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作品集

玫瑰传奇

  • 定价: ¥48
  • ISBN:978754427125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南海
  • 页数:455页
  • 作者:(美)莱拉·米查姆...
  • 立即节省:
  • 2014-07-01 第1版
  • 2014-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像《飘》一样伟大而浪漫的美国传奇!当我们以为这个年代再也没有媲美《飘》的佳作时,莱拉·米查姆所著的《玫瑰传奇》出现了!
    故事发生在东得克萨斯的某个小镇上,镇里有三大家族企业:托里弗家的棉花种植园、沃里克家的木材厂和杜蒙特家的百货商店。三家人世代友好,并都习惯用玫瑰来传递心意:红玫瑰代表祈求原谅、白玫瑰代表谅解、粉玫瑰代表不谅解。托里弗家的小女儿玛丽天生热爱种植,但这却给她带来的不小的麻烦:生怕家里其他人把种植园卖掉的父亲,在临终之前把大部分的遗产都留给了她,只留下一小块地给哥哥,至于母亲,则一分钱都没有。这样的遗产分配最终让她与家人走上决裂之路。但玛丽并不打算放弃,她决定继承家族传统,经营好父亲留下的种植园。

内容提要

  

    莱拉·米查姆所著的《玫瑰传奇》被媒体广泛称赞为“能与《飘》相比肩的浪漫作品”,小说以东得克萨斯的小镇为背景,讲述了小镇上的三大家族之间发生的曲折爱情故事,横跨了几代人的恩怨纠葛。
    《玫瑰传奇》的故事发生在东得克萨斯的某个小镇上,镇里有三大家族企业:托里弗家的棉花种植园、沃里克家的木材厂和杜蒙特家的百货商店。托里弗家的小女儿和沃里克家的珀西是一对青梅竹马,彼此都认定对方是自己心中的唯一,但好强的两人却都不愿意以家族利益为代价而结合在一起……

媒体推荐

    和《飘》一样,这部描述了好几代人历史的精彩作品,其内涵和深度就像这本书的本身一样厚重。
    ——美国《人物》杂志
    太迷人了!这个在东得克萨斯上演的精彩故事堪比《飘》。
    ——美国《出版人周刊》

作者简介

    莱拉·米查姆(Leila Meacham)
    若要追溯米查姆的创作生涯,那已然是她人到晚年的事了。这位一直居住在东得克萨斯的普通教师,直到退休之后,才刚刚踏上写作之路。
    米查姆从未指望自己笔下的那些浪漫故事会有出版问世的一天。但出人意料的是,她最初写就的三部作品,竟全都顺利地收到了出版社的合约,并在成书上市之后,引起了媒体、读者的广泛好评。这给了米查姆动力,也使之下定决心要一直创作下去,绝不再经历人生的“第二次退休”。
    《玫瑰传奇》是米查姆的处女作,对她具有重要的意义,就像米查姆描述的那样:“退休之后几乎无所事事,直到某一天,我静下心来坐下,开始动笔创作《玫瑰传奇》的时候,人生才意外地在这个时期发生了转变。”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得克萨斯州哈伯克特镇,一九八五年八月
    阿莫斯·海恩坐在办公桌前,合上手里这份两页纸的文件。他的嘴里干得像填满了麦糠。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只能眨眨眼睛,呆呆地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客户,同时也是他多年的朋友——一个四十年来深得他敬重、他自以为很了解的女人。他搜寻着她的表情,想从中找出些蛛丝马迹来证明年龄的增长影响了她的判断能力,却只看到她一如既往敏锐的眼神。他咽下唾沫润了润嗓子,开口道:“玛丽,这份遗嘱附件是真的吗?你真的卖了农场,改了遗嘱?”
    玛丽·托利弗·杜蒙特点点头,一头整齐卷曲的白发波浪般微微漾着,映着从落地窗透过来的阳光:“是的,阿莫斯。我知道你很震惊,这么多年来你尽心尽力地为我们做了这么多,我不该这样对你。但是如果把这事交给另一个律师的话,你肯定会很难过。”
    “是的,我确实会。”他说,“别的律师肯定不会像我这样劝你重新审视这份文件——至少改改能修改的那部分。”托利弗农场公司已经物归他主,就在上个月,玛丽悄悄地将这个大型的棉花控股公司卖掉了。而她远在得克萨斯卢博克市的侄孙女,也就是托利弗西部农场的现任经理,还完全蒙在鼓里。
    “没什么可改的,阿莫斯。”玛丽有点粗鲁地说,“事已至此,我不会改变主意的。你不用劝我了,白白浪费我们俩的时间。”
    “蕾切尔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吗?”他压低语气问道,把椅子滑到餐柜前,取出一个玻璃水瓶,倒了两杯水。倒水时他的手一直在颤抖。这个时候来点烈酒也许更合他的心情,但他知道玛丽滴酒不沾。“她冒犯了你,所以你才改了遗嘱?”
    “我的上帝,当然不是。”玛丽说道,语气里带着讶异,“你千万别那么想。我那侄孙女没做错什么,她一直做得很好,像每一个托利弗家族的人应该表现的那样。”
    他找出餐巾纸,转过身来连同水杯一同递给玛丽。她肯定瘦了,他想。一身高档套装松垮地挂在她身上;精心保养的脸虽然仍很精致,但已稍显消瘦。她已经为这件事付出了代价,果不其然,再往下想,一股愤怒箭一般刺过他的身体。她怎么能这样对待她的侄孙女?她凭什么剥夺蕾切尔的权利,不让她继承土地,不让她继承房子,甚至不让她在这个他们祖辈创建的小镇上生活?他大口地喝水,不想让玛丽察觉到他的怒气,一面察言观色道:“你把这一切弄得有点糟糕。”
    “我知道,我正在努力弄好。”她端起杯子喝水,很口渴的样子,然后用纸巾擦了擦嘴,“这就是这份文件的目的。我不期望你能理解,阿莫斯。但是时机一到,珀西自然会明白的。蕾切尔也是。我会跟她解释的。”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她解释?”
    “明天一早我就坐公司的飞机去卢博克见她。她还不知道我要过去。我会亲口告诉她卖掉农场的事,还有遗嘱的事。我希望她能相信我,我这样做都是为她好。”
    为她好?阿莫斯满腹狐疑,目光透过镜片惊奇地打量着玛丽。这就跟向水手兜售单身生活那样不靠谱。蕾切尔不会原谅她的,这点他非常确信。他向前探了探身子,定定地看着她:“试试先说服我怎么样,玛丽?你为什么要把托利弗农场卖掉,那可是你一生的心血啊。你为什么要把萨默赛特留给珀西‘沃里克,而不是其他人?一个种棉花的农场对他有什么用?他是个木材商啊,老天,他已经九十岁了!你还把托利弗庄园赠给了保护协会……呃,这可真要命。你知道蕾切尔一直把这个庄园当成她的家,还打算一直在这儿生活下去。”
    “我知道。这就是我不让她继承那庄园的原因。”她看起来不为所动,僵直地坐着,双手交叉放在拐杖的把手上,活脱脱一个手握权杖坐在宝座上的皇后。“我希望她以后在另一块地方重新安家。”她说,“我不想让她在这儿生活,按照托利弗家族的信条在此度过她的一生。”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阿莫斯沮丧地摊开双手,“我以为这是这些年你特意为她而准备的呢。”
    “这是个错误——非常自私的错误。感谢老天让我及时意识到了,并且给我决心和……智慧去纠正它。”她不满地摆了摆手,“省省你的精力吧,也省省我的,不要试图说服我去解释。阿莫斯,我知道这事令人费解。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的动机再纯洁不过了。”
    阿莫斯仍然很疑惑,换了个话题继续试探:“你这样做,不会是出于某些被误导的想法吧,比如说觉得亏欠了她的父亲威廉姆?”
    “当然不是!”她的眼睛里闪过一簇怒火。这就是著名的“托利弗家族的眼睛”——碧绿得像稀有翡翠。这是从她父亲的家族那边遗传下来的特征,连同她曾经的黑发和下巴中间的小窝。“我侄子也许会那样想——倒不如说是他妻子会那么想。”她说,“照她的想法,我已经做了正确和得体的事情,威廉姆终于得到了他应得的。”她轻吸了下鼻子,“就让爱丽丝·托利弗保留她的错觉吧,让她以为我卖掉农场是出于对她丈夫的内疚。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他的女儿。我相信他以后会意识到这一点。”她停顿了一下,被皱纹精细刻画过的面孔带着忧郁和怀疑,语气也变得不太自信了,“我希望我能说服蕾切尔……”
    “玛丽……”阿莫斯努力让他的声音充满说服力,“蕾切尔跟你是一类人。如果你父亲毫无正当理由地剥夺了你继承遗产的权利,不给你地,不给你房子,不让你在出生的地方生活,你能理解吗?”
    她的下巴紧绷着,面颊有些松弛。“不能,但我真希望他这么做了。我真希望他从来没把萨默赛特留给我。”
    他目瞪口呆,完全被震惊了。“但是为什么?你一直生活得很了不起,我曾想你会希望把这一切传给蕾切尔,让你们家族一代一代延续下去。这遗嘱——”他扫了一眼放在文件上的手背,“你对蕾切尔的做法与我想的完全相反,你得让她相信你是为她考虑的。”
    她靠在椅背上,整个人松弛下来,像一只意气风发的帆船突然漏了风。她把拐杖放到她的膝盖上。“哎,阿莫斯,说来话长,太长了以至于没法在这儿跟你说清楚。珀西总有一天会全盘解释给你听的。”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