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最遥远的距离

  • 定价: ¥32
  • ISBN:978753021296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页数:203页
  • 作者:张小娴
  • 立即节省:
  • 2015-01-01 第1版
  • 2015-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在大陆、在台湾,“最遥远的距离”伴随着网络的发展不胫而走,早已无人不知;千千万万读者正是从这句话开始认识张小娴。这句华文世界最触动人心的情话,甚至被喜爱它的读者们演化出许多版本,一度误传为泰戈尔的作品;而真正的出处就在这本《最遥远的距离》里——全世界华人的爱情知己张小娴经典之作,全新修订,浪漫来袭!

内容提要

  

    张小娴的《最遥远的距离》讲述的是:那年冬季,苏盈与云生在街头偶然邂逅,两人都在寻觅一份久违的温暖。忠于内心的苏盈,放弃了原本富足安定的生活,搬进小小公寓,只为一扇可以守望云生的窗。她将真心化作一个个藏着情书的手缝抱枕,日日陪伴在云生身边,却迟迟得不到回应。她万万没想到,任凭自己付出一切,任随时光流转,云生已逝的情人却依然横亘在他们之间……不曾苦苦暗恋过的人,不会理解暗恋的苍凉。云生,是否有一天,你会遗憾你所错过的深情?

作者简介

    张小娴,香港知名作家。她是全世界华人的爱情知己。20世纪90年代初于《明报》连载《面包树上的女人》而声名鹊起。
    她以小说描绘爱情的灼热与冷却,以散文倾诉恋人的微笑与泪水,迄今已出四十多本小说和散文集,深受广大读者好评。
    她对人性的洞察,使她开创了一种既温柔又犀利的爱情文字。每一字句都打到心坎,让数以千万的读者得到疗愈,而我们也能从她的作品中豁然明白,爱情的得失从来就不重要,当你舍弃一些,也许得到更多,只要曾深深爱过,你的人生将愈加完整。

目录

序  你不懂我的深情
第一章  闪亮的星星
第二章  恩戴米恩的月光
第三章  治感冒的方法
第四章  最遥远的距离
第五章  抱枕的秘密

前言

  

    狠心把长发剪掉的那个寒冷的冬夜,她认识了他,后来的故事并未如她所愿。直到另一个孤零零的冬夜,当她再一次把长发剪短,竟又遇到他,他曾是她深深爱着终归要黯然放下的人,事隔多年,他就站在她面前,浮生若梦,温暖如旧,咫尺相看的两个人,共饮一瓢重逢的苍凉与苦涩。这再遇,没有眼泪,没有怨恨,只有彼此眼里复杂的微笑。他那微笑的愧疚的眼睛,重又给了她希望,她在心里跟自己说,这一次,也许是会幸福的。
    情路上,我们曾经多少次跟自己说:“这一次,也许是会幸福的。”后来真的幸福了吗?在追寻幸福的路上颠沛流离,最后是否抵达那一方乐土?与所爱的人看花开花落,人间白头,终究是幻梦一场还是终会如愿?原书名《荷包里的单人床》是小说女主人公苏盈的一个梦境,她梦见自己从荷包里拉出来一张单人床,解梦书说,这个梦象征对结婚的渴望。梦醒了,现实却让她心碎。
    幸福有那么艰难吗?从憧憬幸福到终于抓住了幸福,从渴望温暖到终于找到一个给你温暖的人,这条路到底有多远?每个人都在追寻身边的一份幸福,却往往要走过干山万水的路。苏盈为了秦云生毅然离开那个她爱了八年的男人,一个背叛爱情的女人,却也苦苦相信爱情,这是多大的矛盾?她放弃唾手可得的幸福去追逐一段没有承诺的爱,从一种安稳的生活奔向另一种未知的生活,如同赌博,义无反顾,仿佛没有别的去路,可她如此钟情的男人,心里却住着一个死去的女人。
    那个人死了,却留在他心里;她鲜活地挨在他身边,竟未能留在他心中。她义无反顾的这场赌注从一开始就输了,可她不认输。死亡是霸道的,爱情也同样霸道。她以为只有活着的人能爱,也只有活着的人能够给他拥抱和温暖。她以为她能用爱感动他,可是,这份深情由始至终只是感动了她自己。终于她明白,所有的痴心,都是孤单的。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你不懂我的深情。当你不懂,咫尺就是天涯。
    她的心掏空了,已经山穷水尽,再无余力去爱他。山穷水尽的一颗心,与人间白头的幻想之间,毕竟太遥远。既然不能留在他心里,既然不幸福,她只好退出。
    她退出了,她的心却不愿意。她从未忘记他。离开了,她才看得清楚,她渐渐明白,秦云生不是不爱她,而是放不下那个早逝的可怜的女孩,他不肯承认在她凄凉的告别以后他还能爱上别的人。
    每个人不都会死去吗?月有阴晴圆缺,但是死了的月亮会复活,死了的人却不能复生。牵手走过漫长日子,衣衫都老了,终于看出人世间所有的相守、所有的白头偕老,都有一种感伤。浮世之爱,如梦如幻,如空中之花,可是,空里有过你和我的爱。远近、苦乐、去留、聚散……这一生,留在心中的也留了在身边,就是幸福。
    冬夜的再遇,苍凉了人世,却也温暖了那段酸涩的回忆,当初的赌注还是对的。她曾经爱一个男人爱到山穷水尽的那颗心重又复活了。看出了生死、苦乐、无常、聚散,那就用这份悲心,勇敢去爱一次。这一次,也许是会幸福的。
    当你懂了我的深情,唯一的天涯就是我和你一起寻觅的那一方乐土,在那里,我们忘记时间,忘记岁月,忘记此生此世终须一别唯时间亘古永存;在那里,看花开花落,我们含笑老在彼此身上。
    张小娴
    二○一四年初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云生:
    一月六日的傍晚,我到了法兰克福。全球最盛大的布艺展览,明天就在这里举行。
    法兰克福的气温只有零下九度,漫天风雪。冒失的我,在雪地上滑倒了两次,好不容易才爬起来。
    因为滑倒的时候弄湿了头发,发梢竟然结了冰,冷得我直打哆嗦。
    我住在与展览馆隔了一条河的酒店,这边的酒店比较便宜。我住的酒店就在河畔,在房间里,可以看到雪落在河上。
    第一天,在展览馆里,我看到一幅来自印度的布,淡黄色棉布上,有人手绣上了一朵朵白色的雪花,手工很精巧。你知道雪花吗?这种外形有点像百合的雪白色的花,象征逆境中的希望。
    它是代表一月的花,而你正是在一月出生的。
    在窗前挂上这幅绣满雪花的布,那不是等于挂满了希望吗?
    那一年的十二月下旬,我到发廊把留了十年的长发剪掉。
    “太可惜了,头发已经留到背部。”我的发型师阿万说。
    阿万依着我的意思把我的头发剪短,露出一双耳朵来。
    离开发廊时,我觉得整个人轻松得多了,长发,原来一直是我的负累。
    没有了长发,街上的寒风吹得我的脖子很冷。这一天的气温突然下降,只有七度,听说再晚一点,温度还会更低一些,我赶紧去买一只电暖炉。
    买电暖炉的人很多,货架上剩下最后一只,你跟我差不多同一时间看到这唯一的一只电暖炉。
    那天的你,穿着很多衣服,毛衣外面加了一件棉袄,棉袄外面又穿了一件毛衣,毛衣外面还加了一件厚绒外套,个子高大的你,看起来弱不禁风,不停地咳嗽。那一刻,我竟然对你动了慈悲之心。
    “你要吧。”我把电暖炉让给你。
    我不忍心跟一个这么虚弱的男人争夺一只电暖炉。
    “你要吧。”你竟然毫不领情。
    “还是你要吧。”我说。
    “你要吧。”你不肯接受我的好意,仿佛接受一个女人的好意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
    “那我不客气了。”我说。
    “你为什么不买一张电热毯?”本着同情心,我向你提议。
    “谢谢你,盖上电热毯,感觉好像坐在电椅上等候行刑。”你一边擤鼻涕一边认真地说。
    当然,世上最保暖的,是情人的体温。
    我开车从停车场出来,经过百货公司旁边的露天咖啡座,隔着落地玻璃,刚好看到你正用一杯热烫烫的咖啡送药。我听人说,寂寞的人,感冒会拖得特别长,因为他自己也不想好。
    感冒本来就是一种很伤感的病。
    我把那只电暖炉拿回家里,电暖炉开着之后,室温提高了很多,但是因为干燥而令皮肤有绷紧的感觉,并不好受,我在脸上涂了很多雪花膏,也在脖子上涂了一些。
    政文打电话回来,问我他的荷包有没有留在家里。
    “你等我一下。”
    我在床上找到他的荷包。
    “找到了。”我告诉他。
    他早巳经挂线。他是个没耐性的人。
    我开车把荷包给他送去,他的职员说他出去了,好像是去吃东西。我把荷包放在他办公室里。
    就在那个时候,杜惠绚打电话给我。
    “你还不来?”
    “我已经在车上了。”我说。
    惠绚的日本烧鸟店明天就开张,她是大股东,我是小股东。我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说她的一切都应该有我的份儿,除了男人和遗产。
    惠绚的心愿是开餐厅,那么她可以天天坐在收银机前面数着花花绿绿的钞票。一年前,我们结伴去鹿儿岛,在那里,我们爱上了流连烧鸟店。
    日本的烧鸟店,就是专卖烧鸡串的地方,一般都开在地窖里,面积很小,客人很拥挤,空气氤氲,在那个地方谈心,别有一番风味。
    回到香港以后,惠绚决定开一间烧鸟店。我们在湾仔星街找到一个地铺,那里从前是一间意大利餐厅,歇业后空置了大半年。
    我最喜欢餐厅有一个后园,坐在那里,可以看到天空。
    惠绚那笔资金,是她男朋友康兆亮替她付的,他是做生意的。
    我们的烧鸟店,店名叫“燃烧鸟”,是我改的。爱是用来燃烧,而不是用来储存的。
    光尽而灭,这是我所追求的爱情,你会明白吗?
    我来到烧鸟店,装修工人还在做最后的冲刺。
    惠绚见到我,吓了一跳,问我:
    “你为什么把头发剪短?”
    “觉得闷嘛。”我说。
    “人家会以为你失恋呢,失恋女人才会把长发剪得那么短。”
    “不好看吗?”
    她仔细地打量我,问:“脖子不觉得冷吗?”
    “以后我可以每天用不同的丝巾。”我笑着说。
    P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