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首席女法医(残骸线索)

  • 定价: ¥35
  • ISBN:978754426760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南海
  • 页数:321页
  • 作者:(美)帕特丽夏·康...
  • 立即节省:
  • 2014-05-01 第2版
  • 2014-05-01 第6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帕特丽夏·康薇尔编著的这本《首席女法医(残骸线索)》讲述了四对年轻情侣被严重侵蚀的尸骸陆续出现,首席女法医斯卡佩塔的取证困难重重,她被迫连续8次写下“死因不明”。又一对情侣失踪,女方母亲来自政界高层。背负沉重破案压力的首席女法医,在逐步逼近真相的过程中,猛然发现每个案件都被人为抹去了一个重要物证——一张神秘的红桃J,而她自己也陷入了更大的危局。

内容提要

  

    《首席女法医(残骸线索)》讲述了:
    身为首席女法医,斯卡佩塔偶尔会跨出自己的职权范畴。质询相关的人员,追查现场余留的证物。这些看似更应该让警察和鉴定人员去操心的部分,斯卡佩塔却不断让自己深陷其中,以至于频繁面临死亡的威胁。因为她不仅关心死者,也通过死者留下的一切去保护活着的人。
    这一次,她面对的,是一张从证物中消失的红桃J。
    《首席女法医(残骸线索)》由帕特丽夏·康薇尔编著。

作者简介

    帕特丽夏·康薇尔(Patricia Cornwell)
    美国著名作家,被誉为“DNA时代的阿加莎·克里斯蒂”。
    早期做过刑事新闻记者、州法医办公室检验记录员与电脑分析员、里士满市义务警察,曾接受FBI特训;后参与创办弗吉尼亚法医科学与医学研究所、国家法医学院等机构……曲折而独特的经历,使她成功塑造出一个与福尔摩斯齐名的首席女法医——凯·斯卡佩塔,“法医”这一幕后角色也从此走上台前。
    1990年至今,创作“首席女法医”系列作品18部,摘得金匕首奖、爱伦·坡奖、英国银河图书奖等近10种文学奖项,因影响巨大,2011年被授予“法兰西艺术文学骑士勋章”。作品以36种文字风行全球50余个国家和地区,总销量逾亿册。
    本书为“首席女法医”系列第14部。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录音机在哔的一声后,传来一个熟悉的男性声音:“医生?我是马里诺……”
    啊,老天爷,我叫着,顺便用屁股把冰箱门砰的一声关上。里士满市负责谋杀案的刑警彼得-马里诺自午夜起就在街道上巡视,不久前,我刚在停尸间见过他,那时我正把子弹从他接手案件中的尸体中取出来。他此刻应该正在前往盖斯顿湖的路上,实施他的周末钓鱼计划。我则很想在花园劳动一下。
    “我一直试着联系你,但现在必须出门,请用传呼机和我联络……”
    马里诺的声音听上去很紧急,我一把抓起话筒。
    “我在这儿。”
    “是你,还是你那天杀的录音机?”
    “猜猜看。”
    “坏消息。他们发现了另一辆被弃置的车子,在纽肯特,六十四号公路往西的服务站。本顿刚找到我——”
    “另一对?”我打断他,看来今天的计划泡汤了。
    “弗雷德·柴尼,白人男性,十九岁。德博拉·哈威,白人女性,十九岁。最后被看到的时间是昨晚八点左右,当时他们正从里士满市的哈威家向斯平德弗方向开。”
    “而他们的车却是在向西的公路上被人发现的?”我问。斯平德弗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在里士满市东约三个半小时车程处。
    “是的。他们显然在往反方向走,似乎想返回市内。一位州警一个钟头前发现了那辆车子,是部吉普,还没找到人。”
    “我现在就过去。”我告诉他。
    柏莎没有停止打扫,但我知道她没有漏听一字一句。
    “我工作结束离开时,”她向我保证,“会把门锁上,并且设定好警报器。不用担心,凯医生。”
    我抓起皮包,冲向我的车子,一股惧意凉飕飕地爬上脊背。
    截至目前,已经有四对了。每一对都是先报失踪,接着被人发现陈尸在威廉斯堡方圆五十英里的范围内。
    这些案件的凶手,如今已被媒体封为情侣杀手。整个案情相当扑朔迷离,叫人难以理解,没有任何线索,也没有任何可靠的推测。即使联邦调查局及其辖下之暴力罪犯逮捕计划利用智能型计算机比对失踪人口、连续作案等数据,都无法提供有效信息。两年多前,当第一对尸体被人发现后,由联邦调查员本顿·韦斯利和里士满市专办谋杀案的资深刑警彼得‘马里诺组成的暴力罪犯逮捕计划,就应地方警局的请求前来协助调查。接着,另一对宣告失踪,随后又有两对。每一次的情形都是当暴力罪犯逮捕计划刚接到消息,全国犯罪资料中心刚联络上全美各地警察局追寻线索时,就发现失踪的青少年已惨遭杀害,尸体被弃置在树林里腐化分解。
    经过公路收费站后,我关掉了车里的收音机,猛踏油门向六十四号公路急驰而去。这时,我脑中涌上一堆图像,夹杂着一团声音:支离的骨头、腐朽的衣物混杂在落叶堆里;报纸上印出来一张张可爱的、笑容满面的年轻脸庞;电视上记者采访着悲痛忧伤、不知所措的受害者家属;还有那些找我的电话:
    “我很遗憾那些事发生在你女儿身上。”
    “请你告诉我,我的孩子是怎么死的。上帝呀,她是否受了很多苦?”
    “她的死因目前尚无法确定,贝内特太太。我实在无法在现阶段向你提供任何进一步的消息。”
    “你说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