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中国史

苦难辉煌(中国共产党的力量从哪里来)

  • 定价: ¥38
  • ISBN:978780691826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海峡书局
  • 页数:317页
  • 作者:金一南//徐海鹰
  • 立即节省:
  • 2013-04-01 第1版
  • 2013-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金一南、徐海鹰与亲历者、开国元勋后代、党史军史三十七位专家学者的精彩互动,以故事讲党史,以思辨反观历史,揭开历史为何选择中国共产党的多重谜底!
    《苦难辉煌:中国共产党的力量从哪里来?》根据CCTV十二集大型文献纪录片《苦难辉煌》改编而成,由刘亚洲、欧阳淞作序并合力推荐!

内容提要

    《苦难辉煌:中国共产党的力量从哪里来?》改编自中央电视台十二集大型文献纪录片《苦难辉煌》,在保留原纪录片内容精髓的基础上,通过多次润色加工而成。全书以全视角、新材料、新思辨真实再现了中国共产党成立、创建人民军队到抗日战争爆发前十多年间艰苦奋斗的历程。
    作者金一南、徐海鹰以客观真实的文字和真实的图片带我们走进那段历史,真切感受中国共产党人历经地狱之火,带领中华民族探索到前所未有的历史深度和时代宽度,最终完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富有史诗意义的壮举。阐释了党领导人民进行土地革命,创立和发展红军,开辟农村革命根据地和建设红色政权斗争的正义性,揭示了党领导的革命斗争从失败走向胜利,党和红军从苦难走向辉煌的历史必然性。
    《苦难辉煌:中国共产党的力量从哪里来?》由海峡书店出版。

媒体推荐

    历史是现实的一面镜子。当年我们夺取政权,固然靠枪炮说话,但真正的力量是信仰;今天我们要造就强大的国家,首要条件不在经济规模,而仍然在于执政党和民众的坚定信仰。战争年代,革命先辈经常要面临生死抉择,考验着那代人的信仰;和平时期,如何消除党内脱离群众、消极腐败现象,如何提升全社会精神追求、道德文化等“软实力”,追问着当代人的信仰。书中展示的近代以来中国那段艰难曲折、惊心动魄的追求、选择和备斗史,恰好可以为我们寻找答案提供宝贵的警醒和借鉴。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政治委员、上将刘亚洲
    观看《苦难辉煌》,品味《苦难辉煌:中国共产党的力量从哪里来?》,可以增强我们对党的历史的自信,增强对党的独特优势的自信,增强对中国共产党和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自信!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  欧阳淞

目录

序一
序二
序三
序四
第一章  历史合力
独家访谈
第二章  魔瓶打开
独家访谈
第三章  信仰若山
独家访谈
第四章  岩浆喷发
独家访谈
第五章  阴霾东来
独家访谈
第六章  黑云压城
独家访谈
第七章  突破重围
独家访谈
第八章  忠勇奸佞
独家访谈
第九章  艰难转折
独家访谈
第十章  万水千山
独家访谈
第十一章  浩荡潮向
独家访谈
第十二章  狂飙歌落
独家访谈
后记

前言

    党的十八大报告向全党发出“学习党的历史”的号召。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站在战略和全局的高度,多次引述历史、分析历史,使我们深受启发和教育。认真学习党的十八大报告和习近平同志历史感深厚、时代感鲜明的重要讲话,我们可以充分感受到党中央和中央领导同志对党的历史的高度自信。
    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90多年的光辉历程。90多年来,从烽火连天的革命战争年代,到激情燃烧的建设岁月,再到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新时期,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前赴后继、攻坚克难,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奋斗和艰辛无比的探索,建立了彪炳千秋的历史伟业。在90多年的奋斗探索中,我们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完成和推进革命、建设、改革三件大事,创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三大根本成就,从根本上决定了中国历史的发展方向,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在此过程中,我们党还形成了包括理论优势、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制度优势和密切联系人民群众优势等多方面优势,始终保持和不断发展了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党的90多年的历史,是无数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用宝贵生命、殷红鲜血、辛勤汗水所写成的一部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史诗,所铸就的一座高耸人云的不朽丰碑。党的历史蕴含着宝贵的智慧和无穷的力量。我们对党创造的光辉历史充满自信,我们对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充满自信!
    历史纪录片《苦难辉煌》就是一部成功再现党的历史的精品力作。这部纪录片根据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原著《苦难辉煌》改编而成。纪录片多维度、宽视野、全景式再现了中国共产党自成立至长征胜利和全面抗战爆发这一历史阶段,党团结和带领人民英勇奋斗的壮丽征程和革命精神,重点刻画了中国革命从大革命失败到土地革命战争兴起、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到抗日战争兴起两次历史性转变。纪录片在摄制过程中,坚持“尊重原著,但不照搬原著”的原则,力求以“正确的基调、准确的史实、精当的评论、精致的制作”来再现历史。两年多时间里,纪录片主创团队追寻历史当事人的足迹,几次重走红军长征主要路段,专程远赴俄罗斯、日本等国家,寻访重大历史事件的线索踪迹,揣摩重要历史人物的心路历程,真正做到了一丝不苟地进行撰稿、实拍、考证和制作。纪录片以大量新发现的史料和许多生动感人的细节,再现历史场景,勾画历史人物,总结历史经验,提炼历史灵魂,是一部有气魄、有激情、有美感、有思想深度,能够吸引人、感动人、教育人、鼓舞人的好片子。
    历史纪录片《苦难辉煌》所反映的虽然只是党的历史的一些片段,但它让我们看到的,是我们党饱受磨难而自强不息、历经曲折而愈挫愈勇、备尝艰辛而愈加成熟的高贵品格;看到的,是我们党在各种困难和挑战面前,砥砺自己的意志,增长自己的智慧,积聚自己的力量,不断增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推动党和人民事业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不断创造新的辉煌的坚强意志。观看《苦难辉煌》,品味《苦难辉煌:中国共产党的力量从哪里来?》,可以增强我们对党的历史的自信,增强对党的独特优势的自信,增强对中国共产党和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自信!
    我愿意向大家推荐《苦难辉煌》这部优秀的历史纪录片,我也相信,这部历史纪录片是会受到观众欢迎的。
    谨以此为序,作为对《苦难辉煌:中国共产党的力量从哪里来?》出版的祝贺!

后记

    25号楼前那块小田,花开花谢、蓬勃凋谢两周年,如今又发新绿了。我们将结束在国防大学的生活,已完成改编拍摄《苦难辉煌》。这部12集的片子终于呈现荧屏,所有的澎湃纠结与忐忑起伏似乎都归于平静。其实两年对一部纪录片的创作而言算不上是一个长的周期,我一直崇拜本片艺术指导刘效礼将军关于“纪录片是影视家族中的贵族”的思想。贵在哪里?贵在好的作品往往要耗去一定的生命周期才能完成。当初我们一起拍《望长城》掐头去尾用了三年,拍《邓小平》从动议到播出用了五年。拿出生命中的一段路程以奔跑的姿态让心脏亢奋地跳跃,并用铁锤不停地锻打,一路上有那么多人为你续薪添柴端茶倒水,能不贵吗?
    感谢国防大学刘亚洲政委,他从一开始便以自己独特的风格关心并体谅着创作,这栋小楼便是他特批给摄制组专用的。更为钦佩的是,他对创作思想的指引,强调“要体现信仰的力量”,“要有着眼当下的意识”,“要注意跳出原著,看似在写昨天,实际处处是在为当下”,他说“好作品是磨出来的,也是被改坏的”等等,都对我影响极大。记得去年寒冬创作攻坚阶段,他来看望大家,居然只穿一件短袖小褂顶着寒风走来,组里年轻人的火苗一下子升燃起来。岂独刘政委,两年里,国防大学郭俊波、张文忠、吴杰明、任天佑、洪晓东、林培雄、卢周来等将军领导多次到现场慰问大家,关怀团结着这支来自“五湖四海”的小分队。
    感谢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欧阳淞,他为本片制定的创作原则——“尊重原著但不照搬原著,正确的基调,准确的事实,精当的评论”,凝结着对历史题材作品深层思考后的科学定位。他本人不仅是一名官员,也是一名学者,还是一位充满情怀的词作家,他亲自执笔创作的主题歌《相望》,至柔至纯的抒情风格,陡增了作品的感染力。在他的努力下,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资助了这次创作。在史实考证、智力支援方面,他们所做的工作更是不胜枚举。章百家、张树军、高永中等领导的关怀令我难忘,薛庆超局长与我建立了难忘的友谊。
    感谢我所在中心李秀宝主任、季桂金政委在领导创作中所投入的大量精力。决定拍这部片子之时,他们都还刚来履新,各方面工作都还在熟悉并一一展开之际,便以高度的政治远见与责任感为始发,组织立项、策划、融资。由于两位将军亲力亲为的作风影响,整个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从党委机关到业务部门都为创作开启了绿灯,形成了合力。记得2011年国庆、中秋佳节,摄制组正疲走在长征路上,两位将军分别去了江西和四川拍摄现场,和大家一块儿摸勺子,给了大家暖心的能量。还有中心的其他领导,王静、石礼文、雷振华、张伟、方勇,他们默默服务于这次超常拍摄的点点滴滴,都令人感动。
    感谢曾经投身这部作品创作的所有同道,许丁心、付平、林兵、渠陆军、陈红、孟涛、董政、王敬涛、李红斌、吴兵、冯草等等,你们曾经的跋涉不会被忘记。特别要感谢张鹿行、余虹、何选、刘永泽、李湍、余良、黄铮、牟冬、刘广钱、陈文胜,在我以往创作从未遇到的困难中,你们不离不弃、勇猛开掘、携手坚持到最后的精神,是我最值得骄傲的资本。而我想对他们讲的,苦难是人类永恒的宿命,最大的快乐总伴着泪水,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找到“伊萨基”的真谛。
    感谢杨青青老师在音乐音响设计中所做的努力,特别需要强调的是,您的作为让我对职业人的操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感谢郝伟亚老师,他的贡献不仅仅在作曲本身,还把我对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的调性认识往前推了一步。
    感谢苏扬老师,作为播音大家,他与我们的磨合诚为可贵。
    感谢栾凯老师,虽然我们俩的这次合作没有走到最后,但定下主题歌对唱形式、情歌风的思路来源于他。
    感谢沈国垠先生和力量风云动画团队,为此类题材表现手法拓展所做的有价值的探索。 感谢为本片创作提供资金支持的云南投资控股集团、北京泛亚艺美文化有限公司、深圳中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视云投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机构,在娱乐风和引进大片盛行的时代,他们敢于资助革命历史题材的创作,全赖一种社会责任,一股愿意为树立信仰、传播价值观而贡献力量的情怀。其中的栾中杰与沈孚先生,都是70后,愿我们都能从此举中品味出生命意义并肩承更有力的社会担当。 感谢金德龙先生,他对本片审查修改付出了智慧并艰巨劳动。我俩有十三年的交情,作为一个勤奋的领导人,在他主政国家广电总局重大题材创作领导小组的十三年里,我有多部作品从他那筛子般的眼前筛过。这是被他不断捧起又摔下的十三年,特别是从去年九月到今年一月这个阶段,我简直要被他给折磨疯了,但实事求是讲,没有他的摔打也就没有今日的《苦难辉煌》。 最后,我要讲一讲金一南将军,感谢他把改编权交给了我,并给我们无私的支持与包容。诚然,我没有把他的原著当作一部严谨的史学专著来看,但他无疑是一位对历史进行当下解读并具有真见灼识的大家。在这个特别容易忘却历史又特别需要历史的时代里,史学者的使命不单是藏在书斋里穷其精确,或仅仅在理论的象牙塔里争强斗勇,更为紧要的是为更多的人去解开历史的包袱,彰显直抵人心的历史精神。屏幕上的《苦难辉煌》如果说比原著有些进步,也主要是在金一南一己之力难企之处,让史实考证加了点儿分,其实在思想的勇气上并没有到达他的高度,这一点我有榜样在前,自知之明。 有关这部作品的所有瑕疵和不周严,责任尽可归我。我深知自己对历史精神认识的浮泛和肤浅;深憾一些不尊重创作规律和技术规律的力量;深晓执拗是我最大的敌人,但我不能或缺这生命的一部分,没有这份内心的力量,就无法度过我自己的黑暗与苦难。感谢我的妻子和孩子,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给我无私的支持,我永远爱他们。 感谢海峡出版发行集团副总经理林彬和海峡书局李勇,没有他们的坚持和辛勤劳作,这部纪录片就不会从屏幕上落到书页中,在纸上留下更多的余味。 2013年3月于国防大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新中国的中心是北京。
    北京的中心是天安门。
    到北京去,到天安门广场上走一走,看升国旗,是中国人的精神向往。
    在这神圣庄严的氛围中,人们体会着自豪与骄傲。
    1986年夏天,我国杰出的核物理学家,两弹元勋邓稼先病重期间,也特别想去看一看天安门广场。
    那是他头一次坐国产红旗车,车缓缓地绕着广场行驶,他的心里涌动着激情的潮水。
    我们曾经被奴役,否则就不会有中华民族的百年沉沦。
    我们也拥有英雄,否则就不会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与波澜壮阔的历史相比较,个人的生命何其短暂。
    面对高耸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邓稼先心潮澎湃。他问身边的人:“再过几十年,还有人记得我们吗?”
    我从哪里来?
    我们从哪里来?
    所问,像生命一样古老。
    “有一次,一个上小学的男孩,他一边翻看《苦难辉煌》,一边突然问了我一句:‘叔叔,是不是非要经过苦难,才能辉煌?’这是21世纪孩子所提的问题。今天,我们已经远离了那个被人称为‘东亚病夫’、任人宰割、任人欺凌的年代。1840年以来,救亡与复兴,成为中华民族最紧迫的历史使命。从林则徐查禁鸦片开始,到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再到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的洋务自强,康(有为)、梁(启超)的戊戌维新,孙中山的辛亥革命,各种方法试过了,各条道路走过了,都没有成功。
    “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够成功?这个党1921年诞生之初,只有50多个年轻人,28年后竟然能够建立新中国。这支军队1927年诞生,八一南昌起义最后剩了800多人,22年后竟然能够百万雄师过大江。为什么当其他政治力量纷纷失败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却能够迸发出如此巨大、惊天动地、翻天覆地的力量?
    “从根本上讲,因为这个党最英勇、最顽强、最能够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忘我奋斗,最具有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这个党付出了中国历史上所有政治集团从未付出过的代价和巨大牺牲,最终为中华民族杀出一条血路,出一条新路.使这个民族从苦难走向辉煌。”(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
    法国年鉴派史学大师吕西安?费弗尔说:“在动荡不定的当今世界,唯有历史能使我们面对生活而不感到胆战心惊。”费弗尔在动荡的年代中死去,他的话仍然在历史的回音壁上回响。
    但幸福起来的人们还会承认自己曾经被奴役吗?还记得我们那些为民族解放而牺牲的英雄吗?会丢掉自己的宝藏吗?
    据工作人员回忆,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结束后的当晚,久久难以入眠的毛泽东又捧起了《史记》。中华民族伟大的历史风云在他的胸中汇聚,他对身边的人说:“我们的革命不容易啊,有多少革命同志献出了生命,如果他们能看到今天这种场面,一定比我们还高兴。”
    他把怀念挥洒在给人民英雄纪念碑所写的碑文中: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隔着世界上最大的广场,天安门与人民英雄纪念碑遥遥相对,中国革命历史上最为杰出的两位巨人——孙中山和毛泽东,在这里默默相望。他们:一人生于1866年,一人生于1893年,相差27年;一人逝于1925年,一人逝于1976年,相差51年。
    这两位革命巨人,他们之间的理解与碰撞,影响了后来的中国,他们的生命与思想轨迹是怎样交汇的呢?
    1911年春天,在长沙读中学的毛泽东,第一次看到同盟会办的报纸。从此,他知道了孙中山,知道了广州发生的反清起义和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事迹,并导致他第一次发表了自己的政见。
    风吹日蚀,当年校园的墙上,毛泽东18岁时写的那篇文章早已无踪无影。
    幸亏当年冒险闯进陕北的美国记者斯诺,用笔记下了毛泽东对这件事情的回忆。毛泽东说,康有为、梁启超是他早年心中的偶像,梁启超的文章他甚至要读到能够背诵为止。
    但自从知道了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便占据了他心中的重要地位,他说:“我在文章里提出,把孙中山从日本请回来,担任新政府的总统。”孙中山对毛泽东的影响之大、震动之深,由此可见一斑。
    孙中山是怎么知道毛泽东的?
    孙中山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是1924年1月,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泽东、李立三等共产党人在会上的发言,给孙中山留下了深刻印象,是他亲自批准毛泽东为大会章程审查委员的。在这次大会上,毛泽东还当选了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成为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的秘书。
    怎样认识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的历史选择?
    我们必须把目光延伸到更为遥远的地方。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