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傅敏编傅雷家书

  • 定价: ¥29.8
  • ISBN:978755630035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津社科院
  • 页数:288页
  • 作者:傅雷//朱梅馥
  • 立即节省:
  • 2014-06-01 第1版
  • 2014-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傅敏编傅雷家书》系傅雷夫妇与长子傅聪之间的精神接触和思想交流的实录,由傅雷次子、傅聪胞弟傅敏选编。书信中思想的与精神的互动,营造了傅氏兄弟成长的家庭背景。傅敏先生了解直已的父母和兄长,熟悉自己的家庭氛围,也是除傅聪外唯一遍览全部家书的当事人。因而,他所选遍的《傅雷家书》更能体现自已的家庭背景,还原其真实,非他人能替代。

内容提要

    傅敏,傅雷次子,傅聪胞弟,了解父母兄长,熟悉家庭氛围,通过《傅敏编傅雷家书》一书,选编家书三十余载,再现成长的家庭背景,全面展示傅雷家风。
    自二○一七年始,傅雷著作权进入公版,傅敏所编的傅雷家书独占家书的完整著作权,仍受著作权法保护。

作者简介

    傅雷(1908~1966),我国著名文学翻译家、文艺评论家。一生译著宏富,译文以传神为特色,更兼行文流畅,用字丰富,工于色彩变化。翻译作品共三十四部,主要有罗曼·罗兰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长篇巨著《约翰·克利斯朵夫》,传记《贝多芬传》《米开朗琪罗传》《托尔斯泰传》;服尔德的《老实人》《天真汉》《查第格》;梅里美的《嘉尔曼》《高龙巴》;丹纳的《艺术哲学》;巴尔扎克的《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邦斯舅舅》《贝姨》《夏倍上校》《搅水女人》《于絮尔·弥罗埃》《都尔的本堂神甫》《赛查·皮罗多盛衰记》《幻灭》等名著十五部;译作约五百万言,全部收录于《傅雷译文集》。他的遗著《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傅雷家书》等也深受读者喜爱,多次再版,一百余万言的著述已收录于《傅雷文集》。为表示对他著译的由衷礼赞,近年还出版多种插图珍藏本,如《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米开朗琪罗传》《贝多芬传》《丹艺术论》《艺术哲学》和版画插图珍藏本《约翰·克利斯朵夫》。傅雷先生为人坦荡,禀性刚毅,“文革”之初即受迫害,于一九六六年九月三日凌晨,与夫人朱梅馥双双愤而弃世,悲壮的走完了一生。

目录

代序:读家书,想傅雷楼适夷
不是前言的前言:傅聪家信
傅雷夫妇给孩子们的信
一九五四年(29通)
一九五五年(15通)
一九五六年(08通)
一九五七年(08通)
一九五八年(02通)
一九五九年(02通)
一九六○年(20通)
一九六一年(24通)
一九六二年(17通)
一九六三年(11通)
一九六四年(07通)
一九六五年(13通)
一九六六年(04通)
编后记傅敏

前言

    《傅雷家书》自一九八一年刊行至今三十余载。三十年间,市面上的名人家书刊行不绝,长销不衰的只有两种:《曾国藩家书》和《傅雷家书》。《傅雷家书》系傅雷夫妇与长子傅聪间精神接触和思想交流的实录,由傅雷次子、傅聪胞弟傅敏选编。
    家书再现了傅氏兄弟成长的家教背景,全面展示傅雷家风。傅雷曾自信地告知傅聪:“你别忘了:你从小到现在的家庭背景,不但在中国独一无二,便是在世界上也很少很少。”傅敏先生了解自己的父母和兄长,熟悉自己的家庭氛围,也是除傅聪外唯一遍览全部家书的当事人。因而,他所选编的《傅雷家书》更能展示傅家门风,再现自己的家庭背景,还原其真实,非他人能替代。家书中傅雷的家教家风,显现的底色是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底线是“先为人”。
    家书代序“读家书,想傅雷”由楼适夷先生撰写,家书中外文译注和英、法文信由金圣华先生中译,其与家书前言“傅聪家信”之中文简体字版著作财产权均已全部转让我公司,二。一七年不随傅雷著作权进入公版。自二。一七年始,《傅雷家书》完整著作权由我公司独家享有,受著作权法保护,任何人不得侵犯。
    合肥三原图书出版服务有限公司
    二○一四年五月

后记

    爸爸一生工作严谨,就是来往书信也整理的有条不紊。每次给哥哥的信都编号,记下发信日期,同时由妈妈抄录留底;哥哥的来信,也都编号,按内容分门别类,由妈妈整理成册。可惜在十年浩劫期间,爸爸书信所剩无几。今天,如果能把父亲和哥哥两人的通信一起编录,对照阅读,必定更有教益。
    爸爸妈妈给我们写信,略有分工,妈妈侧重于生活琐事,爸爸侧重于启发教育。一九五四年到一九六六年爸爸给哥哥的中文信件共一百九十封,妈妈的信也有百余封。哥哥在外二十余年,几经搬迁,信件有所失散。这本家书集选自哥哥保存的一百二十五封中文信和我仅有的两封信。家书集虽然只收录了一封妈妈的信,但她永远值得怀念;妈妈是个默默无闻,却给爸爸做了大量工作的好助手。爸爸一生的业绩是同妈妈的辛劳分不开的。
    今年九月三日是爸爸妈妈饮恨去世十五周年,为了纪念一生刚直不阿的爸爸和一生善良贤淑的妈妈,编录了这本家书集,寄托我们的哀思,并献给一切“又热烈又恬静,又深刻又朴素,又温柔又高傲,又微妙又率直”的人们。
    傅敏
    一九八一年四月二十六日
    《傅雷家书》初版刊行三十余载,期间时有新发现。根据父母生前信账,给傅聪的信函应有347通(中文信255通,英法文信92通),目前尚存308通(中文信230通,英法文信78通),丢失了39通(中文信25通,英法文信14通);加上仅存的父母给傅敏信函3通,及父母最后的遗书,尚存家书312通。英法文信主要写给儿媳弥拉看的,大部分内容与中文信相重,故金圣华仅摘译26通。《傅雷家书全编》共收录家书257通,是目前最为完整的傅雷家书。在全编的基础上,我又精选出父亲信128通(英法文信24通),母亲信32通(英文信1通),共计160通,编成家书普及版——虽无全编本拉拉杂杂、唠唠叨叨的家常感和真实感,却更加紧凑、更具可读性,适合普通读者阅读。 自从二○○四年中学语文课本收入父亲的两封家信,各种侵权盗版的所谓“中学新课标”傅雷家书,对家信逐词逐句的细致解读,我是很不以为然的,这是见树不见林。其实,父母的家信不是为发表而创作,只是普通的家信,家常大白话。一九八一年我将这些家信辑集成书,公诸于众,是为了纪念自己的父母,寄托我们的哀思。家书广泛传播的溢出效应,再现了我和聪哥成长的家庭背景,展示了傅家门风,其底色是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底线是“先为人”。我以为这才是家书的要旨,望读者朋友们通览全书,深自领悟。 二○一四年新春又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你临走前七日发的信,到十日下午才收到,那几天我们左等右等老不见你来信,焦急万分,究竟怎么回事?走了没有?终于信来了,一块石头落了地。原来你是一个人走的,旅途的寂寞,这种滋味我也想象得出来。到了苏联、波兰,是否都有人来接你,我们只有等你的消息了。
    关于你感情的事,我看了后感到无限惶惑不安。对这个问题我总觉得你太冲动,不够沉着。这次发生的,有些出乎人情之常,虽然这也是对你多一次教训,但是你应该深深的自己检讨一番,对自己应该加以严厉的责备。我也不愿对你多所埋怨,不过我觉得你有些滥用感情,太不自爱了,这是不必要的痛苦。(……)得到这次教训后,千万要提高警惕,不能重蹈覆辙。你的感情太多了,对你终身是个累。所以你要大彻大悟,交朋友的时候,一定要事先考虑周详,而且也不能五分钟热度,凭一时冲动,冒冒失失的做了。我有句话,久已在心里嘀咕:我觉得你的爱情不专,一个接着一个,在你现在的年龄上,不算少了。我是一个女子,对这方面很了解女人的心理,要是碰到你这样善变,见了真有些寒心。你这次出国数年,除了努力学习以外,再也不要出乱子,这事出入重大,除了你,对爸爸的前途也有影响的。望你把全部精力放在研究学问上,多用理智,少用感情,当然,那是要靠你坚强的信心,克制一切的烦恼,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非克服不可。对于你的感情问题,我向来不参加任何意见,觉得你各方面都在进步,你是聪明人,自会觉悟的。我既是你妈妈,我们是休戚相关的骨肉,不得不要唠叨几句,加以规劝。
    回想我跟你爸爸结婚以来,二十余年感情始终如一,我十四岁上,你爸爸就爱上了我(他跟你一样早熟),十五岁就订婚,当年冬天爸爸就出国了。在他出国的四年中,虽然不免也有波动,可是他主意老,觉悟得快,所以回国后就结婚。婚后因为他脾气急躁,大大小小的折磨总是难免的,不过我们感情还是那么融洽,那么牢固,到现在年龄大了,火气也退了,爸爸对我更体贴了,更爱护我了。我虽不智,天性懦弱,可是靠了我的耐性,对他无形中或大或小多少有些帮助,这是我觉得可以骄傲的,可以安慰的。我们现在真是终身伴侣,缺一不可的。现在你也长大成人,父母对儿女的终身问题,也常在心中牵挂,不过你年纪还轻,不要操之过急。以你这些才具,将来不难找到一个满意的对象。好了,唠唠叨叨写得太多,你要头痛了。七月二十七日深夜/二十八日午夜
    你车上的信写得很有趣,可见只要有实情、实事,不会写不好信。你说到李、杜的分别,的确如此。写实正如其他的宗派一样,有长处也有短处。短处就是雕琢太甚,缺少天然和灵动的韵致。但杜也有极浑成的诗,例如“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那首胸襟意境都与李白相仿佛。还有《梦李白》、《天末怀李白》几首,也是缠绵悱恻,至情至性,非常动人的。但比起苏、李的离别诗来,似乎还缺少一些浑厚古朴。这是时代使然,无法可想的。汉魏人的胸怀比较更近原始,味道浓,苍茫一片,千古之下,犹令人缅想不已。杜甫有许多田园诗,虽然受渊明影响,但比较之下,似乎也“隔”(王国维语)了一层。回过来说:写实可学,浪漫底克不可学;故杜可学,李不可学;国人谈诗的尊杜的多于尊李的,也是这个缘故。而且究竟像太白那样的天纵之才不多,共鸣的人也少。所谓曲高和寡也。同时,积雪的高峰也令人有“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之感,平常人也不敢随便瞻仰。
    词人中苏、辛确是宋代两大家,也是我最喜欢的。苏的词颇有些咏田园的,那就比杜的田园诗洒脱自然了。此外,欧阳永叔的温厚蕴藉也极可喜,五代的冯延巳也极多佳句,但因人品关系,我不免对他有些成见。
    (……)
    我第一信中所提的事。希望和我详细谈谈。在外倘有任何精神苦闷,也切勿隐瞒,别怕受埋怨。一个人有个大二十几岁的人代出主意,决不会坏事。你务必信任我,也不要怕我说话太严,我平时对老朋友讲话也无顾忌,那是你素知的。并且有些心理波动或是郁闷,写了出来等于有了发泄,自己可痛快些,或许还可免做许多傻事。孩子,我真恨不得天天在你旁边,做个监护的好天使,随时勉励你,安慰你,劝告你,帮你铺平将来的路,准备将来的学业和人格。……
    七月二十七日深夜
    P5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