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天之炽(1红龙的归来)(精)

  • 定价: ¥34.8
  • ISBN:9787556104758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人民
  • 页数:280页
  • 作者:江南
  • 立即节省:
  • 2014-10-01 第1版
  • 2014-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华语世界最畅销当红作家、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江南继《龙族》狂销1000万册后,再现惊世!
    蒸汽男儿、天使骑士的孤独梦想,三千丈寂寞比深渊还深。
    翻开《天之炽(1红龙的归来)(精)》,紧紧跟随主人公西泽尔的脚步,您将感受到致命的阅读快感,在热血沸腾的惊人故事中,彻底明白梦想的价值和爱的真谛。

内容提要

    酷爱蒸汽机械的高冷男西泽尔,总是孤独寂寞的与世界相处,心里的小小梦想是希望自己和妹妹平静而幸福的生活。
    这样的一个人,有人觉得他是希望,有人觉得他是魔鬼,他所到之处,就有腥风血雨跟随,从锡兰到马斯顿,他把灾难从一座城市带往另一座城市……
    为了保护自己所爱的人,让妹妹可以无忧无虑成长,面对敌人的冰寒之剑,西泽尔将作何选择?命运又将何去何从?!
    作者江南以无比雄浑的气魄,细如发丝的精心构制,成就当今华语世界堪称奇幻巅峰的惊世幻想巨著。在《天之炽(1红龙的归来)(精)》中,跌宕起伏的情节、庞大宏伟的世界观、个性鲜明的人物,在时局的变幻莫测中,努力去把握自己的命运,为了梦想、为了守护、为了自由……

作者简介

    江南,喜欢喵星人的巨蟹座,超人气幻想第一刊《龙文·漫小说》主编,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多次作为中国青年作家杰出代表出席国际重要书展。其作品《龙族》全系列创下千万册畅销记录,迄今无人能及,同名电影大片好莱坞正在热烈筹拍!
    2014年5月8日,江南开始在《龙文·漫小说》独家连载新作《天之炽》,受到百万读者热烈追读,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为了创作这部最为看重的作品,江南呕心沥血,足足瘦了15斤,连心爱的“代笔团”(江南家里的猫,在微博读者中极受欢迎)都无暇顾及。

目录

楔子 莲花 Lotus
第一章 斗兽场Colosseum
第二章 深渊Abyss
第三章 十字禁卫军Cross Praetorian Guards
第四章 猫Cat
第五章 见习骑士Initate Knight
第六章 炽天使之棺Coffin of Blazing Angle
第七章 大夏龙雀Da Xia Long Que
第八章 创圣之枪Gun of Creating
第九章 魔女The Witch
第十章 故人Old Friend
第十一章 欧米茄Omega
第十二章 圣堂装甲师Armored Division of The Church
第十三章 魔神归来之夜The Night of Devil Returning
第十四章 密涅瓦机关Minerva Organ
第十五章 审判Judge
第十六章 白橡树女孩White Oak Girl
尾声 红龙再临The Red Dragon Coming Back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秋天是君士坦丁堡最好的季节,从地势高的地方往地势低的地方,枫叶一层层地变红。好像神在这个季节里颇乐意扮演一位写意画家,把天堂里最纯粹的红色颜料随手洒泼在君士坦丁堡的山顶上。
    黑海上不时会飘来雨云,洒下一阵略带凉意的时雨,但很少阴天,阳光也是一年中最好的。
    雨后初晴,皇家卫士们拄着长枪,昏昏欲睡,枫叶翻转着飘落,把温暖的阳光切成碎片。
    君士坦丁堡是新罗马帝国的首都,皇宫位于城市的一角、可以眺望大海的地方。这是皇宫中临海的一角,靠近花园,人迹稀疏,卫士们的工作是保护他们背后那座美轮美奂的圣女塔。
    这座高塔修建于百年前,曾被称作建筑学上的奇迹,塔身由绯红色的大理石构筑,上面是绿色的琉璃顶,地基则是纯白的石英岩,颜色之梦幻,就像童话中公主的闺阁。
    据说百年前的皇帝深爱着某位美丽的皇妃,但皇妃是位虔诚的信徒,她立志成为修女。皇帝既不忍心皇妃离他而去,又不忍违背她的意愿,便下令在皇宫中建造这座圣女塔,作为她的修行地。
    塔中只有一间位于极高处的精美卧室,皇妃就住在那个高高在上远离人世的地方,身披白袍,素面无妆,日复一日地读经和祈祷。唯有在傍晚的时候,她会换上昔日的盛装,化好妆容,在阳台上站上片刻,那时深情的皇帝便从寝宫的窗户望出去,依稀得见爱妃的模样,知道她还在自己身边。
    某天傍晚皇帝掀开窗帘往外看去,天空中布满阴云,皇妃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出现在阳台上。皇帝忽然落下泪来,因为他知道皇妃去世了。他自己的后半生也在那个孤独的卧室里度过,如今它的陈设仍然跟当年一样。
    百年过去了,这座梦幻般的建筑越来越冷清,少有访客,因为它充斥着“祭奠某位逝者”的气氛,后来的历代皇妃都选择远离这座丧气的塔。所以看守圣女塔的任务也变得分外轻松,除了得防备塔中的幽灵——据说那位辞世的皇妃的灵魂仍旧在塔里徘徊,寻找去阳台的路。
    黑色的礼车无声无息地滑行而来,在圣女塔前停下。卫士们骤然惊醒,下意识地按住腰间的剑柄,摆出防御的姿态。
    司机走下车来,他一身漆黑的军服,戴着雪白的手套。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卫士们:“混账,这是皇帝陛下的贵客!”
    旋即一枚金色的徽章递到了卫士长面前,居然是新罗马皇室的狮子徽章,这种徽章只有几枚存世,持有它的人有权在宫中自由行走。
    卫士们脚跟一顿站得笔直,枪托落地发出整齐的声音。车中毫无疑问是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可这样的人为什么要来圣女塔呢?欣赏古建筑?
    最近几个月塔上可是住着人的,不久之前皇帝陛下还下令说若没有他的特别许可,任何人都不得踏入圣女塔,连尊贵的皇太妃都不例外。
    司机恭恭敬敬地拉开车门,贵客迈出礼车,摘下军帽仰望圣女塔。他站在阳光中,自身却黑得像是永夜。
    那居然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身材修长,脸色苍白,眉眼极其锋利,像是在砾石中磨出来的刀刃。他也穿着漆黑的军服,白手套一尘不染,右臂套着带火焰徽记的红色臂章。
    这真不可思议,如此年纪的孩子就能成为皇帝的贵客,还穿着高级军官的制服。虽说世家子弟中不乏加入军队谋求资历的,可这个男孩未免太小了点。
    “皇帝陛下特许了,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见塔上的那个人。”男孩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单手托着军帽踏入圣女塔。沉重的铁门在他身后封闭。
    不愧是百年前曾被称作奇迹的建筑,内部也是美轮美奂的,拼花大理石的地板光可鉴人,屋顶贴满银箔,垂下金色的枝形吊灯,罗马式的立柱气势宏大,上面用黄金绘制着各种花卉。
    百年前的那位皇帝大概是担心皇妃在这里度过余生会太寂寞,所以不遗余力要把它的每个细节都装饰好。
    男孩对这一切都视同不见,沿着螺旋形的楼梯直赴塔顶,军靴踏出的脚步声冷峻逼人。
    推开两扇精美的白色大门,那间传说中的卧室终于出现在他面前。百年前的皇家卧室远比今日的卧室要大,简直是间宫殿,四面八方都是拼花玻璃窗,阳光进入,这间卧室就变得五颜六色。当年的家具留到现在已经有些陈旧了,金箔片片剥落,丝绸帷幕也已经褪色,令人不由得感慨时间的残酷。
    男孩笔直地穿过卧室,来到那张被四根罗马柱包围的床前,猩红的布缦围绕着这张床,透过布缦的缝隙可以看到美丽的少女正在午睡。
    她十八九岁年纪,穿着朱红色的长裙,头上盘着精致的发髻,发间插满东方式的黄金发簪,发尾铺散开来像是一匹丝绸。这一幕便如古老的壁画,似乎她从千年之前就沉睡在这张画里了,那延续千年的梦如此美好,令人不愿惊醒。
    男孩在床前的矮凳上坐下,腰挺得笔直,等她醒来。
    挂钟的声音嘀嗒嘀嗒,随着太阳的位置变化,卧室里的光影也在变化,一切都恍如迷梦。设计师的用意就是营造出一种远离尘世的氛围,坐在这样的光影中祈祷,就像沐浴在天堂的圣光中。
    接近黄昏的时候,女孩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忽然看见坐在床前的男孩,微微吃了一惊,旋即恢复了平静。
    “你是皇帝陛下的使者么?”她低声问。
    “不,应该说是您父亲的信使。您的父亲托我带话给您,”男孩低下头,平静的目光落在女孩那张明艳无瑕的脸上,“我不能拒绝一个死者最后的要求。”
    “我父亲死了么?”女孩的眼中掠过一丝哀伤。
    “是的,王女殿下。十七天之前,我们的军队攻破了锡兰的王都,经过审判,您的父亲锡兰王殿下被判处死刑。”男孩的声音里完全听不出感情起伏。
    “他死得像个英雄么?”王女轻声问。
    “与其说像个英雄,不如说是位真正的王。他的抵抗令我损失了数以干计的十字军战士和十七名精英骑士,最后所有人都撤走了,他独自坐在被烈火包围的王座上,等着我们冲进锡兰皇宫。”
    “他还爱我么?”
    “是的,这就是他让我带给您的话,他说他爱您,但后悔让您生为王女。”
    “可我却不后晦当他的女儿。我苏伽罗,生是锡兰的王女,死了也仍是锡兰的王女,而我的父亲锡兰王,是一位真正的英雄。这样的人生,我为什么要后悔呢?”王女的眼神很认真。
    男孩沉默不语。
    “你是谁?教皇国远征军的参谋么?”王女问,“我听说过,教皇国有一支全部由男孩组成的精英军队,却没想到你们居然这么小。”
    “不,不是参谋,是指挥官,我指挥了攻破锡兰王都的战役,您可以把我看作杀死您父亲的刽子手之一。”男孩说,“对于我们这种人,不用因为年龄而宽恕,我来这里也不是请求您的宽恕的。”
    “我不宽恕你,因为我没有怪过你,你就是个孩子,是别人手里的战争工具,你什么都不懂。”王女轻声说。
    “真讽刺,在我自己的国家里,没有人把我当作孩子,可我的敌人却说我是孩子。”男孩站起身来,“我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请恕我告辞。我向皇帝陛下申请的许可只有一个小时,我只能见您一个小时。如果还有什么事是我能为您做的请告诉我,我还剩下大约五分钟时间。”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