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战国纵横--鬼谷子的局(8)/读客知识小说文库

  • 定价: ¥32
  • ISBN:978753997802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94页
  • 作者:寒川子
  • 立即节省:
  • 2014-11-01 第1版
  • 2014-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近年来罕见的真正好看的历史小说巨著。
    著名历史小说家二月河鼎力推荐!
    寒川子被誉为“二月河之后最伟大的历史小说家!”
    《战国纵横:鬼谷子的局》总销量突破200万册!
    新版全新续篇!从未出版过的精彩故事!
    以谋略入小说,以小说成谋略!政商必读经典之作!
    《战国纵横--鬼谷子的局(8)》:围魏救赵,鬼谷四子生死对决!
    讲述谋略家、兵法家、纵横家、阴阳家、道家共同的祖师爷——鬼谷子布局天下的辉煌传奇。
    两千多年来,兵法家尊他为圣人,纵横家尊他为始祖,算命占卜的尊他为祖师爷,道教则将他与老子同列,尊为王禅老祖。
    看鬼谷子如何指点四大弟子:苏秦、张仪、孙膑、庞涓纵横战国,在跌宕起伏的故事中汲取他深不可测的谋略与智慧。

内容提要

  

    战国时期,在一个叫清溪鬼谷的山上(今河南鹤壁市),隐居着一位被尊称为鬼谷子的老人(本名王诩),他每天在山上看书、打坐、冥想,不与世人来往,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是,两千多年来,兵法家尊他为圣人,纵横家尊他为始祖,算命占卜的尊他为祖师爷,道教则将他与老子同列,尊为王禅老祖。鬼谷子一生只下过一次山,只收过四个徒弟:庞涓、孙膑、苏秦、张仪——他们进山前都只是无名小卒,出山后个个大放异彩、名流千古。这四人运用鬼谷子传授的兵法韬略和纵横辩术在列国出将入相,呼风唤雨,左右了战国乱世的政局。
    先是庞涓下山,大施拳脚,帮助魏国傲视群雄;不久孙膑出任齐国军师,打得魏国灰头土脸;接着苏秦身佩六国相印,说服诸国合力,使强秦十五年不敢出函谷关;最后张仪两为秦相,凭三寸不烂之舌戏弄天下诸侯,让苏秦功亏一篑,揭开了秦始皇统一中国的序幕。
    弟子们征伐天下,鬼谷子坐镇深山、翻云覆雨,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一点点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结束诸侯混战,天下一统,百姓安居乐业……
    翻开寒川子所著的《战国纵横--鬼谷子的局(8)》,了解中国一切智谋、诡谋、阴谋、阳谋的终极境界。

作者简介

    寒川子,原名王月瑞,2003年开始着手写《战国纵横:鬼谷子的局》。数年笔耕不辍,六易其稿,方成此书。期望能借笔下鬼谷子深不可测的智慧,为读者揭开两千多年来中国人谋略的全貌。

目录

第一章 吞巴蜀,张仪入蜀宫险象环生
第二章 开横局,张仪走魏国逼逐惠施
第三章 合纵危机,赵室三面临敌
第四章 谋雪耻,齐地举国赛马
第五章 论兵道,孙膑围魏救赵
第六章 困桂陵,庞涓绝地搏杀
第七章 弱齐势,张、庞借刀杀人
第八章 蛮魏国强索不得起刀兵
第九章 遏横势,苏秦奔走救韩
第十章 陷马陵,庞涓怅然饮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吞巴蜀,张仪入蜀宫险象环生
    在涪鸾、竹叶姑嫂潜伏蜀宫后不到一周,张仪不期而至。
    一切未出公主涪鸾所料,张仪是来向蜀王摊牌的。秦王是王,已经成为自己属国的蜀王也是王,显然不合秦王之意。话又说回来,自秦人人蜀,通国一直配合,通国的王位,也是张仪奉旨拥立的。今蜀地刚定,这就废人王位,于情于理张仪都不好开口。
    然而,政治容不得婆婆妈妈,尤其是治蜀。张仪决定先造一个势,再“点到即止”,让通国“感悟”,自降身价。
    为达到造势效果,张仪几乎没给通国准备时间,只在将到王宫时,使先锋将军都尉墨人宫“禀报”。与此同时,随从都尉墨的数十甲士步伐整齐地踏入王宫大门,将蜀宫正殿里里外外搜索一遍,之后退出殿门,五步一卒,锃亮的枪戟在宽阔的宫院里竖起一条长长的通道,突如其来的肃杀气场吓得宫人腿不敢移,气不敢喘,战战兢兢地挤在旁侧的偏殿里。
    自于涪鸾口中得知巴国之事后,通国食不甘味,夜不安寝,身边又无高人谋划,正自没有主张,张仪这竟到了,且又闹出这般阵势。情急之下,通国愈发慌乱,发不及梳,饰不及佩,跌跌撞撞地出门迎接,匆忙中王冠落下也未顾及,幸亏胖内宰眼快手疾,将一顶冠饰提在手中,气喘吁吁地追到宫门处,才在秦人的枪戟丛中用指尖为他理顺乱发,佩以冠饰。
    主仆二人刚刚理好,远处传来更大的喧嚣。
    无须再问,是张仪驾到。
    通国匀平气息,挺直身体,在胖内宰的搀扶下迈出官门,走下台阶,面朝由远而近的张仪车马哈腰长揖。
    前有仪仗开道,后有护卫簇拥,张仪夫妇的特制驷马甲车直驱宫门。
    相距约三十步远近,张仪喝叫停车,翻身从车上跳下,亲手放置凳子,扶下早换好一身红妆的香女,夫妇二人趋行至通国前面,伏地叩道:“秦臣张仪并夫人觐见蜀王!”
    通国这也缓过神来,急趋近前,扶起张仪道:“相国快快请起!相国大礼,叫通国如何承受得起!”见香女也一同站起,朝她深深一揖,“通国见过相国夫人!”
    香女拱手回礼,给出个笑。
    “大王,此地风寒,敬请宫中说话。”张仪反宾为主。
    “相国先请。”通国闪到一侧,毕恭毕敬地伸手礼让。
    张仪呵呵一笑,跨前携住通国之手,与他并肩踏上台阶,步人宫门。香女又对胖内宰笑笑,与他一道跟随于后。都尉墨一脸严肃地手握剑柄,走在最后。
    出来时只顾慌张,没顾上害怕,这阵子返回,身边走着笑里藏刀的大秦相国,身后跟着杀人不眨眼的都尉墨,两侧是寒森森的枪刀剑戟,通国不由得额头汗出,腿肚子打战,步伐慢下,几乎是一步一挪。
    张仪瞄见,觉得势也造得差不多了,在行将踏上正殿台阶时,顿住步子,松开通国的手,转对都尉墨,语带双关道:“墨将军,蜀王既为我王册封,蜀地就是秦地,蜀宫就是秦宫,蜀王与我就是一家人了,大可不必这般兴师动众才是。”
    “末将得令!”都尉墨应过,朝众甲士挥手,顷刻间,所有秦卒有条不紊地撤到官门外面。
    “呵呵呵,”望着一下子空荡下来的偌大宫院,张仪转对通国笑出几声,拱手道,“出征在外,在下为三军主将,墨将军这也是例行秦人军律,大王莫要在意。”
    “通国不敢!”通国亦忙还过一礼,伸手礼让,“相国大人,请!”
    二人步入正殿,分宾主坐下。
    胖内宰站在通国身后,香女坐在张仪下首。
    看到通国脸上仍旧惶恐,张仪指着面前几案,半开玩笑,半缓和气氛:“这几案上空空荡荡,大王总该不会这般待客吧?”
    “上……上茶!”通国嗫嚅道。
    事出仓促,加之秦人清场,殿里没留一个宫人。胖内宰欲召人来,又怕不妥,欲亲手斟茶,却连茶水茶具放在何处也不晓得,只得四顾张望。
    张仪瞧出他的尴尬,笑笑,朝外努嘴。胖内宰会意,急走出去,正在四顾寻人,廊道里闪出涪鸾和竹叶,一个端着茶具,盘中还放着各色茶点,一个提着炭盆和水壶,显然早在恭候,炭火已经烧得很旺了。
    胖内宰看出端倪,压低声,急切道:“公主,你俩……”环顾四周,见并无秦人,方才缓出一气,将二人扯到背处。
    涪鸾腾不开手,弯腰施礼道:“老阿公,听闻有贵宾光临,就让我俩侍奉茶点吧!”
    “公主呀,”胖内宰泪水流出,连连摆手,“万万使不得啊,这这这……你俩快快躲起,老奴另请人去。”
    “阿公啊,”涪鸾声音柔软,二目放电,“那些官人没有几个见过世面,全让秦人吓破胆了,哪能侍奉得起贵宾呢?再说,我和阿嫂本是茶人,这又熟悉宫廷礼仪,我们堂堂大蜀,总不能因为一杯茶水而让贵宾低瞧了,是不?”
    “公主,你……”胖内宰的目光落在涪鸾腰间。
    “阿公,”涪鸾忖出他已看破,泪水流出,扑通跪下,“涪鸾……代父王、阿哥,还有数不尽的巴人和蜀人,求你了……”
    “唉,”胖内宰长叹一声,闭上眼睛,老泪流出,“使不得呀,孩子,事已至此,你们即使杀掉张相国,也是……”重重摇头。
    “阿公,我们不想杀他!”竹叶急切说道。
    “哦?”胖内宰惊愕了,盯住二人,目光质询,“你们既然不想杀他,这又做什么呢?”
    涪鸾的语气颇为自信:“拿住那个不守信用的畜生,换回父王、阿哥和被他关押的巴子!”
    胖内宰陷入长思,良久,拭干泪水,扭过肥胖的躯体,头前走去。涪鸾亦忙擦过泪水,与竹叶换个眼神,紧随于后。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