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儿童文学

生命交叉点

  • 定价: ¥18.8
  • ISBN:978754349602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河北教育
  • 页数:224页
  • 作者:(美)琳·蕾·珀金...
  • 立即节省:
  • 2013-05-01 第1版
  • 2013-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生命交叉点》是琳·蕾·珀金斯从青少年的角度出发,用亲切舒坦的笔触诠释如何寻找自我、建构自我的一本小说,从书中主角的生活点滴,到各自蠢蠢欲动的青春随想,柏金斯把少年男女的思维与情怀做了极为贴切的呈现。透过本书独特的编排手法与情节铺陈,读者不难发现,人生其实就是一连串与他人发生交集的结果。

内容提要

  

    《生命交叉点》是琳·蕾·珀金斯的儿童文学作品。《生命交叉点》描写青春期心灵困顿的奇特小说,讲述人生就是一个个交集,充满无限惊喜,讲述少年成长,青春梦幻。

媒体推荐

    一个关于小伙伴们童年的温柔故事,他们面临着生命中的交集,并思考如何生活。孩子们会产生一种自我意识,以及对整个世界的怀疑态度。
    ——美国《学校图书馆期刊》
    一个深刻而生动的成长故事……有哲学上的幽默和睿智,写作的亮点是经常别出心裁地使用暗喻。
    ——美国《科克斯书评》
    黛比的第一人称叙事相当尖锐、诙谐、不安、恶毒,却又脆弱。
    ——美国《书单杂志》

目录

第一章  锁扣
第二章  赫克托进入了海绵状态,醍醐灌顶
第三章  男孩、狗、科幻小说
第四章  广播节  目
第五章  小蝌蚪长腿了
第六章  在杜鹃花丛里
第七章  伦尼的故事
第八章  简易工具钳,黛比也会修东西了
第九章  吉他课程
第十章  黑暗中的对话:出色的爱斯基摩想法
第十一章  赫克托的第一首歌
第十二章  学车
第十三章  溪谷
第十四章  日本的一章  
第十五章  吉他进阶课
第十六章  作业
第十七章  星期二的晚上,在塔斯提·弗里兹餐厅
第十八章  茧里茧外
第十九章  项链去了哪里
第二十章  头发
第二十一章  忏悔
第二十二章  《呼啸山庄》和《大众机械》
第二十三章  儿时的朋友
第二十四章  奶奶
第二十五章  与此同时
第二十六章  另一个地方
第二十七章  同时,在另一个地方
第二十八章  布鲁宁夫人
第二十九章  大象
第三十章  当黛比给帕蒂看照片的时候,帕蒂说:
第三十一章  想象中的加利福尼亚
第三十二章  丹·派尔希克的进步
第三十三章  烤乳猪
第三十四章  动手烤乳猪
第三十五章  围裙
第三十六章  人字拖、项链
第三十七章  在房顶上
第三十八章  萤火虫

前言

  

    我向文学献辞
    梅子涵
    世界上有不少的文学家。他们写书给我们看。
    他们写诗、写小说、写童话,让我们过上了文学的生活。
    那真是一些才华横溢的人,多么能够想象和讲述!
    他们编出吃惊的故事。他们说啊说啊总能说出吃惊的感情。
    他们成功地写了一个人,无数的人就知道了这个人,这个人就成为世界的人。
    他们智慧地表达了一种思想,这个思想就成了灯光,我举过头晃动,你也映照,大家都提在手里照来照去了。
    他们写出一个个句子,连成一个个段落,语言、文字就这么变为了完美的一篇、完整的一本。在文学里面,我们能读到语言、文字为自己兴奋的表情,它们为自己的妙不可言吃惊!
    文学的阅读、文学的生活就这样让我们平常的日子里能有喜悦掠过,能有诗意荡开,能有些渴望,能有很多想不起来的爱……
    我们开始讲究情调了,注意斯文,注意轻轻地呼吸。
    看见了天空的颜色,看见了风筝。
    看见黑夜平淡地接在白天的后面,可是活着是不能马马虎虎的。
    看见人是活在人格里的,人格都是有一个方向的,文学里的好人是我们的友人,因为我们喜欢他们的方向;文学里的坏人是我们的仇敌,因为我们憎恶他们的方向。
    看见梦幻不是空洞的浪漫,梦幻是可以让生活成为童话的。
    文学的阅读,文学的生活,让人不舍得离开。
    它们成了一个人日常生活外的另一种生活,因而也成了日常生活里的一种生活。
    我们就这样既是在文学的外面,也是在文学的里面;我们想念着文学的里面,也Ⅱ向应着文学的外面;我们说着文学里面的故事给文学外面的人听,文学里面的快乐和感动就成为文学外面的日子的部分。
    这样活着,珍贵的生命多了丰富,感觉的位置也不是在低处了。
    我们在高处站立。
    我们看望得很远。
    文学就是这么好的一种东西。
    所以文学是必须搁在童年面前的;童年必须经常地在文学中。
    这不是一件需要举行启动仪式的事。
    它越是最简单地开始,越是能最真实地进行。它越是不隆重地被捧在手里了,它就越是在真的接近隆重。
    这么说的时候,我就又想起了那本法国小说里的少年,他十四岁,叫扬内茨,是波兰人。波兰被纳粹德国占领了,他住在父亲为他挖的三米深四米宽的洞里,洞在森林里,他的父亲已经战死。不远处的公路上有德国人的巡逻车和子弹,可是他却从洞里走出来走到另外一个洞里去了。那里聚集着二十几个游击队员,很多都是年轻的大学生。他们有的是走了十几公里的危险道路而来,他们挤在这洞里,聆听一种声音,这种声音就是音乐。他们聆听肖邦的钢琴曲,它正从一张唱片里放出来。然后聆听一个人朗读童话,童话的名字叫《山丘小故事》,是英国的吉卜林为孩子们写的。
    在这个藏身躲命的洞里,音乐和童话是如此隆重!
    年少的孩子,游击队员和年轻的大学生们如此隆重。
    因为他们小的时候,这样的聆听和阅读是日常的,所有的盼望都来自记忆。有了体面的习惯的人,甚至会在艰难的呻吟里把隆重安排好。这个十四岁的少年和那些游击队员们,后来解放了祖国。
    我把这一些话搁在我们的这一套完美的儿童文学书籍的前面。
    这是我对文学的献辞。
    我对阅读的献辞。
    我对童年的献辞。
    我对纽伯瑞的献辞。
    这位叫纽伯瑞的英国人,是人类最早的为儿童写书、设计书、出版书的人。他是一个让儿童的阅读快乐着荡漾起来的人。他的生命、他的实业和事业、他的人格名声、他身后的一切,也都在童书和童年的快乐里荡漾。这个杰出的人,在这个非常有重量的儿童文学奖里,一直灿烂了!这么多年来,当那些手里拿着选票的人,把它投给一本书的时候,心里都会珍重地掂量掂量,它会影响灿烂吗?
    纽伯瑞奖,盛放进它的奖里的一本本给孩子们的书,于是也就灿烂了。很多年都灿烂。我们把这些灿烂捧到手里吧。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锁扣
    真希望能发生点儿什么。
    她一边看着杂志,一边这么想着。
    杂志是姐姐克里斯安妮的,她坐的床也是。还有那件毛衣,黛比来克里斯安妮的房间借用唇彩的时候,决定借去穿一穿。克里斯安妮不在家,出门了。
    也许应该把愿望想得更具体些,万一真的实现了呢,黛比想。虽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愿望,只是一个小小的愿望而已。真希望能发生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对我有好处的事情。
    她一边想,一边用指尖轻轻缠绕着脖子上的项链,然后又松开。项链是她自己的,不算长,只能在指尖上缠两圈。不过,戴在脖子上足够了。
    她看的那篇文章是说,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做好自己,而旁边的插图却意味着,变成另外的人也不错。这样放在一起看,感觉好像既能做自己,也能做另外的人。
    黛比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愿望中有没有漏洞,因为所有关于梦想成真的故事中,总是伴有糟糕的事情发生。像那个拥有点金术的弥达斯国王,最后却把自己的女儿和食物都变成了金子。还有,黛比记得小时候曾经大喊希望所有人都不要理她,结果大家真的这么做了。
    然而,过于在意自己的愿望,愿望会随着实现而消失无踪,而你甚至会不记得这个愿望是什么,或者它已变得.无关紧要了。
    她又一次将项链缠绕在指尖上。这次啪的一声,项链松开了,从脖子上掉下来,落在一张颜色亮丽却模糊的图片上。图片里是一男一女,大笑着,很开心的样子,身后是波光粼粼的水面。
    黛比把项链捡起来,轻轻晃了晃锁扣。锁扣有时会在开口的地方卡住,所以链环会从里面滑出来。
    像那样就好了,她盯着照片想道,不知道是不是必须要变成另外一个人呢?
    而且不要伤害任何人,也不要有什么灾难发生。出于谨慎的习惯,她又补充道。
    她重新将项链戴在脖子上,试了试是否扣紧了。这时,她又想到了另外一个漏洞。但愿这时候再加一条不会太晚,她想到了一个词:尽快。
    思绪飘走了,她翻开了另一页。第二章赫克托进入了海绵状态,醍醐灌顶
    与此同时,在城市的另一端,赫克托的姐姐罗温妮,正在楼上的卧室里不知是换衣服还是做什么。赫克托都能听见她把抽屉开了又关,忙忙碌碌的。
    他走过客厅去厨房,经过镜子的时候向里面瞥了一眼,给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微笑。他经常这么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鼓励自己吧。
    这次他冲镜子里的自己打招呼时,恰好一束阳光从前门的菱形窗户里倾泻进来,照在他脸颊一侧,在镜子里反射出一个金色的侧影,显得十分虚幻。他吃了一惊,这次跟平时看到的自己不一样,更神秘,更奇妙。这种有趣的感觉经常在姐姐的脸上看到,可是他从来没有。他很想不通,因为他们俩的长相非常相似,或者说,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一些细节稍有不同,比如头发,就是不一样的。
    他们都有赤褐色的头发,不过罗温妮的头发又直又长,像瀑布般高贵优雅地垂到腰间,而赫克托的头发则像一团不听话的铁丝,向外刺着。
    还有,虽然他们都有长着雀斑的鹅蛋脸,但赫克托的要更圆一些。罗温妮小时候像毛毛虫一样圆圆胖胖,但现在已经破茧成蝶了,而赫克托还停留在被柔软而毛茸茸的蚕茧所包裹的阶段呢。
    他们的眼睛都是蓝灰色的,同样纤瘦的鼻梁上还戴着几乎一模一样的框架眼镜。但是罗温妮“眼睛——眼镜——鼻子”的组合更透露出一种智慧和温暖,而赫克托的却显得和善而愚笨。为什么呢?区别在哪儿?可能是眼睛吧,他想。或许是因为他的两只眼睛离得太近,或许等他长大了,眼睛会分开一些,就像比目鱼一样。虽然他模糊地记得,比目鱼的双眼都长在了一边脸上。他试图回想那是怎么做到的,如果比目鱼真是这样的话,或许他也可以向相反方向努力。毕竟他不用像它一样躺在大海深处,眼睁睁地看着食物从眼前漂走。
    他坚信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他还来得及。他觉得自己还有时问,再过三年,在他十七岁的时候,跟现在的罗温妮一样大,他也会进化的,可能不会像罗温妮变化那么明显,但至少肯定会有变化的,一定会的,他想。
    赫克托摘掉眼镜,想看看自己的眼睛会不会更好看一些。视线更模糊了,在夕阳余晖的映射下,镜子里的自己又增添了几分虚无和神秘。他那一团头发在镜子中也不显得乱了,努力瞪着镜子的眼神也更加尖锐而犀利。或许这个改良的效果只是成长变化中的一部分。或许在远古时代,大家没见过有棱有角的脸形,他应该也算比较帅的吧,虽然他很有可能因此而十分头疼。
    阳光暗淡了一些,金色虚幻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了。赫克托重新戴上眼镜,正准备走开,这时候肩膀被人重重地戳了一下,他疼得差点儿跳了起来。戳他的是罗温妮的下巴,她悄悄地溜到他身后,镜子里她的脸紧挨着他。虽然跟他的脸很像,但是更漂亮一些。这个真的无法解释。
    罗温妮笑了,他们转过身,一起向厨房走去。罗温妮走在前面,赫克托注意到她手里拿着一份报纸。
    “你想跟我出去吗?”她问道。
    “去哪儿?”赫克托反问。父母晚上都不在家,他也不知道罗温妮有什么打算,但他本想叫比萨外卖,然后看电视里播放的电影的。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