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被我们误读的世界(一个高级外交官海外的亲历亲见)

  • 定价: ¥38
  • ISBN:978751680504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台海
  • 页数:324页
  • 作者:袁南生
  • 立即节省:
  • 2015-05-01 第1版
  • 2015-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被我们误读的世界(一个高级外交官海外的亲历亲见)》的作者袁南生是一位拥有14年五国五馆履职经历的资深外交官。他在埃及、印度、南美、美国等地担任外交官期间,见人之所未见,发人之所未发,将自己的海外亲历亲见汇集成书。在该书中,袁南生依凭白纸黑墨,带您感受印度的“苦感文化”,津巴布韦的“悠感文化”,拉美苏里南和美国旧金山的“罪恶文化”,跟您一起对比中国人的“乐感文化”,许多事实和观点令人耳目一新,深受启发。

内容提要

  

    大国崛起,不仅需要GDP,更需要理性思考的软实力。然而,对世界的误读有悖于我们的初衷。一个人对世界的了解越少,对世界误读的可能性就越大。
    作者袁南生是一位拥有14年五国五馆履职经历的资深外交官。在《被我们误读的世界(一个高级外交官海外的亲历亲见)》中,他依凭白纸黑墨,带您感受印度的“苦感文化”,津巴布韦的“悠感文化”,拉美苏里南和美国旧金山的“罪恶文化”,跟您一起对比中国人的“乐感文化”。

作者简介

    袁南生,外交学院党委书记兼常务副院长,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理事。先后任中国驻埃及大使馆公使衔参赞、首席馆员、中国驻印度孟买总领事、外交部机关党委副书记兼党校教务长、中国驻津巴布韦共和国大使、中国驻苏里南共和国大使、中国驻美国旧金山大使衔总领事。
    著有《毛泽东、斯大林和蒋介石》、《中外名人看邓小平》、《邓小平的领导艺术》、《民国十大特务》、《中日间谍大角逐》、《民国特务演义》等著作;翻译出版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周恩来与邓小平》、《对手与盟友:抗日战争时期的中苏关系》、《龙与熊:中苏争端始末》、《大漠深处:中国原子弹秘闻录》。

目录

前言
为国家道歉叫好
总统说谎的代价
公务员在老外眼中的地位
国外高官政要怎么用车
官越大房子就越大吗
在国外逛政府大楼
外国人怎样请客吃饭
感受外国的送礼文化
印度之谜
印度的腐败和反腐败
既禁欲又纵欲的印度性文化
谁解脱谁便幸福
洁的更洁,脏的更脏
从印度知识分子说到大国与人才
在印度感受中印文化的差异
南部非洲的悠感文化
非洲黑人的性文化
黑人令人赞叹的几种能力
非洲人眼里的中国人
走进非洲四忌
大总统和小法官的斗法
"小题大做",官不聊生
民主却又腐败的苏里南
在苏里南感受程序正义
维基解密与苏里南总统的"丑闻"
一面当总统,一面当被告
总统与一本教科书的较量
旧金山市长访华"摊上大事了"
官员与学者的轮换:美国的旋转门机制
美国高官的财产公示制度
美国也有扫黄
我眼中的美国"衙门"
官员油水少,市长兼职当保安
直击美国联邦政府停摆
美国的钓鱼反腐
亲历一周内两次为平民下半旗
感人的蝙蝠侠行动
亲历旧金山空难中国女孩被碾压以后
政治献金制度下的合法性腐败
后记

前言

  

    《被我们误读的世界》一书是我从2001年开始到驻外使领馆工作10余年里陆续写成的。10余年的驻外经历既使我了解了许许多多我原来不了解的东西,填补了我的知识空白,也纠正了我不少对世界的误读。对世界了解不够,对世界产生误读并非我一个人;对世界了解不够,对世界产生误读也并不奇怪。我想,如果我写的东西结集出版,能帮助读者增加对世界的了解,减少对世界的误读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2000年,我调入外交部。此前,我曾先后在医药公司、进出口公司、工业集团公司等企业工作了17年,在高等学校工作了13年,在湖南省委机关、省二轻工业厅工作4年。调到外交部后,我曾先后出任中国驻埃及大使馆公使衔参赞、首席馆员,中国驻印度孟买总领事,外交部机关党委副书记兼外交部党校教务长,中国驻津巴布韦共和国大使,中国驻苏里南共和国大使。2013年3月起至今,任中国驻旧金山大使衔总领事。
    10余年来在五国五馆的履职经历,使我有幸亲身感受了“五种文化”:在埃及体悟到了“圣感”文化即阿拉唯一,阿拉神圣,了解到了穆斯林一生最大的愿望是到麦加朝圣,能喝上麦加的圣水,以出任圣职为荣,为了真主不惜圣战;在印度感受到了“苦感”文化,以苦为荣,以苦为乐,人受苦越多,离神越近,来世越幸福;在南部非洲津巴布韦体验到了“悠感”文化,感受了南部非洲黑人对工作的悠哉心态,对性事的随缘心态,对财富的分享心态,对自然的依恋心态,对恩怨的超越心态,对死亡的淡定心态;在拉美苏里南和在美国旧金山,感受到了“罪感”文化:人人生来有罪,所以必须通过忏悔和赎罪来减轻自身的罪,从而得到心灵的安慰。由感受国外不同的文化,更加理解了我们中国人的“乐感”文化。“乐感文化”说是李泽厚在1985年春于一次题为《中国的智慧》讲演中提出的,收录在《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后来在《华夏美学》中又有所发挥。“乐感”文化乐天知命,不相信有来世,没有人格神,对人的终极关怀没有各种神灵导引,因而注重当世,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莫使金樽空对月”,容易追求及时行乐。“从古代到今天,从上层精英到下层百姓,从春宫图到老寿星,从敬酒礼仪到行拳猜令(‘酒文化’),从促膝谈心到‘摆龙门阵’(‘茶文化’),从衣食住行到性、健、寿、娱,都展示出中国文化在庆生、乐生、肯定生命和日常生存中去追寻幸福的本体特征。”“乐感”文化还强调实用理性,导致中国人最讲实用,最讲实际,最讲实惠。这种讲实用、讲实际、讲实惠,使中国人具有灵活变通的性格,而不会死板固执。这种灵活变通,用一个字形容就是“圆”,要求我们为人处世尽量做到圆融、圆满。
    对世界不了解或了解不够都有可能产生对世界的误读。我曾误以为可以用“差”“穷”“杂”“乱”“脏”“热”等六个字来概括印度,常驻印度的经历却使我认识到:印度再差,全民医疗免费已实行了几十年;印度再穷,其公立教育事业事实上却几乎是全民免费;印度再乱,没有发生过中国十年“文革”这样全局性、长期性的动乱;印度再腐败,却没有吃喝风,因一半以上的印度人是素食主义者,越是高种姓,越吃素;印度没有公车腐败风,因官员的车几乎都是国产车;印度没有买官卖官风,因官员基本上是选举产生的;印度官场没有铺张浪费风,即使是印度邦长、部长这样的高官,办公室也只有电风扇,没有空调。印度实际上是一个穷而不苦,杂而不乱,脏而不病,闹而不喧(当然还有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行而不急等现象)的国家。印度老百姓幸福指数很高,据报纸报道的民意测验结果,百分之八十几的印度人选择来生还当印度人。我曾误以为非洲很热,常驻津巴布韦才知道津巴布韦、坦桑尼亚、南非等都是世界上气候宜人的国家之一。我曾误以为美国完全是花天酒地、铺张浪费的花花世界,常驻美国才发现美国还有另一面。美国人有的地方很“抠门”,例如,没有一个官员请我吃过一顿饭,我请旧金山市长吃饭,剩两块红烧肉,重量不到一两,人家还打包带回去,说是不能浪费。
    对世界了解不够不等于对世界的误读,但两者之间有内在的联系。我愿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世界,以减少我们对世界的误读。
    袁南生
    2014年7月10日

后记

  

    这本小书得以出版,出自于北大校友、出版家秦千里先生的创意,因此首先要感谢他。其次,要感谢《清风》杂志总编辑汪太理先生,他约我为《清风》杂志定期写稿,本书的一些文章,不少是根据他的建议起草的,且先后在《清风》杂志发表,其中,有些文章被《爱思想网》《共识网》等网站所转载。还要特别感谢湖南师范大学郑佳明教授、同济大学郭世佑教授、北京大学王缉思教授、王勇教授、中央党史研究室张士义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董漫远研究员、中央党校刘德喜教授等,我从他们那里得到许多启发、鼓励和帮助。
    亡妻贺丽娜女士和我一起先后出使埃及、印度、津巴布韦和苏里南,本书和我其他许多著作的写成,离不开她的理解、支持与帮助。她不幸于2012年5月30日在我们出使苏里南期间魂归天国,谨将本书献给她,以为永远的纪念。
    袁南生
    2014年7月11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2013年4月5日,我打点行装前往美国旧金山,出任中国驻旧金山第十一任总领事。飞机抵达后,当地政府和侨界人士对我的到来表示了热烈欢迎,让我感受到了旧金山人的友好与热情。而这一天,旧金山市市长、华人李孟贤正在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但他的这次出访,却被旧金山记者称作是“摊上大事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出访经费来源引质疑
    此次访华,李孟贤市长拜会了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会见了国务院侨办主任裘援平、北京市市长王安顺、广州市市长陈建平等,与中国文化部副部长赵少华签署了《关于建立文化伙伴关系的备忘录》,与南航商谈了开通广州至旧金山直航的问题,他还向中国推销了旧金山的产品,在清华大学发表了演讲,并顺便去了广东台山祭祀先祖。在我看来,这位市长的访华之旅再正常不过了,这次出访可以说取得了圆满成功。然而,我在旧金山一下飞机,就看到当地一些媒体对市长访华提出了质疑,质疑的内容不是该不该访华,而是访华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媒体暗示李孟贤访华费用存在猫腻,有记者甚至借用央视“春晚”的一句流行语,调侃李市长的访华之旅“摊上大事了”。
    我还在北京时,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已通过外交途径与旧金山市政府约定,我将于4月12日上午在市政府拜会李孟贤市长。在等待与李孟贤见面的这几天里,我密切关注当地有关李孟贤访华的舆论动态,并指示总领事馆有关部门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李孟贤是后院起火,他摊上的“大事”并不是发生在中国,而是发生在他主政的旧金山:在他出访期间,旧金山市政府道德委员会和加州公平政治行动委员会接到了市民的三起投诉,投诉指出,李孟贤出访中国的费用是由旧金山中华总商会出资捐助,涉嫌违法,要求予以查处。
    据了解,美国只有总统、国务卿等联邦官员出国访问的旅费由国家财政报销,各州、各县市的财政预算没有官员出国访问的费用。因此,这些官员出访不得不寻求民间的捐助。而加州法律又有规定,官员接受个体赠送礼物和捐款,每年不得超过440美元。李孟贤这次出访中国,共花费11970美元,分别由中华总商会的41名成员捐助,每人的捐款数额并未超过440美元。但据《旧金山纪事报》报道:投诉者称这笔钱全部由中华总商会支出,所谓41名成员只不过是充当人头而已,并非真的捐款者,整件事由中华总商会顾问、旧金山侨界著名的亲北京人士白兰女士操办。李孟贤访华经费来源因此遭受质疑。
    出以公心坦然面对投诉
    面对公民和媒体的投诉、举报和质询,李孟贤这样的美国高官出以公心,虚怀若谷,坦然应对。李孟贤市长返回旧金山后,马上接受了市政府道德委员会和加州公平政治行动委员会的质询。他一下飞机,等候在机场出口大厅的记者们,劈头第一个问题就是要他讲清楚出访捐款的事。李孟贤不回避,不发火,不给投诉质疑的公民、记者穿小鞋,更不利用公权力打击报复对方,而是诚恳待人,如实回应。其实,这么做的并非只有李孟贤,要想在美国为官,这么做是唯一正确的选择。否则,即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也可能使你“摊上什么大事”。
    对于这件事,我关心的问题有三个:第一,市民的投诉是不是事实?第二,如果是事实,对李孟贤有没有影响?第三,如果不是事实,李孟贤能否以“干扰公务”“造谣诽谤”为由反诉对方?
    从目前情况来看,投诉的内容是不符合事实的。在媒体提出质疑后,中华总商会发表声明,称其赞助资金来源于随行代表团43个不同企业或个人,并不违法。随李孟贤一起访问中国的旧金山前市长布朗也在《旧金山纪事报》撰文介绍李孟贤访华情况,盛赞访华成功,并称中华总商会顾问白兰使李孟贤受到中国国家副主席接见,功不可没,以间接方式说明了李孟贤访华经费来源的合法性,驳斥了有关不实质疑。4月12日上午,我应约到市政府拜会市长。李孟贤满面笑容,谈笑风生,如果投诉内容属实,他恐怕难以这般轻松。
    我了解到,旧金山过去就曾发生过官员违规接受捐助出国访问的事。事件发生在2009年,违规的是出访中国的三位华裔市议员,而操办这事的正是白兰,这也难怪大家这次会怀疑到她身上。事情败露后,三位议员被迫退回了全部捐款,“公务考察”成了“自费旅行”。由此也可以看出,若李孟贤出访经费来源确有违法,那绝对是“摊上大事了”。按照美国法律,李不但要退回中国之旅的全部费用,甚至还可能遭到起诉。
    当地人告诉我,投诉是人们监督政府官员的合法行为,在报纸上写文章对市长访华的经费来源是否合法表示质疑,也是舆论监督的题中之义。人们对市长涉嫌违法的投诉和记者就市长涉嫌违法所做的报道,即使与事实有出入,也不会有被打击报复的风险。相反,如果市长因此便对投诉者和记者说三道四,如果打起了官司,十有八九还是市长输。
    P236-P239