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爱的教育/名家名译世界文学名著

  • 定价: ¥30
  • ISBN:978756820273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
  • 页数:307页
  • 作者:(意)亚米契斯|译...
  • 立即节省:
  • 2015-04-01 第1版
  • 2019-04-01 第5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亚米契斯的《爱的教育》是世界公认的最富有爱心和教育性的读物,中小学生、家长、老师们的必读书。《爱的教育》被列入世界儿童文学的最高奖——国际安徒生奖《青少年必读书目》。被评为“对当代美国文化影响最为重大的书籍之一”,语文新课标推荐读物。

内容提要

  

    亚米契斯的《爱的教育》是特地奉献给九岁到十三岁的小学生的。该书的题目可以叫做“一个小学生一学年的故事”,是由意大利某市立小学一位四年级的学生写的。我说是以为四年级的小学生写的并不意味着是直接出于他的手笔,依此而出版成书的。他日积月累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上写呀写呀,写他在校内外的所见所闻所想。到了年底,他爸爸在他的本子上加了批注,但力图保持原故事的主题思想和孩子的语言风格。四年以后,他已升入高中。这时候,他重温自己的手稿,回忆起人和事更有了新鲜感,于是,又在手稿中加进了新的内容。亲爱的孩子们,请你们今天读一读这部书,希望能喜欢它,并从中获得教益。

作者简介

    埃德蒙多·德·亚米契斯(1846.12.21-1908.3.12),意大利著名小说家。他于1864年12月21日出生于意大利里格拉州的小镇,参加过统一意大利的战役,退役后还担任过随军记者和军报编辑,发表过特写、报道,以及短篇小说。退伍后,他定居都灵,致力于文学创作,他的文学创作主要集中于军队以及学校生活的描写。《爱的教育》是他的一部日记体小说,耗时十年创作而成,又叫《一个意大利四年级小学生的日记》,正是这本书使他成为世界级的大作家。该书问世100多年以来,一直畅销不衰,多次被改编为动画片、电影等,读者遍布世界各地。其他作品主要有:《意大利军旅生活》《五月一日》《卡尔美拉》等。

目录

十月份
十一月份
十二月份
一月份
二月份
三月份
四月份
五月份
六月份
七月份

前言

  

    我于1960年在北京广播学院(今中国传媒大学)学习意大利语时,第一次从外教那里接触到《爱的教育》意大利语文本,顿时被吸引、被感动、被震撼.既为它简练的文字,也为它字里行间所充满的人类最美好的语言——爱。于是借来抄录了一些篇章.默念、朗读、背诵,真可谓爱不释手,激动之余也偶生有朝一日将它翻译成中文的愿望。
    但在翻译此书之前,我却从未读过别人从别国文字或从意大利语翻译过来的作品。我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工作了一辈子,毕生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中译外”上。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一家出版社就曾托人问我愿否从原文翻译此书。我考虑到当时还在上班,业余时间不多;另外,也听说已有多种译本出版,自己才疏学浅,害怕班门弄斧,便望而却步。如今之所以敢于动手翻译,一是已经退休多年在家,二是进人老年,还想实现自己年轻时的那个愿望。此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面对如今物质丰富、人情淡薄、道德缺失的一些社会现象,我试图以自己此生唯一的“一技之长”(略懂意大利语),响应近几年有志之士提出的“文明,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身边事做起”的号召。通过此书的翻译出版.让我国更多的读者,特别是青少年一代,多阅读些好书,多看些经典名著,多受些正义、真诚、善良、博爱等人性美好感情的熏陶。哪怕只有一位读者看了我的译作,受了感动,唤醒或更增强了他的良知和爱心.我都会觉得自己几个月的辛劳没有白费,都会聊以自慰。
    我自己在翻译过程中也身体力行.抱着对读者负责的态度,不不懂装懂,不胡编乱造,不哗众取宠,不图名图利,而是遵循着某位翻译家的话——“老老实实的翻译是最好的翻译”来工作的。当然,恐怕此生我也达不到“最好的翻译”水准,但我却力图做到“老老实实”地翻译;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未曾放过一个疑点。
    记得某位大学者讲过。翻译作品不但要经得起读,而且还要经得起对(校对)。如果只图表面上的语言通畅,甚至文辞华丽,但与原文对照。却错译、漏译不少,甚至大相径庭,恐怕也不能算是好翻译。难怪有人说.翻译如同写作,既反映出一个人的翻译观,又反映出一个人的治学态度和人生态度。
    我衷心地希望读者,尤其是意大利语界的同行,能有机会,也有耐心读读此书。我诚惶诚恐地期待着你们的批评意见.在此提前致谢。
    刘月樵
    2005年金秋于北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十月份 
    开学的第一天
    十七日,星期一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乡下那三个月的假期如同一场梦似的过去了!今天早晨我母亲领我到巴雷蒂分校去注册三年级①。  而我却想着乡下,去得很不情愿。所有的街道上都是来来往往的孩子,两个文具店里挤满了买背包、书包和笔记本的父亲和母亲们;而在学校的门前,人们更是挤得水泄不通,以至于工友和公民卫队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保持校门的畅通。在学校大门口,我感到肩膀被人碰了一下,那是我的二年级老师,他长着一头蓬乱的红色头发,总是很快活的神情。老师对我说:“恩里科,这么说,我们永远分开了?”  我早知如此,然而那些话还是让我难过。我们勉强挤进学校。贵夫人、先生们、普通女人、工人、军官、祖母、女用人,所有的人都一手领着孩子,一手拿着升级通知书,挤满了传达室和楼道,发出一片嗡嗡声,就像进入戏院一样。我很高兴又看到了那间一楼的大厅,它连接着七个班级的房门,三年以来,我几乎每天都经过这里。人们排成了队,女教师们来来往往。  我的高小一年级女老师在教室门口跟我打招呼并对我说:“恩里科,今年你去楼上上课了,我再也看不到你从这儿经过了!”她很难过地望着我。  ①关于一百年前,即本书作者所生活的年代中意大利学制大致如下:初级学校四年,分为初小二年和高小二年,学生六至九岁。然后是高级学校二年,学生十至十一岁。再后为本科学校或技术学校或师范学校等。目前(一九五三年之后)意大利小学为五年制。  校长被女人们围着,她们个个焦虑不安,因为再没有座位给她们的孩子了。我觉得校长的胡子比去年又白了一些。我发现同学们长高了,更胖了。在已经分好了班的一楼,有些一年级的孩子不愿意进人教室,像毛驴一样倔强地停步不前,必须有人把他们强拉进去。有些人逃离了课桌,另外一些看到家长走了,便开始哭起来。于是,家长们又得返回来安慰他们,或者把他们领走,女老师们灰心丧气。  我的弟弟被分在女教师德尔卡蒂的班里,我被分在二楼佩尔博尼老师的班里。十点钟,我们大家都进入教室,一共五十四个人,其中只有十五六个是我二年级的同学,这中间有德罗西,就是总得头等奖的那位。想到我度过夏天的树林和山脉,我觉得学校是如此的狭小和令人忧伤!我还想到二年级的老师,他是如此的善良,总是对我们微笑;他身材瘦小,就像我们的一个同学,我很遗憾在那里再也见不到他和他的蓬乱的红色头发了。我们现在的老师个子高高的,没有胡子,头发是灰色的、长长的,额头上有一道笔直的皱纹,声音粗大,他目不转睛地、一个一个地打量着我们所有的人,好像要看透我们的内心,从不会笑。  我心里想:“今天是第一天。还有九个月呢。多少作业,多少月考,多少劳累呀!”我真的需要在校门口找到我的母亲,于是跑过去吻了她的手。她对我说:  “恩里科,好好用功啊!我们将会一起学习。”我高高兴兴地回到家里。然而,我却再也没有我的二年级老师了,他那么快活,那么笑容可掬;我觉得学校再不像从前那样美好了。  我们的老师十八日,星期二  今天上午过后,我也喜欢我的新老师了。在我进人教室时,老师已经坐在了他的座位上。这时,他去年教过的一些学生时不时地将脑袋伸进教室的门口,来向他打招呼。在他们经过的时候,他们探头向他问候:  “您好,老师先生!”“早上好,佩尔博尼先生!”有的人走进教室,并且摸摸他的手,然后再跑掉。可以看出,他们都爱他,他们都恨不得回来跟他在一起。他回答学生们:“早晨好!”他握住伸向他的手,但他却不看任何人;他对任何问候,都表情严肃,带着他额头上那笔直的皱纹,他的脸转向窗户,眼睛望着对面的屋顶;对于那些问候,他非但不高兴,看起来好像还很难过。然后他看着我们,一个个地看,神情专注。在念听写的时候,他走下讲台,在课桌中间踱来踱去。他看到一个孩子满脸长着红水疱,便停下听写,把那孩子屮脸捧在他的双手里查看,然后问他怎么不舒服,并把一只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感觉一下是否发热。正在那时,老师身后的一个学生突然站到课桌上,开始扮成木偶。老师猛地转过身去,那孩子赶紧重新坐下,低下脑袋,待在那里等候老师的处罚。老师把一只手放在他的头上,对他说:“以后别再这样做了!”再没说别的什么话。老师回到讲台上,为我们做完了听写。做完听写之后,他默默地观望我们片刻,然后用他粗大而好听的声音,慢条斯理地说:“请你们听着。我们将有一年时间共同相处。我们试着过好它。你们要好好学习,要成为好样儿的。我没有家庭。我的家人就是你们。去年我还有母亲,但她去世了。我只剩下孤身一人。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你们,我再没有别的感情,再没有别的思念,除了你们。你们应该成为我的孩子。我爱你们,希望你们也爱我。我不愿意有任何人让我去处罚。请你们向我表明你们是真诚的孩子。我们的学校将是一个家庭,你们将是我的慰藉和我的骄傲。我不要求你们一个口头上的承诺;我相信,在你们的内心,你们已经作出了肯定的回答。我谢谢你们。”那个时候,工友进来通知下课。我们所有的人都一声不响地离开课桌。那个曾经站到课桌上的孩子走到老师跟前,用颤抖的声音说:  “老师先生,请原谅我!”  老师就吻了一下他的前额,对他说:  “回去吧,我的孩子。”  一个不幸事件二十一日,星期五  新学年是由一个不幸事件开始的。今天早晨,在去学校的路上,我向父亲重复着老师讲过的那些话。这时,我们看到大街上挤满了人,他们把校门口都封住了。我父亲马上说:  “准是出事了!新学年开始得不顺!”  我们非常费劲地进了学校。大厅里挤满了家长和孩子们,人多得连老师们都无法挤进教室,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转向校长办公室,这时听到有人说:  “可怜的孩子!可怜的罗贝蒂!”  从人们的头顶上望过去,在挤满人群的校长办公室的尽头,可以看到一位公民卫队队员的头盔和校长光秃秃的脑袋,后来走进一位头戴大礼帽的先生,大家说道:“这是医生。”我父亲问一位老师:“出什么事了?”“车轮压了他的脚。”老师回答道。  “压断了他的腿。”另一个说。罗贝蒂是二年级学生,他来学校的路上经过多拉?格罗萨大街时,看见初小一年级的一位小男孩避开他的母亲,跌倒在马路中间,离他几步远的一辆公共马车正好向他驶来。于是罗贝蒂勇敢地跑过去,抓住了小孩,救下了孩子;然而他自己则由于躲闪不及,车轮压着了他的一只脚。罗贝蒂是一位炮兵上尉的儿子。  正当人们在讲述这件事时,一位妇女冲破人群,像疯子一般地跑进大厅。她是罗贝蒂的母亲,是被别人给叫来的;后来又有一位妇人向她跑来,用双臂扑向她的脖颈,同时哽咽起来,她是被救孩子的母亲。两位妇人跑进校长办公室,随后人们便听到一声绝望的叫喊:  “唉哟,我的朱里奥!我的孩子!”  那时,一辆马车停在了校门口,过了一会儿,校长出现了,他抱着那个男孩,男孩的脑袋靠在校长的肩膀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大家都默不作声,只能听到他母亲的啜泣声。脸色发白的校长停了一会儿,然后用两只臂膀举高一点孩子让人们看。这时,男教师,女教师,家长们,孩子们,大家异口同声地低语道:“罗贝蒂,好样儿的!”“了不起,可怜的孩子!”同时,向他送去飞吻。站在他周围的女教师和孩子们则吻了他的双手和双臂。他睁开眼睛说:“我的书包!”被救的小孩的母亲拿给他看书包,然后哭着对他说:“我给你拿着呢,亲爱的小天使,我给你拿着呢!”与此同时,她又去搀挟两手掩面的受伤孩子的母亲。他们走出来,把罗贝蒂安放在马车上,马车开走了。  于是,我们大家静悄悄地返回教室。
    P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