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分叉

  • 定价: ¥32
  • ISBN:978756247211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重庆大学
  • 页数:330页
  • 作者:(美)约翰·雷|译...
  • 立即节省:
  • 2014-01-01 第1版
  • 2014-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约翰·雷编著的《分叉》是一部诞生于纽约地下铁的小说,一位身处我们这个时代的“霍尔顿·考尔菲德”。从悬崖到地下铁,从“霍尔顿·考尔菲德”到威廉·海勒,他们一直在我们身边,作为时代高速发展的产物,地下铁蜿蜒于地壳最深处,身处其中的你是否有过迷茫与孤独?16岁幽忧少年威廉·海勒,引你进入纽约地下铁隧道深处,开始一日追寻自我的逃亡之旅,直到结尾才允许你离开,或许到那时你能找到答案。

内容提要

  

    约翰·雷编著的《分叉》是一部诞生于纽约地下铁的小说,《分叉》讲述了:16岁的威廉 海勒因将女友埃米莉推入地铁被送上法庭,最后被诊断为精神分裂送入精神病院。
    威廉于11月11日逃出精神病院,在纽约地下铁开始他惊心动魄的逃亡之旅。在地下,威廉 海勒遇到年老的锡克教徒、流浪的加拿大女孩以及已失踪的女友埃米莉;而地上,是正在努力追踪他的侦探拉蒂夫,以及威廉的母亲维奥利特......
    11月12日,世界终结于火。

媒体推荐

    约翰·雷代表了美国小说的新浪潮,《分叉》是他殚精竭虑探索纽约地铁生活的极为出色的作品。
    ——《布鲁克林孤儿》作者 乔纳森·勒瑟姆
    美国最具独创性的年轻作家奉献给我们一本可以传世的佳作。这本书引人入胜,充满同情,令人心潮起伏。《分叉》出色地描写了16岁少年威尔·海勒,一位身处我们这个焦虑时代的霍尔顿·考尔费尔德。
    ——《荒诞斯坦》作者 加里·施特恩加特
    这部小说具有惊悚小说的节奏。雷的作品深深吸引着我们,开头几页使读者想起了塞林格,但是结尾和令人回味无穷的意蕴可能使读者感到震惊,不禁低声念叨“陀思妥耶夫斯基”。是的,小说确实写得非常好。
    ——《柯克斯书评》
    直面现实,扣人心弦,给人以极大的精神满足。
    ——《纽约时报》
    《分叉》是特别富于温情而又特别敏锐的小说,约翰 雷是勇气非凡的年轻作家。
    ——《纽约客》詹姆斯·伍德
    一部构思精巧、令人怦然心动的惊险小说,深刻而且富于想象力。
    ——《城市休闲》周刊

前言

  

    约翰·雷(1971一)是约翰·亨德森的笔名,21世纪以来,开始在美国小说界崭露头角,被誉为“美国文坛新锐”,2007年被专门提携新作家的《格兰塔》杂志选为最优秀的年轻小说家。
    约翰·雷的第一部小说《睡眠的希冀》(The Right Hand ofSleep,2001)标志着他文学生涯的开始,这部小说描写了主人公奥斯卡·沃克斯劳尔在二战期间自我救赎的经历。这部小说构思精巧,人物刻画细致,在情感和道德层面都颇为复杂和深刻,富有诗意,因此受到了媒体的高度赞扬,《纽约时报》称其为“独特、精彩、雅致”的小说。
    约翰·雷的第二部小说《迦南之声》(Canaan’s Tongue,2006)以美国内战为背景,以江洋大盗约翰.默雷尔的传奇经历为基础,描写了撒迪厄斯·莫雷尔和他的追随者维吉尔·鲍尔之间的恩恩怨怨,以及他们这一团伙因贩卖偷窃的黑奴遭南方和北方通缉的惊心动魄的经历。这部小说悬念丛生,但喜剧味十足,成为美国现代怪诞小说的代表作品。
    2009年,约翰·雷出版了他的第三部小说《幽忧仔》(Lowboy),这部小说融合悬念、侦探、恐怖、心理等多种元素,成为约翰·雷在文学领域新的尝试。这部小说结构严谨,富于诗意,引人入胜,因此好评如潮。有些媒体认为,这部小说具有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清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的深刻。这部小说标志着他的小说创作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幽忧仔》描写的是一位十六岁的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一些经历。威廉·海勒(即书中的主人公幽忧仔)是一位俊美温和的少年,有一次,因精神错乱,在纽约一个地铁站把女友埃米莉推到地铁轨道上,因而被送上法庭。在医生确认他患有精神分裂症之后,他被送进精神病院(贝亚维斯塔诊所)治疗。小说从他逃出精神病院开始,描写了他接近一天的经历。
    这部小说虽然采用第三人称叙述视角,但是,有关威廉.海勒这一天的经历,主要是从他的视角去观察事物的。小说中有些地方出现了幻觉、跳跃和不连贯的情况,这是作者描写精神病患者眼中的事件和深入患者精神世界的尝试。
    小说一方面通过威廉·海勒的视角来描写他的经历,另一方面通过他母亲维奥利特和侦探拉蒂夫的视角来描写他们追寻或者说“缉拿”他的经过。这两种视角交替出现,构成了小说的整体结构。通过这两个视角,读者可以清楚地了解威廉.海勒的处境,并对他的病情和命运担忧,另外,也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精神世界有了一个认识。
    虽然这本书从思想内容上算不上十分深刻,但却涉及了当今世界的几个重要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气候变暖。文明的发展虽然……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们又回到隧道里。城市里只有一个隧道,但是,这个隧道就像电话线一样弯曲、缠绕,看不出哪儿是头,哪儿是尾。乌洛波洛斯是咬住自己尾巴的龙的名字,隧道也就是乌洛波洛斯。这是他给隧道起的名字。隧道好像是设备齐全的封闭系统,但是,事实上,恰恰相反,隧道根本不是封闭的,在沿线各处都留有一定的空间作为出口,就像鳗鱼身上的鳃一样,出口的大小刚好够一个人溜进去。此时,火车行驶在第五十三大街。你可以在下一站下车,舒舒服服地穿过出口旋转闸杆,隧道会一如既往地供火车运行,即使车厢里没有一个乘客,火车也会照常运行。
    两个男子在下一站下车,下车时,他们扭过头扫视了一眼,第三个男子向前走,走到另一节车厢。幽忧仔可以看见那个人穿过两个车厢交会处麻麻点点的门。那个乘这趟火车上下班的人是中年人,身穿夹克衫,那件夹克衫皱巴巴的,是用马德拉斯布料做的。他是犹太人,也可能是黎巴嫩人。他正在紧张地快速翻阅边角烫金的皮面记事簿。过不了多久,锡克教徒可能也会换个车厢,那倒是完全正常的。你在隧道里所能做的就是这些事情,以此来打发时间。你过来同人们坐成一排,胳膊、膝盖和鞋都会碰到一起,你屏住呼吸一会儿,几分钟过后,最多半个小时,你就会与他们永远分别。把分别看成一件羞辱的事是不对的,他自己曾上千次与他人分别。
    幽忧仔拍了拍膝盖,提醒着自己,他上火车不是为了同与祖父同龄的小个子男人谈论宗教。他上火车有一个原因。他心里清楚,他的原因是每一个人都可能有的最好的原因。他被赋予了一个使命:人们用的就是这个词。这个使命意义重大,非常紧迫,可能生死攸关。这个使命像注射器一样锋利、光亮、透明。一不小心,他就会丧失这一使命,或者说把它同其他事情混为一谈,甚至将这一使命完全忘掉。最糟糕的是,他可能开始疑虑重重。
    他转过身来,面对着锡克教徒,悲伤地点了点头。
    “我在下一站下车,”他用衣袖遮住嘴,咳嗽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周围,那些盯着他看的人把目光转到了其他方向, “下一站!”他又说了一遍,为的是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到。
    “这么快就到了?”锡克教徒说道,“我甚至还没有问——”
    “威廉,”幽忧仔说道,他学着银行出纳的样子,冲着锡克教徒笑了笑,“威廉 阿姆利则。”
    “威廉?”锡克教徒声音颤抖地说道。他把这个名字念成了“韦良姆”。
    “可是,人们称我幽忧仔。他们喜欢这么称呼我。”过了好大一会儿:“威廉,见到你很高兴,我的名字是——”
    “因为我郁郁寡欢,”幽忧仔提高声音说道,“也因为我喜欢火车。”
    锡克教徒什么话也没有说,仔细地打量幽忧仔,用两根像小鸟爪子一样的手指捋了捋小胡子。幽忧仔断定,锡克教徒想弄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一想到这儿,幽忧仔觉得自己很像居住在悬崖峭壁上的隐士。
    “地下火车,”幽忧仔说道,“地铁。在地下幽深的地方。”他感到,他的声音平静了下来。“你现在明白了吧?”
    * * *
    十月,有人开始叫我幽忧仔。是一个病情很重的人以柔和的语气这样称呼我的。他过去常常装得很健康。你知道幽忧仔是什么吗?他说。他从来不看着我。他是以悲伤而又奇特的声音说话的。你可曾听说过这样一个人吗?我告诉他我不知道。他点了点头,一脸苦相。幽忧仔原本的意思是一种低矮的带抽屉的衣柜,他说道。经常是弯腿的,但不总是这样。矮脚抽屉柜的底部同高脚抽屉柜的底部相似,但是,矮脚柜比高脚柜更矮更平,我什么也没有说。过了一会儿,他忘记了我还在那里,他开始朝护士吐唾沫。当我第二天看见他时,我问他为什么称我为幽忧仔。他停下来,认真想了一会儿。他说,幽忧仔是一个无用的东西,而高脚柜就不同了。
    后来,有一天,护士们都来了,打开了明亮的灯光。我把脸紧贴进橡胶床单里面。宝宝坐了起来,把双手伸出去拿罩衫,但是,她们正好从他身边经过。没有人笑,没有人吹口哨。她们不耐烦地啧啧叫着,来到我的床边:啧啧啧啧啧啧。
    你上哪儿去了!宝宝说道。看着我。看着宝宝。脓汁从他的面颊流到了毛毯上。她们悄悄地把我从床上拉出来,就像拉开梳妆台里面的抽屉一样,给我穿上按扣衬衫和灯芯绒裤子。她们为我梳理头发,把我的脸擦干净。她们把我的鞋拴了起来,捏我的面颊,让我看上去脸上有血色,她们把鞋塞进我的衬衫里。我说,再见了,宝宝,为我照顾我的宝贝儿们。她们都笑了起来。威尔,你还不会离开我们。有人要见你。我说,是谁呢?她们一起摇头,不要问我问题,罗伯特 P. 雷福德,别老是跟我说“可是,可是”的。
    她坐在客人休息室里,身后的电视是开着的。她用三个发黄的指头夹着一支纽波特牌香烟,一副满心欢喜的样子。她的头发本不该那么长。我不知道她是拜访还是住下。你需要剪发,我告诉她。我来了你高兴吗?她说道,难道你见到我不高兴吗?
    你告诉我说送我去一所学校。我说。一所学校,维奥利特。
    那时,她摇了摇头。你有病了,威尔,病得很严重。你自己是知道的。她笑了笑。但是,如果你想谈,我们现在可以谈一谈。弗莱西格医生说,你的病几乎好了。我环视房间寻找摄像机。弗莱西格医生是这么说的。好吧,她说。我用最灿烂的笑容冲着她回笑了一下。你觉得怎么样,维奥利特,你认为我好些了吗?我又不是医生。威尔,她说道,你看上去,那个,你看上去像——她不再说话了。那个是什么?我说道,我看上去像什么,维奥利特。她的目光不再看着我,扭过头去。她朝下看了看桌子。弗莱西格医生给我身上装了温度计,我告诉她,在我的身体里。她什么话也没有说。你为什么来这儿,我说。她伸手去拿烟灰缸。里面有半支香烟,她捡起来,把烟弄平展,向四周看了看,寻找火柴。她在哪儿都找不到纸板火柴。
    难道你不能坐下,威尔?请吧。请你等一会儿,好吗?你那么想念我——不要用那种语言对我说话。我告诉她,那种语言并不存在。把我从这里带出去,海勒小姐。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做。请签署文件,给他们开一张支票。我还没有告发你。我还没有。那时,她合上了眼睛,威尔,不在这儿,就得进监狱。那是你想要的吗?我点了点头。对。我曾蹲过一次监狱,她说,你知道吗?你当然知道了。我把一切都告诉过你,你记得我告诉你的那些事情吗?
    她身后的电视变了颜色。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她说道,行行好,回答我。我记得你为什么进监狱,我说,我记得,妈妈。你想让我告诉他们吗?此时,她盯着我看。她使劲闭上双唇。我认为你不想那样做,威尔,她说道,如果你那样做,他们也许不会让你回家。
    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维奥利特,我大声喊道。见鬼去吧。你把我弄到了这儿。你签署了所有的文件。是“脑壳”和“骨骼”告诉我的。我在休息室里从一个电影中看到的。见鬼去吧,维奥利特。不,不要哭。你的脸瘦了,你知道吗?你的脸瘦了,维奥利特小姐。我父亲明天来看我。不是长着令人讨厌面孔的婊子。我们准备看水下电影。不是你,海勒小姐。没有邀请你。你正在干枯。我从来就不是你生的。你的脸正在从你的骨骼中脱落下来。你得精神病了。你令我厌恶,海勒小姐。你是像面包干一样的干壳。你是博物馆里的展品。你是埃及死猫的木乃伊。你的内脏埋在某地的一个罐子里。我不允许你待在这儿。我不能看见你。行行好,滚出这个房间。不要这么对我说话,威尔,她说道。不要那么做。谢谢你来看我,维奥利特,我大声喊道。不要为我担心。我有了主意。祝你好运,海勒小姐。我每天都向上帝祈祷,祝你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