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我已经结婚了我心情还不好

  • 定价: ¥35
  • ISBN:978753394050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页数:221页
  • 作者:(挪)阿澜·卢|译...
  • 立即节省:
  • 2014-11-01 第1版
  • 2014-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北欧头号畅销小说《我是个年轻人,我心情不太好》第二季,畅销十年不衰,打动了每一个在现代都市中生活、扮演某种角色,并感到疲倦的人。
    当困惑的年轻人走向社会和家庭,他拥有了更多的困惑,难怪中国读者傲娇地称之为“心情不太好文学”。《我已经结婚了我心情还不好》中阿澜·卢延续了《年轻人》的诗意和幽默,把每个现代都市人氤氲在内心深处的疲倦感用充满了想象力且直接有力的方式提了出来,是提醒,是共鸣,是一起思考和寻找答案。“心情不太好”的人,是鲜活地反思和真实地生活的人,是寻找智慧和答案的人。

内容提要

  

    “我是自行车手。我还是丈夫、父亲、儿子和员工。还是房产所有者。以及一堆其它身份。我想逃。”《我已经结婚了我心情还不好》延续了《年轻人》的诗意和幽默,把每个现代都市人氤氲在内心深处的疲倦感用充满了想象力且直接有力的方式提了出来,是提醒,是共鸣,是一起思考和寻找答案。
    迷人的现代寓言,原汁原味的北欧风情,关于一个男人和他的小驼鹿,以及活着的意义;
    《我是个年轻人,我心情不太好》作者阿澜·卢历时两年倾力奉献。友雅原创5幅北欧风彩色插图,随书赠贴纸、卡片。
    读一本小说,暂时远离世界一小会儿,好好陪伴自己一小会儿。

媒体推荐

    通过本书,阿澜·卢成为挪威最令人害怕的作家。
    ——挪威《每日商报》
    暗黑喜剧,揭示了我们当下生活的酸涩内核。
    ——英国《独立报》
    自由的味道。吸引人。令人不安。这本小说巨大的能量在于其对意义和无意义之间关系的双重查看。
    ——挪威《特隆赫姆日报》
    我太太太爱多普勒的沉思了!尤其是他对着他的小驼鹿邦果喃喃自语的那些。这本书简短,盈满着意义。我向每一个人推荐它,尤其是那些在日常事务和责任之外思考生活意义的人,那些想说“我不玩了!我要出去散个步!”的人。
    ——美国读者瑞卡

作者简介

    Erlend Loe(1969-),挪威当代最负盛名的作家之一。国内已经出版《我是个年轻人,我心情不太好》(2012年)。

目录

十一月
十二月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和五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的父亲死了。
    昨天我手刃了一头驼鹿。
    我能说什么呢?
    不是它就是我。我饿坏了。其实我都开始瘦了。前一夜我在山下的玛丽谷,从一处院子里取稻草。我用我的刀割开稻草垛,装满背包,然后睡了一会儿。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起身来到营地东侧的洼地里,在一个预先选好的地方铺下稻草作饵,早就认定那是绝佳的藏身之处。之后我趴在洼地边缘守了几个小时。我知道这里有驼鹿出没。我见过它们。它们甚至一直走到帐篷边。它们在山坡上游荡,多多少少跟随着自己理性的直觉。总是在路上——这些驼鹿。它们似乎相信别处会更好。它们或许是对的。最后总算来了一头,身后跟着小鹿。小鹿也在让我有些意外。预想的情况中没有它。但是它在。风向绝佳。我用嘴叼着刀子,不是小刀,是大的,一把大刀,等待着。驼鹿慢悠悠朝我踱来。时不时在乱石堆和洼地里的小桦树上啃上两口。最后它站到那儿。就在我脚下。真他妈大。驼鹿都很大。总是容易忘记它们有多大。于是我跳到它背上。我当然已经在脑子里把过程演练了十几遍。我预料到它不喜欢这样,它要逃跑。确实如此。但还没等它加速,我已经把刀子插进了它的脑袋。就这么一下子,刀子穿过驼鹿脑壳扎进脑仁,就这么插在那儿像一顶奇怪的小帽子。我跳下来爬上一块大石头,看着那头驼鹿回顾自己的一生:所有饮食无忧的美好时光、阳光充足的慵懒夏日、秋后与公鹿之间的短暂爱情,以及之后的寂寞;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喜悦,但还有早年冬季的疲惫,以及烦躁——据我所知这是最不安的因素,得以逃离这些因素或许对它来说是种解脱。这一切都发生在它倒下前短暂的几秒钟内。
    我站在那儿看了它一会儿,还有那头没有逃跑的小鹿,它就站在已死去的母亲跟前,并不完全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感到一阵不快且陌生的兴奋。虽然我已经在这儿露宿多时,但这还是我第一次杀戮,这下我可杀了头大动物,挪威最大的动物,大概吧。兴奋与我的良知斗争着,我用一种残酷的方式利用了大自然,很可能索取的比我能够归还的多,反正短期内是这样,这让我很不喜欢。事物之间本应是平衡的。但饥饿就是饥饿,我宁可以后再报答。我这么想着,从石头上跳下来,赶走幼鹿,之后才从驼鹿的脑颅上抽出刀子,把死去的驼鹿开膛破肚。一大堆内脏滚了出来,我切下一块肚腩生吃了。当时当场。印第安人做派。之后我尽可能多地切了一些趁手的小块儿,运到帐篷,从那儿拿来斧子,把剩下的给劈了。天黑前我把整头动物都运到了营地。我用篝火煎了大块的肉,几星期以来头一回吃了顿饱的。剩下的肉我都挂到前几天造好的原始熏炉里熏着。然后我就睡了。
    今天醒来的时候,听见小鹿在帐篷外。我还能听见它在。不敢起床。我没法正视它的眼睛。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