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戏剧艺术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 定价: ¥32.8
  • ISBN:978755023628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188页
  • 作者:李樯
  • 立即节省:
  • 2014-10-01 第1版
  • 2014-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许鞍华、汤唯、袁泉、姚晨、赵薇、关锦鹏、郝蕾推荐阅读;
    李樯与许鞍华导演合作的《黄金时代》、《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同时出版,恢复了作者未删节的版本,呈现最完整的故事。李樯的文字、故事,总是能直抵我们的内心深处。在他的笔下,所有的人物都在逼仄的宿命中尽情修持他们有如天赋的含有个人光芒的革命浪漫主义,他们坚决不愿意与自己内心最深的那个意念或理想相忘于江湖,因而大多与生活争个鱼死网破,但这还不尽是全部的华彩。在李樯文字的到达里,你还能看到凡夫的一个个他们,终极一生,不问结果,在尘劳中始终孜孜以持,自己做了自己的解脱舟或轮回锚……看李樯的文本,每一个人或许都能找到自己的体位,和那些阅历、往事、人性等等,暗度陈仓一把,风霜满面但心潮激荡。

内容提要

    李樯创作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讲述了:生活本来就不容易,一直都是这样,以前我妈是这样,我现在也这样,你以后也是这样。
    十二岁的男孩子宽宽,去看望退休后独自生活在国际化大都市—上海的姨妈。透过宽宽的眼睛,姨妈表现出吝啬、落伍、喧闹和荒谬。姨妈的原型遍布中国现代化城市,那些不合时宜的,业余的文艺爱好者和那些失败的人们。
    一个早晨我们的姨妈在公园遇到了潘知常,这是一个神秘的男人,姨妈倾倒于他,开始了与他的恋爱。但是潘知常最终还是消失了,姨妈的终生积蓄也不见了。与此同时,一个乡下女人金永花的故事也在开始,她为了四岁病重的女儿来到这个大城市工作,为了帮助她,姨妈请她做自己的保姆。很快姨妈便发现金永花居然靠“碰瓷”来挣钱。这么多的事件再加上姨妈自己发生意外住进医院后,姨妈决定离开上海,回到在二十年前离开的另一个省份的家,回到她已经疏远的丈夫和女儿身边。
    读李樯的文本,人物的命运纷纷扬扬照见自己,因为准确而起一身身寒噤。每一个人,都是一身沧桑风霜满面,但也都一样尽心尽力地活着。

作者简介

    李樯,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主要电影作品:《孔雀》《姨妈的后现代生活》《立春》《被遗忘的天使》《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黄金时代》《放浪记》;主要电视剧作品:《好想好想谈恋爱》《女人行》;主要话剧作品:《富爸爸穷爸爸》《小王子》。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是那种最普通的硬卧车厢。
    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左腿打着石膏,拄着双拐摇摇晃晃沿着过道往前走着。这个男孩叫宽宽。
    他走到车厢尽头的卫生间停下来,他的脖子上挂了个手机。他推门,门锁着,里面有人。
    他在外面等。卫生间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哭泣声,宽宽吓了一跳,贴到门上听。
    门忽然被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出来,他的脸刚剐用水冲过。他看见宽宽,点了个头离去。这个男人叫潘知常。
    宽宽坐在一个床铺的下铺,正扭头看着窗外。他打着石膏的腿放在铺上,旁边放着他的拐杖。
    窗外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碧绿碧绿的,除此之外很少别的颜色。
    过了一会儿,远处田野的中央,孤零零出现一团白色。等离近了再看,原来是一张床,床上挂了白色的蚊帐,蚊帐掩着,看不见里面。一阵风过来,蚊帐鼓胀着,像船帆一样。
    宽宽被这景象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脸来,嘴张着,瞪着双眼看对面铺上的人。
    对面的人,享捧一个骨灰盒,低着头满腹心事,根本没注意宽宽。他是刚才在厕所里哭泣的男人。他叫潘知常。
    片名字幕: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这辆列车已经停靠在月台旁,人流从车上涌下来。
    六十岁的姨妈叶如棠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人流里,她身穿白底大黑圆点的连衣裙,像一头金钱豹。
    她举着一把绿色遮阳伞,伞上印着“恒康保险一生平安”八个大字,一边满脸大汗,慌慌张张找着什么人,一边扯着喉咙喊:“宽宽——”
    四周的人都被她的大嗓门吓了一跳,纷纷扭头看她。
    宽宽拄着双拐立在车旁,一只旅行箱放在脚边,他朝姨妈这边张望着。
    姨妈跌跌撞撞在人流里往前冲着,又喊了一声:“宽宽——”
    她身边的一个老头儿应声倒在地上。
    四周的人都愣住,姨妈也愣住。
    姨妈脸色惨白,忽然伸冤般地朝旁边的人们解释起来。
    姨妈:是他自己倒下的,我碰都没有碰他一下!怎么搞的嘛!应该是中暑了吧!我走得好好的他就倒下了!不关我的事啊!
    姨妈还没唠叨完,已经有几个人把老头儿抬走了。
    姨妈住了嘴,恍惚地站在原地,才发现宽宽已经不见踪影。他那只旅行箱扔在地上。  姨妈冲到那只旅行箱跟前,狐疑地转头找宽宽。
    姨妈拎着皮箱在地下通道里看到走在前面的宽宽。
    姨妈跌跌撞撞地冲到宽宽身旁。
    姨妈(兴奋地):是你吧宽宽,都不认得了!哎哟!刚才吓死姨妈了。
    宽宽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漠不关心。
    姨妈:你怎么长这么高了呀,你妈给你吃化肥了吧!(自己先笑)姨妈幽默吧!
    宽宽斜了姨妈一眼掉头继续走。
    姨妈赶紧拎起宽宽的箱子追上去、脸阴下来。
    帮你拿呢?真是的!
    两人走远。
    姨妈和宽宽一前一后坐在出租车里。
    出租车的广播里正在播报本埠新闻。
    姨妈坐在前面座位上歪着头打着盹儿。
    宽宽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
    霓虹灯都亮了,但在傍晚还算明亮的天光下,显得光芒惨淡。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