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文学理论 > 中国文学研究

遇饮红楼醉经年(红楼诗词的缱绻深情)

  • 定价: ¥28.8
  • ISBN:978750219595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石油工业
  • 页数:232页
  • 作者:玉彤
  • 立即节省:
  • 2013-07-01 第1版
  • 2013-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遇饮一樽曹氏雪芹陈酿的醇美红楼,也便是饮尽了世间的处处相思、般般哀愁。琥珀光,玉盌盛,这浮泛珠光的杯中精灵,闻之,已自因泉香而酒洌,品之,却还因情深而绵长。
    玉彤编著的《遇饮红楼醉经年(红楼诗词的缱绻深情)》收录了《古来怜香第一人》、《无处烟波见颦卿》、《我为的是我的心》、《娇娥原是诗状元》等诗歌作品。

内容提要

  

    《遇饮红楼醉经年(红楼诗词的缱绻深情)》由玉彤编著。
    《遇饮红楼醉经年(红楼诗词的缱绻深情)》简介:
    红楼韵味,如同酒香,历经两百多年的光阴,两百多年日月交替,到如今,恰似一樽陈年佳酿,历经时间的发酵和涤荡,愈发酝得鲜亮醇美、既浓且清,引人遇饮难忘、回味悠长。
    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将自己的血肉,都研碎在蘸笔的墨砚里。呕心沥血,惨淡经营,方才酿出这既醇厚又清洌的奇酿美酒,以飨后人芸生各各悲喜。

作者简介

    玉彤,古蜀眉州后人。因家训,虽为小小女子,亦不敢辱陆放翁谓故乡之“郁然千载诗书城”誉,自能识字,便爱于读书弄墨上用心着力。及今长成,尤好洛中朱敦儒一阕(《西江月)):“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有诗,有花,有酒,已成此生最美享受。

目录

引子  漫说奇书因缘,梦回多事金陵
第一章  落凡尘·不忘
  古来怜香第一人·贾宝玉
  无处烟波见颦卿·林黛玉
  我为的是我的心·宝黛恋
  娇娥原是诗状元·黛玉诗
第二章  恨相逢·空梦
  无情如何也动人·薛宝钗
  无奈两处闲愁·钗黛
  时间酿不出爱情·钗玉姻
  朱砂痣与蚊子血·宝黛钗
第三章  料无常·经年
  明媚背后站满忧伤·史湘一石
  原来纯洁两无猜·湘玉情
  天生孤僻世同嫌·妙玉
  瓜洲渡口惜知音·宝妙缘
第四章  负春光·难长
  无情宫中寂寞花·贾元春
  可怜零落碾作尘·贾迎春
  冷心冷肠弃红尘·贾惜春
第五章  谁怜卿·无计
  我被聪明误一生·王熙凤
  大难临头各自飞·琏凤姻
  刺玫瑰的别样芬芳·贾探春
  虽得佳婿水一方·嫁探春
第六章  锁红颜·梦断
  相逢总是在梦中·秦可卿
  情始情终情非常·情可轻
  一世蹉跎一场空·李纨
第七章  惹姻缘·种情
  茜香罗中姻缘藏·花袭人
  白雪红梅花艳魁·薛宝琴
  布衣女儿的幸福·邢岫烟
第八章  凋群芳·堪伤
  薄命丫鬟冤仇深·祭晴雯
  苦海无边任浮沉·甄英莲
  味浓最是女儿香·三烈女
  何处是我归处·十二官
第九章  参世事·百态
  断望处美人迟暮·贾母
  万般惆怅无人诉·贾政
  诗话叔侄三味人生·贾环
  人间难得恩如许·刘姥姥
  倏忽黄粱梦一场·贾雨村
尾声  感聚散·悟透
  依稀烟尘绝旧事·败芳园
  不如归去青埂峰·大梦醒

前言

  

    遇饮一樽曹氏雪芹陈酿的醇美红楼,也便是饮尽了世间的处处相思、般般哀愁。琥珀光,玉盌盛,这浮泛珠光的杯中精灵,闻之,已自因泉香而酒洌,品之,却还因情深而绵长。顿杯阖眼,便能感念到,这股满载着古时中国上千年女儿悲戚、上千年男子漠然的辛辣味道,经五脏六腑激冲而下,撞击灵魂深处,旋即更如爆竹般,便在心中噼啪啪乍放开一片绝美然而凄凉的爆响烟火。
    痛则痛矣,却是停杯不能,这便是我读红楼的真切感受。
    无疑,曹雪芹这一瓮“以百花之蕊,万木之汁,加以麟髓之醅、凤乳之□”酝酿而出的“万艳同杯”是成功的。一卷残缺不全的《石头记》甫才面世,便已赢得称赏不迭,如今已历两百多载,时代变换和江山风云皆不曾减削它的半分馥郁,反历久弥浓,使凡遇饮这仙酒美酿者,无不沉醉而欲醒不能。
    这酒的情味,分层交叠、悲辛莫辨。这一层里,品出了眼泪的痛,那是潇湘馆的黛玉,为自己孤凄的身世和爱情的无望在伤怀。临风洒泪染斑竹,一样伤悲古今同,本与爱人心心相印,但纵有前世情定、半生相守,她为他在心中开出的那一苗绛珠,最终仍被残忍地攀折于他人之手。悲莫悲兮,死作别。她倾尽一生四时不断的血泪,换取的,却是这夙怨难酬、魂归无处的黯然终局。
    不,不止黛玉,仍有宝钗的泪。她心有别属的丈夫贾宝玉宿在外间、长夜不寐的执著,却是专为报答已逝的颦儿那永难展开的眉头,他在那厢敬候芳魂,她却在这厢孤独空守。嫁与他就能得到幸福的期许吗?宝钗隐忍的泪水便是对此命运最无声却有力的否定回应。
    何况,属于她的悲剧这才刚刚开始,痛苦更在长久的以后。
    下一层中,还能辨出些苦涩。那是宫门深禁里的贾元春,在被宣“病逝”后,入梦拜别双亲时含泪的规劝。宫墙森危,仿若一扇牢门,离散了元春与父母兄弟的恩情,也隔绝了她对岁月静好的朴素期冀,从此生生死死,左右不过依着皇帝的心情。不过是披挂着皇妃穿戴的玩偶罢了,她和那家中藏匿,后又被她用作邀功的秦可卿,都是可悲的任人摆弄的棋子,所谓天恩,所谓圣眷,堂皇的说辞下掩盖的,往往是腐臭腌臜的私心私利。为虚幻的恩宠、渺茫的胜局而忍耐苦久,她们死得虽不值,却也不见为净。贾府中更有一位李纨,为全家族所谓“气节”,守寡一生,这一生的艰辛,怕要比死的痛苦更甚百倍。
    另又有一层死灰心冷,自酒香中幽幽渗来。栊翠庵中木鱼笃笃,带发修行的妙玉正在禅床上诵经念佛,一颗静心,早已将方外俗事,尽数全都撵归“槛内”,自己甘愿孤立于“槛外”。起初虽是迫入空门,却满带着誓绝凡尘的孤傲狷介,如此堪破之态,因缘吸引了本就冷心冷眼的贾惜春效慕,这便有了惜春抛弃富贵,缁衣为尼的剧情。从侯府千金,到瓜渡行乞,落差不免引人唏嘘,但较之于她那深藏悲喜、不敢表情的迎春姐姐最后死于狠夫凌虐的命运,却是远远幸运得多了。
    再细品咂,于最后一层里,竟还能辨出些喜乐。那是巧舌如簧的熙凤正于合家团聚之时讲说笑话儿,天性烂漫的湘云正在烤肉斗诗、调笑打趣。红楼一梦,悲剧不假,可曹公大笔,却也从未忘记描摹那“死而不僵”的剩余乐景,且偏于乐景中写哀情,才愈显其哀情。所以正热闹处,要教贾母感受着一阵风寒,或是小湖泛游之时,用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助添秋凉,如此,也遂使熙凤与湘云的生不逢时,终于落得一场欢喜忽悲辛的惨淡离场。
    倾颓之局似注定,毋论是熙凤、湘云的欢笑,抑或是探春革新除弊的勉力,都徒然散发出些回光一返、崩塌在即的荒凉味道。一夜的风疏雨骤,一夜的绿肥红瘦,麝兰芳蔼、月明水静,这处处的风景、种种的风情,到最后尽数都化为记忆的剪影,被雪芹捕捉沉淀,呕心提炼,以卓然天赋,成就一窟万艳同悲的艺术。
    回首唐朝明月,有位名唤李白的酒仙,以一句“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的歌诗诉尽多少酒与诗的缠绵缱绻;又有位名唤白居易的歌者,有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道尽我此刻小小期盼心境。如今,便请由我这个千年后的书者,借李白之诗用作劝歌,将酒杯高举过头:这杯取自雪芹百年红楼美酿的粗朴新酒,尚未细滤,还漂浮着星小绿色泡沫,问君能饮一杯也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古来怜香第一人·贾宝玉
    贾宝玉的形象,历经数百年冲击淘洗,已成怜香惜玉、直感多情的温暖象征。然,可曾看到过有哪一部著作,是用“色鬼淫魔’’、“孽根祸胎”这样的贬笔,来引见这位尚未登场的第一男主人公呢?不曾。如此异独,唯有雪芹。
    写宝玉,从全书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便有“怪物”恶词加诸其身。接着黛玉人府,他生母王夫人也道他为“混世魔王”,哄得黛玉回忆起母亲说过这位衔玉而诞的哥哥“顽劣异常”,心下害怕,竟只想着“倒不见那蠢物也罢了”。
    这还不够,宝玉真正登场之时,雪芹还特填了两阙《西江月》,将他好一番嘲弄: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好一个“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如此看来,倒果然是几无可取之处的一块废物了。
    却不然。雪芹高妙,偏于这“众人皆欲杀”的气氛中,忽而出一笔“吾意独怜才”的映衬之法,原来这位年轻的公子:
    “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
    红楼一书,只传女儿,男人的服饰一字不屑,然而对于宝玉的穿戴却多次提及,精工细笔,不厌其烦。想来,原是宝玉虽男,却性与女亲,才得特写优待的缘故。除却讲究的服饰,宝玉的人品风流更为夺目:
    “……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行文至此,读者早被倾倒,先前的种种贬抑基调、世俗流言,早已烟消云散。欲扬先抑,做足工夫,忽然打破,方能惊为天人。曹公运思,果然妙极。
    怎能不耗尽心血才情呢?宝玉身上,寄托了曹公太多的理想。
    “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此语出自《红楼梦》第五回,是警幻仙子对梦游太虚幻境的贾宝玉所言。她还说:“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
    此中“意淫”,乃是说贾宝玉以一腔痴情对待女子,其用情之恳切真诚,全不同于“皮肤淫滥”的世俗蠢物一流。甚至不妨说,在女子被视为玩物的漫长封建社会里,贾宝玉对女子之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是他,树起了那个时代怜香惜玉的标杆。
    古来中国之于女性,“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的鄙弃声便不绝于耳;三从四德、夫唱妇随的教训中,女子只得被枷禁为男人的附属品。是以缠细腰,裹小脚,悲惨万状,戕害自身,却都只为取悦男人。
    久之,不单男人们满意于苛待,便连深受其害的女子自己,也都习惯成自然了。
    习非成是的风气之下,鲜有尊重女性的男儿,反之,玩弄女性倒成为他们惯作的游戏。且不说痴情女子负心汉的故事轮番地上演,便是好容易有了善待女性的故事,其中又不乏虚情假意、惺惺作态之人。
    说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却仍是将红颜一一辜负;说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梦幻唯美的辞赋墨迹,却赫然是一条留情处处的逐花浪史。
    即若最为女子见重,一生白衣,烟花巷里的柳三变,虽是终日流连于歌姬舞女之中,貌似彼此惺惺相惜,一句“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倾倒痴情女儿无数,但,这难道是他的真情?设若皇帝立赐他高官厚禄,却不知他是否还会淹留于红袖脂粉堆里,只怕那时,他只悔恨自己原来举止荒疏,身份有失吧。
    奉旨填词、放浪形骸,实是他不得已的归宿。
    唯有大观园里的贾宝玉,毫无功利之心,却是真心待每位女子的,那样的全心全意,实是令人惊叹。然而男权背景之下,这样的坚持,是与世人背道而驰,饱受诟病的。这也便是曹公先要寻尽世间所有难听的话来介绍他,寓褒于贬的渊源。
    女子悲剧,早已上演千年,能感受而指之为悲剧者,只有一宝玉,这便是鲁迅先生所谓“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句中之意。宝玉为女子鲜妍的生命枯萎凋零而伤心,他抗拒并超越了他所属的时代。P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