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白岩松(行走在爱与恨之间)

  • 定价: ¥39.8
  • ISBN:978755022774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68页
  • 作者:白岩松
  • 立即节省:
  • 2014-05-01 第1版
  • 2014-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白岩松:行走在爱与恨之间》是央视主持人白岩松以媒体人的视角,平实客观地将一段在日本的记忆呈现给读者。
    预售阶段已供不应求,此书文字如静水深流,再现白岩松老师的睿智、冷静、犀利与宽广的胸怀。
    一本书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眼界,是心境,是胸怀,而此书不变的则是白岩松老师的浪漫主义激情。
    作者以他惯有的风格,记叙了差旅报道采访的台前幕后故事,也和读者一起分享了媒体人的态度与责任。

内容提要

    《白岩松:行走在爱与恨之间》是一本白岩松行走、思考的散文随笔,由白岩松亲笔写序修订,是他近年来行走的所见、所感、所悟。白岩松以其一贯的冷静视角,平实、客观地将一段关于日本的记忆呈现在读者眼前。
    《白岩松:行走在爱与恨之间》绝非情绪之作和轻描淡写,白岩松深入采访各界代表人物,带着思考去谛听,带着问题去交谈。力图从自己的近距离观察之中,剖析整个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时尚等诸多方面。
    《白岩松:行走在爱与恨之间》正如其书名一般,两种情绪交织相合。或许正如白岩松所说,“把爱恨放下,先去了解”,我们更能看清更多的问题。

作者简介

    白岩松,“岩松看台湾”报道组主持人,1968年出生,内蒙古海拉尔市人,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1993年开始在《东方时空》担任主持人、制片人、编委,在《香港回归》、《悉尼奥运》、《北京申奥》、《中国入世》等大型节目直播活动中担任主持人。1997年获主持人“金话筒”奖,并获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称号。

目录


行走在爱恨之间
东京:日本初印象
靖国神社:极端的日本“二战”史观
和平博物馆:一种理性的声音
神风特攻队:一张单程机票
渡边恒雄:敢于说不的新闻良心
冲突与希望
  旷日持久的劳工案
  慰安妇问题再起风波
  来自中国的高中留学生
防灾:无处不在的国民意识
  日本小学防灾演习
  深入人心的防灾观念
渡边淳一:爱的顶点是死亡
涩谷109百货:亚洲流行时尚的发源地
大相扑:不仅仅是运动
从垃圾处理看日本环保
落语:日本的单口相声
道顿堀:走进天下厨房
银色一族的第二人生
谷村新司:中国观众熟悉又陌生的日本歌手
栗原小卷:与表演艺术的一世姻缘
感受动漫神话
鹿儿岛的沙浴温泉
滨崎步:最艰难的一次采访
中曾根康弘:日本政坛的常青树
御手洗:日本财界总理
走近东京歌舞伎町
体验东京地铁
七日樱花与杉本姐姐
镜中印象

前言

    行走在爱恨之外
    白岩松
    这本书,是2007年《岩松看日本》系列电视节目的文字版本,时隔七年,文字可以恢复原状,历史不能了。
    《岩松看日本》策划于2005年台北的台风之夜,当时中日关系处于低谷。出发念头诞生时,安倍晋三刚当选为日本新首相,首站出访,便选择北京。而现如今,七年过去,中日关系处于更低的谷,日本的首相又是安倍晋三,不过,同一个人,却是不同的面孔。七年前,他想成为破冰者;今天,在中日关系中,他是加冰者。由此可见,两个国家的关系,寄托于个别领导人的身上,是完全靠不住的。
    那靠什么?
    归根到底,对于中日关系的真正正常化,要靠中国的实力。中国真正强大了,一切都好办。但在此之前,对对方的了解与镜鉴也万分重要。古人说:知己知彼。了解对方,了解自己。而有时,认真地了解对方,也是了解自己并让自己变得更好的一条路。《岩松看日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出发的。
    去得多了,了解得多了,有些事情就不再那么简单。比如靖国神社,这是中日关系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儿。表面上看,人们的愤怒,来自于那里供奉着“二战”甲级战犯的灵位,而实质上,比这灵位更可怕的是仿佛无形的靖国史观。在靖国神社中的游就馆里,日本一些人为“二战”翻案,美化侵略行为,不认同战后的东京审判。而在这种扭曲的史观中,日本一些人的矛头直奔美国,直接对抗人类的正义与公理。也因此,了解才会知道真相,才更该让世界明白,日本的向右滑行,绝不仅仅是中韩不高兴的问题,而是人类不高兴的问题。我们有责任告诉世界:要警惕日本的右行。
    这是了解才会得出的结论,这了解,与《岩松看日本》的行走与采访有关。
    看日本,躲不开看到美国,战后的日本,很多方面,是“美国制造”。
    美国与日本的关系奇怪又正常。两国曾经有过激烈对抗,都在对方身上留下过深深的伤口。日本袭击了珍珠港,美国向日本扔了原子弹。战后日本,包括宪法在内,一切都由美国来定。仿佛距离很近,其实谁也不会忘记历史,这种相处很奇怪。
    但其实非常正常。你如果更多地了解日本,就明白,这是一个习惯于“傍大款”的国度。从之前的“傍中国”到如今的“傍美国”,你若真强,他就真服,然后就真的靠近你。这其中,有一种日本式的生存逻辑,也符合他的利益。而对于美国来说,自然也是利益。有这样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停在亚洲,何乐而不为?更何况,中日韩关系很好,走得很近,美国不会高兴;但如果真走到刀枪相见,美国估计也不愿意。因此,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也在中日韩之间玩着一个危险的游戏。但在利益与“日本尽在掌握”的强者心态中,日本的公然右行,美国这个“价值观大国”又该如何对得起自己的价值观呢?又或者,只是利益高于一切?
    别人是靠不住的,还是要靠自己。
    历史过去得久了,很多事儿已经模糊,今天的中国年轻人,可能想不明白,几十年前,一个四亿人的中国,为何被七千万人的日本侵略多年?
    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是真理。但也太空洞。前不久,翻一本书时,其中的一些数字可当辅料:1938年,日本年产钢580万吨,中国是4万吨。当年中国全国大学生4万多名,发行量最大的《大公报》不过发行8万份……这些数字,是否可以说明“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
    那今天,我们强大了吗?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所谓的中日关系蜜月期。想想也应该,刚刚打开国门,中国的落后一眼可见,我们急于前行与发展,其他的顾不上;而日本,还有内疚之心,看这么落后的中国,感受不到威胁,反而能帮一把是一把,于是,加上老一辈两国领导人的大智慧,中日关系蜜月了一段。但到了九十年代,这蜜月烟消云散。从那时开始,中日关系与中国的发展成反比,与日本经济的停滞成正比。随着中国GDP超过日本,这种关系更沉入谷底。其实不奇怪,中国强大了,可日本还不习惯,还没认同你真的强,还没有服气,反而“中国威胁论”上涨,这个时候,中日关系处不好,不难理解。
    什么时候,两国关系真的会平静、平衡、平常一些?
    在东京,在《北京·东京》论坛上,我曾公开表态,过去一百多年,中国落后于日本是不正常的,你们有责任,我们自己也要反思。现在,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才是正常的,而且只会越超越多,你们应该习惯,习惯了就好了……
    我还有没说的话,是现在中国GDP超过日本还不到2倍,等到超过3倍或4倍时,中日关系的情况可能会比现在好得多。但问题是:回到国内,我们是不是都有这样的共识?中日关系,决定因素在中国,强大,才是对日本最好的制衡。一切也才能简单起来。没有真正的强大,只喊口号,是解决不了历史积怨的。而如果你真的强大,对方也认可了你的强大之后,爱与恨,也就不再是个最重要的情绪。
    时间在中国这一边。但历史告诉我们:没有外人可以打败我们,我们自己却可能败于自己手下。想要战胜别人,首先要战胜自己。而想要战胜自己,需要每一个人的进步与努力,你什么样,中国就什么样。
    有理有礼有节,保持冷静,继续前行,才是当下中国最该有的态度。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
    几年前,强调行走在爱恨之间,是感受;而现在,我更愿意说“行走在爱恨之外”。因为“之外”,是媒体该有的态度和责任。《岩松看日本》之后的7年,我看到越来越多走近日本的行动与文字,这是对的。不管目的是什么,“知日”都是必经之路,也只有真正的“知日”,才可能“制日”,不让他在右行的路上越滑越远。更何况,日本身上还有很多我们该借鉴的优点。看到,拿过来,提升自己,没什么不对。所以,这种对他国的了解,永远应当在路上。
    《岩松看日本》已经是过去时,但有些东西不会过时。时间,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东西,两国之间的仇恨与“蜜月”,在时间的面前,都可能只是一瞬。行走中的相处,是永远的课题,但愿这书中的一些文字,仍有现实意义;或哪怕只让你有瞬间触动,也对得起多年前的行走。更何况,行走不该停止,我会继续,相信你也同样如此。不管目的地是哪儿,好奇与清醒的行走多了,中国的未来才会更加让人好奇。
    时间过去7年,文字仍被重印,感谢磨铁出版人与编辑的看重,这看重,相信小部分是商业行为,大部分是责任与思考的结果。也因为后者,我们在同一条路上。
    最后,当然是感谢您对本书的“打开”。打开,书与文字才有了最终的意义。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行走在爱恨之间
    似乎是一个轮回,上一次因为做节目而紧张是10年前,1997年的香港回归,那种紧张,是因为经验不足的苍白感造成的;而这一次,10年之后的日本之行,却让我再度紧张并感受压力。原因不是经验不足,而是因为太清楚此次出发的不易——放纵情感,理智不会答应;而一味理智,公众的情感又如何面对?也因此,《岩松看日本》,分寸的拿捏成了最富挑战性的工作,像是一次赌博,容不得分心,带着压力出发。飞往东京的飞机是上午9点起飞,我到达机场时是7点半。手机收到母亲发来的短信,字里行间,尽是对中日间恩怨情仇的诠释,以及希望我在看日本的过程中字斟句酌、谨慎并更理智的期待。我猜想,这短信的内容,必是母亲一夜未睡或几夜未眠的产物。看来,紧张与压力不仅仅属于我一个人。
    但是我们必须出发,不为别的,只为我们注定永远拥有一个不会搬家、以为很熟悉其实却很陌生、关系已经到冰点的邻居——日本。
    去看日本,这个念头不是冲动的产物。两年前的《岩松看台湾》之行,最后一天晚上,台风在窗外肆虐,我们都闷在酒店里闲谈。面对将要结束的台湾之行,有同事问:“下一站看哪儿?”
    我答:“看日本。”
    “为什么? ”
    “因为两国关系正处于僵局,媒体可不可以做些什么?同时,日本依然了解我们,可我们并不了解日本,面对未来,这是危险的!”
    众人同意,但没人兴奋,因为谁都知道,以当时的中日关系,看日本像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比未来近一点儿,却比现实远得多。一年后,我有机会去日本进行短期采访,见到了日本外务省有关官员及NHK的同行。当时我提出将要看日本的设想,并探讨可行性,对方的态度同样积极,这让我看到一种可能。回来后,在与《北京青年周刊》编辑的聊天中,第一次透露出正式准备《岩松看日本》,被问及时机何在?我说:“2006年底,小泉离任,新首相上台后不会第二天就去靖国神社,这为看日本留出宝贵时间。”并且在这次聊天中,我把看日本的定位确定为一句话:在爱和恨之前,先了解。
    这些内容,都白纸黑字留在了杂志文章中。当时是2006年的4月初,中日关系依然在冰点,不过,我们已不像一年前那样悲观,因为隐隐感觉到一种变化即将出现。从创意到开始实施,时间过去了一年半,却依然比我们最初的设想快很多,《岩松看日本》正式拉开大幕;之后,一切顺利。
    那么,去日本看什么?
    首先是听,听日本各界的声音,这一个目标将由人物专访来实现。
    最初的目标是专访8个人,最终却完成了11个人。虽然有近一半的被采访者是我们到达日本之后才最后敲定的,但顺利程度已经出乎意料。这其中对当届首相夫人的专访、对《读卖新闻》老总渡边恒雄的专访,以及对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的专访让人印象深刻;而渡边淳一、栗原小卷、滨崎步、谷村新司等其他几人的采访同样超出期待。最重要的是,他们代表了日本社会的各界精英,听的范围得以确保,这是最关键的。
    接下来是看8个与日本社会有关的专题。看什么呢?
    从2006年10月起,我们请国内各界熟悉日本的朋友来为我们讲课,以便确定内容。最后达成共识:去看那些中国有,日本也有,但日本先行一步的领域。把日本当成一面镜子,走近他们,照得见中国。于是,环保、老龄化问题、防灾、动漫、传统文化的保护等主题被确定下来。在这些领域,日本先行一步,有他们成功的经验。去看去思考,这毕竟与我们的未来有关。所以,我一直有个感觉,与其说这是在看日本,不如说是换个角度看中国,这才是我们出发的另一个目的。在看日本的过程中,我一直在两种角色中转换,一个是新闻人,一个是中国人。例如走进靖国神社,你面对其中对历史的扭曲,中国人的身份想克制都不太可能;即使这样,我也要时刻告诉自己:你是一个新闻人。于是,让客观、观察、理性等字眼占上风,是日本之行从头到尾的自我约束。
    离开理性与客观,新闻将毫无力量!当然,在拍摄环保、防灾等日本做得不错的内容时,中国人的身份也时刻存在。在这些领域,我们也应当可以,甚至做得更好;然而这一切,都要从今天承认差距并认真学习别人的经验开始。我们不该用愤怒遮蔽了自己的双眼,不管对方是谁,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哪怕他只剩下一个优点,我们也该把它学来,让自己更优秀,这才是一个大国的心态。在我看来,一个真正有力量的大国,性格中必有以下的品质:理性,对人类的未来承担责任并永远完善自己。
    没人知道中日的未来会走向何方。或许在目前,任何过于悲观和过于乐观的看法都缺乏依据。
    学会在存在问题并能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交往,是未来几年中日间的课题。
    这个时候,我更愿意相信,先把爱恨放到一边,去了解是最好的一个选择,了解得多了,一切皆有可能。《岩松看日本》就希望是一次行走在爱恨之间的旅程,虽然,它依然只是一个开始。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