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文学理论 > 中国文学研究

繁星春水全新解读/名家解读中外文学名著书系

  • 定价: ¥25
  • ISBN:978755170385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东北大学
  • 页数:194页
  • 作者:编者:王春荣//呈...
  • 立即节省:
  • 2014-03-01 第1版
  • 2014-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王春荣、呈玉杰、傅璇琮、彭定安、刘继才编著的《繁星春水全新解读/名家解读中外文学名著书系》是著名作家冰心的两部诗集,是作者“随时随地的感想和回忆”,收录的都是无标题的自由体小诗,两部诗集都以对母爱和童真的歌颂,对大自然的赞美以及对人生的思考为主要内容,表达了作者对母亲、孩子和大自然的爱以及对人生的感悟。

内容提要

    王春荣、呈玉杰、傅璇琮、彭定安、刘继才编著的《繁星春水全新解读/名家解读中外文学名著书系》共分3部分:第一部分详尽介绍了著名作家冰心的文化人格魅力,介绍了冰心的文学创作成就,分析了冰心与小诗运动;第二部分分析了冰心小诗的意境、余韵和对生命的顿悟;第三部分对《繁星》中52首诗和《春水》中42首诗分别进行了详尽的诠释和解读。

目录

上篇  引言
  一、有了爱就有了一切
  ——冰心的文化人格魅力
    (一)守护“兰气息”和“玉精神”
    (二)对多重爱的“原体验”
    (三)中西融合、古今贯通的文化结构
  二、前有易安体,后有冰心体
  ——冰心的文学创作成就
    (一)“问题小说”的首席作家
    (二)现代儿童文学的先驱者
    (三)“独一无二”的“冰心体”散文
    (四)“新冰心体”再创文坛奇迹
  三、新诗坛上的宠儿
  ——冰心与小诗运动
    (一)诗国的探索者:小诗的流行
    (二)无数粒情绪的珍珠:冰心小诗
    (三)流星般一闪的光明:小诗的衰微
中篇  零碎的思想,灵动的艺术
  一、生命意味的顿悟:青年人的镜像
  二、“爱的哲学”的颂歌:母爱、童心、自然
  的旨趣
  三、诗化的诗论:对创作的刹那感兴
  四、意境的时空构筑:与梦一起飞翔
  五、在场的上帝:与宇宙对话
  六、幽玄的余韵:灵动朦胧之美
下篇  繁星点点,春水淙淙—一《繁星》《春水》解读
  《繁星》52首
  《繁星》解读
  《春水》42首
  《春水》解读

前言

    读书是一件愉快的事儿,我们要高高兴兴地去读。东晋的陶渊明说:“开卷有得,便欣然忘食。”(《与子俨等书》)南宋的胡仔在谈到读书时也说:“盖其辞意典雅,读之者悦然。”(《苕溪渔隐丛话》)因此,林语堂先生把读书列为娱乐范畴。他说,读书是文明生活中人所共识的一种乐趣,极为无福消受这一乐趣的人所羡慕。他认为,读书不能首先树立一个什么崇高的目标,然后才硬着头皮去读,那样一切乐趣会完全失掉。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读书还是有正当需求的,这与乐趣并不矛盾。现在不少青少年似乎没有享受到读书的乐趣,他们往往把读书当成了苦差事。这当然有一个过程,读书是可由苦而乐的。
    读书基本可以分成两大类:一类是生存阅读,一类是性情阅读。现在,生存阅读类的实用书很多,吱口应试、推销等的图书充斥书店。而不为功利或淡化功利色彩、属于性情阅读类的图书则较少。最近,教育部建议的中学生课外读物就基本属于性情阅读类图书。这些图书与应试教育的教辅读物大不相同。学生阅读这些名著不像读教辅读物那样仅仅为了应付考试,以求立竿见影地提高考试成绩;但是通过阅读大量中外文学名著,可以潜移默化地提高学生的语文素质和语文能力,并会陶冶情操,领悟做人的道理,对其一生的成长都具有重要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必读书与一般的性情阅读类图书又略有不同。它不是提倡青少年随意消遣式阅读,而是有选择、有目的地去阅读。开始时,虽然没有急功近利的目的,但读后却大有裨益。
    要使读书真正成为一件乐事,就要选择自己喜欢的书去读。教育部建议的中学生课外读物,固然都是当读之书;但是选取的面还不够宽,某些书的内容也不免有些沉重。为此,我们遴选并编辑了这套《名家解读中外文学名著书系》,除了包括教育部建议的中学生课外阅读书目,又适当扩充,共30本。这样就为青少年选择自己喜欢的书,提供了更大的余地。青少年选择有趣的书去读,就会读出兴趣来。长期坚持下去,就会培养出自己的读书兴趣。兴趣渐浓,逐渐成“瘾”;一俟上“瘾”,即会变成自觉行动,不再当作苦差事。对此,鲁迅先生曾作妙喻,他说读书如打牌,“真打牌的人的目的并不在赢钱,而在有趣。……它妙在一张一张地摸起来,永远变化无穷。我想凡嗜好读书的,能够手不释卷的原因也就是这样。他在每一页每一页里,都得到深厚的趣味。自然,也可以扩大精神,增加智识的,但这些倒都不计及,一计及,便等于意在赢钱的赌徒了,这在赌徒之中也算下品。”(《鲁迅全集》第3卷第439页)
    古今学者以愉悦为读书的基本标准,是一种诚实的态度。一本书,无论专家说它怎么好、如何重要.如果读后不能令我们愉悦,我们就不愿意读下去。不去读它,又怎能产生共鸣,获得知识和享受呢?特别是文学作品,其本身并无实用。只有读过,才能陶冶性情,使生活更加充实。因此,读书也是一种交流。书籍只有通过与读者交流,才能产生价值。
    据调查,现在青少年离世界文学名著越来越远了。其原因主要有三:一是学业负担过重,出于功利目的,学生一般都拒绝与考试无关的阅读;二是现代文化多元化,学生往往选择电视、网络等轻松的方式作为课余的休闲;三是有些名著年代久远,因缺乏必要的解读,致使学生不易读懂。针对上述情况,我们在编写丛书时,要求作者至少做到“五化”,即将名著深层化、外展化、立体化、时代化和生活化。
    ——将名著深层化。要挖掘作品的深层含义,而不是简单地归纳作品的主题。本着形象大于思想的原则,从形象入手,分析作品的多重主题。既阐述作者的主观意图,又揭示作品的客观意义。
    ——将名著外展化。不要就作品论作品,而应适当地说开去。例如:有的名著,可写其创作的缘起故事;有的写读者的接受过程,或介绍某一名著对读者性格形成及其成长的影响等;有的可写不同读者对名著的不同感受,等等。
    ——将名著立体化。本“书系”对文学名著的展示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全方位的。不仅从时间上横贯古今,而且在地域上沟通中外。为此,我们一是运用生动、形象的语言,给读者以形象感;二是着重对人物的个性分析,使人物形象化。
    ——将名著时代化。所谓时代化,主要指将名著作当代转化与深加工,挖掘其在今天的时代价值与历史意义。本“书系”要求既要说深说透,又要恰到好处,避免牵强附会地去寻找作品的所谓现实意义。
    ——将名著生活化。对名著的阐释要尽量贴近我们的生活,使读者感到名著就在身边,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例如:在评述作品的影响时,顺便指出从名著引出的成语和典故等;但是将名著生活化,并不等于将其庸俗化、琐碎化,而是要做到既有趣味,又有意义。
    我们的愿望是好的,但要实现这些愿望并非易事。“暨乎成篇,半折心始”。因此,书中如有不当之处,恳请读者和同行专家不吝赐教,以便再版时改正。
    勤学苦岁晚,读书趁年华。值此第20个“世界读书日”即将到来之际,我们祝愿中学生朋友在花季里,迎着朝阳,沐浴春风,愉快地读书,让自己的青春大放光彩!
    《名家解读中外文学名著书系》编委会
    2014年3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冰心对爱的原体验自然包括她对爱情的深切体验。据吴文藻在《求婚书》中介绍,冰心的“恋爱哲学”即视爱情为宗教一样崇高神圣。“她以为恋爱犹之宗教,一般的神圣,一般的庄严,一般的是个人的。知识阶级的爱,是人格的爱。人格的爱,端赖于理智。爱——真诚的和专一的爱——是婚姻的唯一条件。为爱而婚,即为人格而婚。为人格而婚时,即是理智。这是何等的卓识!我常觉得一个人,要是思想很彻底,感情很浓密,意志很坚强,爱情很专一,不轻易地爱一个人,如果爱了一个人,即永久不改变,这种人的爱,可称为不朽的爱了。爱是人格不朽生命永延的源泉,亦即是自我扩充人格发展的原动力。不朽是宗教的精神。留芳遗爱,人格不朽,即是一种宗教。爱的宗教,何等圣洁!何等庄严!人世间除爱的宗教外,还有什么更崇高的宗教?”(王炳根《世纪情缘:冰心与吴文藻》第71页)冰心与她的先生吴文藻从相识、相爱到相伴,一生忠贞不渝,充满了传奇性和浪漫色彩,是令人崇敬的一对夫妻。他们恩爱有加、相敬如宾无疑也是冰心父母感情生活、夫妻关系和谐的写照。吴先生原是清华大学的学生,也曾在美国留学,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系著名的社会学家。博士毕业后在燕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二校同时邀请之下,他选择了去冰心任职的燕京大学任教。冰心与吴先生的相识纯属“阴差阳错”。那是1923年,冰心在去往美国留学途中,乘坐美国邮船杰克逊号,从上海直达美国西海岸的西雅图,同船的中国学生有100多名,大都是燕大、主要是清华留美预备生。冰心受其同学吴楼梅(先期赴美)之托,帮忙照顾一下她的弟弟吴卓。冰心于是拜托同学许地山(现代著名作家)去找吴卓,结果许地山却找来了一个吴文藻。冰心与吴先生第一次见面,就发现只有吴文藻才是她的“第一个诤友、畏友”!因为当时冰心已是大名鼎鼎的作家了,出版过《繁星》和《超人》两个集子,同船的人见了冰心就只有两个字,那就是“久仰、久仰”,唯有吴先生对她没致恭词,而是向她不客气地进言:“你如果不趁在国外的时间,多看一些课外的书,那么这次到美国就算白来了!”吴先生还列举几部著名的英美评论家评论雪莱和拜伦的书,问她读过没有,冰心都说没读过。此后,他们两人一个在东方的波士顿,一个在北方的新罕布什尔州的达特默思,便书来信往,开始了相知的旅程。吴先生每读完一部书就寄给冰心,冰心读完就给吴先生写心得体会,好像在完成老师指定的作业一样。1925年夏天的一个美好的夜晚,他们在书信交往两年历史的基础上确立了恋爱关系。当时,他们都在参加康奈尔大学办的暑期法语补习班。夜晚泛舟湖上,吴先生向冰心吐露了愿与之终生相伴的心声。1993年11月在福州举办的《冰心生平与创作展览》中还展出了吴先生向冰心求婚信的手稿。吴先生在“求婚信”中高度赞美冰心是“新思想与旧道德兼备的完人”。冰心经过一夜的思索告诉他:我没有意见,但要征求我的父母亲的意见。可见冰心在婚恋问题上既慎重,又传统。1925年秋,吴先生入了哥伦比亚大学,离波士顿近了,二人的交往更加频繁。吴先生送冰心一大盒非常讲究的信纸,上面印有英文缩写的冰心名字。而他自己则几乎天天写信,星期日就写快递,真是浪漫而多情的恋爱方式。是年岁暮,冰心在与她的导师L夫人谈诗时,L夫人问她是否写过“情诗”,冰心便把自己因思念吴先生而写的一首小诗呈给她看,题为《相思》。诗是这样写的:避开相思,/披上裘儿,/走出灯明人静的屋子。/小径是冷月相窥,/枯枝——/在雪地上/又纵横地写遍了相思!“(1925.12.12夜)1929年6月15日,经过多年恋爱的冰心和吴文藻先生终成眷属,结为百年之好,当时的燕大校长司徒雷登主持了他们的婚礼,事后不少文化名人都前去祝贺。
    P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