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凄凉别墅

  • 定价: ¥25
  • ISBN:978754614769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黄山书社
  • 页数:195页
  • 作者:(法)帕特里克·莫...
  • 立即节省:
  • 2015-01-01 第1版
  • 2015-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2014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经典作品!经典影片《伊沃娜的香水》原著!
    《凄凉别墅》讲述:自称俄国贵族后裔的维克多在瑞士湖边高级酒店邂逅美丽女演员伊沃娜,后两人发展成为恋人。伊沃娜参加当地的选美比赛,一举夺冠,受到比赛主评委青睐。维克多劝告伊沃娜去美国发展,征服好莱坞。在他的坚持下,伊沃娜答应去美国。然而在火车站,维克多没有等到她。她跟那个评委走了,因为她不想受人控制,她要自己的生活……

内容提要

    1962年夏天。十八岁的巴黎青年维克多·克马拉游荡到一个与瑞士一湖之隔的法国避暑胜地。他自称是俄国贵族的后代,拥有伯爵头衔。在一家豪华度假饭店,他邂逅美丽姑娘伊沃娜,坠入爱河。与伊沃娜在一起的,还有比他们年长几岁的勒内·曼特医生。在波光粼粼的湖畔,三人出入赌场、派对,过着无所事事的悠闲生活。
    伊沃娜想成为电影明星。在曼特的协助下,她夺得当地的选美冠军——那将是她进军电影界的一个台阶。最后,维克多决心要和伊沃娜去美国圆她的电影梦,约她在火车站相见,一同离开……
    十二年后,维克多旧地重游,追寻逝去的时光,而往事如湖畔笼罩的薄雾。当年他为何带着恐惧感逃离巴黎?伊沃娜和曼特有什么不能言说的秘密?他们随意挥霍的财富来自哪里?他人生最美好的日子,永远定格在1962年那个远离阿尔及利亚战争的湖畔小镇。
    《凄凉别墅》是帕特里克·莫迪亚诺1975年出版的第四部小说,入围当年度龚古尔奖,翌年获得法国书商奖,于1994年被法国导演帕特里斯·勒孔特改编为电影《伊沃娜的香水》。

媒体推荐

    我们也许可以将莫迪亚诺的作品看作是一种“群岛式的写作”,因为这些作品既断裂、迂曲,又紧密、连贯;每部小说组成一个断片,与其他断片在幽暗的海渊上彼此相连,编结成一个密实的网。
    ——西尔薇·热尔曼(法国作家)

作者简介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法国当代著名作家,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莫迪亚诺1945年生于巴黎郊外布洛涅-比扬古地区,父亲是犹太金融企业家,母亲是比利时演员。1968年莫迪亚诺在伽利玛出版社出版处女作《星形广场》一举成名。1972年的《环城大道》获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1978年的《暗店街》获得龚古尔奖。1996年,莫迪亚诺获得法国国家文学奖。他还分别于2010年和2012年获得法兰西学院奇诺·德尔杜卡基金会世界奖和奥地利欧洲文学奖这两项终身成就奖。
    莫迪亚诺的小说常常通过寻找、调查、回忆和探索,将视野转回到从前的岁月,描写“消逝”的过去;也善于运用象征手法,通过某一形象表现出深远的含义。
    自1968年至今,莫迪亚诺已经创作近三十部小说,在三十多个国家出版。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他们摧毁了凡尔登饭店。这是一幢奇特的建筑,对面是火车站,旁边有一个玻璃棚,玻璃棚上的木料已经腐烂。做生意的旅客常去那儿,一边等火车一边小憩。这家饭店是供妓女使用的,因而远近闻名。旁边那家圆顶咖啡馆也从平地上消失不见了。它的名字是“刻度盘咖啡馆”,还是“未来咖啡馆”?火车站和阿贝尔一世广场的草坪之间如今已是空空荡荡的一大片。
    王家大街呢,它依然如故,没有什么变化。但由于正值冬令时节,加之时间已晚,一路走过去,就如同从一个死亡的城市中穿过。“克雷芒·马罗之家”书店、奥罗维茨珠宝店、多维尔商店、日内瓦商店、勒杜盖商店,以及“忠实的牧羊人”英国糕点店的橱窗……再远处是勒内·皮高尔理发店和“沉思的亨利”商店的橱窗。这些富丽堂皇的商店中的大部分只是在这个季节才开门。到了连拱廊那儿,往左边望去,在拱廊的尽头,桑特拉商店红红绿绿的霓虹灯在闪烁。对面的人行道上,王家大街和帕基埃广场的拐角处,那家年轻人夏天经常光顾的塔韦尔纳小酒店,从前的那些老顾客今天还在吗?
    大咖啡馆里什么也没留下,那些分枝吊灯、玻璃器皿和从前被挤到马路上的那些太阳伞、桌子都不见了。那时,晚上接近八点钟的时候,来来往往的行人坐满了一桌又一桌,组成一个个群体。朗朗的大笑、金色的头发、酒杯的叮当声、草帽,时不时地,一件沙滩浴衣给这里添进了五彩缤纷的色调。人们正在准备晚上的庆典。
    右边,有一大片连在一起的白色建筑,那是卡西诺俱乐部①,只在六月到九月这段时间里开放。冬季,当地的有产阶级每周两次在巴卡拉纸牌游戏大厅里打桥牌,餐厅被该省扶轮社②用作聚会的场所。后面是阿尔比尼公园,它略微向那个湖泊倾斜。公园里柳树成荫,有一个露天音乐台,还有一个码头,人们可以从那儿踏上破旧的小船,在水边特定的小地点之间来回穿梭,那些小地点分别叫维利埃、夏瓦尔、圣约利奥兹、埃朗一洛克、卢萨兹码头……不胜枚举。不过,应该随着一支摇篮曲坚持不懈地唱上几句。
    沿着阿尔比尼林荫大道往前走,路边栽满法国梧桐。这条林荫大道沿着湖边向前延伸,在它向右边弯进去的地方,可以看见一扇白木栅栏门,那就是斯波尔亭运动场的入口。砾石小路的两边有许多网球场。接下去,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回忆起那一排排小屋和近三百米的沙滩。背后,有一座英式花园环绕着斯波尔亭运动场的酒吧和餐厅,这酒吧和餐厅所处的位置从前是一片柑橘园。所有这些建筑组成一个半岛,一九〇〇年时,它们仍旧是汽车制造商高尔东一格拉姆的财产。
    在阿尔比尼林荫大道的另一边,与斯波尔亭运动场一样高的地方是卡拉巴塞尔林荫道。这条林荫道蜿蜒曲折,往上一直伸向埃尔米塔日饭店、维恩德索尔饭店和阿尔朗布拉饭店,当然,要去那里也可以走缆索铁道。夏季,缆车一直开到晚上十二点钟,乘客们在一个小车站里候车。从外观来看,这个小车站像瑞士山区的小木屋。这里的植被是多层次的,人们置身其中会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在阿尔卑斯山、地中海岸边,还是在热带地区。这些植物当中有意大利五针松、含羞草、冷杉和棕榈树。沿着小山坡上的林荫道前行,便能观看到这里的全部景致:整个湖泊,阿拉维斯山脉,以及湖水彼岸那个被称为瑞士的国家,它逐渐消逝,最后无影无踪了。
    埃尔米塔日饭店和维恩德索尔饭店只剩下带家具的套房了。可是,人们忘了拆毁维恩德索尔饭店的挡风转门,以及埃尔米塔日饭店的门厅上向外延伸的玻璃天棚。你们还记得吧:以前,那些地方曾爬满了叶子花。维恩德索尔建于一九一〇年,白晃晃的外墙跟尼斯的胡尔饭店和内格勒斯科饭店的墙壁一样,仿佛蛋白夹心饼。埃尔米塔日的外表呈赭石色,更显得朴实、庄严,酷似多维尔①皇家饭店。是的,它们有如一对孪生兄弟。饭店里的房间真的都改成套间了吗?窗户里没有一丝亮光。要穿过昏暗的大厅,登上楼梯,必须有足够的胆量。或许,人们会发现,没有一个房客住在这里。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