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外国哲学

理想国(精)/经典译林

  • 定价: ¥29
  • ISBN:9787544750684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译林
  • 页数:340页
  • 作者:(古希腊)柏拉图|...
  • 立即节省:
  • 2015-01-01 第1版
  • 2016-03-01 第4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理想国》是西方思想的源泉,也是我向青年推荐的惟一的西方哲学著作。
    ——朱光潜
    《理想国》是古希腊著名哲学家柏拉图重要的对话体著作之一。一般认为属于柏拉图的中期对话,本书分为十卷。在柏拉图的著作中,不仅篇幅最长,而且内容十分丰富,涉及其哲学的各个方面,尤其对他的政治哲学,认识论等有详细的讨论。

内容提要

  

    《理想国》是柏拉图的一部重要对话录、一部典型的大综合的著作,涉及到哲学、政治、伦理、教育、心理、社会、家庭、宗教、艺术等等诸多问题,而且语言颇富文学色彩,充满了思辨哲理,细细品味,余香四溢。《理想国》是西方知识界必读之书,震古铄今。我们要认识当代西方社会政治文化,就需要追本溯源,了解西方古代的政治文化思想,而《理想国》正是西方古代政治思想的一个源头,是留存下来的第一部反映西方古代政治思想的专著。

作者简介

    柏拉图(约公元前427-前347年),原名Πλτων,英译为Plato。西方哲学乃至西方文化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之一。出生于古希腊雅典贵族家族,自幼受到良好教育,后师从苏格拉底。他所开创的“柏拉图主义”、“柏拉图式爱情”、经济学图表对后世影响深远。在他的著作中,苏格拉底的死亡被称为“西方文学史上最伟大的死亡”,仅次于基督之死。除《苏格拉底之死》(也有译为《苏格拉底的申辩》)外,还有《对话录》、《理想国》等著作。

目录

柏拉图论正义
第一卷
第二卷
第三卷
第四卷
第五卷
第六卷
第七卷
第八卷
第九卷
第十卷
索引
人名地名索引之一
人名地名索引之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苏格拉底:昨天,我跟阿里斯同之子格劳孔一块儿去了比雷埃夫斯港,向那位女神献祭,同时看看这里的人是如何举办赛会游行的。因为他们做这事还是头一遭。我觉得这里居民的赛会搞得很好,不过也并不比色雷斯人搞的更好。我们做了祭献,看了表演正要回城去。
    这时,克法洛斯之子玻勒马霍斯从老远看见了,他打发家奴赶上来挽留我们。家奴从后面拽住我的披风说:“玻勒马霍斯请你们等他一下。”
    我转过身来问他:“主人在哪儿?”家奴说:“主人在后面,就到。请你们稍等。”格劳孔说:“行,我们就等等吧!”
    一会儿的功夫,玻勒马霍斯赶到,同来的有格劳孔的弟弟阿得曼托斯,尼客阿斯之子尼克拉托斯,还有另外几个人,显然都是参加过游行下来的。]
    玻:苏格拉底,看样子你们要离开这儿回城里去。
    苏:你猜得不错。
    玻:你一定看见我们是多少人吧?
    苏:怎么不看见?
    玻:那好!你要么证明比我们强,要么就留在这儿。
    苏:不是还有第三种办法吗?即,我们劝你们,说你们应该让我们回去。
    玻:要是我们不听,你们有什么办法说服我们?
    格:当然没办法了。
    玻:那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反正我们是不会听的。
    阿:你们真的不晓得今晚有敬礼女神的火炬赛马吗?
    苏:骑在马上?这倒新鲜。是不是人们骑在马背上,将手里的火把一个递给另一个地赛跑?还是指别的什么玩艺儿?
    玻:就是这个。此外他们还要办庆祝会——值得一看哪!吃过晚饭我们就去逛街,看通宵表演,会会这儿的不少年轻人,好好聊一聊。别走了,就这么说定了。
    格:看来咱们非得留下不可了。
    苏:既然你这么说了,咱们就只好这么办了。
    [于是,我们去了玻勒马霍斯家,在那里见到他的兄弟吕西阿斯和欧若得摩,还有卡克冬地方的色拉叙马霍斯,派尼亚地方的哈曼提得斯,阿里斯托纽摩斯之子克勒托丰。玻勒马霍斯的父亲克法洛斯也在家里。我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他看上去很苍老。他坐在一把带靠垫的椅子上,头上还戴着花圈,因为他刚在院子里做完献祭。
    屋里有一圈椅子,我们就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克法洛斯一看见我,马上就跟我招呼。]
    克:亲爱的苏格拉底,你不常上比雷埃夫斯港来看我们,你实在应该来。假如我身子骨硬朗一点,能松松快快走进城,就用不着你上这儿来,我们会去看你的。可现在,你应该多上我这儿来呀!我要告诉你,随着对肉体上的享受要求减退下来,我爱上了机智的清谈,而且越来越喜爱。我可是真的求你多上这儿来,拿这里当自己家一样,跟这些年轻人交流,结成好友。
    苏:说真的,克法洛斯,我喜欢跟你们上了年纪的人交谈。我把你们看作经过了漫长的人生旅途的老旅客。这条路,我们多半-不久也是得踏上的。我应该请教你们:这条路是崎岖坎坷的呢,还是一条康庄坦途呢?克法洛斯,您的年纪已经跨进了诗人所谓的“老年之门”,你认为晚境究竟是痛苦呢还是怎么样?
    克:我很愿意把我的感想告诉你。亲爱的苏格拉底,我们几个岁数相当的人喜欢常常碰头。正像古话所说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大家一碰头就怨天尤人。想起年轻时的种种吃喝玩乐,仿佛失去了至宝似的,总觉得从前的生活才够味,现在的日子就不值一提啦。有的人抱怨,因为上了年纪,不受至亲好友的尊重,不胜伤感。他们把年老当成苦的源泉。不过依我看,问题倒不出在年纪上。要是他们的话是对的,那么我自己以及像我这样年纪的人,就也应该觉得受罪了。可是事实上,我碰到一些人,他们的感觉并非如此。就拿诗人索福克勒斯来说吧!有一回,我跟他在一起,正好碰上别人问他:“索福克勒斯,你对于谈情说爱怎么样了,这么大年纪还向女人献殷勤吗?”他回答说:“别提啦!洗手不干啦!谢天谢地,我就像从一个最狠的奴隶主手里逃出来了似的。”我当时觉得他说得在理,现在更以为然。上了年纪的确使人清心寡欲。到了清心寡欲,弦不再绷得那么紧的时候,这境界真像索福克勒斯所说的,像是摆脱了许多个凶恶的奴隶主的羁绊似的。苏格拉底,上面所说的那些跟亲友关系的不和谐,其原因只有一个,不在于人的年老,而在于人的性格。如果做人中庸适度,心平气和,年老对他们说不上是多大的痛苦。要不然的话,年轻轻的照样少不了烦恼。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