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哑舍(4)

  • 定价: ¥25
  • ISBN:978754922496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
  • 页数:213页
  • 作者:玄色
  • 立即节省:
  • 2014-06-01 第1版
  • 2014-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次次穿梭时空,一个个遗珠宝物带来的古今思想碰撞!古风浪漫幻想《浮生物语》姐妹篇,人气比肩《龙族》系列小说!
    哑舍里的古物,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无人倾听。因为,它们都不会说话!默然等待千年,只为再次相遇!它们的岁月中浸染了成百上千年。每一件,都凝聚着工匠的心血,倾注了使用者的感情。每一件,都属于不同的主人,都拥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件,都那么与众不同,甚至每一道裂痕和缺口都有着独特的历史。谁还能说,古董都只是器物,都是没有生命的死物?《哑舍(4)》是一本讲述古董故事的书,既然它们都不会说话,那就让作者玄色用文字忠实地记载下来……

内容提要

    《哑舍(4)》是玄色所著的一部古风幻想青春小说。
    哑舍第四部的主题,是关于逝去的历史。手持着洛书九星罗盘的陆子冈和医生,为了追寻老板的下落,一次次地穿梭在历史的幻影之中。看似毫无主题,事实上是在回顾老板在两千年之中的历史片段。而通过陆子冈和医生的穿越,来尝试一下现代思想和历史事件的碰撞。让我们期待这十二个遗漏在历史长河中的古董吧。

作者简介

    玄色,以一部《哑舍》红遍大江南北,是国内一线畅销青春刊物《漫客·小说绘》、《紫色年华》联合力捧的畅销青春作家。代表作有《武林萌主》,《哑舍》、《哑舍Ⅱ》,《2013》等。

目录

第一章  织成裙
第二章  玉翁仲
第三章  天如意
第四章  无背钱
第五章  菩提子
第六章  司南杓
第七章  犀角印
第八章  獬豸冠
第九章  屈卢矛
第十章  双跳脱
第十一章  蘅芜香
第十二章  涅罗盘
后记
附录

后记

    逝去的历史
    《哑舍》第四部的主题,是关于逝去的历史。
    手持着洛书九星罗盘的陆子冈和医生,为了追寻老板的下落,一次次地穿梭在历史的幻影之中。
    这也是我一直想要描写的情节。
    历史究竟可不可以改变。
    根据联立求解麦克斯韦方程组得到的,并为迈克尔逊一莫雷实验所证实,光速不变原理成为了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的重要论据之一。爱因斯坦1905年9月发表在德国《物理学年鉴》上的那篇著名的相对论论文《论动体的电动力学》,其中就提到了令整个世界都为之疯狂的一句话:
    “正像我们以前的结果一样,超光速的速度没有存在的可能。”
    超光速能穿越时空其实并不是爱因斯坦的本意,但这并不妨碍人类做出一次又一次的幻想、尝试和努力。首先把这种幻想付之于行动的,就是科幻小说家。
    从此有关于穿越时空的小说,层出不穷,数不胜数。
    为什么大家都抵挡不住这样的题材,一次又一次地沉浸在所描写的情节中不能自拔?
    那是因为不管是人还是国家,都会有后悔想要重新来过的事情。
    小到一个不小心打碎的碗碟,大到整片中原的哀鸿遍野,若是有机会可以重来,也许能够有机会挽回?
    抱着这样的念头,我开始尝试了《哑舍·肆》的创作,但最开始还是不敢碰触最让人难受的历史片段,努力先从比较轻松的情节写起。
    《织成裙》中的安乐公主,就像是唐朝版的灰姑娘,生下来的时候连一块襁褓都没有的女孩子,长大后成为了人人艳羡的公主。脱下了褴褛的衣衫,穿上了华美的绫罗绸缎,但却遮掩不住内心已经被扭曲的欲望。当她在最美的年华被屠刀及颈,若是给她重生的机会,是不是还会干涉朝政、骄奢淫逸、妄图那个遥不可及的位置?
    分等级的,并不是衣服,而是人。
    《玉翁仲》讲述的是一个关于误解的故事。一个受到诅咒的玉翁仲,在世间流传,据说它会给它的主人带来无穷无尽的厄运。事实上玉翁仲为主人挡下了一次次的灾祸,一次次地变得支离破碎。不知道王俊民在得癔症而亡的时候,若是知晓了玉翁仲为了他一次次地产生裂纹,会不会追悔莫及。 人都是这样的,永远都看不清楚真相。 谁都想要一柄天如意。这个只要许愿了就能如意的神器物事,成就了李定远。被血海深仇蒙蔽了双眼的少年,最终还是无法抉择在自己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那么,他也注定什么都得不到。 人人都愿事事如意,可事实往往都事与愿违。 一枚铜钱有正面也有背面,正如这世间的所有事一般,有人喜欢从正面去看,也有人喜欢从背面去看。而无背钱,则是有两个正面的铜钱,虽然代表着比较偏激的态度,但也意味着坚定的信念。 《无背钱》中所讲述的历史,也就是狄咏英勇殉国的事迹,事实上在史书上就只有一句话,甚至有些史书上连记载都没有。在历史的洪流中,无数将士都像是一滴滴水珠一般,偶尔会泛起个浪花,旋即又会变得了无痕迹。 其实我最开始是想描写狄青的,作为历史上和兰陵王一样美貌帅气到必须戴面具才能上战场的将军,狄青的身世比兰陵王还要坎坷。十六岁时就替兄长顶罪,脸上被刺字,后又越狱去当了兵,从底层一步步爬到大宋武将的顶端,整个过程都像是一部传奇小说。无背钱的史实也是存在的,可见其不光骁勇善战,智谋也可见一斑。 狄青的一生是个传奇,但我越了解,就越替他憋屈。宋朝重文抑武,这是谁都知道的,生不逢时也是狄青的无奈,最后只能郁郁而终。 但就像铜钱有正面也有背面一样,宋朝重文抑武事实上也是维持了大宋多年长治久安的根基。唐朝中后期的武将动乱,还有五代十国的朝代频繁更替,给宋朝敲响了警钟,从太祖那一代就定了整个大宋朝的基调。正如我文中通过陆子冈的话所要表达的意思,宋朝花点钱打发叫花子,交点保护费,就可以解决心腹大患,那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在长期的花钱买平安的思想下,整个国家都陷入了萎靡不振的颓态,这就是过犹不及了。 所以我把故事发生的时间定在了狄咏身上,这是一个真正帅气、光明磊落、有血性的汉子,虽然他在历史上的名声根本及不上他爹一星半点,甚至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我希望用我的文章,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存在,知道历史上还有许多许多类似于狄咏的将士,为了疆土为了民族为了国家而誓死守卫,才让我们拥有现在安逸的生活。 …… 下面讲点比较轻松的话题吧。在2011年9月23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宣布发现一些粒子以超光速速度飞行,这一发现将直接挑战声称没有物质超过光速的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科学家称这一研究若被验证,将改变人类的物理观。一旦这些粒子确实被证实跑过了光速,将彻底改变人类对整个宇宙存在的看法,甚至改变人类存在的模式。有分析人士认为,可能宇宙中的确还存在其他未知维度,中微子抄了其他维度的“近路”,才“跑”得比光快。 所以说,也许超越光速也不能穿越时空,但可以在星际间进行维度跳跃?宇宙大航海时代从此开启? 扯远了……其实《哑舍·肆》中还有一些隐藏的吐槽。 例如《天如意》之中,据说我朝太祖当年也曾动心把首都定在南京,结果也想到了南京传说被泄了龙气,定居在南京之上的朝代全部都短命,所以最终还是把北京定为了首都。当然这是否是真正发生也就无从考据了,只是据说而已。 在《无背钱》中关于压岁钱的解释,可以看得出我很怨念吧!所以,要花就要花上一年的压岁钱。 估计很多小孩子看到这里都会管父母要压岁钱……因为一般都是父母收缴啊喂!!!我怨念好久了!!! 好吧……我现在还在收压岁钱……咳……据说我们这边的习俗是没结婚的都可以收……也不知道我要再收多少年…… 关于《哑舍·肆》的结局,可能又会收到一堆读者的怨念,不过失忆梗这么狗血!又怎么可能不来一发?大家也别觉得陆子冈的行事偏激,因为他前世在老板身边,也见过老板对别人用蘅芜香,老板这两千多年以来也没少用过,嘿嘿嘿嘿…… 《哑舍·伍》具体是什么故事走向呢……现在还没定……原来计划着《哑舍》五部完结,但好像脑洞开得又有些大……例如收集国外的古董、修补破碎的古董、回收邪恶的古董……还有新引入的“宝库”设定。嘿嘿,没想到“哑舍”这个名字的含义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吧!!!崇拜我吧!哈哈… 引入了“宝库”的设定,不小心又把坑挖得更大了是怎么回事……远目……即使第五部完结了总觉得还会有外传的说……我去面壁…… 必须郑重感谢长江出版社赵社长和知音图书部苏总的努力,《哑舍·肆》才能尽快与大家见面。感谢路边、筱妖等文编的努力,还有阳光、卡乐茜等美编的支持。《哑舍》的漫画版改编也要非常感谢音音责编的费心指导。 当然,还要特别感谢下晓泊,现在哑舍的开业正好已经四年,从插图到画集,再到漫画,和他的合作也越来越好,我们一起继续努力^_^ 最后还要多谢读者朋友们的支持,哑舍的成长也离不开你们的关注。如果喜欢这个故事,喜欢这家店,喜欢老板,那么就请继续期待吧! 哑舍一本书十二个故事,一个月一个故事,一年一本书,明年的五月份,再见~\(≧▽≦)/~ 玄色于2014年2月23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织成裙
    一
    公元694年,房州。
    李裹儿蹲在后院的花圃里怄气,十岁的她穿得跟个男孩子一样,粗布皂衣,头发分作左右两半,在头顶各扎成一个结,形如两个羊角,梳的也像个男孩子一般。若是旁人见了,倒会暗赞一声这娃娃生得好,像是观音大士座下的童子一般水灵有福气。
    李重润寻过来时,见到的就是一个脏兮兮却又透着几分可爱的小娃娃。他不由得暗笑了一声,觉得自己这个小妹实在是有趣得紧。他自己今年也不过大李裹儿两岁多,但已经有了少年人的雏形,身材要远比李裹儿高上许多,很轻易地便把蹲在地上的小娃娃整个抱了起来。
    李裹儿吓了一跳,随后发现是自家哥哥,便挣扎了一下,脆声唤道:“重照哥哥!”
    李重润怕她摔倒,连忙松了手,扶着她在地上站好,皱眉道:“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改名叫李重润了。以前看你年纪小,也没太要求你。今天是你生辰,你也十岁了,以后要注意改口才是。”
    李裹儿从未见过自家兄长如此严肃,李重润本就是皇子贵胄,一出生就被封为皇太孙,虽然后来和父亲一样被贬为庶人,但天生的皇家气度,随着年岁渐大,越发地让人不敢小觑。
    李重润确实是有些生气了,他知道自己若是不说重话,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妹还会像以前那样把这话当成耳旁风。但他这脸刚绷住没多久,就发现小妹玉雪可爱的小脸蛋垮了下去。暗叫一声不好,果然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立刻水汽盈然,开始吧嗒吧嗒地掉眼泪。虽然知道这十有八九是假哭,但也把他整个心都揪了起来,连忙把这个泥猴一样的小娃娃搂在怀里轻声安慰。
    “重照哥哥是坏蛋……呜呜……”李裹儿今天本来就各种憋屈,这一下就像是找到了发泄的源头,拽着李重润的衣服就哭了起来。
    李重润懊悔不已,拍着幼妹细稚的肩膀,叹气解释道:“小妹,你在怪爹爹和娘亲今天没给你过生辰吗?今天京里来人了,他们没有心思给你张罗。”何止是没有心思,李重润想到刚刚父亲李显一听闻京中来了使者,连出门迎接的勇气都没有,急得在屋中团团转,几乎连自尽的心都有了。每次京里来人的时候这一出戏都会上演,也亏得他娘亲这么耐心地在旁规劝,否则父亲也坚持不了这么多年。
    李裹儿显然也知道京中来人是什么意思,哭泣声立刻小了许多,在自家兄长怀中哭哭啼啼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叫重照哥哥?为什么要改名字呢?”
    李重润一怔,随即笑了起来。也许是双亲一直疏于理会他们这些孩子,当初他改名的时候,也只是父亲随口说了一句,他应允,小仙蕙那妮子不明所以但也默默地应了,就小裹儿执拗地不改口,他倒是疏忽了,一直不曾告知她缘由。李重润不回答,却反问道:“小裹儿,为什么坚持不改口呢?你姐姐很早就改口了哦!”
    李裹儿听到李重润提起李仙蕙,就更加忿然,想要从自家兄长的怀抱中挣脱开,但后者却比她力气大。李裹儿挣扎了几下后,只好乖乖地保持原来的姿势,闷闷地问道:“不要改名字,改名字就像是哥哥换了一个人一样。”
    李重润哑然失笑,没想到小妹的心思如此细腻敏感,虽然心中不以为意,但依旧耐心地解释道:“为什么这样想呢?哥哥还在这里不是吗?只是换个称呼而已。”
    “不一样!仙蕙姐说过,名字是父母给孩子的第一个礼物,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李裹儿抬起头,清脆地驳斥道。她的小脸上满是泪水斑驳的痕迹,此时瞪着一双和兔子差不多的红眼睛,倒是无比的可爱。但旋即她又哭丧着脸情绪低落地说道:“可是仙蕙姐的名字那么好听,我就只是唤作裹儿……重照哥哥,我是不是捡来的啊?”
    原来重点在这里,李重润闻言哭笑不得,从怀里掏出手帕,低头仔仔细细地把李裹儿脸上的泪痕和泥土擦干净,郑重地说道:“裹儿,你是母亲在到房州的路上出生的,当时我们连一块襁褓都没有,父亲脱下身上的衣服,亲自把你包裹起来,所以才唤你为裹儿,这其实是代表了他对你的喜爱啊!”
    听着自家兄长温柔的声音,李裹儿渐渐停止了哭泣,睁着那双被泪水清洗过分外清澈的美目,什么都没有说。
    原来她果然是在不被人期待的时候出生的,她和仙蕙姐根本完全不能比……裹儿、裹儿……每次叫她的时候,父亲是不是都会想起那段窘迫悲惨的过去?
    李裹儿垂下了脸,眼中的光芒慢慢地黯淡下来。
    李重润并没有发现小女孩的情绪比之前还要低落,见她终于安静了下来,便牵着她的手去厢房换衣服。今天是自家小妹的十岁生辰,怎么也不可能让她再穿着男孩子的衣服。而且以后也不能这样,否则小妹年纪越来越大,这成何体统?
    心中如此想着,李重润口中却继续前面的话题道:“我改名并不是因为不尊重爹娘的礼物,而是因为我的名字和皇祖母新取的名字音重了,为了避讳而改的。”他们的皇祖母取名为曌,同音的名字自然是要改掉的。
    李裹儿这回没有再提问,她虽然没见过那位皇祖母,但通过她父亲母亲的只言片语,已经深刻体会到那位皇祖母的威慑。李裹儿仔细想了一下,发现自家兄长改名字是四年前,那么就是说那位皇祖母在四年前自立为帝了。
    原来女子也能当皇帝……李裹儿心中的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年纪尚且幼小的她还没有办法想象未来的她会离那个位置如此之近,近得几乎唾手可得。现在的她更关心的是其他事情。
    李裹儿乖乖地跟着自家兄长穿过后院,这个后院中的花圃已经改为了菜园子,她娘亲也亲自下地种些青菜补贴餐食。他们住的地方就更为不堪,勉强算是可以遮风挡雨的几间破屋,再加上两个自宫中带来的仆役。不过此时京中来了人,那两个仆役都到前面伺候着了,李重润亲自到厨房烧了壶热水,又找了件干净的衣服重新回到厢房。
    他却没料到小妹的反应极大,看到他手中的衣服便迅速一扭头,冷然道:“我不穿!”
    李重润耐着性子地哄道:“裹儿乖,这衣服是干净的,而且你今天也十岁了,难不成以后都穿着男孩子的衣服?你还要不要嫁人了啊?”
    李裹儿咬牙切齿地低声嚷道:“我不穿别人的旧衣服!”她说完眼圈就红了,但这回却说什么都不让眼泪再掉下来,倔强地仰着头,强忍着泪意。
    李重润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他手里拿着的是李仙蕙的衣服。他们一家人被贬房州,倒不算是被囚禁,也不会让他们随便到外面抛头露面,自然会给他们一些银两。但这也仅仅够糊口罢了,剩余的钱帛自是被有心人吞没,他们又哪里买得起新衣服。有时在酷寒的冬天,他们甚至都没有足够御寒的衣物。
    李重润倒是不觉得李裹儿无理取闹,他小时候曾得过万般宠爱,高宗祖父在他满月那日就大赦天下,在他一岁的时候就亲自册封他为皇太孙,开府置官属。虽然幼时的记忆已经不太清楚,但李重润也知道自家父亲是曾经当过皇帝的,若不是皇祖母,他现在应该是当朝最尊贵的皇太子殿下,而他的小妹应该是他最宠爱的公主。
    这个念头只升起了一瞬间,李重润就强迫自己把它重新压回了内心最深处。
    不能想,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一家子现在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强。几年前他曾经的六伯父,废太子李贤就在巴州自尽而死,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李重润不想知道也完全不敢去猜想。
    伸手抚摸小妹柔软的发顶,李重润暗叹自己粗心。李仙蕙只比李裹儿大一岁,但自然是有新衣服给大的先穿,等不能穿了再给小的穿,但李裹儿却从来不穿李仙蕙的旧衣服,这两个小妮子就像是天生不对盘一般,李重润没想到她们在这种事情上也较真。
    细看了下李裹儿身上的男装,李重润阴霾的情绪忽然一扫而空,勾唇笑了一下道:“裹儿,你不穿仙蕙的旧衣服,怎么就肯穿我的旧衣服啊?”他以前都没注意过,这时才发觉小妹身上的衣服极为眼熟,应是他几年前的旧衣服。
    李裹儿立刻别扭了起来,期期艾艾地吞吐道:“重……哥哥和仙蕙姐不一样……”她这回到是记得了要改口,没把那个字唤出口。
    李重润满意地笑笑,润湿了帕子,把小妹的脸和手脚都洗干净。李仙蕙从小自立,但李裹儿自小却都是他带大的,这些活计做得倒是熟稔。
    待把李裹儿擦得干干净净后,李重润对她笑了笑道:“裹儿,哥哥想看你换女装的样子,穿给哥哥看行不?”
    李裹儿抿着粉唇,气鼓鼓地看着床上的那套青绿色的藕丝衫柳花裙,很久之后才勉强地点了一下头。
    李重润无声地在心中叹了口气,心想以后定要想办法,给小裹儿弄一套最最漂亮的衣裙。
    P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