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生物科学 > 生物科学 > 动物学、昆虫学

昆虫记(权威全译典藏版)/青少年成长必读丛书

  • 定价: ¥35
  • ISBN:978754046371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440页
  • 作者:(法)让-亨利·法...
  • 立即节省:
  • 2013-10-01 第1版
  • 2013-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你喜欢昆虫吗?你仔细观察过它们吗?树上唱歌的蝉、花间劳作的蜜蜂、夏夜打着灯笼的萤火虫……每一种昆虫都有独特的生活习性、兴趣爱好以及特殊的本领。《昆虫记》用诙谐幽默的语言、引人入胜的情节讲述了它们的生活,展现了它们的个性。你想知道这些小生灵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好玩的故事吗?请随让-亨利·法布尔一起到昆虫的世界看一看吧!

内容提要

    《昆虫记》是法国昆虫学家让-亨利·法布尔以无比的热情、追求真理的精神,倾其一生心血著成的科学巨著,是世界公认的青少年科普经典。在他的笔下,昆虫世界是如此千奇百怪、生机盎然,小小的昆虫恪守自然规则,为了生存和繁衍进行着不懈的努力,蜘蛛、蜜蜂、螳螂、蝎子、蝉、甲虫、蟋蟀等尤为出彩,表现出了惊人的灵性。
    《昆虫记》不仅仅是简单的昆虫记录,而且以人性来观照昆虫世界,研究的是“生命的活态”“生命的过程”“生命与环境之间的有机联系”“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密切交往”,通过小小昆虫来反观人类社会,表达出了深刻的人文关怀。
    本书是《昆虫记》的权威全译典藏版。

媒体推荐

    (看《昆虫记》)比看那些无聊的小说戏剧更有趣味,更有意义。
    ——中国散文家、翻译家  周作人
    这个大学者像哲学家一样去思考,像艺术家一样去观察,像诗人一样去感受和表达。
    ——法国剧作家  罗斯丹

作者简介

    让-亨利·法布尔(1823-1915),法国著名昆虫学家,科学家,科普作家。以研究昆虫尤其是膜翅目、鞘翅目、直翅目昆虫以及蜘蛛的生活习性,耗尽毕生心血,写成了《昆虫记》这部昆虫学巨著。《昆虫记》被誉为“昆虫的史诗”,法布尔也因此获得了“昆虫的荷马”的美称。他用人性关照虫性,用虫性反观社会人生,在其朴素的笔下,一部严肃的学术著作变得如诗般美妙,这部充满对生命之爱的昆虫学鸿篇巨制,堪称科学与人文完美结合的典范,历经百年仍是一座无人逾越的丰碑。

目录

荒石园
毛刺砂泥蜂
隧蜂
隧蜂门卫
灰毛虫
松毛虫
舒氏西绪福斯蜣螂与蜣螂父亲的本能
月形蜣螂与野牛宽胸蜣螂
圣甲虫
圣甲虫的梨形粪球
圣甲虫的造型术
西班牙蜣螂
米诺多蒂菲
南美潘帕斯草原的食粪虫
粪金龟与公共卫生
昆虫的装死行为
昆虫的“自杀”行为
绿蝇
麻蝇
红蚂蚁
蝉和蚂蚁的寓言
蝉出地洞
螳螂捕食
灰蝗虫
绿蚱蜢
大孔雀蝶
小阔条纹蝶
象态橡栗象
豌豆象
菜豆象
金步甲的婚俗
松树鳃角金龟
老象虫
蟹蛛
纳博讷狼蛛
圆网蛛
迷宫蛛
克罗多蛛
天牛
萤火虫
昆虫与蘑菇
燕子与麻雀
意大利蟋蟀
田野地头的蟋蟀
朗格多克蝎的家庭
朗格多克蝎

前言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在法国,一位昆虫学家一本令人耳目一新的书出版了。全书共十卷,长达二三百万字。该书随即成为一本畅销书,其书名按照法文直译为《昆虫学回忆录》,但简单、通俗地称为《昆虫记》。该书出版后,好评如潮。法国著名剧作家埃德蒙罗斯丹称赞该书作者时说:“这个大学者像哲学家一样去思考,像艺术家一样去观察,像诗人一样去感受和表达。”罗曼罗兰称赞道:“他观察之热情耐心,细致入微,令我钦佩,他的书堪称艺术杰作。我几年前就读过他的书,非常喜欢。”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夸奖说,他是“无与伦比的观察家”。中国的周作人也说:“见到这位‘科学诗人’的著作,不禁引起旧事,羡慕有这样好的书看的别国少年,也希望中国有人来做这翻译编纂的事业。”鲁迅先生早在“五四”以前就提到过《昆虫记》这本书,想必他看的是日文版。当时法国和国际学术界称赞该书作者为“动物心理学的创始人”。总之,这是一本根据对昆虫的生活习性详尽、真实的观察而写成的不可多得的书。书中所记述的昆虫的习性、生活等各方面的情况真实可信,而且作者描述时文笔精练清晰。因而,该书被称为“昆虫的史诗”,作者也被赞誉为“昆虫的维吉尔”。
    该书作者就是让-亨利·法布尔(1823—1915)。他出身寒门,一生勤奋刻苦,锐意进取,自学成才,用了十二年的时间先后获得业士、双学士和博士学位。但这种奋发上进并未得到法国教育界、科学界权威们的认可,以至法布尔虽一直梦想着能执大学的教鞭,但终未能遂愿,只好屈就中学的教职,以微薄的薪金维持一家七口的生活。法布尔并未气馁,除兢兢业业地教好书之外,还利用业余时间对昆虫进行细心的观察和研究。他那股钻劲儿、韧劲儿简直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他对昆虫的那份好奇、那份喜爱,非常人所能理解。他笔下那些小虫子,一个个栩栩如生,充满灵性,让人看了之后觉得十分可爱,就连一般人讨厌的食粪虫都让人觉得妙趣横生。
    该书堪称鸿篇巨制,既可视为一部昆虫学的科普书籍,叉可称之为描写昆虫的文学巨著,因而法布尔既被人称为大博物学家,又被称为大文学家。为此,在他晚年,也就是1910年,他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该书于1879年到1907年间陆续出版,最后一版于1919年到1925年间出版。后来,便一再以选本的形式出版发行,取名为《昆虫的习性》《昆虫的生活》《昆虫的漫步》,受读者欢迎的程度可见一斑。我这个译本译自前两种选本。选本虽无全集十卷本那么广泛全面,但萃取了其中的精华。我劝大家不妨拨冗一读这本老少咸宜的书,你一定会从中感觉出美妙、朴实和趣味。它既可以让你增加许多有关昆虫方面的知识,叉可以让你从中了解到作者那种散文诗般语言的美妙。与此同时,你也会从字里行间看到作者的那股韧劲儿,那种孜孜不倦,那种求实精神,那种不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明明白白就决不罢休的博物学家的感人至深的精神。
    陈筱卿
    2009年12月1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圣甲虫
    做窝筑巢、保护家庭,是种种本能特性中最崇高的一种。鸟儿这灵巧的建筑师告诉了我们这一点;在本领方面更加多样化的昆虫也让我们见识了这一点。昆虫对我们说:“母爱是本能的崇高灵感。”母爱旨在维护族类长期繁衍,是远胜于保护个体的更加利害相关的大事,因此母爱唤醒最迟钝的智力,使之高瞻远瞩。母爱是远远高于神圣的源泉,不可思议的心智灵光孕育其中,并会突然迸射而出,使我们顿悟一种避免失误的理性。母爱越坚,本能越优。
    在这一方面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是膜翅目昆虫,它们身上凝聚着最充分的母爱。它们把所有的本能才干都倾注于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觅食谋屋。为了其复眼永远看不到而其母爱之预见力深深知晓的家族繁衍,它们成了种种技艺的行家里手。它们中有的是编织棉织品和许多絮状物品的能手;有的是制作细叶片篓筐的能工巧匠;有的是泥瓦匠,建造水泥房间、砖石屋顶;有的是陶瓷行家,用黏土制作高档的尖底瓮、坛罐和大肚瓶;有的擅长挖掘,在湿热的地下建造神秘的地宫。它们掌握着成百上千种技艺,与我们人类所掌握的相仿,甚至有些还不为我们所知,而它们却已用于住房建设了。它们随即便要考虑将来的食物:一堆堆蜜,一块块花粉糕,精心制作的野味罐头……
    这类工程是专以家庭的未来为目的的,其中闪烁着在母爱激励之下本能的
    种种最高表现。
    昆虫学范围内的其他一些昆虫,一般来说母爱都很浮皮潦草。几乎大多数昆虫只是把卵产在合适的地方就不管了,任由幼虫冒着危险和死亡去寻觅居所和食物。抚养如此马虎,有没有才干也就无所谓了。莱库古把各种艺术从其共和国通通驱逐出去,他指责这些艺术是使人们萎靡不振的玩意儿。就这样,在以斯巴达方式养育的昆虫中,这些本能的高级灵感也就被去除了。母亲从温柔甜蜜的育婴工作中摆脱出来,那么一切特性中最最优秀的智能特性也就逐渐减弱,直至泯灭,因为不管是对于动物还是对于人类,家庭的确是尽善尽美的源泉。
    如果说对子孙后代关怀备至、体贴入微的膜翅目昆虫令我们赞叹不已,那么不顾后代死活,任其听天由命的其他昆虫就显得很不像话了。而所谓的其他昆虫则几乎是昆虫的全部,起码就我所知,在各地动物志记载中的昆虫,还有一种,像采蜜的昆虫和埋野味篓的昆虫那样,为自己的家人准备食物和住所。
    而奇怪的是,这类在细腻的母爱方面可与以花为食的蜂类相媲美的昆虫,竟然是以垃圾为对象,以净化被牲畜污染的草地为己任的食粪虫类。要想再找到不忘母亲职责而又有丰富的母性本能的昆虫母亲,就必须离开芬芳四溢的花坛,转向大马路上骡马拉下的粪堆。大自然中类似的两个极端比比皆是。对于大自然来说,我们的丑和美、我们的龌龊与干净算什么?大自然以污秽创造出鲜花,用一点点粪肥就能给我们创造出优质的麦粒。各种食粪虫尽管成天与粪便打交道,却享有一种美誉。它们一般身材小巧玲珑,穿戴庄重而且无可挑剔地光鲜,身子胖乎乎的,呈短壮体形,额头和胸廓上都佩戴着奇异饰物,因此在收藏家的标本盒里显得光彩照人,尤其是法国的那些品种,乌黑油亮,外加一些热带的品种,金光闪烁,黑紫油亮。
    它们是畜群挥之不去的客人,但它们身上散发着一种苯甲酸的微微香气,可以净化羊圈里的空气。它们那田园生活般的习性令昆虫分类词典的编纂者们大为震惊,因此这些以前不怎么关心其痛痒的学者这一回改变了看法,对它们做简介时也用上了一些听起来好听顺耳的名字:梅丽贝、迪蒂尔、阿墁达、科利冬、阿莱克西丝、莫普絮斯等。这些名字都是古代田园诗人常用且叫响了的名字。维吉尔田园诗中的词语用来赞颂食粪虫了。
    一堆牛粪上,瞧那个你争我夺的劲头儿呀!从全球各地蜂拥到加利福尼亚的淘金者也没有它们那股狂热劲儿。在太阳太毒之前,它们成百成百地奔来,大小、形状各异,体形有长有短,品种齐全,全都乱糟糟地爬来滚去,意欲在这个大蛋糕上分得一份儿。有的在露天干活儿,在表层搜刮;有的钻进厚实的牛粪堆里,挖出地道,寻找优质矿脉;有的开凿底层,立即把财宝埋进地里;那些个头儿小又无力气的则待在一旁捡拾其身强力壮的合作者掉下的渣子。有几个新来的想必饿得不行,就在原地吃上了,但大多数则是想大捞一把,藏于安全之处,以备不时之需。当你想置身于百里香遍地的原野时,见不到一点儿新鲜牛粪,突然来到这里,见到这么一大堆宝物,那真是天赐之物呀,只有有福分的才会这么幸运。因此,它们便把今天这宝贵的财富小心谨慎地收藏起来。粪香四溢,方圆一公里都能闻到,食粪虫们闻讯纷纷赶来,抢夺、瓜分这些美味。有几个落在后面的又跑又飞,正忙着往这里赶。
    那个生怕到得太晚而朝着粪堆一溜儿小跑的是哪一位?它那长长的爪子僵硬笨拙地倒腾着,仿佛肚腹下面有一个机械在驱动着似的;它那对棕红色的小触角大张着,透着垂涎欲滴的焦急不安。它在拼命地赶,赶到了,还撞倒了几位食客。它就是圣甲虫,一身墨黑,是食粪虫中个头儿最大又最有名气的一种。古埃及对它推崇备至,把它视作长生不老的象征。它已入席,与其同桌的食友并肩战斗,其食友正在用自己宽大的前爪心轻轻地拍打粪球,进行最后的加工,或者再往粪球上加上最后一层,然后抽身而去,回家安心地享用自己的劳动成果。我们来看一看那有名的粪球的一道道制作工序。
    圣甲虫头部边缘是顶帽子,宽大扁平,上有六个细尖齿,排成半圆。这就是它的挖掘和切割工具,是它的齿耙,可以用来撬起和抛撒无养分的植物纤维,把好东西耙在一起积聚起来。挑选食物就是这样进行的,因为对于这些精细的行家来说,什么好什么差它们十分清楚。如果圣甲虫是为自己寻找食物,它们选个差不多就行了,但如果是为自己的孩子考虑,那么它们会严格挑选,一丝不苟。
    为解决自己的食物问题,圣甲虫并不挑剔,粗略地选一选就行了。它用带齿的头盔拱一拱,挑一挑,去除不需要的,然后把其他的归拢一下就得了。它的两条前腿一起用力地忙乎。其前腿扁平,弯成弓形,上有粗壮的纹脉,外侧配备着五个硬齿。假如需要用力推开障碍物,在粪堆中最厚实的部分清出一条道来,圣甲虫便用肘力,也就是说用其带齿的前腿左扫右拨,再用齿耙用力一耙,清出一个半圆形的空地来。场地清好之后,前腿还有一种工作要做:把耙到的东西归拢在一处,弄到自己肚腹下后面的四只足爪之间。这后面四只足爪生就是为了做车工工作的。这些足爪,尤其是那最后一对,又细又长,微微弯曲成弓形,足端长有一个很锋利的尖爪。稍微看上一眼就会知道它们酷似圆规,在其弧形支脚之间环成一个球形,可测量球面,修正球形。它们的功用确实是加工粪球。
    食物被一耙一耙地耙到圣甲虫肚腹下面的四条腿中间,后腿再稍一用力,就把粪球的雏形按腿部曲线挤压成了。然后,这雏形粪球不时地被四条后腿形成的两副圆规摇动、挤压,逐渐变小变实,再由肚腹加工,粪球的形状臻于完善。如果粪球表层太硬,有剥落的危险,如果某一部分纤维太多而无法旋转,前腿就对不合适的地方进行再加工;它们用宽大的拍打工具轻轻地拍打粪球,使新添加的东西与原先的合二为一,并把那些不易粘贴的东西拍实在粪球上。烈日当空,加工工作在紧张地进行着,看到车工的活儿干得多么利索,你会不由得肃然起敬。那活计如此飞快地进行着:一开始是个小弹丸,现在变成了一个核桃,不一会儿就会如苹果一般大小。我曾见过食量大的圣甲虫竟然旋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粪球,这肯定得花好几天的工夫。
    ……
    P7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