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第一日

  • 定价: ¥36
  • ISBN:978754046924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73页
  • 作者:(法)马克·李维|...
  • 立即节省:
  • 2014-11-01 第1版
  • 2014-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黎明,是从哪里开始的?一天,又是在哪里结束?
    《偷影子的人》作者马克·李维最丰满动人的奇特小说!   集奇谲瑰丽的想象与波澜壮阔的场景于一体!   魔幻、探险、阴谋、爱情、亲情的完美融合!   法国畅销榜冠军、《费加罗报》年度畅销书!
    《第一日》是一部混合了魔幻、探险、阴谋、爱情与亲情的小说,被法国读者称为“一部带着糖浆式的幸福感的作品”。这是马克·李维用两年多的时间酝酿和收集资料,然后连续四个月平均每天工作17个小时创作完成的作品。故事发生的地点从巴黎、伦敦、阿姆斯特丹、希腊、中国到埃塞俄比亚、智利,横跨欧美亚非四大洲,将奇谲瑰丽的想象和波澜壮阔的场景巧妙融入文字之中,是马克·李维最丰满动人的一部作品。

内容提要

  

    马克·李维创作的《第一日》讲述了:传说,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孩子知晓创世的所有秘密,从世界起源直到时间尽头。孩子出生时,会有一名信使来到他的摇篮前,用手指堵住他的双唇,从此,他就再也不能吐露别人托付给他的秘密,那是生命的秘密。这根永远抹掉孩子记忆的手指会留下一个印迹。这个印迹,所有人的嘴唇上方都有一个,除了我。
    我出生的那一天,信使忘了来看我,所以,我记得一切……

作者简介

    马克·李维(Marc Levy),法国作家,作品热销全球49个国家,总销量超过4000万册,连续17年入选“法国十大畅销作家”榜单,12年位居榜首。已在中国出版《偷影子的人》《伊斯坦布尔假期》《如果一切重来》《你在哪里?》《我们之间》等作品。
    《最后的斯坦菲尔德》是马克·李维于2017年在法国出版的全新作品,法国媒体评论称这是“一位成功作家勇于突破个人创作边界,为读者带来的意义非凡的作品”。本书跨越三个年代、四个地区,故事宏大,叙事精巧,探寻往事对人生的意义、时间对个体的改变,影响深远,令人赞叹。

目录

楔子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前言

  

    “黎明,是从哪里开始的?”
    在我六岁的时候,内向得近乎病态的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在课堂上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可是,当时正在给我们上课的科学课老师回过头来看了看我,满脸愕然,随后耸了耸肩,转过身去继续在黑板上写当天的课堂作业,就好像我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似的。我垂下了头,紧盯着我的课桌,假装看不到班上同学们充满嘲讽的冷酷的眼神。其实,他们跟我一样,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黎明,是从哪里开始的?一天又是在哪里结束的?为什么总有无数的星星在天空中闪烁,而我们却无法了解、无法认识它们所属的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到底是从哪里开始的?
    在我童年时的每个夜晚,我总是在父母睡着后偷偷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前。我总是把脸贴在百叶窗边,久久地仰望夜空。
    我叫阿德里亚诺斯,不过,除了我母亲老家的人这么叫我,其他人一直都叫我阿德里安。我是一个天体物理学家,专门研究太阳系以外的行星。我现在在伦敦大学天文系工作,办公室就位于大学所在的高尔街广场,不过,我几乎从来不在那里办公。地球是圆的,天空是弯的。要想真正了解宇宙的种种奥秘,就必须不停地到处走,跑遍天涯海角:有时候,为了寻找最佳的观测点,甚至要到最荒芜的地方,到那些远离大城市、没有一丝光亮的角落。多年以来,我放弃了大多数人所享受的正常人的生活:房子、妻子和孩子。我想,这是因为我还在不懈地追寻着那个问题的答案,那个从童年时起一直反复出现在我梦中的问题:黎明,是从哪里开始的?
    如今,我将我的日记整理出来,希望有朝一日能有人发现它,并最终有勇气将其中记录的故事告诉大家。
    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承认一切皆有可能,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最真挚的谦逊态度。直到我邂逅凯拉的那个晚上,我才发现,在这一点上,我远不及她。
    过去这几个月发生在我身上的经历远远超越了我的认知范围,也彻底颠覆了我之前对世界起源的看法和设想。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应该说太糟糕吧?!快跑去把队长找来,我得想办法保护这里的场地不要被雨淋了。”
    小男孩在凯拉身旁跃跃欲试,时刻准备着往前冲。
    “现在你有充分的理由啦,快跑起来!冲啊!”凯拉手一挥,向小男孩发出了号令。
    远处,天空越来越暗。狂风大作,将考古工地里保护石冢(石头堆)的壁板一一掀翻。
    “真是倒霉透了!”凯拉嘟囔着从矮墙上跳了下来。
    她顺着小路往营房的方向走去,半路上碰到了跑来找她的挖掘队队长。
    “在雨落下来之前,我们得想办法尽可能地遮盖住工地。请您找人尽快加固网格,集结我们所有的队员,如果有必要还可以去找当地的村民帮忙。”
    “这可不仅仅是一场雨这么简单,”性格温顺的队长回答道,“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村民们也都已经撤离了。”
    看到凯拉神色不安,队长继续解释,由阿拉伯半岛“夏马风”(波斯湾的一种西北风)掀起的一场巨型沙尘暴正在向他们靠近。通常情况下,这股强劲的季风会穿过沙特阿拉伯的大沙漠,顺着阿曼湾的方向往东而去,但现在它一反常态,极具破坏性地向西边扑来。
    “我刚听了电台发出的警报,这场风暴已经掠过厄立特里亚,穿越了边境,马上就要袭击我们这里了。它所到之处,没有什么能够幸免。我们唯一的选择是往山顶上逃,找一个岩洞躲一躲。”
    凯拉抗议道:  “那也不能就这么放弃我们的考古现场啊!”
    “凯拉小姐,这些被您当成宝贝的碎骨残骸在地里不是已经埋藏成千上万年了吗?我向您保证,我们还会重新挖掘出来的,但首先要保住我们的命才行啊。别再浪费时间了,情况已经很紧急了。”
    “对了,哈里在哪儿?”
    “我完全不知道啊!”队长一边回答一边环顾四周,  “我今天一上午都没见到他。”
    “不是他去通知您过来的吗?”
    “没有,我刚才跟您说过,我是听到了广播里通知居民撤离的消息,才赶过来找您的。”
    说话间,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就在几公里之外,天地间似乎涌出一股股“巨浪”,裹挟着大片沙尘,向他们逼近。
    凯拉扔下手中的咖啡杯,拔腿狂奔。她离开大路,顺着山丘往下,跑到了河边。她的双颊被漫天飞扬的风沙割得生疼,双眼也几乎无法睁开。刚一开口大声呼喊哈里的名字,她的嘴里就被灌满了沙土,几乎无法呼吸。可是她丝毫没有放弃的念头。透过越来越浓的灰霾,她好不容易找到了露营的帐篷。每天早晨,哈里都会来到这顶帐篷门前把她叫醒,然后跟她一起爬到山丘上看日出。
    她掀开门帘,帐篷里空空如也。整个营地就像一个孤寂的鬼城,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远处依稀能看见村民们正翻过山丘,往山顶上的洞穴逃去。凯拉逐一查看了周围的帐篷,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呼喊着哈里的名字,然而回应她的只有风暴的轰鸣声。队长一把抓住凯拉的手,要强行将她拖走,但凯拉依然不甘心地呆呆地望着旁边的山冈。P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