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官家童话

  • 定价: ¥24
  • ISBN:978781129808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黑龙江大学
  • 页数:197页
  • 作者:(俄罗斯)奥列格·...
  • 立即节省:
  • 2014-09-01 第1版
  • 2014-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奥列格·巴甫洛夫编著的《官家童话》对劳改营守备连的运作机制、日常生活着墨较多,对劳改营本身也有所涉及。卡拉巴斯驻营连队主官哈巴罗夫上校,是个有良心、不唯权的军官,为了解决战士们的温饱问题,引导战士们开垦荒地,土豆像野草一样自然生长、成熟,秋天大获丰收,但却引来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内容提要

    奥列格·巴甫洛夫编著的《官家童话》是一部反映苏联时期劳改营守卫军困苦生活的写实作品。故事发生在苏联最大的劳改营之一的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劳改营。劳改营地处远离城市、自然条件恶劣的草原深处,滞后的军需供应以及供应的腐烂食材,使因物资短缺而吃不饱饭的守卫军总是处于饥饿状态,战士们生活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仅仅是为了活下来。卡拉巴斯驻营连队主管哈巴罗夫大尉是个有良心、不唯权的军官,为了解决战士们的温饱问题,为了让大家过上有希望的生活,在没有向上级汇报申请的情况下,在雷霆霹雳的高压下,擅自做主,引诱、强迫战士们开垦荒地,并把从士兵们口粮里克扣下来的烂土豆种植在了新垦地里。在大尉严厉的看守下,土豆像野草一样自然生长、成熟,秋天大获丰收。然而,正当大尉和战士们沉浸在丰收的喜悦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之中时,由团部打来的电话却“隆隆”响起,一时间,大尉紧张得如同从美梦中惊醒……

目录

第一章  从前有个……
第二章  土豆
第三章  斯克里皮岑同志
第四章  政治事务
第五章  脱离羁押
第六章  执行命令的苦难
第七章  全部真相
第八章  新时代
第九章  冬天的功德
第十章  为荣誉、为安息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为了不白白浪费燃料,也为了不惯出毛病来,报纸都是顺路运到草原上的连队的,像土豆一样,够用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到开春。运抵的是去年的报纸,从乱糟糟的团部阅览室运来,在那里,一年都还没过去呢,合订本就会被哄抢精光。即便是被撕剪过的报纸,且撕剪掉的讲的都是大事要事,早已发生又听都没听说过的事,有时候也逼得连长们硬挤出眼泪来。世界上所有的事件,因为知道得太迟,因为是一下子知道全部,丘八们便不顾一切地消耗着自己不消耗也在无谓流逝的生命。在岗时间,有人喝酒,有人打鼾,有人抽烟,把营房抽得满是烟味,绀青色房里的地板被弄得脏乱不堪。但是,在悠闲快活的这种时候也感觉得到,把读过的内容来回揉碎再读,生怕忘掉了会感到惋惜,是多么令人腻烦啊!闲聊一句接着一句,在兵士之问热烈起来,所以每个人都会形成特别的看法,尤其如果世上突然冒出了更要紧和更重大的事件,而清晰明确的政治评价不会出现,扇耳光倒时有发生。
    对生活没有什么期待的唯有哈巴罗夫大尉。假如他也坐到读报人中间,那么会把自己年深日久的苦闷悄悄地注入大伙儿的苦闷中,就像有人认为的那样,这围际局势大家伙儿眼看着在恶化。大尉甚至对报纸瞟都不瞟一眼。这些非本地的消息,熟人都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他,这些熟人就是在卡拉干达团部坐暖了位置的幸运儿。告诉他,可以说是出于昔日的敬意,而哈巴罗夫即便在这个时候也在苦闷,并没有好好听他们遥远的长时间嘶喊的说话。
    伊万·雅科夫列维奇·哈巴罗夫出来为国家效力,虽然不是因为有所图谋,或者被迫无奈,但也不是他的美好志愿,这志愿似乎没有起任何作用。就这样,他和大家一样剃完头当了兵。不过,剃成了秃瓢儿、刮净了胡子的哈巴罗夫干得极为出色,后来按部就班地被提升为司务长。于是大家将会知道,落到司务长行列的主要是爱劳动、肯吃苦的实诚人,不管推给他做多少脏活儿、累活儿、难活儿,他都会把一切忍受下来,而且干起来不要命(不图肚腹之福),不纵酒,不从大锅里偷嘴,也不从敞开着的公家口袋里伸手捞取。义务兵服役期限满了的时候,哈巴罗夫到处受到挽留,都请他留任司务长。住同一营房的兄弟不让他走,说:“或许再干一段时间?你等一等吧,在一起多快活!”而领导们讨好地说:“留下来吧,伊万!你在这地方多稳固啊!地方上等待你的是什么?去球吧!你回地方会是什么样子?!”
    当兵人的特征在哈巴罗夫身上显露无遗,无论从整个外表来看,还是从乏味而粗犷的脸庞来看。这个标志给人留下的印象,比训练场上被大兵们突显出来的电线杆子身材还要更加深刻。司务长这个人,长得矮壮、敦实,实在更像驼背,而不像电线杆子。士兵脸的特征使他变得毫无个性,可以比一比的只有成千上万像他一样的老兵。不过,这个成千上万组成了密密匝匝的人群,任何单独一个人在这个人群中都会消失无踪。哈巴罗夫出生在普通人家,这样的人通常取名儿也更加随便。没有绝顶聪明的脑瓜儿,没有现成的遗产,所以陷在了那个生他的百姓堆儿里。上天注定,没错,是上天注定他缩成一团混迹其中。在这个百姓堆儿里,生活并不按时间流逝而有变化,多少年都不会有震动。时间并不带来轻微的、快速的改变,所以大家生活得完全不需要时间,因为都非常明白,所有的人都有轮到自己的那一天。有什么东西混了进来,那得过很长时间才会被人知道,而谁活着谁死了,什么都发觉不到。伊万·哈巴罗夫只有去当兵吃军粮,拿军饷卢布,还是发不出来的那种军饷卢布。不管发生了什么,哈巴罗夫思忖:“没有行当可改,必须忍着。”不管发生了什么,他还思忖:“这还没有到头呢,等一等吧,往前看,将来会有的。”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