越来越清醒,迷幻的梦一样的感觉在消失。我又开始习惯性地问自己:“来到这里,是命运的安排,还是我自己的选择?”在过去的几年里,命运像无形的影子,潜伏在四周,悄无声息地深入到我的生活。命运又像是一条蜿蜒的河流,时而把我推向浪尖,就在我得意忘形的时候,又让我掉进湍流。最终,我不再奋争,命运之声又将我引入大河。
    “伦敦眼”越来越近了!从近处看,“伦敦眼”像个巨大的马车轮子,供观光的大玻璃房就像大轮子的滚珠。这个大圆圈,让我禁不住想起小时候梦到的蛇,一条咬着自己尾巴的蛇。我能记得的梦极少,尤其儿时的梦。有一次,我梦到了一条巨大的蛇,它在空中盘旋着,越来越大,它把自己盘成了一圈,咬着自己的尾巴。我被这巨大无比的大蟒蛇盖住了,我却没有感到害怕。我告诉老奶奶这个梦,老奶奶说,你梦见的不是大蛇,是龙!咬自己尾巴的龙好,在天上玩得高兴着呢!从此我就有了印象,盘成圆圈的蛇就好。做了编辑后,我知道,那就是著名的“衔尾蛇”。那个发现了苯芳烃的化学家,就是因为梦见了这条衔尾蛇,受到启发,才写出了苯芳烃的方程式——碳链连成了一个大圆圈。后来,我到了北京,我不再梦见这条咬着尾巴的大蛇,却常常梦见一条又一条断尾巴的小蛇。,这些小蛇张着小口乱爬,或者缠成一团,我时常被噩梦吓醒。(见彩插1衔尾蛇)
    世界末日、《灵魂商数》、“魔法眼睛”、咬自己尾巴的大蟒蛇、老奶奶、断了尾巴的小蛇……记忆就是这样,像是平静的湖面上泛起的涟漪,向越来越远的岸边蔓延,撞击到岸边,似乎就到了终点……
    就要到“伦敦眼”了,可是,路上分出了岔口。我刚刚理清的思绪又被多条路口阻拦了,选择哪一条呢?哪一条能到达泰晤士河边的船泊站?我犹豫不决,“听从你的心声,左边的窄道。”一个声音命令我。我选择了左边的一条路。
    选择,人生的道路不就是充满了选择吗?当年在“代笔门”事件中,我是可以选择的,而我选择了“被选择”,我看似被迫成为“骇浪”公司的牺牲品,而那时候,我的意识高度也只能做出那“被迫”的选择。眼前的境况,就如同当年我所面临的一个选择的岔口,那些路有的崎岖,有的笔直,有的宽,有的窄,而每条路都是通往此时此刻,每条路都有自己的终点站。我走在这条不太长的窄路上,“是这条窄路吗?”一丝疑惑飘过心头。
    “你们要从窄门进去,因为那通向灭亡的门是宽的,路是好走的,朝着这个方向的人很多。那通向生命的门是多么窄,路是那么难走,找到的人也很少。”
    “是这条窄路!走下去。”我不再质疑。
    “假如,在那本让我爆红的小说《大毁灭》之后,我没有遇到骇哥,假如我没有涉足‘代笔门’事件,假如我没有经历从成功到失败,我会是什么样?”我边走边问自己。
    P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